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四十五章:只信自己
    “父亲”马府,书房中,马玉明一身长衫,恭敬的站在马廉面前,神色欲言又止,马廉坐在扶手椅子上,眼神平静的看了马玉明一眼,见马玉明的样子哪里不知道马玉明的心思,不过却也没有阻止马玉明开口的意思,直言道:“还在纠结赵阿宝的事?”

    以往的时候,马廉对赵阿宝的的称呼都是阿宝,而现在却是赵阿宝,虽然称呼上只是一个字的差别,但是一字之差,其疏远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很显然,因为对赵阿宝与梦长生之间可能不清不楚的事,父子两人对赵阿宝心里都已经起了疙瘩。

    听着马廉的文,马玉明老实的点了点头,脸色动了动,对马廉拱手道:“还请父亲教我。”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了,现在梦长生的身份确定,他要想对付梦长生是自然不可能的,但是若赵阿宝与梦长生关系真的不清不楚,难道他要忍气吞声不成。

    而且就算往好处想,赵阿宝与梦长生之前真的没有什么特殊关系,但是从这几日的表现来看,他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赵阿宝的心不在自己身上了,尤其是今日,赵阿宝见到梦长生时的表现,那神色与眼神,恐怕任谁都不会相信赵阿宝对梦长生没有丝毫情义。

    一念至此,马玉明眼中就不由得浮现出巨大的不甘和愤怒。

    同床异梦,自己的妻子,就算身体上没有出轨,但是思想上却已经不在自己身上而是另一个男人身上,恐怕也是很难有男子能忍受下来的,更何况是他马玉明,但是忍不住又如何,梦长生的身份和实力摆在那里,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招惹。

    所以,此刻的马玉明是极度不甘纠结的,心中万般不甘怒火,但是梦长生的身份对他而言却又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马廉依旧是一脸神色淡然,眼神平静的看着神色不甘的马玉明,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冷静的惊人,足足沉吟了半响才开口道。

    “赵阿宝的事,先静等陈县那边的消息吧,没有确定的消息之前,不要轻举妄动,成大事者,必先沉心静气,不乱于心,不动于形,为父希望你能好好记住这一点,切记,任何时候,都不要乱了心思,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听到马良的教诲,马玉明神色变换了一下,随即恭敬的对马廉一拱手。

    “父亲教诲的是,玉明谨记。”

    马玉明倒也不是个冲动忍不住气的人,心中虽然多多少少还有些不甘愤怒,不过理智还是将这些情绪都压了下去,恢复了平静的神色,有与马廉说了一段时间,才从书房离开,离开时看了一眼马府后院赵阿宝所住的方向,眼神变了变,不过终究没有过去。

    马府后院的厢房中,赵阿宝一脸沉静,美丽的容颜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一双眸子也是平静的如一滩死水一般,像是静静的等待暴风雨的来临般,不多时,房门被推开,小容推门走了进来。

    赵阿宝闻声平静的转头看向走进来的小容。

    “姑爷回来了吗?”

    赵阿宝问道,小容神色微微变了变,看着找阿宝回答道:“姑爷先前和老爷回来了,不过一回来就进了书房,不知道和老爷聊了些什么,出来后就有走了。”说完眼中露出忐忑的神色。

    小容是担心上午的事,当时赵阿宝见到梦长生时的表现,恐怕任何人见了都不会相信赵阿宝对梦长生没有丝毫情意想法,而好巧不巧的当时马玉明就在梦长生旁边,是以从上午与赵阿宝回来,小容就一直心中忐忑担忧。

    时刻等待着马玉明回来后的狂风暴雨,尤其是知道马玉明回来时更是心都提了起来,不过事实的结果却是让她有些出乎意料,预想中的狂风暴雨没有出现,马玉明回来后根本就直接没有来这边,不过即使如此,小容心中依旧有些担心。

    神色静如死水般的赵阿宝闻言也是脸上出现了波动,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小容的想法又何曾不是她的想法,等待着迎接马玉明回来的爆,不过现在看来,似乎马玉明没有找她麻烦的意思。

    难道马玉明打算不追究此事?

