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三章 方悦
    “方校尉,你这是……”驿道之上,叶昭看着一身樵夫装扮,背着一捆干柴的方悦,翻身从马背上下来。

    “悦见过叶公子。”樵夫正是方悦,看到叶昭,目光有些复杂。..

    三年前,叶昭差点在自己手中沦为阶下囚,谁能想到三年之后,叶昭不说名满天下,却也已经有了几分名声,荣归故里,而他却沦为乡间一樵夫,世事之变幻实在令人唏嘘。

    “一别三年,方校尉为何落得如此田地?”叶昭跟方悦交集不多,但也知道方悦是个有本事的人,作为河内驻军,方悦治军颇严,叶昭这三年来见过太多军中腐败之气,北方尚好,但过了幽州,各地兵士不是成了兵痞就是成了世家的私兵,相比而言,方悦手下的将士,还有些军人的样子。

    方悦苦涩的看了叶昭一眼,低头道:“悦已然沦落至此,叶公子又何必再来折辱在下?”

    “这话从何说起?”叶昭挑了挑眉头,看向方悦道:“叶某三年来镇守边塞之地,可从未插手河内之事,此事与我有何干系?”

    “叶公子可曾记得三年前,公子曾在汲县撞破了太平教之事?”方悦见叶昭神色不似作伪,苦涩一笑道。

    这事说起来跟叶昭还真有些关系。

    当初叶昭无意间在汲县撞破了太平教集会,后来让高升潜回太平教,收集足够扳倒卫贤的证据,一举成功将卫贤从堂堂太守之位给拉下来。

    不过此事牵连颇大,卫家急于撇清关系,因此作为河内太守府的一众官吏自然就成了替罪羊,至于方悦……不管怎么说此前确实受卫贤指使擅自调动兵马,而且为难过叶昭,新任太守张怀既然是蔡邕的弟子,再加上王芬当时也有与叶昭亲近之意,方悦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冠上一个同党的罪名,被削去了官职,若非家中散尽家财疏通关系,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卫贤之事,确实是我所为,他有害我之心,此人不除,我心难安。”叶昭沉默片刻后,认真看着方悦道:“不过方兄之事,我确不知情,方兄可信?”

    “是与不是,与悦而言,又有何区别?”方悦苦涩一笑,他算是这场政治斗争中的牺牲品,若非当年自己当上校尉欠了卫家人情,也不会违背法度帮助卫贤为难叶昭,若无此事,之后在叶昭收拾卫贤,他也不会被卷进去。

    说冤其实也不冤,对于叶昭,此前要说心中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沦落到今日这下场,叶昭难辞其咎,但此时把话说开了,心中有怨却又怨不起来。

    叶昭和卫贤之间的龌龊,作为当初的参与者,方悦自然是知道的,难道自己要怨叶昭报复卫贤?

    “自然有关。”叶昭笑道:“方兄若不嫌委屈,可暂入我门下做个门客如何?虽不能教你官复原职,但总好过在此做个樵夫,他日若是有机会,未尝不能重新正名。”

    “叶公子愿意帮我?”方悦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昭,要知道当初他虽无心,但若非叶昭突然变得强硬起来,那一次,自己的出现便能叫叶昭万劫不复,当时的叶昭,无论在卫贤眼中还是在他眼中,都不过是个翻不起浪的小虾米。

    “为何不可。”叶昭笑道:“方兄有治军之才,若为一樵夫,不免太过屈才了,至于往日恩怨,首恶卫贤既然已经伏诛,方兄也并非有意,否则,当时方兄若是强硬一些,将我当场擒杀,怕是也无今日之叶昭了。”

    “这……”方悦苦笑道:“悦虽被迫为他人爪牙,却仍是大汉将军,岂能做出此等昧心之事?”

    “正是如此,所以你我之间,其实本无恩怨,换个人处在方兄的位置上,同样会做出相同的事情,甚至更恶。”叶昭笑道:“在下怜方兄之才,不忍方兄如此人才就此埋没,是以诚心相邀,不知方兄是否愿意暂时屈就?”

    方悦涩然到:“蒙公子不弃,若公子不弃,悦愿追随主公鞍前马后。”

    话已经说道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如今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终日为生计而奔波,叶昭愿意不计前嫌收留自己,方悦实在想不出人家有什么好图谋的,反倒是这份心胸令方悦心折,当下躬身便拜。

    叶昭并没有虚伪的阻止,大大方方的接受了方悦一拜,虽然只是个仪式,但却不能废,随着这一拜开始,方悦身上就有了他的烙印,这也算是自己收下的一众将领中,唯一一个受过正轨教育和训练的将领。

    “明日便要启程前往睢阳上任,留下的时间不多,稍后随我去叶庄取谢财物带回家中安顿一番,换一身正装,明日一早便要出发。”叶昭受过方悦一礼之后,伸手将方悦扶起来,嘱咐道。

    “喏!”方悦当即点头答应一声,起身跟着叶昭一同返回怀县,因为没有多余的马匹,叶昭索性下马步行,这一举动,更让方悦心生感动,本该午时就回到怀县,生生给拖到了傍晚时分才返回。

    叶昭让良叔给方悦取了一份财物钱粮让人装车送到方悦家中,也算是解了方悦的后顾之忧。

    “公子,这方悦……”良叔有些担忧的看着叶昭,方悦如今穷季来投,他担心日后方悦会对叶昭不利。

    “不用担忧,看人这方面,我还是有几分心得的。”叶昭摆了摆手道:“良叔,明日便要启程赶往睢阳,之前所说商队的事情,你加紧办一下,一来便于互通消息,二来也能多攒些家资,我会留下几人训练护卫,这叶庄的护卫不可松懈,需常备两百人。”

    “公子是否太过小心了些?”良叔不解的看向叶昭,叶家如今在河内也算有些门面了,更与太守张怀亲近,谁敢来惹。

    “有备无患,而且我有种感觉,这天下,怕是很快会有大事发生,若真有那一日,只需谨守门墙。”叶昭没有解释,只是嘱咐道。

    “老奴记下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