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三十章 钱蓦
    “本官代那些可怜的百姓谢过四位。”叶昭端起酒觞笑道:“就先敬四位一觞。”

    “使君言重。”张缑也举起酒觞叹息道:“我等身为这睢阳士人,自然也希望睢阳能过的更好,能为这睢阳百姓略尽绵力,我等自然责无旁贷,使君不过弱冠之年,却有如此心胸,老夫不及也。”

    “张公言重了,您可是德高望重,昭只不过动动嘴而已,这功劳,还得算在诸位身上,若无诸位相助,昭便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叶昭笑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张缑闻言目光一亮,笑道:“使君这个说法倒是恰当,不过其实我等身为这睢阳士绅,却从未如此想过,使君本非我睢阳之人,就算不过问这些事情,任期一满,睢阳与使君便再无干系,本可做个逍遥县令,如今却愿意为了这睢阳百姓劳心劳力,实叫我等惭愧。”

    “不错。”沈白笑道:“使君初来这睢阳时,老实说,我等并不喜,使君年少,比我等都轻,若论出身,我等也不比使君差,使君却已经入了仕途,而我等却仍旧每日在这方寸之地虚度光阴,心中难免有些不平,只是使君这些时日来的所作所为,断案如神,处事公平,不怕使君笑话,白曾不止一次思量若易地而处,白是否能如使君这般做到令百姓称颂爱戴,细细想之,却是……”

    “严旭兄未免太高看自己了,竟拿自己与使君比。”一旁的周成不屑的笑道。

    “那尔等又比我强多少?”沈白有些恼怒的看向这些损友。

    “至少我等不会不自量力的去和使君相较。”郑煜揶揄道。

    这话叶昭不好接口,只能报以微笑与张缑饮酒。

    一场酒宴宾主尽欢,午后叶昭将喝的微醺的四人送出了府邸,并派县卫护送回府后,便换了便装出门,去了城外钱家一处庄园。

    钱家算是小豪族,也可说是寒门,除了钱升这个主簿之外,其他家中子弟多以行商维持生计。

    钱蓦的底细,这些日子来张月暗查再加上叶昭跟钱升旁敲侧击之下,已经大致理清了。

    钱蓦本姓戏,颍川人士,自幼丧父,随着母性回了娘家也就是说睢阳,只是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钱家本就人丁兴旺,对钱蓦这个改姓来的也不怎么看中,不过钱蓦倒是努力,阅遍家中藏书,自小便表现出远同辈的智慧和能力,但也因此,使得家中子弟自小便不愿意与他亲近,属于被钱家边缘化的人物。

    “使君对钱某倒是颇为关心呐!”钱家庄园之中,刚刚走商回来的钱蓦洗了把脸,扭头瞥了叶昭一眼笑道,叶昭的调查虽然隐蔽,但他又不是笨蛋,自然察觉得出。

    “钱兄有经世之才,叶某既然遇上了,要说不好奇,钱兄怕也不会相信吧。”叶昭不请自入,大大咧咧的坐到钱蓦的对面,微笑道。

    既然已经被察觉了,也无需遮掩,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只是使君的好奇心,却让钱某十分困扰。”钱蓦摇了摇头,不再说这些,笑道:“不过使君这段时日在这梁国可已经算是家喻户晓,甚至在这豫州也有了名声,怕是用不了多久,使君的名声便要传至洛阳,高升之日,指日可待。”

    “世道艰难,未来如何,谁说得准?”叶昭笑道。

    “旁人说这话我信,使君说此话我可不信,咳咳……”钱蓦摇头笑了笑,话到最后,却是脸色骤然一白,剧烈的咳嗽起来。

    叶昭取了一碗水,帮钱蓦顺气,皱眉道:“钱兄身子骨本就疲弱,这接连奔波,小心损了根基。”

    “有相士曾言,钱某活不过四十。”钱蓦不在意的笑道:“既知生命有限,何不在这有限的生命之中,多曾广些见闻,就算在这阳间无用,到了地府说不定能让某混个阴间官吏。”

    “钱兄这份豁洒脱达却是令叶某敬佩。”叶昭笑道:“相士之言,虚无缥缈,曾有相士说我活不过弱冠,但如今又如何?就算知了这天机,若就此认命,也未免太过儿戏,焉知那相士不是戏耍于你我,说我过不了弱冠,若是过了,就是过了一劫,钱兄可莫要因这些话而荒废自己一身所学啊。”

    “使君这份豁达乐观之态,让人艳羡。”钱蓦看着叶昭,苦笑摇头道。

    “不说这些了,这趟出门一去就是半月,可否给某讲讲一些沿途趣事?”叶昭转移话题道。

    “也无甚稀奇指出,此番去往颍川,只是找些旧友翻抄一些书籍。”钱蓦摇头笑道。

    “钱兄可是交友满天下呢。”叶昭笑着将县中最近生的一些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叶昭说的虽然并无波澜起伏,但钱蓦却能听出些不同的东西。

    “使君此法不错,既全了那些豪族仁义之名,又不会让他们损失太多,还解决了监牢之中人满为患的问题,可说是一举数得,只是……”钱蓦看向叶昭,皱眉道:“此法只能治标,却难以治本,四个庄子,可填不满这整个睢阳的百姓。”

    “治根谈何容易?”叶昭闻言摇头苦笑道:“那是要流血的,昭不过一介县令,能让这睢阳一地暂时安稳已是难得,要将这天下重担都扛在肩上,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

    “也是。”钱蓦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奇光,看向叶昭笑问道:“那使君若是立于朝堂之上,又该如何?”

    “看有多高。”叶昭微笑道,心中却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静,磨了这么久,这钱蓦出此言,不乏考教之意,也是对自己生了兴趣,虽然不至于因此便纳头便拜,奉自己为主,但对他日后的决定可是起着很大的影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