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章 为官之道
    “修明啊。”走在宽敞的青石街道上,蔡邕叹了口气,看着前方道。

    “老师有何吩咐?”叶昭微微颔首。

    “自昭姬出嫁之后,你我这师徒之情,便生分了许多。”蔡邕摇头道:“以前你可不是这么称呼我的。”

    幸好有这么一出,否则的话,叶昭跟蔡邕突然变得生分,难免惹人生疑。

    “此事怨不得恩师,莫非还真让恩师在那苦寒之地受苦么?”摇了摇头,叶昭顺势换了称呼,别看这一字之差,但亲疏远近可都在这里面:“学生以前年少气盛,不知进退,还劳老师操心,实在不该。”

    蔡邕回头,认真的看向叶昭,叶昭心里虽然有些不安,担心被这老爷子看出什么,但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脸上却是一片坦然,良久,蔡邕才收回目光,摇头笑道:“修明,你天资聪慧,未到弱冠之龄便学遍百家,对世事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只是却过于死板,不知变通,老夫一直担心,有一天,你这性子会害了你,所以只是举荐你为孝廉,却未再帮你张目,一来你年纪轻,尚且需要磨练,二来吗,你这性子,实在不适合混迹仕途,过早让你步入仕途,于你而言,反是害了你。”

    叶昭点点头,前身的性子,混迹官场,绝对活不过三章。

    “不过今日所见,虽然看似莽撞,实则环环相扣,从一开始你步入大堂的那一刻,那卫贤便落入你的算计却不自知。”蔡邕似笑非笑的看了叶昭一眼:“士绅、老夫包括那卫觊,都成了你的帮凶,杀人之罪,罪责可不轻,却被你轻松化解,如此,老夫走的,也能安心一些。”

    叶昭惊讶的看了蔡邕一眼,老爷子不声不响,但这份洞察能力却是惊人呢。

    “看来此番挫折,于你而言,也非坏事,老夫也能放心帮你张目,助你登上仕途。”说到这里,蔡邕突然一顿,扭头看向叶昭:“你可知道,这为官之道,最重要的是什么?”

    叶昭此刻有些捏不准老爷子的心思,摇头道:“弟子愚钝,望老师指点。”

    “为官之道,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奸字!”蔡邕笑道。

    叶昭有些不相信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看向蔡邕,这话怎么看也不该是一个大儒说出来的话,大儒吗,不是应该时刻将忠君爱国什么的挂在嘴边吗?

    “恩师是说,让弟子做个奸臣?”叶昭皱眉道。

    “忠?奸?”蔡邕目视远方,眼中闪过一抹茫然:“十年前,老夫断不会说这等话,但如今……唉……大奸似忠,大忠似奸,又如何能够说得清楚,名留青史说的多好,但谁又知道,那青史之上,聚集着多少冤死之魂,为师此前不希望你步入仕途也是因此,你虽天资横溢,但秉性纯良,若步入官场,怕是不得好死。”

    “多谢恩师教诲,弟子铭记。”叶昭面色一肃,躬身道。

    “本以为你能与昭姬结成姻缘,也算了却一桩心事,只可惜……造化弄人呐。”蔡邕摇了摇头:“修明当谨记,这仕途之上,忠臣也好,庸臣也罢,首要的,是学会做个奸臣,虽然这个名声不是太好,但至少能让你活下去,人活着,才能做事,你要做清官,就得比那些贪官更奸,你要步步高升,也要比那些打压你的人更奸,否则的话,就算是死了……也未必能够名留青史呐!”

    叶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上辈子,整个地球都经历了一次大清洗,丧尸对于基地市的威胁,不仅仅来自于外部,更有内部的问题,自己是一步一步拉起一班子人马,虽然见识过人心险恶,但对于这些弯弯绕绕,因为外部环境的原因,几乎是一个封闭的势力,对于许多勾心斗角的门道,他或许还真没手下那帮人精通,最终被背叛,做了他人的踏脚石,想想也未尝不是没有缘由,如今听蔡邕这番话,也是感触颇深。

    两人陷入了沉默,一路走到蔡邕临时住宿的客栈,蔡邕才扭头看向叶昭:“明日一早,老夫便要启程前往洛阳了,此番虽会为你谋划仕途,但初入仕途,老夫觉得,官职不宜过高,修明可有想法?”

    叶昭闻言皱了皱眉,此刻他刚刚接收记忆不久,对如今的天下局势还没有捋清,要说他有何想法,还真想不出来。

    “不忙。”蔡邕见状,微笑道:“明日再告诉老夫答案。”

    “是,弟子告退。”叶昭点点头,目送蔡邕回了客栈之后,才心事重重的跟管家、侍女还有两个家丁汇合。

    光和三年?

