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八十七章 端倪
    一般攻城战中,攻城一方其实是很不利的,因为有城墙的保护,射程的差距还有视角问题,所以通常攻城战都是拿人命推出来的,所以这一开始会分散用兵,消耗守军弓箭手的体力和锐气,而后再不断增加压力,一点点压垮对手。

    像这样全线用兵,虽然会给守军一时间带来更大的压力,看起来气势不弱,但云梯就那么多,上城的点是固定的,多出来的人除了增加守军弓箭手的命中率之外,起到的作用其实不大。

    何仪那边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一时间如同丧失理智一般全线压上叶昭不得而知,不过战争已经拉开了序幕,叶昭可不会为敌人的犯二买单,第一时间调整了阵容,又从城中调来了三屯弓箭手,火力全开,对着黄巾军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射击。

    飞溅的鲜血在惨嚎声中,落在地上,泥泞了土地,逐渐汇聚成一滩滩小小的水渠,用鲜血浇灌而成的水渠,更多的人还在排着队等死,城头的弓箭手加起来也只有七八百人,这么点人,相对于数万黄巾而言,哪怕火力全开,拉断了臂膀,射杀的人如果分摊到数万黄巾军头上,其实也微不足道。

    但叶昭要的不是杀人,而是吓人,所以这七百多弓箭手一开始,就是在叶昭的命令下,对着人数最多,人群最密集的地方放箭,造成一小片区域中,出现尸山血海一般的惨烈境况。

    一千人的伤亡放在五万人里面会显得微不足道,但若是放在两千人里面会如何?如此惨烈的场面,在第一时间击垮的不是黄巾军的阵型,而是周围人的斗志。

    对更远一些的黄巾军来说,或许没什么感觉,但在近一点的地方,无数黄巾军被这劈头盖脸的打击给打蒙了,他们的斗志本就不高,在利益的激下才能够奋勇向前,但从天而降的箭雨如同一盆盆冰冷的冰水将他们心中那点儿斗志给剿灭,有人开始畏战不前,有人开始疯狂的往后撤,使得一片区域中,出现极端混乱的场面,相互间拥挤在一起,彻底瘫痪下来。

    叶昭并没有继续对这片区域进行攻击,而是趁着弓箭手还有体力的情况下,带着他们去了另一片区域,如法炮制,每一片区域,都只放三轮箭矢,不管敌人会不会陷入混乱,叶昭会带着人往下一个地点过去,即便如此,四面城墙走了一遭之后,这些弓箭手已经很难再拉开弓弦杀敌了,这股战斗力,暂时算是废了,但造成的效果却不错。

    黄巾军还是有人冲上来,只是一开始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已经没有了,虽然何仪死撑着将这一场仗打到傍晚才收兵,但代价却是昂贵的,城池四周的旷野上,横七竖八的都是黄巾军的尸体,从城墙往外辐射,最远能够达到两百步远的地方,那可不是弓箭能够够到的地方,是黄巾军在混乱和拥挤中,自相踩踏的成果。

    看着如潮水般退去的黄巾军,叶昭心中终于松了口气,这第一仗打完了,接下来就容易了。

    “安排将士们轮番休息,今夜当不会有战事,但也不得不防。”叶昭舒展了一下身体,轻松地对身旁的一众将领笑道。

    应该是不会来了,除非何仪如那梁一般豁出去,倾尽精锐来一次夜袭,不过莫看何仪是武人,梁是文人,但就叶昭今日的感觉,何仪还不如梁,至少何仪没有梁身上那股狠劲儿。

    第一天守城成功,对于城中那些被收降的黄巾军来说,无疑比任何言语更能鼓舞人,敌人的数量显然跟战斗力无法成正比,入夜之后,被替换下来的降军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这场战事。

    所谓背叛是不存在的,这些人大多是被黄巾军裹挟而来,如今调转枪头对付昔日的‘袍泽’,心理上是不存在太大负担的,就算有昔日的太平教忠实教徒,也只是很少一部分,在如今叶昭成功守住汝阴之后,他们的话语扭转不了人心。

    这一夜,叶昭睡得很沉,典韦都被他打去休息,接下来,还会有一场仗,叶昭必须保证精锐部队充沛的体力和精力。

    相比于叶昭,何仪这一夜可没睡好,黄巾军的大帐之中,听着何曼等人的汇报,何仪的脸仿佛在不断变化着脸色一般。

    今日一战,战斗减员加上非战斗减员,达到惊人的两万!

