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十一章 求援
    “老爷,门外有河内叶昭拜帖求见,说有要事禀报。”邺城,刺史府中,王芬正在与家人用晚膳,管家来到王芬身边,躬身道。

    “叶昭?”王芬夫人疑惑的看向王芬,皱眉道:“夫君,这是何人?”

    “蔡翁高徒。”王芬擦了擦嘴,皱眉道:“前些时日蔡翁在朝中为其张目,不惜与大将军在嘉德殿对骂,这件事在朝中传的沸沸扬扬。”

    “蔡翁?”王芬夫人闻言惊道:“可是那飞白绝伦的伯喈先生?”

    “夫人也知道?”王芬笑看了夫人一眼,自己这位夫人可是十分崇敬蔡邕,摆手笑道:“虽不知是何事,不过天色已晚,让他先去驿馆歇息,明日一早再见他,好生款待,切不可怠慢了。”

    “喏。”管家躬身一礼,缓缓退去。

    不一会儿,管家再度回来。

    “那叶公子走了?”王芬笑道。

    “回老爷,那叶昭不肯离去,执意要见老爷。”管家躬身道。

    “啪~”

    王芬一拍桌案,皱眉道:“这叶昭好不知礼!”

    “夫君。”王芬夫人拉住王芬笑道:“那叶昭乃名士高足,既然执意要见夫君,说不得,是有什么要事,见见又有何妨?”

    “哼!”王芬冷哼一声道:“走,待我去见见这狂徒,本官倒要看看,蔡翁高足是何等人物?让他去大厅等着,来人,于我宽衣。”

    “喏!”管家答应一声,再次离去。

    一刻钟后,王芬穿好了衣冠,来到大厅,当看到叶昭的时候,纵使心中有怒,此刻也不由的微微一怔。

    此刻的叶昭,形容十分狼狈,一身锦衣满是灰尘,而且多有破损,脸色也有些憔悴,身后还有两名卫士,也是一身破烂,若非体态魁梧,身形精悍,看起来跟难民也差不多。

    “贤侄这是……”王芬也不好再责怪叶昭了,皱眉道。

    “草民叶昭,参见刺史。”叶昭深吸了一口气,躬身一礼。

    “贤侄不必多礼。”王芬伸手虚扶,皱眉道:“贤侄为何如此狼狈?”

    “回刺史。”叶昭拱手道:“草民受了朝廷诏令,前往马城上任,途经汲县……”

    叶昭将汲县所见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他率二十六人连破五寨之事未说,毕竟这事说了也无关大局,说不定还会惹人嫌,只将问题的严重性说了一遍。

    “你是说……那太平教竟然占领城池?”王芬面色一肃,沉声道。

    “未必是占领,在下以为,或许那汲县令与太平教沆瀣一气也未尝可知,若是占领城池的话,不可能没有任何动静。”叶昭摇了摇头。

    王芬闻言,皱眉来回踱步,皱眉道:“那贤侄此来,是来求兵?”汲县隶属于河内,乃京兆尹管辖之地,他虽然离得近,但若此时派兵去管汲县的事情,一来不合规矩,二来也容易落人口舌。

    “不错。”叶昭点点头,见王芬皱眉,当下道:“当然,在下知道此事不合规矩,不过刺史只需将兵屯于牧野,自会敲山震虎,令那太平教不敢轻举妄动,在下以为,此事当速报于朝廷,只是在下人微言轻,何况还未正式上任,是以想请刺史出面,向朝廷陈明此事,那太平教能在不知不觉中将一县之地掌控,朝廷却毫无察觉,在下担心,这背后恐怕……”

    王芬抬手,摇了摇头,示意叶昭莫要再说,闭上眼睛仔细思索其中厉害,太平教就算信徒再多,也不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偌大一座汲县给占据了,显然背后有朝廷官员为其打掩护,而且你一个宗教没事占据城池算是什么情况,汲县只是被叶昭碰巧撞破的一个,太平教信徒遍及天下,那背后还有多少城池被占据,冀州境内是否有被太平教暗中占据的城池,而且太平教没事暗中占领城池又是为什么?

