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九十二章 玩弄
    呐喊的厮杀声从城门一直蔓延到城中,因为早有准备的关系,何仪占了先手的优势,进城后,便迅速把这一片的城墙给控制住,然后徐徐推进。

    刘辟反应过来的时候,何仪的人马已经大半杀入城中,月色下,火光中印衬着人群,双方的人马混战在一处,本该是袍泽的关系,此刻厮杀起来,却比仇人都狠辣,至少在面对官军的时候,何仪的部下可没有爆发出过这么强悍的作风。

    一具具尸体倒在血泊中,随后被无数人践踏而过,黄巾贼并无统一服饰,比较具有代表性的黄巾,也是颜色各异,土黄色、暗黄色都有,为了方便区分,何仪特地命自己的将士将黄巾绑在胳膊上用来区分自己人和敌人,刘辟这边就没这么讲究了,人们不可能睡觉都把黄巾绑在脑门儿上,不少人甚至自相残杀,混乱不堪。

    不过终究是自己的地盘儿,而且刘辟人多,在刘辟赶到战场之后,迅速命人将黄巾绑上,渐渐稳住了局面。

    双方打了大半夜,在黄巾军体力消耗差不多的情况下,终于渐渐停止了战斗,队伍中有弓箭的都把弓箭对准了对方的阵营,远处的厮杀声还没有停止,但双方的中央,随着何仪和刘辟两大主帅出现,倒是暂时平静下来,开始了对峙。

    “何仪,我待你不薄,你我都是为大贤良师办事,为何无故相攻?”刘辟看着黄巾力士簇拥下的何仪,恨得牙痒,何仪的优势就是他身边那些黄巾力士,一个个悍勇难当,数次撕破刘辟军的口子,使得刘辟军陷入了劣势。

    “嘿,待我不薄?”何仪森然一笑:“我乃汝南渠帅,尔等不但拥兵自重不听号令,我部被官军袭击,尔等不思支援,反而坐看我军被官军追杀,如今更是仗着手握军粮,暗中派人动摇我军心,收买人心,意图吞并与我!如今我大军已然破城,你大势已去,还不投降。”

    “我投降你娘!”刘辟闻言,破口大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收买人心了,你没本事,被官军几千人打的望风而逃,如今对付起自己人来却是心狠手辣。”

    “嘿,若非你们这帮人拖后腿,我如何会败的如此惨?”何仪冷笑道:“今日,就先除了尔等这帮害群之马,再与官军决战!”

    “我去你娘的!”

    刘辟闻言大怒,双方再次大骂起来,有意思的是,经过大半夜的混战,双方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此刻虽然骂的激烈,靠的也越来越近,但却没人先动手,日头渐渐升起来,城中扑鼻的腥气弥漫,到处都是尸体,两帮人骂的越来越凶,却最终没有打起来,一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双方前排的人还在对骂,后排的人却已经散开,或是寻找粮食,或是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聊天打屁,看起来十分滑稽。

    刘辟已经骂的口干舌燥,接过部下递来的一碗水一仰脖子喝下去,扭头低声问道:“派人去通知龚帅了没?”..

    “已经派去了,此刻已经快到上蔡了吧。”手下亲信点了点头,何仪破城的时候,刘辟发现不妙,虽然刘辟一直不想跟何仪动手闹翻,但现在何仪都已经打进城里来了,不战也不行了,所以刘辟第一时间便派人前去通知龚都,让龚都前来支援,一举将何仪给灭掉。

    上蔡距离葛陵大概有百里的路程,以黄巾军的行军速度,加上准备时间,没有三天是赶不到的,所以刘辟此刻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也只能跟何仪虚继续打。

    双方并不是一直打,在最初的火并之后,城中无论是何仪的人马还是刘辟的人马都已经蔓延到整个城池,相互间除了不间断的冲杀之外,更多的人,却是在一间间的搜刮民房。

    最倒霉的,还是这葛陵城里的百姓,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疑似’的反抗中被杀死,多少妇女在这场莫名其妙的混战中,被侮辱,从一开始单纯的两股势力厮杀,到了后来,就渐渐变了味道,原本只有刘辟一家在的时候,还会守些底线,但此刻何仪的人马杀入之后,就变得不同了。

    上蔡,正准备扩展地盘的龚都还没来得及出兵,就收到了葛陵刘辟与何仪混战的消息,并没有想太多,集结好的兵马直接调动起来前往葛陵救援,他跟刘辟是同一路人,表面上打着黄巾的旗号,实际上暗中却是向汝阳袁家效忠,实际上算是袁家手中的一支力量,这也是两人能从黄巾军中迅速脱颖而出,并逐渐将何仪这个正牌渠帅给架空的原因,有袁家在背后支持,无论兵器还是粮草,都不是何仪能比的。

