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一章 重生
    意识自那浑浑噩噩中逐渐恢复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只是沉湎在死前回忆之中的意识却不愿意醒来,思绪已经回到很久以前。

    在末世来临之前,他是个小有名气的一名作家,不算太出名,衣食无忧,但也没有太大作为那种,就当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会这样平平淡淡渡过一生的时候,末世降临了。

    病毒危机。

    很难想象,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终日与电脑为伴,身体也始终处于亚健康状态的写手竟然在那种丧尸与异种遍布的末日环境下,生存了整整十年,而且,成为一座基地市的霸主,掌握着七万多人的生死。

    七万多人,若是在末世降临之前,或许算不上什么,一个繁华一些的镇子都不止这点儿人,但在末世降临十年之后,一个省存活的人类,恐怕也就这点儿了。

    只可惜,他的辉煌也至此而终了,他被人背叛了,故意将基地市外面的丧尸引进来,造成了大混乱,他在混乱中,被人狙杀了。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能够在重重障碍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将丧尸引进来,肯定是自己身边的心腹。

    十年末世生存,他已经习惯了背叛,人性的丑恶,在律法崩溃,道德沦丧的时代之中,背叛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成王败寇,从登上霸主之位的那一天起,他已经想到了这一天,只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坦然和坚强,对那罪恶的世界,依旧有着无数的眷恋。

    至于他在眷恋什么,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清楚。

    ……

    “少爷,您快醒来啊~”床榻之畔,泪眼婆娑的少女疯狂的晃动着他的身体。

    在更远处的一些地方,一名身着青袍的中年人双手紧握着手中的一把匕首,正对着堵在门口的壮汉,眼中闪烁着绝望的目光。

    这是他在意识恢复之后,脑海中呈现出来的画面,虽未开眼,但他在十年末世的挣扎中,已经开启了人体宝库,觉醒了一些,就算闭着眼睛,方圆十米之内,一草一木都能够在他脑海中清晰地呈现出来,这是在一次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的过程中,挖掘出来的能力。

    只是眼前的一切,让他感觉诧异,古香古色的房屋,有些老旧的家具,这样的场景,不该在末世中出现才对,整个基地市,都是以钢铁为主体打造的,哪怕是收留难民的房间,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异种,也是以坚固的钢筋混凝土筑成,但自己目前所在的房屋,貌似是以木头为主体。

    还有这些人的装束……末世之前的古装剧中,倒是经常看见。

    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感觉有些乱,一些陌生的记忆不断从脑海中涌现,若非他的精神早已经过数次突破,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高度,恐怕此刻这些突然涌入自己脑海中的记忆,非让他的精神分裂不可?

    “就算这个蠢货醒来,又能怎样?”门口,一名五大三粗的魁梧壮汉坦露着胸前的肌肉,推开几名挡在门口的闲汉,堵在门前,他的身体异常高大,目光中透露着一股凶狠的戾气,冷冷的瞥了一眼床榻之上的男子,冷笑一声道:“老东西,是他自己找死,如今他既然已经归西了,那这庄子还有那些地契,按照规矩,就该上缴才行,三爷我脾气不太好,你若真有种,就把你手中那可笑的玩意儿捅过来,来,往这儿扎!”

    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伸手抓向老者手中的匕首。

    “混账!”中年愤怒的胡乱挥舞了几下匕首,壮汉连忙把手收回去,戟指壮汉,厉声喝道:“胡老三,你是什么东西,我叶家三代忠良,为朝廷御守边疆,这宅子,田地,都是先帝赐给我叶家的东西,莫说是你,就算是太守来了,也不得动!”

    “嘿~你还真是老糊涂了!”胡老三冷笑一声,看着他,低声道:“叶家乃名门望族,若没有太守的意思,我们这些人,怕是连叶家的大门都进不了。”

    “什么!?”中年微微一怔,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胡老三,喃喃道:“我家少爷,乃孝廉……不可能的!”

    “要怪,就怪他不知死活,自己把自己给弄死了,如今叶家已经绝后,就算是先帝赐下的东西,既然叶家已经没人了,那这些东西,自然就得还给朝廷了。”胡老三看了一眼床榻旁边,泪眼婆娑的少女,哂笑一声。

    “朝廷……不该如此苛待忠良之后!怎可如此!?”中年无法相信这一切,失神的站在原地,嘴中喃喃道。

    胡老三见中年人失神,眼角闪过一抹阴狠的笑容,伸手便要去夺匕首,他之前说这些话,本就是为了让对方分心,毕竟他虽然身强体壮,但毕竟不通武艺,这中年人胡乱挥砍,也让他不敢上前。

    “啪~”

    一只苍白的手掌从中年人身后窜出,一把扣住胡老三粗糙的手臂,胡老三只觉得手臂一麻,半条膀子竟然再使不出一丝力气。

    “少爷!?”中年人一脸惊喜的看着出现在他身边的少年,眼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良叔,你这一辈子可都没碰过这东西,小心伤了自己。”少年轻松地自老者手中接过匕首,微笑着扭头看向胡老三。

    “你叫胡老三?”

