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六十九章:了结
    “什么,赵阿宝跳河了”日落时分,梦长生听到王崇汇报的消息,整个人都是有点懵,跳河,什么情况,赵阿宝这么想不开的吗,自己也没对她做什么啊,这就受刺激了,随即又是眉头微皱,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人死了没有?”

    赵阿宝会跳河,这完全出乎梦长生的意料,有些惊愕,旁边的李娇娇和聂小倩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有些愣住。

    “是一个多时辰前赵小姐从这里离开后生的事,经过渭河桥上的时候跳了下去,据说虽然被人救了起来,但是被救上岸时已经陷入严重窒息昏迷中,虽然当时没有死,不过也已经危在旦夕,随时有死亡的可能。”

    王崇躬身汇报道,不过说话的时候目光看着梦长生却是越古怪,脑补一些画面,梦长生到底对这赵阿宝做了什么,才会让赵阿宝这么想不开,该不会是公子对那赵小姐用强了吧,但是公子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而且娇娇姑娘和小倩姑娘都是这般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不比那赵阿宝差啊。

    梦长生不知道王崇此刻的想法,虽然察觉到王崇看他的目光有些古怪,不过却也没有多在意,因为此刻他还在想赵阿宝跳河的事,说实在的,赵阿宝这突然的跳河对他还是有些触动的。

    ................................................

    夜,夜黑风高,马府,后院赵阿宝所住的厢房院子中,赵长风、赵夫人、小容、马玉明、马廉、钱氏等李、马两家的主要人物都差不到聚到了这里,赵夫人眼圈通红,眼角还挂着泪痕,明显哭过,赵长风也是面露哀色,神色憔悴,那样子看上去像是苍老了一大截。

    马廉和马玉明等马家的人同样脸色不好,不过与赵长风和赵夫人不同,马家两父子这时候就是真正的脸色不好看了,一直以来赵阿宝和梦长生的纠葛就是两家婚姻的一个心病,而这次赵阿宝却是主动去找梦长生,然后投河自尽。

    虽然小容说赵阿宝和梦长生并没有真的生什么,仅仅只是说了一些,但是这些传到外面别人会怎么想,别人会怎么说,难听一点,恐怕人家会直接说他马家的媳妇红杏出墙,与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这话要是传开,他们马家的脸往那里放。

    马廉阴沉着脸,马玉明脸色同样不好看,另一边的赵长风和赵夫人此刻心情自然也不是很好,不过这时候两家的人都没有开口,目光看着找阿宝房间方向,里面烛火明亮。

    “咯吱”大约过了近半个时辰,房门打开,一个须皆白的老郎中从房间里提着药箱走了出来:“大夫,我女儿怎么样了....”“大夫,大夫,你可一定要救好我女儿啊,求求你了...”

    赵夫人和赵长风两夫妇第一时间迎了上去焦急的问道,随后马廉等人也走了上来:“大夫,情况如何?”马廉也问了一句。

    老郎中看了赵长风等人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赵小姐的情况出乎老夫的意料,在刚刚的诊断中,老夫现赵小姐不仅仅只是溺水窒息,反而心脉还有严重受损,应该是悲伤过度导致,虽然老夫暂时稳住了赵小姐的情况,但是心脉受损,这是心病,老夫也无能为力,赵小姐后面还能不能醒来,就只能看赵小姐自己了,恕老夫无能。”

    赵夫人一听,身体一颤,险些晕过去,赵长风也是脸色一白。

    “大夫,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赵长风看着老郎中,赵夫人也连忙哀求道:“大夫,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

    马廉、马玉明等马家的人也看着老郎中,不过却是没有说话。

    “恕老夫无能为力”老郎中无奈的摇了摇头:“赵小姐这是心病,非心药不能治,若想救好赵小姐,或许只有找到让赵小姐悲伤的原因将其心结揭开,才有好转的可能,否则....”

    最后,老郎中离开,只留下赵家和马家的人,赵夫人在郎中走后第一时间就进了屋子坐在赵阿宝床前哭了起来。

    “哎,马兄,事到如今,我看,这门婚事,我们还是两家还是就此划上句号吧。”赵长风像是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看了一眼屋子里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赵阿宝,不由幽幽一叹,看着马廉道:“这事,就当是我们赵家对不起你们马家了。”

    “赵兄言重了,此事还是以后再说吧,当务之急,把阿宝救醒过来才是要。”马廉客套的说道,让人分不清是真心还是假意,随后又道:“杭州最近事件频出,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迎来大变,已非善地,我打算明日就迁徙进京,赵兄不如也和我们一起走吧。”

    “正好在京城我认识几位御医,到时我请他们给阿宝看看,我想能救好了。”

    赵长风闻言当即就是心头意动,对他而言,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治好赵阿宝了,其他都是次要,沉吟了片刻,便点头同意了下来。

    ........................................

    是夜,已深,马府,后院赵阿宝的厢房中,烛火通明,梦长生的身影从夜空中飘来,如一缕清风,轻轻落在院子中,而在他落下的一瞬间,原本守在这些院子中的丫鬟和家丁则是一个个纷纷晕到了过去,宛如熟睡。

    梦长生走进房间,赵夫人坐在赵阿宝的床边,不过也已经趴在床上昏睡了过去,赵阿宝静静的躺在床上,像是熟睡了过去,不过脸色苍白,嘴唇没有血色,表露出其情况并不是很好。

    “陈县一别,你我两人,早以无纠葛,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欠你什么,我早有言语,当初喜欢你的那个梦长生已经死了,你这又是何必。”

    看着床榻上的赵阿宝,梦长生轻轻呢喃,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不过又很快掩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梦长生不是什么仁慈善意之人,但也终究不是毫无感情的冷血生物。

    纵然心里对赵阿宝谈不上什么喜欢,更不会去做什么接盘侠,但是赵阿宝却因他而跳河,心头多少还是有些触动。,

    “我无害你之心,你却因我而跳河,现在,我救你一次,今日之后,你我之间,互不相欠,生命只有一次,人活着也不是为别人,而是为自己,望你今后能好好珍惜.....”

    说罢,梦长生屈指一弹,一道生命剑气射出,直接莫入赵阿宝胸口,蓬勃的生命力涌入赵阿宝体内,其身体微微轻颤了一下,隐隐可见有淡淡的绿色荧光从其皮肤中绽放出来,然后又缓缓归于平静,而赵阿宝的脸色也以肉眼可见的度慢慢红润起来。

    感觉到赵阿宝的生命气息开始慢慢恢复,变得稳定,梦长生也不再多留:“今日之后,你我之间,再无纠葛。”说罢,直接离去。

    而几乎在梦长生刚刚走后的瞬间,床榻上昏迷的赵阿宝紧闭的双眼眼角,却是两行清泪直接流了下来,像是冥冥中听到了梦长生的话感应到了什么一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