    王芬有些不敢往下去想了,抬头看向叶昭道:“此事关系甚大,便先依贤侄之言,将这汲县太平教徒吓退,我当亲自上书朝廷,陈明厉害得失,此事若成,贤侄当记首功。”

    “此功全在叔父,与在下无关,在下不过适逢其会,不敢居功,而且家师当日别离之时也说过为官之道,不可好高骛远,此番朝廷以在下为马城长兼领骑都尉之职,已令很多人不满,此番之所以冒死前来,只是心忧我大汉社稷,并不想居功,还望刺史成全。”叶昭连忙道。

    黄巾起义只是民怨的一个爆发点,但这内里牵扯太大,叶昭几乎可以确定,这么大的事情,绝不是区区一个卫贤就可以帮忙隐瞒下来的,朝中恐怕还有大人物掺和在其间,看似一场农民起义,双方对立,但实际上,这其中恐怕也难逃权利的角逐,现在的自己还太弱小,他不想卷进这场政治漩涡当中。

    王芬闻言微微一怔,原以为叶昭冒死前来,是为了这份功劳,没想到叶昭既然直接拒绝,这等于是将功劳拱手送于他啊。

    终究是混迹官场多年的人物,念头一转,便大致明白了叶昭的心思,扭头看向叶昭,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笑意:“伯喈先生能有贤侄这等弟子,当真是可喜可贺,贤侄他日必有大作为,好,哈哈,好。”

    “还需刺史多多提携。”叶昭默默地拱手道,这古代人心虽然没有末世那般险恶,但真到了一定高度,其实也差不多,算计之深,甚至比之末日更恐怖,只是在这里的算计,比末世要更隐晦一些。

    “那事不宜迟,在下想这便前往牧野。”叶昭躬身道。

    “何必如此着急?贤侄这般一路奔波,想来已经疲惫,修整一晚再去也不迟!”王芬皱眉道。

    “兵贵神速,不瞒刺史,在下还有几个家人留在汲县监察那太平教动静,心中十分挂念其安危,还望大人成全。”叶昭躬身道。

    “也好。”王芬想了想道:“阿吉,你持我令前往军营请安东将军派兵屯驻牧野,一旦有朝廷命令下来,随时出兵汲县。”

    州牧治还未重启,汉朝如今军政是分开的,纵使王芬身为一州刺史,要调动兵马,也需要通过将军,不过随着朝政腐朽,如今这东西也只剩下一个形势,就如同卫贤能够轻易调动方悦一般,王芬要调动州里的驻军也不是难事。

    “喏。”

    “在下告辞。”叶昭见事情已经定下,也不停留,当下便向王芬告辞道。

    “贤侄且慢。”王芬叫住叶昭。

    “不知刺史还有何吩咐?”叶昭回头,疑惑的看向王芬。

    “此乃本官令符,贤侄带在身上,若真迫不得已,可凭此令,调动牧野一带郡兵,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希望贤侄莫要轻动,否则朝廷那边,不好交代。”王芬将一枚令符交给叶昭,又将腰间的佩剑解下来,郑重的交给叶昭:“此剑虽非神兵利器,却也是大匠以镔铁锻造而成,或可助贤侄一臂之力。”

    “这……”叶昭没有接剑。

    “贤侄赠我如此大的功劳,若本官没有任何表示,岂不耻笑于人,况且此物于我,不过饰品,然贤侄将要去马城戍边,或有用得上的地方,莫要推辞。”王芬笑道。

    “多谢大人。”叶昭点了点头,伸手将宝剑接过,对着王芬一礼之后,才告辞离去。

    “主公,这就完了?”出了刺史府,一名护卫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然呢?”叶昭笑道,这就是身为世家的好处,很多事情,寒门、豪门办不到,但他们却可以轻易办到,叶昭的家世还是其次,最多算一块儿敲门砖,三代忠良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莫说三代,在这大汉朝中,从光武时期一直传下来的家族都不少,只要还在仕途的,称是九代忠良都不为过,至于三代忠良,更是多如牛毛,但蔡邕弟子这个身份可不简单,以蔡邕在士林之中的声望,只要不是什么关乎利益的大事,办起来都不难,更何况叶昭这次可是摆明了送功勋给王芬。

    世家这张大网的能量十分恐怖,若你顺着它来,自然一路畅通,但如果这个时候想要逆这张大网,恐怕最后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那现在你要带我去哪?”管亥看向叶昭,冷声道。

    “回汲县,让你看看你那大贤良师如何不堪一击。”叶昭笑道。

    “哼,竖子安知大贤良师神通?”管亥面色一黑,闷闷不乐道。

    “那可敢与我一赌?”叶昭看向管亥笑道。

    “赌什么?”管亥皱眉看向叶昭。

    “擒杀张角不容易,但我能让他灰溜溜的离开,甚至连露面都不敢,而且还能借他之手,除掉卫贤。”叶昭笑道:“若做不到,我放你离开。”

    “好!”管亥想也不想答道。

    “我还未说若我做到了如何。”叶昭好笑着看向管亥。

    “嘿,将我绑了这么长时间,既不杀我,也不拿去邀功,若你赢了,管亥这条命便是你的。”管亥嘿然道。

    “跟在本官身边几天,你这榆木脑袋倒是长进了不少。”叶昭笑道:“我们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