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三百二十九章:似曾相识
    “梦公子留步。”片刻后,大山中,辛父、辛十四娘、狐媚父女三人追上离开梦长生,梦长生闻声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追上来的辛父和辛十四娘以及狐媚,停落在一块岩石上,看着三人到:“三位一路跟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在离开郡君墓后不久他就感应到了一路追来的辛父、辛十四娘和狐媚三者,且有意放慢了自己的度让对方追上,否则以他如今的实力,要想赶路的话,不说度冠绝天下,但是也绝非辛父、辛十四娘和狐媚能追上。

    见梦长生停了下来,辛父、辛十四娘、狐媚也是跟着停下脚步,听到梦长生的询问,辛父当即对梦长生一拱手,恭敬道:“老朽确实有一事想问,还望梦公子如实告知,不知刚刚梦公子与郡君所说的话,可是属实,若是十四与冯公子真的在一起,我辛家会迎来杀劫。”说完,辛父有些小心紧张的看着梦长生,旁边的狐媚也是如此,辛十四娘也看着梦长生,不过相对于辛父和狐媚而言,心头却要复杂很多。

    今日生的事,可谓是对她冲击最大的了,先是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仙道被否决,成了不入流的神道,接着又是自己心中近乎无所不能的郡君轻而易举的败给了梦长生,加上她与冯生的事,冲击不可谓不大,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眼前的男子。

    说不出什么感觉,复杂难明,而且最让辛十四娘难以释怀的是先前梦长生看向她时的目光变化,那一瞬间的平淡,让她有一种直觉,梦长生似乎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认识了她,而自己却一无所知,这种感觉让她很难释怀,想要问个明白。

    辛父不知道辛十四娘此刻心中的情绪变化,他此刻最想知道还是先前梦长生说的那一席话,毕竟可是关系到他们整个辛家的生死,若是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他或许不会太在意,但是从梦长生口中说出,就由不得他不重视了。

    因为到目前为止,梦长生所言所说,他们的过往以及辛十四娘和郡君之间的所有事情都几乎被说中了,若说梦长生早早就调查了这些事他是有些不相信的,毕竟和梦长生他们只是初次相识,先不说对方没什么理由如此调查他们,而且以梦长生这等层次的存在,他也不认为他们辛家能入梦长生的法眼,而且就算真的调查,但是也有很多事情是不可能调查出来的,比如说一些郡君和辛十四娘的单独对话,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调查出来,可是偏偏,梦长生却都了若指掌。

    唯一的解释就是梦长生真的会天机测算,而且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否则他实在想不到其他理由,且梦长生的实力也更加增加了他的这个猜测,一个能轻易击败神祗的存在,能有多少手段,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想象。

    这样的存在,所说的话,又岂会信口开河,是以,在先前听到梦长生那一席话,尤其是说到他们辛家会迎来杀劫之时,更是让他的整颗心都瞬间提了起来,辛父有些紧张的看着梦长生。

    “辛老爷子觉得本候会是信口开河之人吗?”梦长生却是没有直接回答辛父的话,而是反问道。

    “自然不是。”辛父连忙道。

    “既然不是,那么辛老爷子又何必再多问,本候所言,信与不信,全在你们自己手中的选择。”梦长生看着辛父淡淡道。

    辛父闻言额头则是瞬间渗出了冷汗,梦长生虽然没有直言,但是其中的意思他却是已经听明白了,梦长生并不是信口开河之人,那么潜在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之前说的话毫无虚假,他们辛家真的会迎来杀劫“敢问侯爷,可有解救之法。”辛父连忙问道,对梦长生的称呼也从梦公子变成了侯爷,主要是听到梦长生先前自称本候。

    狐媚和辛十四娘也是紧张的看向梦长生,若是之前,她们对梦长生的话还是将信将疑的话,那么现在,对梦长生的话就算不说百分之百相信,但是也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

    梦长生闻言则是沉吟了起来,看着辛家父女三者,他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是不是还要继续管这闲事,因为从见到辛十四娘现自己对对方没什么感觉之后他就兴致缺缺了,后面的事只不过是出于对神道的好奇和对郡君的不爽罢了,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解决了。

    任何人做任何事,肯定都是有目的的,或是出于目的,或是出于兴趣,或是报仇、或是其他....对于梦长生这种理性自私的人更是如此,是以此刻对辛十四娘的事情没了兴趣之后,对于辛家的命运什么的,也有有些兴致缺缺了。

    完全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心思,不过想到对方主动追上来询问,若是直接冷漠回绝似乎也太没人情味了,想了想便道:“种下因,结下果,若是无因,自然无果,你们杀劫一切皆因辛姑娘与玉生在一起而起,这是一切事情的起源,若是没有这回事,甚至你们果断一些,直接离开远离这广平之地,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当然,如何选择,还在你们手里。”

    辛父、狐媚、辛十四娘三人听了则是脸色变了变,尤其是辛十四娘,作为当事人,自然感触更多,尤其是对于冯生,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要说她完全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还没有到那种无法自拔的程度罢了。

    “多谢侯爷告之。”辛父又向梦长生拱手施了一礼谢道。

    梦长生微却是没有再多言,只是微微颔,随即转身便要离开:“梦公子留步。”不过这时,却是辛十四娘突然卡口叫住梦长生。

    辛父和狐媚也是转头有些疑惑的看向辛十四娘:“辛姑娘还有什么事情吗?”梦长生也是有些疑惑,看向辛十四娘问道。

    “十四娘有一个问题想问梦公子,还望梦公子能如实回答。”辛十四娘看着梦长生,轻吸口气,看着梦长生问道:“我想问一下,我们以前认

    识吗?”

    “额!”这一下,却是梦长生有些愣了,完全没想到辛十四娘会问这句话,旁边的辛父和狐媚也是有些愣,看了看辛十四娘,又看了看梦长生:“十四,你说什么呢,梦公子何等人物,你怎么可能和梦公子认识。”

    狐媚在旁边推了推辛十四娘的肩膀道,又看了看梦长生,脸色显得有些焦急,目光中却是带着几分莫名之色。

    不过辛十四娘却是没有理会狐媚,而是看着梦长生道,目光坚定又带着几分倔强:“因为我感觉,从昨天梦公子第一次和我相见之时,梦公子的目光就不像是第一次见到陌生人的样子,倒像是见到一个早就熟悉的人,带着一种熟悉的情绪,而先前梦公子看我的目光又突然变得冷漠,像是对一个熟悉的人突然的情绪转变,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但是为什么我却又好无印象...”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女人的第六感,梦长生不由心里这般想到,看着辛十四娘,目光动了动,想了想道:“早就相识,也算是吧,不过那个时候,应该只有本候认识辛姑娘,而辛姑娘却不认识本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