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三十四章 转折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蒋胜和方悦却并未回来,又等了片刻之后,不少人都察觉到有些不对了。

    若是回家的话,就如叶昭所说,一个来回,一刻钟足够了,但到现在都没见蒋胜和方悦的人影,也就是说,那妇人并不是回家,丈夫刚死,这个时候不回家办理丧事又会去哪里?

    周旌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叶昭则闭目养神,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无法让他心动一般。

    张缑面露喜色,按照叶昭所说,那蒋胜和方悦回来的时间越晚,案情发生转折的可能性就越大。

    在众人各怀心思的等待中,又过了一刻钟之后,蒋胜和方悦终于带着那妇人以及另外一名男子回到县府。

    叶昭睁开眼睛,周旌面色也更沉了一些。

    “来人,将张武带上堂来。”叶昭一拍惊堂木,朗声道。

    “使君,这是何意?”张氏看向叶昭,面色也有些难看。

    叶昭没有理她,看向那男子道:“你是何人,姓甚名谁,又是哪里人士?”

    “回使君,在下马安,本地人,就住在城外的马家庄,替我家主人看老宅的。”男子躬身道。

    “哦?你家主人又是何人?”叶昭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我家主人是马元义。”马安躬身道:“不知使君将在下抓来,究竟有何事情?”

    马元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呢。

    叶昭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抛下,看向马安道:“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希望你能够如实交代一下是如何与张氏合谋害死那张屠户的。”

    “使君在说什么?马安不明白。”马安面色一白,随即恢复正常,看向叶昭道。

    “你倒是有些城府。”叶昭也没有继续逼问,而是看向张氏道:“张氏,你能,事到如今,还不愿意将事情的经过说出来?”

    张氏连忙摇头道:“民妇也不知道使君这话是何意,那杀害我丈夫的凶手不是已经定罪了吗?”

    “刚才定罪,只是让你放松警惕,你之前在公堂上干嚎,本官已经看出你并非真的悲伤,而是在恐惧、担忧,本官年纪虽轻,但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情是你无法想象的,你的假哭反而让本官更加生疑。”

    “叶县令。”一旁的周旌突然开口,淡然道:“本官不得不提醒你,就算你说的有道理,但这假哭真哭,可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当然。”叶昭点头:“哭声,只是让下官产生了怀疑,所以便设了一计,先假意断了张武的罪名,让她放松警惕,这张氏不过一个妇道人家,要说杀鸡本官倒是相信,但若说杀人的胆量,除非天生就是穷凶极恶之徒,否则……本官却是万万不信的。”

    “这张屠户明明便是流血过多而死,怎么就成了杀人了?”马安辩道。

    “本官并未说明案情,你是如何知道死者是张屠户的?”叶昭看着马安笑道。

    “使君说笑了,张屠户一案现在已经轰动全城,再说我与张家张大嫂本就是好友,知道此事之后,安慰一下她而已,有何不可?”马安面不改色道。

    “不错,有点机变。”叶昭看向方悦和蒋胜道:“你二人将一路所见所闻说一遍。”

    “喏!”蒋胜上前一步道:“我与方兄弟按照使君的吩咐一路跟踪这妇人出了县府,却发现这妇人并未回家,而是兜兜转转的在城里走了一圈之后,自北门而出,再走大概两里地之后,去了马庄,然后这马安便出现了。”

    “那依你所见,这两人可是普通的好友关系?”叶昭笑问道。..

    “不像。”蒋胜和方悦同时摇头道:“此二人一见面,见四下无人便搂搂抱抱,甚至相互亲吻,若非我二人出来的快,还指不定会怎样,这再好的朋友也不该如此吧?”

    “你二人可是够开放的。”叶昭看着马安笑道:“你这安慰人的手段,也足够特别,更十分彻底,本官十分佩服。”

    张氏脸面有些挂不住,索性撒起泼来:“使君如今断的该是我丈夫被杀之案,怎的无端管起我等私事?民女与谁人要好那是民女之事,于此案何干?”

    “好,那就说回张屠户被杀一案,你说张屠户回家后坚决不肯就医?”叶昭问道。

    “不错。”张氏点头道。

    “这本就是弥天大谎?蝼蚁尚且偷生,况且人呼?而且他这般做法目的何在?”叶昭冷笑道。

    “自是为了报复那张武。”张氏恨恨的看了张武一眼道:“张家才雄势大,我等小民被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我家夫君性子倔,所以才宁愿以来报复。”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理由,但却漏洞百出,首先,他若真有这般想法,会直接跟张武拼命,而不是返回家中,他回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求救;再者,流血而死,这可比一般死法要痛苦了不止十倍,眼看着自己的生命随着血液的流失而一点点消逝,既然选择了要死,何不死的干脆一些?”

    叶昭看着张氏笑道:“还有一点,你说你衣不解带的照顾张屠户,他又一直流血不止,死后就立刻闹到了相府,为何你身上却如此干净整洁,甚至还画了些许妆容?”

    看着默不作声的张氏,叶昭笑道:“本官一开始就怀疑你有奸情,恐怕早就有心杀这碍事拌脚的丈夫,只是张武倒霉,正好给了你们一个机会把这罪过推在他身上。”

    “使君,那凶手就是张武,他自己不也承认了吗?”张氏不服气的道。

    “他只承认打架伤人,可没承认杀人,我刚才判他秋后处斩,不过是安你之心尔。”叶昭一拍惊堂木道:“现在证据确凿,张氏,你还想狡辩,莫不是以为这县衙的刑具是摆设不成?”

    马安张嘴,想说什么,却被早已得了叶昭嘱托的管亥在背后不轻不重的按了一下,一张俊脸顿时扭曲起来,竟发不出声。

    落在张氏眼里,显然是不甘,无奈的叹息一声道:“使君说的不错,夫君他确实是被马安杀的。”

    “贱人,蠢货!”马安一口气终于缓上来,闻言差点气的背过气去,发声怒骂。

    “来人,把他们给我打入大牢,张武虽无杀人,但伤人在先,叛你帮那张屠户操办后事,一应开销,都由你来承担,你可认罚?”叶昭一拍惊堂木,让人将马安和张氏带下去,又看向张武道。

    “张武认罚!”张武如释重负的跪倒在地上,对着叶昭磕头道:“使君明察秋毫,张武感激不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