    这个数据听着就很令人心烦,如今这里实际的人数已经剩下三万左右了,但更让何仪难受的是,非战斗减员是战斗减员人数的五倍左右!

    也就是说,战死在攻城战之中的将士其实并不多,更多的是逃兵!

    再这么下去,恐怕明天下来,自己手中的兵力得再缩水一半。

    “如今那刘辟、吴霸、黄劭、龚都之辈对渠帅也是虎视眈眈,之前我等有七万之众,渠帅又是天公将军亲自任命的汝南渠帅,自不惧他,但如今……”一名黄巾将领忧心忡忡的看着何仪,没有把话说完。

    何仪没有说话,他何尝不知道,虽然名义上都是太平教的人,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太平教中,出现了不少野心勃勃之辈,比如那刘辟、龚都,此前何仪数次想要驱兵攻打汝阳,却都被这几人拖了后腿,这些人别说自己,就连天公将军张角的命令,都不怎么看得上,这是何仪的感觉。

    “渠帅,要不我们撤吧?”一名黄巾将领见何仪迟迟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道。

    “撤?撤去哪?”何仪抬了抬头,看了此人一眼。

    “这汝南,终究是我们太平教的地方,如今我等没了粮草,那官军又极难对付,不如暂且跟刘辟、龚都几位头领求援,终究都是自己人。”说话的将领说完,小心的看了何仪一眼。

    何仪心中闪过一丝意动,汝阴被抢夺,他已经没有立足之地,本以为能够轻易抢回汝阴,但黄巾军的表现,给了何仪一个老大的嘴巴,一天的时间逃了的比战死的多出好几倍,这可不只是损失人这么简单,太复杂的东西,何仪也想不明白,但有一点他却很清楚,这些人的逃跑,肯定会让其他人也生出类似的想法。

    明天要再打,会有多少人跑?或者说,明天再打一场,如果还不能破城的话,自己身边还能剩下多少人?两万?一万还是更少?

    况且五万人都打不下来,如今只剩下三万人,还能攻上去吗?

    何仪很担心,别说攻不下,就算攻下汝阴,自己还有能力坐稳这个渠帅之位吗?但若是向刘辟、龚都他们求援,何仪同样不放心,这帮人对自己这个位子可是觊觎许久了,如今他势力大减,何仪很担心自己若过去会被这帮人给吞并。

    “明日且先休战一日!”最终,何仪烦躁的下了决定,反正今天走了这么多人,粮草还是够支撑几天的,就算要走,也足够他们赶到下一个城池。

    “喏!”众将闻言,答应一声,各自离开。

    次日,黄巾军如同一盘散沙一般七零八落的龟缩在临时搭建的营寨之中,没有丝毫出战的意思。

    “看来昨日一战,这帮黄巾贼减员不少呢!”在城墙上巡视一阵,观望过黄巾军的阵型之后,叶昭不禁笑了。

    “将军,要反攻吗?”几名将领跃跃欲试的看着叶昭,黄巾军的孱弱,昨日已经证实了,如今再看其阵营,莫说叶昭,寻常将领也能看出来对方的布置根本毫无章法可言。

    “不急,我们的将士还需要休息,再等一日,明日那何仪若还不来战,就差不多了,现在该好好部署下一步了。”叶昭摇了摇头,现在打,赢的几率同样不低,但他还是想等一等,反正不赶时间,当初之所以不接受皇甫嵩的命令,只是不愿意被其胁迫,让他牵着鼻子走,如今真正打起来,自然要打的漂亮,让自己在皇帝心中,更多些分量,让皇帝知道,并不一定要依仗那皇甫嵩这些老将。

    回到县衙之中,叶昭摊开地图,这张汝南地图,他已经看了很多遍,看出的问题不少,比如黄巾军的部署,按理说,汝阳乃富庶之地,如今更是被何仪、刘辟、龚都三方势力包夹,连寿春都被他们拿下了,没理由放过汝阳,但根据叶昭获得的情报来看,何仪有好几次想要打汝阳,却都被刘辟或是龚都拖了后腿,甚至直接出兵阻拦。

    在黄巾遍地的汝南,有好几座类似的城池,明明没什么防御力量,却在黄巾大势涛涛之下,稳如泰山,甚至大量流民涌入,让这几座城池更繁华了不少,反倒是作为郡治的寿春,在第一时间便被攻破,怎么看都不对劲。

    而且汝阳乃是袁氏老家,叶昭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碰触到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何仪之后,就该收拾刘辟等人了,但如今看来,情况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收拾这几人,看来得动一动脑子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