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一百零六章 耳光响亮
    洛阳,蔡府。

    卫觊失神的跪坐在草席上,看着已经被家人敛入棺中的卫仲道,刺入脑中的弩箭已经被医匠拔出来了,伤口周围也被人清理过,只是那已经干涸的血洞却依旧十分醒目,圆睁的双目早已失去了焦距,医匠以及卫觊等人曾试图帮他阖上双目,只是试了几次,卫仲道那圆睁的双目都无法闭合。

    医匠曾想用针线缝合,却被卫觊拒绝了。

    他这弟弟,是死不瞑目,时下人们信奉鬼神之说,卫觊乃儒家学子,不信怪力乱神之言,然卫仲道这死不瞑目的样子,却让他笃信这是二弟有灵,怨气太重所致。

    偏厅之中,丫鬟下人们已经去休息,门外寂静的黑暗仿佛要吞噬一切一般,只有卫觊一人跪坐在尸棺旁边,充斥着血丝的双目之中,压抑着一股无明业火。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卫正有些畏惧的看着跪坐在尸棺旁边的卫觊,如同受气的小媳妇一般慢慢的走到卫觊身边:“兄长,您找我?”

    “坐!”卫觊指了指身前的草席,淡漠的声音里,不带丝毫感情,在这寂静的夜幕下,跟前又停着一座尸棺,着实有些渗人。

    “是。”卫正本就畏惧卫觊,今日卫觊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之气,让他更加不敢违逆,依言乖乖的坐在卫觊面前。

    卫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仿佛要将他吞噬一般,一种难言的压抑感压得卫正仿佛快要喘不过气来。

    “兄长,您这些天……”卫正张嘴想要说什么,破一破这压抑的气氛。

    “啪~”

    卫觊突然伸手,在卫正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个巴掌打在卫正的脸上,这一巴掌很用力,清脆的耳光声,在空旷而寂静的灵堂中回荡,卫正直接被这一巴掌打的趴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脸,有些发懵的看着卫觊。

    “坐!”

    卫觊没有说话,只是再次指了指草席。

    “大哥,我什么也没做啊,你这是……”

    “啪~”

    “为何?”

    “啪~”

    寂静的灵堂里,清脆的耳光声不断在响起。

    “够了!”卫正不知道挨了多少耳光,终于忍受不住了,一把抓住卫觊打来的巴掌,有些气急的咆哮道,他的半边脸已经被打肿,此刻看起来颇为狰狞。

    “啪~”

    卫觊换了一只手,再次甩在他的脸上。

    “我到底何错!?”卫正站起来,不满的朝着卫觊咆哮道。

    “知道你二哥是如何死的?”卫觊抬头,直视着卫正,眼睛里带着一股卫正从未见过的东西,这一刻,他感觉跪坐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卫觊,而是他们的父亲,父亲生气的时候,也是给人这样的感觉。

    “为路过的蒙面强匪所杀。”卫正郁闷的道,官府是这么说的,回来的家人也是这般说得。

    “强匪?”卫觊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摇头叹道:“你如此愚蠢,为何死的不是你?”

    “兄长,我……”卫正不可思议的看着卫觊。

    “管家言,强匪有两人,一人双乘,出手干脆果决。”卫觊看着卫正:“若是强匪,只会求财,而且我卫家队伍虽然不多,却也有近百人,普通强匪,莫说两人,便是两百人,在这河洛之地,也未必敢冲撞我卫家,那强匪未曾对我卫家财物有半点贪念,杀人之后,更是果断离开,没有丝毫迟疑,分明就是冲着二弟来的,已经过去六日,你却连这些都看不出?”

    “这……这又如何?官府已经下了海捕文书……”卫正不满的看向卫觊,只是当卫觊目光看来时,气势顿时一弱,声音也渐渐低下去。

    “地点在洛阳城西,距离洛阳不足十里的官道之上,自那黄巾大军攻洛阳失利之后,陛下对洛阳一带的治安极为看重,寻常强匪,怎会在此作案?”卫觊没有理会卫正,继续说道。

    “但这与我何干?我们只要抓住凶手便是?”卫正不理解,说这些跟打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当日也是那叶昭离城之日,离城前夜,廷尉来查,因公主出面干预,令叶昭脱难,次日一早,叶昭便离城,与他那家将,一人双乘。”卫觊面无表情的继续说:“时间在五更之后,二弟遇害是在辰时。”

    卫正还想说什么,突然停住了,骇然的看着卫觊道:“兄长是说,是那叶昭害了二兄!?”