    “不错,看不出来,叶公子也有些手段,今天的事……呃……”胡老三说道一半,双目陡然圆睁,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已经刺进自己肚子,直没至柄的匕首,鲜血不住的往外渗,浑身力气,也随着血液的流失而不断消失。

    “你……”

    “这个名字,我不喜欢!”落在胡老三眼中的,依旧是那张文质彬彬的脸,只是此刻,昔日那个病秧子一般的少年人,脸上却带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冰冷。

    “噗~”随着少年的话,匕首被拔出来,然后再一次狠狠地捅进他的胸膛,接着狠力一搅。

    “哇~”

    胡老三哇的一声张嘴,鲜血混合着一些碎肉喷了少年一身,少年却无丝毫所觉,紧跟着又是一匕首再次捅进他的胸膛,接连三匕,每一次都并非要害,但却绝对都是最痛的地方,末世十年的生存,他面对的不止是丧尸、异种,更多的时候,他还要面对同类的明枪暗箭,对于人体的构造,他早已了熟于胸,怎样能让人在最痛楚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不死,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杀人啦~杀人啦~叶昭杀人啦!”胡老三还没有彻底倒下,但周围一群跟着胡老三的泼皮闲汉却早已吓坏了,他们平日里欺负欺负老实巴交的老百姓还行,那遇到过这种阵仗,眼看着胡老三脚下的鲜血已经流了一地,一个个尖叫着争先恐后的往外涌,哪里还有之前堵门儿的气势在。

    “哗啦啦~”

    几乎是同时,一阵阵齐整的脚步声中,一大队身着铠甲的官兵蜂拥而入,将少年所在的房屋团团围住。

    “好高的效率!”一把将已经失去生机的胡老三推开,叶昭不顾中年人的阻拦,大步走出来,看着一杆杆对着自己的长矛,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冷笑道:“怎么刚才这些泼皮欺辱我叶家老弱时,不见诸位前来主持公道?”

    “叶公子,你杀人了!”为首一员武将看着地上胡老三的尸体,面色不善的道。

    “那又怎样?”少年人怡然不惧,冷笑道。

    “按照我大汉律法,杀人死罪!”武将沉声道。

    “方校尉,此人擅闯……”中年人连忙出来,想要为少年辩护,却被少年挥手拦住。

    “此人未经许可,擅闯我叶家家宅,意图行凶,我乃自卫,方校尉,按照大汉律法,擅闯民宅,意图行凶,又该当何罪?”少年冷声问道。

    “这……”方校尉皱了皱眉:“死罪!”

    “那我迫于无奈,失手将一个本就该死之人击杀,敢问何罪之有?”

    “这……”方校尉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若我未记错,你叫方悦,河内驻军校尉,可对?”少年再次问道,凌乱的记忆中,一点点的将记忆中的信息与眼前的人吻合。

    “正是。”

    “汉律有明文规定,未得朝廷许可,禁止擅自进驻城池,方校尉,敢问你可曾获得朝廷调令,或者……是否可以出示虎符?”少年步步紧逼。

    “未得朝廷调令,也无虎符。”方悦叹了口气,这东西就是个潜规则,汉朝法度到如今仍旧能够被贯彻的已经不多了,一郡太守调动驻军,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如今拿着汉律来抠,显然他不占理。

    “既无调令,又无虎符,方悦,你擅自领兵入城,莫非是要造反不成?”少年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叶公子慎言!”方悦闻言,面色大惊,这可不是小事,一旦这个罪名被落实了,他不但职位难保,甚至会累及家人。

    少年面色突然一松,摇头笑道:“放心,我知此事,绝非你所主导,带路,我们去太守府,良叔,去将城中诸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都请来,我叶家虽非名门望族,却也是忠良之后,今日,竟然被几个泼皮欺上门来,郡兵竟然向着这些泼皮,这事,没完,馨儿,你持我名帖,去驿馆拜会老师,我叶家如今虽然势衰,但也不是任人欺辱之辈,今日之事,那卫贤若不能给我一个交代,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将此事闹上朝廷,让陛下来为我叶家评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