    “主公,龚都出兵了!”上蔡与葛陵之间的一处山谷中,典韦不耐烦的驱赶着围绕着自己乱转的苍蝇,丁力带着一名斥候过来,对着叶昭道。

    “终于动了。”叶昭笑道:“莫要着急,以黄巾军的行军速度,要来此处,少说也需三日。”

    这已经是很乐观了,实际上若无压力的话,以黄巾军散漫的军纪,五天能赶到葛陵已经不错了。

    “立刻传讯给方悦,让他集结兵马,先把上蔡给我拿下。”叶昭悠闲地靠在一棵树干上面,对着丁力道:“另外严密监视那龚都的动向。”

    “喏!”丁力答应一声,转身大步而去。

    “主公何不放那龚都过去,我军只要占据了上蔡,黄巾军虽众,却困守一城,日久必乱。”邱迟疑惑的看着叶昭道。

    “先打龚都,将他赶进葛陵,何仪、刘辟知我军到来,一时间会尽弃前嫌,三家兵马会有一段时间重新亲密无间。”叶昭用树枝在地上画着圈圈道:“不过这时间不会太长,三家加起来十几万兵马,葛陵能有多少粮草供这十多万人马消耗?”

    “主公是要围城?”邱迟意外的道。

    “好想法,以我们这两千多人的兵力去围十几万兵马驻守的城池……”叶昭古怪的看向邱迟:“若能成功,纵使孙武复生,怕是也不及邱先生万一呐!”

    邱迟闻言老脸一赫,讷讷道:“那主公是想……”

    “游兵四方,以树枝拖动,做出大军在侧的假象,叫他们不敢出城,而后等他们自己内耗,然后再派人前去招降,内有黄劭做内应煽动军心,加上三家勾心斗角,不出一月,贼军自散!”叶昭笑道。

    这不一样吗?

    邱迟嘴上没说,心中有些腹诽,这不一样也是围城吗?

    叶昭看了邱迟一眼,笑道:“这跟围城可不同,围城是要摆明车马,让敌军知道我军大致虚实,而此计众在叫敌人不知道我军究竟有多少人,距离城池不能太近,做出烟尘弥漫之状,但又不能靠近城池,以免被人看出破绽,这叫诈!”

    “主公英明!”邱迟嘴角抽搐了几下,仔细回想一下,叶昭从在幽州开始,这种套路用的可不少,几乎每一场大仗都有些类似的东西在里面,虽然有些不走正道,但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准备一下,将之前带来的火油准备好,我们只有两千人马,到时候可没准备跟那龚都硬碰。”叶昭用树枝点了点地上被他勾勒出来的地图道:“让将士们好好休息,会很累的。”

    ……

    三日的时间一晃而过,龚都这次还是相当谨慎的,虽然调集了大半兵马前去葛陵,但上蔡那边,依旧溜了八千人马驻守,有城墙相助,还有八千人马,龚都相信就算官军打来了,也能支撑上几天。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行军至第三天傍晚,眼看着就要进入葛陵地界,龚都已经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却突然传来消息,上蔡被攻破了!

    破了!

    龚都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黄巾将领,瞪圆了眼睛,突然咆哮一声,一把拔出佩剑,不由分说,一剑刺进此人的胸膛。

    此人,便是他留守上蔡的亲信将领,本以为能够让自己放心,谁知如今上蔡丢了,他却回来了,那可是自己的根基啊。

    “都……都帅……”那黄巾将领双手扣住龚都握剑的手臂,眼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芒,怎么也没想到龚都会二话不说,直接杀人。

    “城丢了,你回来做什么?”龚都咬牙切齿的看着此人,一脚将他踹开。

    “都帅,那我军还支援葛陵吗?”龚都身边,另外一名黄巾贼将看了一眼同班的尸体,战战兢兢的看向龚都。

    “支援个屁!”龚都郁闷的唾了口唾沫,骂道:“现在老子可没这份闲心,传令三军,休息一日,明天一早,回援上蔡。”

    他真想现在就回去支援,但龚都也清楚自己部下这些黄巾军的德行,连夜赶路,恐怕会有不少人掉队,当了逃兵,所以龚都哪怕知道越晚对自己越不利,此刻也只能按着性子让将士们休息一晚再走。

    “喏!”几名黄巾将领见龚都面色难看,不敢多留,各自告辞一声,转身离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