    卫觊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失望的神色更浓了几分。

    “定然是他,他恨我揭发于他,碰巧出城后遇到了二兄,直接射杀了二兄!此人可恨,我这便去官府揭发于他!”说着转身便要离开。

    “站住!”卫觊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卫正的身体本能的一僵。

    “兄长,既然知道是那叶昭下的毒手,为何不告知官府?”卫正回头,看着卫觊不解的道。

    “三弟……”卫觊缓缓地站起身来,看着卫正叹道:“你自有纨绔、愚笨、不思进取,这些,我都不怪你!这个家,有父亲撑着,有我和你二兄,我卫家虽然如今声势已然不如从前,但养你一个废物,养得起,但唯有一点,你不该为家族四处树敌。”

    “兄长,我没有……”卫正肿胀的脸颊有些发红,更有些羞愧,低着头,不敢去看卫觊。

    “那叶昭来洛阳,本与你我无关,他乃蔡翁弟子,虽然过去有些误会,但卫家与蔡家即将结亲,与叶昭,也并非没有和解之余地,而你,却生生将一个原本可以收入我卫家门墙的人才,推了出去。”卫觊看着卫正,摇头叹道。

    “他算什么人才?”卫正不服气的道。

    “他不算,他只是以羸弱之躯出任马城长,三年里,马城户籍过万,他只是数次击溃鲜卑、乌桓来犯之敌,机缘巧合之下,杀了鲜卑单于,他只是出任睢阳令,破了几桩小案,令睢阳富足,他只是在黄巾贼乱起之时,以数百人之众,驱逐黄巾贼,步步为营,力挽狂澜,收复梁国,更将能击败皇甫嵩将军的颍川黄巾逼退,解了长社之围。”

    卫觊一口气,将叶昭这五年来做的事情如数家珍一般一一道来,看着卫正道:“他不算人才,但他做的这些事情,你只要做成一件,我卫家都能将你捧上太守之位!”

    “我……”卫正看着卫觊的眼神,到嘴的话说不出来。

    “就算当日,没有淳于琼之事,若非你在饭庄挑衅,这洛阳城中,也没人认得他,廷尉也不会来,你说,若你是叶昭,你觉得此事当怪谁人?”卫觊没有给卫正辩解的机会,继续问道。

    “但他也不该杀二兄啊!”卫正不服气的道。

    “你以为,这只是携怨报复?”卫觊叹了口气,脸上失望的神色都没了。

    “难道不是?”卫正皱眉道。

    “这是你的气量,而非叶昭,他比你看得远,经此一事,他与卫家已无和解可能,就算是他愿意,卫家也会针对他,因为你已经彻底将他得罪,卫家为避免他日后壮大,会想办法将他剪除,所以他绝不希望卫家更强,而偏偏卫家又要与他的恩师,蔡翁联姻,一旦二弟与昭姬成婚,日后他若要与卫家为敌,会有颇多掣肘,所以二弟死了,这个亲结不成了,卫家与蔡家的联姻也就不存在了,就算日后他与我卫家刀剑相向,蔡翁也未必会阻拦。”卫觊淡然道。

    “他不过良家子之身,凭借蔡翁弟子的身份,才有今日之地位,如何能与我卫家相比?”卫正有些不屑道,这是个讲究出身的年代,叶昭的出身,注定他无法和自己相比,就如卫觊之前所说,叶昭这五年来做出的任何一样业绩,若是放在他身上,都足以让他当上太守,而叶昭,到目前为止也不过是个代理国相。

    “那是以前。”卫觊摇了摇头:“黄巾贼乱之后,天子论功行赏,那叶昭将有足够的身份,与我卫家叫阵。”

    五年前,不过是一个书呆子,当初让叶昭出任马城令也是卫觊的主意,那样一个体质羸弱的书呆子去了边疆,莫说胡寇,便是北方恶劣的气候都能要了他的命,谁能想到他不但没死,反而越发茁壮,到如今,已经是连卫家都不得不正视的人物,而这样一个人物,却在诸多事情的推动下,最终彻底站在了卫家的对立面上。

    “既然如此,更该告发于他,他杀了二兄,国法也难容他!”卫正不解道。

    “你有何凭证?”卫觊摇了摇头,已经懒得表示失望,只是淡淡的道:“他在前方杀敌,不可能杀敌于千里之外,你我知道他当时人在洛阳,但别人不知道,廷尉虽然出动,却并未找到他,到时候,不但告不了他,还会落个嫉贤妒能,陷害忠良,仗势欺人的骂名,虽然你身上这等骂名不少,但我卫家担当不起!”

    “那就这样算了?”卫正一脸不甘的道。

    “自然不能算,我已着人前去为我张目,不日,我将出仕。”卫觊叹了口气,如今天下纷乱,大势未曾看清,他本不想如此快出仕,只是如今,随着叶昭的崛起,卫家三代之中,只剩下他能够挑得动卫家大梁,所以他如今必须出仕,至少得保住卫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