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十五章 钱蓦
    次日一早,叶昭在馨儿的服侍下穿戴停当之时,亲卫来报:有睢县豪商钱蓦求见。

    “请他进来吧。”叶昭听到亲卫汇报后,微笑道。

    “公子,婢子先去收拾行装。”馨儿乖巧的道。

    “嗯,尽快,这边不会耽搁太久。”叶昭点了点头道。

    “喏。”

    钱蓦看起来不像个豪商,倒像位饱学之士,面对叶昭,不卑不亢的微微一礼:“蓦谢过县令收容。”

    “钱兄不必多礼,出门在外,总会有些困难,举手之劳,无需挂心。”叶昭笑道:“钱兄此去也是去睢阳?”

    “不错。”钱蓦点头道:“离家半载,颇为惦念。”

    “如此正好,不知钱兄是否愿意与我同行?”叶昭笑道:“我对这睢阳民情风俗不甚了解,这一路正好向钱兄请教。”

    “若县令不嫌在下出身鄙薄,愿为县令领路。”钱蓦微笑道。

    “如此甚好,至于出身之言便莫言再说,叶某出身也未见如何高。”叶昭拉着钱蓦的手道:“不知钱兄可有表字?这般说话,委实难受的紧。”

    “钱蓦,字志才。”钱蓦微笑道。

    “主公,已经准备好,可以上路了。”管亥走进来,对着叶昭道。

    “走,志才兄与我同行。”叶昭拉着钱蓦,向外走去。

    原本,叶昭只是想询问一些睢阳的情况,只是两人一路走来,叶昭越发觉得这钱蓦不凡。

    作为蔡邕的弟子,叶昭也算得上学富五车,知识积累再加上叶昭的见识,自重生以来所见之人中,除了蔡邕能在学识方面胜过他之外,眼前钱蓦还是第一个让他感受到旗鼓相当的人物。

    从一开始的风土人情,到后来两人的谈话已经不再局限于睢阳,钱蓦无论所学之深还是思维之敏捷都远超同侪,尤其是对很多问题的看法都入木三分,让叶昭第一次对这个时代的智者有了一个认识。

    而且这钱蓦并未留名于后世,或许是运气的问题,但那些如诸葛亮、周瑜、司马懿等留名于后世的智者又是何等风采?

    “志才兄。”叶昭突然扭头,看向钱蓦道:“兄有无双之才,为何甘当一豪商?”

    不是叶昭看不起豪商,而是这个时代生产力的局限性限制了商的发展,叶昭觉得,这样一个人物,不该只是当一豪商才对,就算不愿上大汉这艘破船,以他的能力,也完全可以在士林之中闯出自己的名堂,就算不是世家,他日未必不能建立世家。

    “时也命也。”钱蓦摇头苦笑道。

    “是昭孟浪了。”叶昭闻言神情一松:“只是觉得志才兄这一身才学却只为一商贾,未免太过屈才。”

    “叶县令觉得这商贾无用?我怎听说叶县令在燕地之时,冀北之地商贾云集于县令麾下。”钱蓦笑看向叶昭。

    “我可未曾说过商贾无用,这物资流转,货物流通可全靠这些商贾,只是百姓产出有限,商贾虽有用,但以如今之国情,却难有大用。”叶昭摇头道。

    这个时代的商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出现沈万三那种富可敌国的人物,这是时代的局限。

    “县令高见。”钱蓦诧异的看向叶昭:“不似那些腐儒一般以商为贱业。”

    “这么说志才兄是将昭当做那腐儒了?”叶昭笑道。

    “伯喈先生有徒如此,不知是否该高兴。”钱蓦没有回答,只是笑道。

    这个时代,士人、豪族的圈子并不大,加上蔡邕乃当世大儒,叶昭虽然本身名望不高,但在这个圈子里却也不算无名。

    “定然是高兴的,家师可没志才兄想的那般迂腐。”叶昭笑道,他发现眼前这位钱蓦似乎有些偏激,语气中对蔡邕这等大儒并没有如其他叶昭所见之人一般恭敬。

    “或许吧。”钱蓦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谈,双方有了些了解,接下来的谈话避开一些忌讳的东西之后气氛就热络起来了。

    钱蓦学识不凡,见解精辟,叶昭两世为人,际遇之奇,世所罕见,纯粹探讨一些知识见解,两人倒是相谈甚欢。

    至于一些所谓的先进观念,叶昭发现许多后世人的观念在很早以前就有了雏形,或许说出来忽悠下普通人还行,但遇上钱蓦这种智者想要说句什么话让对方瞬间惊为天人是不可能的。

    别说什么打破封建轮回,这个想法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出现过,限制君权,创造大同之士的理念,这些事说出来对普通人说,人当你是疯子,对这些智者说也不过是不切实际的拾人牙慧而已。

    所以叶昭很少去跟对方谈这些东西,偶尔提及一两句,也不过以探讨的方式说说。

    反倒是钱蓦对叶昭所说将工、农、商相互结合促进的想法十分感兴趣,近百里的路程在两人的探讨中,却也不觉得太远,当日落黄昏之时,睢阳的城廓已经近在眼前。

    “志才兄,真不与我同行?”过了城门便要分道,叶昭看着钱蓦再次发出邀请,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发出邀请。

    这样一个人才,他不想放弃,可以百分百确认,眼前这个并未留名于史之人,有着不逊色于这个时代任何顶尖谋士的才能。

    “修明兄看的太远了,你我皆活在当下,看的太远,有时候未必是件好事。”钱蓦飒然一笑,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带着家人与钱财,转身离去。

    “主公,他这是什么意思?”管亥不解的看向叶昭。

    “就是这个意思。”叶昭看着钱蓦的背影:“月,我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亲卫营在睢阳期间,只需要做这一件事。”

    “喏。”张月出现在叶昭身侧,以万年不变的声音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