    揉了揉太阳穴,叶昭虽然也读过历史,前世末世还没有降临之前,他也喜欢看些历史小说,但那已经是十年前的记忆了,能记住的更少,对于光和这个年号,实在没有任何感觉。

    如今算是暂时安身了,不过已经习惯了大权在握,一言断人生死,让他平庸的过一辈子,他不愿意。

    “快看,是太平教的神使在发符水!”就在叶昭一边梳理脑海中的记忆,一边思索未来之际,却见街道上不知什么原因,大批的百姓突然兴高采烈的就像过年一般。

    “什么神使?”叶昭一脸不解的扭头看向身边的良叔,一旁的丫鬟已经激动地面色通红,语无伦次,叶昭也懒得问她了。

    “呃,公子忘了,就是那巨鹿大贤良师啊,他开创了太平教,这些神使,都是大贤良师的弟子,被大贤良师指派在各地帮助百姓,赠送符水,为人治病,颇受百姓爱戴。”良叔疑惑的看向叶昭,他记得叶昭之前对这个教派很关注的。

    “大贤良师?张角?呵,想起来了。”叶昭闻言眉头一挑,不止是脑海中出现的记忆,更是前世的记忆中,他也总算找到一个与自己所知符合的历史人物了。

    张角,不就是发起黄巾之乱的那位吗?

    不过真正让叶昭惊讶的是,自己这位前身,竟然在两年前,也就是大贤良师之名刚刚兴起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这太平教不妥。

    看来自己这位前身,也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书呆子吗,至少这份见识,领先于这个时代大多数人。

    “有意思了!”既然知道了如今的大致年代,虽然关于之后的故事,记忆已经模糊,不过天下将乱是肯定的,那自己之后的规划就简单了。

    阻止黄巾起义的爆发?

    叶昭没想过,黄巾起义能在短时间内席卷全国,并不仅仅是因为太平教的原因,黄巾起义只是一个助推器,实际上是大汉本身已经腐朽到一定程度,就算没有黄巾起义,也会有绿巾起义什么的出现,他要做的,不是逆改大势,而是思考下如何在这大势之下,为自己牟取足够的好处。

    “走,回去!”

    ……

    时间回溯到叶昭他们离开太守府,卫贤看着叶昭离开的方向,终于松了口气,朝着卫觊一躬身道:“伯儒,此番要多谢伯儒出面了,否则今日之事,怕是……”

    “叔父,非是小侄说你,我卫家乃望族,何必要借那三教九流来成事?”卫觊摇头叹道。

    虽然是卫觊的叔父,但在卫觊面前,卫贤反而像个晚辈:“伯儒所言甚是,今后我会注意此事。”

    卫觊点点头,看了一眼叶昭等人离开的方向,皱眉道:“不过这叶昭,却是不能再留了。”

    “呃……”卫贤有些转不过弯来,诧异的看着卫觊:“伯儒,你不是说……”

    “蔡翁在此,官面上,自然不好为难于他,不过我看此子今日表现,迥异往日,有勇有谋,最重要的是,仲道与他有夺妻之恨,而叔父你又险些令他破家,这份仇怨,就算今日碍于蔡翁颜面,没有将事情闹大,但我看此人今日表现,怕是日后仍旧会与你乃至我卫家为难,休怪小侄涨他人志气,此人,叔父你斗不过。”卫觊摇了摇头道。

    “那伯儒以为该如何?我与那杨于毒等人有些交情,不如……”

    卫觊有些无奈的看了卫贤一眼:“叔父,你好歹是个太守,那于毒是何人?你与他有交情,这事情若是传出去,莫说你,便是我卫家也会跟着倒霉。”

    “那该如何?”卫贤皱眉道。

    “荐他入仕!”卫觊沉声道。

    “啊?”卫贤跟不上卫觊的思维了,一会儿要除,一会儿又要荐他入仕,到底想要怎样?

    “叶家祖上三代为将,如今叶昭虽然孱弱,但毕竟是将门之后,荐他去边疆,有时候,杀人……未必需要我等亲自动手,这件事当快,必须赶在蔡翁入洛阳之前,将荐书递交到陛下面前。”卫觊淡然道。

    “高!”卫贤闻言目光一亮,就叶昭那病恹恹的身体,若到了边疆,别说上阵杀敌,便是那恶劣的气候,怕是叶昭也撑不了多久,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将他卫家从这件事上面撇开,不管叶昭去了边疆之后会怎样,但至少明面上,他卫贤还能得个大度之名。

    “那我这就去拟奏书!”卫贤笑着答应一声之后,便立刻去了书房,洋洋洒洒写下一片举荐叶昭的奏书之后,便命人趁着城门未关,连夜火速送往洛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