    赵阿宝眼神变换了好几下,也没有想出结果,最后抬头看向小容:“今天的诗文会结果如何,有梦公子的消息吗?”赵阿宝问道。

    小容却是脸色一变,看着找阿宝,满是不解和担忧之色,没想到这时候赵阿宝居然还想着梦长生。

    .........................................

    夜,弯月高悬,桂园山庄,高阳公主赵飞雪所住地,因山庄中成片的桂花所得名,一处楼阁观景台上,梦长生与武空明两人相挨坐在一起,四周打量了一下,武空明转头低声问梦长生:“你认识高阳公主?”

    “有过一面之缘,两月前我被龙门门主追杀流落.....”

    梦长生转头低声将当初的事简单的向武空明说了一下,武空明闻言眼中则是闪过一丝讶色,没料到梦长生有过这般危险的生死遭遇,还与赵飞雪阴差阳错的有了一番交际,怪不得今日在诗文会上感觉赵飞雪见到梦长生时眼神微微有些不同。

    当时还在猜测赵飞雪将他与梦长生邀请到这里来是不是对梦长生看上眼了,现在看来,应该是当初梦长生阴差阳错救了赵飞雪的缘故了,明白缘由,武空明却是没有来的心里一松。

    “公主到!”这时候,一道声音从左边响起,梦长生和武空明循声望去,就见赵飞雪在丫鬟碧容的陪伴下款款走来,一身紧身红装拖地长裙包裹着高挑丰满的身材,柳叶眉,樱桃嘴,绝美的脸蛋上,一双明亮晶莹的大眼睛更像是盈盈秋水般,妩媚而动人,竟是比桃花还要媚上三分,尤其是胸前的酥胸,因为太过雄伟,将胸口的衣襟都高高撑起,走起路来更是一上一下的上下跳动,乱人心神。

    怪不得连堂堂权倾江南的平南王都对这位高阳公主念念不完,如此千娇百媚的美人,恐怕是任何男人都不会不动心吧。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赵飞雪,但是此刻依旧还是被惊艳了眼睛。

    “见过公主殿下。”

    梦长生和武空明均是起身向赵飞雪行礼道。

    “两位无需多礼,请坐吧?”

    赵飞雪盈盈一笑,缓缓道。

    “谢公主。”

    梦长生与武空明闻声坐下,主客三人皆落座,碧容立身在赵飞雪身后,不过目光却是一直偷偷瞄着武空明,虽说是偷瞄吗,不过目光却是很明显,在场三人皆有所感,不过却都是很有默契的装作没现。

    “上次琅琊匆匆一别,还未来得及感谢梦公子救命之恩,原本以为再难见到公子,高阳心中一直有些遗憾,没想到却在今日再见道梦公子,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看来老天是听到了高阳心中的声音了。”

    赵飞雪主动开口,着看着梦长生道,嘴角轻扬,眉目含笑,艳丽逼人。

    “公主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而且真的说起来,与其说是在下救了公主,还不如说是公主自己救了自己,所谓一饮一啄,自有因果定数,若不是公主当时好心搭了在下一程,在下也不可能救公主,公主好心搭在下是恩,而在下救公主也不过是还恩。”

    “公主好心搭在下是因,而在下救公主则是果,所以当日之事,公主无需太过在意。”

    梦长生客气道,赵飞雪眼中微微闪过一丝讶色,梦长生的态度和表现出乎她的意料,以往所见的任何男子,哪个见到她不是千方百计的想接近她,出于对她的美色或是其它方面的窥视,但是听梦长生这口气,不仅没有丝毫想要借机亲近她的意思,反而还有意思疏远的味道。

    这人莫不是真的对自己毫无想法,或则是欲情故纵,赵飞雪心头微动,脸上则是不露声色道。

    “梦公子这话,高阳听着怎么像是出家人的语气,莫不是梦公子也信佛。”

    “公主说笑了,在下可不是佛门信徒,佛也好,仙也好,神也罢,在下皆不信,若这些仙神佛真的有用,信它们能得到保护,世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横死了,所以,对于这些,在下皆不信,不信神,不信仙,也不信佛,只信我自己。”

    赵飞雪闻言神色微震,顿了好一下,才缓颜道:“看来梦公子还真是个自信的人呢?”目光看着梦长生,眼底一丝异色一闪而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