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中平元年的第一场雪
    破敌之策,暂时没有头绪,不过朝廷的诏书却是先一步下来,大概是觉得中原战事比较顺利,北方冀州的战事却是受阻,新任的中郎将董卓不但没能令战事好转,反而败了一阵,是以朝廷下诏,命皇甫嵩率军北上,南阳战事则由右中郎将朱隽主持,叶昭、孙坚、曹操、袁绍、袁术等人辅佐朱隽破敌。

    “南阳战事……”次日一早,皇甫嵩便准备率军北上,告别了前来送行的诸将之后,皇甫嵩与朱隽策马前行,皇甫嵩眯眼看了看前方道:“不可急躁,那张曼成颇通兵势,南阳贼众太多,中原一带的黄巾残余几乎尽数聚集于此,强攻不可取……我看那叶昭汝南时所行之策,公伟可用一用。”

    皇甫嵩说着,扭头看了一眼叶昭等人所在位置,笑道:“此子桀骜,却也有几分将才,需好好打磨打磨。”

    朱隽微笑点头道:“义真放心,南阳之战并非关键,反倒是冀州,那张角乃太平教贼,冀州黄巾最是猖獗,当小心行事,不过若能斩杀张角,则黄巾覆灭不远矣。”

    两人又讨论了片刻之后,皇甫嵩率军北上。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朱隽开始在宛城一带布置防线,联络南阳各大世家,前南阳太守秦喆因丢了宛城已然被免职,不过其在南阳经营数载,人脉还是有的,相继为朱隽介绍了蔡瑁、张允、蒯良、黄忠等荆襄一地的人才加入朱隽麾下。

    朱隽以宛城为中心,开始布局,期间虽无大仗,但与黄巾军的小股摩擦却每日都在上演,双方互有胜负。

    刘备三兄弟在养了一个月的伤之后,便悄然离去,没有告诉任何人,当然,除了叶昭之外,也没人会关注此时还完全属于小虾米的三兄弟。

    叶昭这段时日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表现,虽然朱隽没有让他继续督运粮草,却也并未重用于他,大多数时间,叶昭不是窝在军营里读书,便是操演兵马。

    西鄂一战,叶昭部众损失惨重,越骑营几乎全军覆没,叶昭带来的梁国郡兵也所剩无几,朱隽并未给他再另派部队,这段时间除了练兵,还要负责重新招募兵马之事。

    因为有袁绍的引荐,叶昭请了秦喆帮他募兵,三月时间,才将五千部众招募满。

    炎炎夏日已经过去,天气渐渐冷下来。

    ……

    朔风如刀,一片雪花从空中飘落,落在叶昭的脸上化作一片冰凉。

    叶昭抬头看了看天空,才到十月,便已经下雪了吗?

    “修明在看什么?”迎面走来一员大将,顶盔贯甲,浓眉大眼,眉宇间透着几分军人的刚硬之气,乃南阳人黄忠,原是秦喆麾下大将,黄巾初起之时,立了不少功勋,之时因为秦喆丢了宛城被罢免,使得黄忠也被牵连,如今秦喆复起,黄忠也因此而被秦喆重新启用,如今担任校尉之职。

    他并非世家出身,而且也没有叶昭如今这般大的民生,而朱隽麾下无论是原本的将领还是后来被秦喆引荐来的一众将领,都算得上是世家出身,因此黄忠有些被排斥,融不进去。

    叶昭有意结交,是以黄忠跟叶昭走的较近,时长一起探讨兵法、武艺。

    “看天气。”叶昭看向黄忠笑道:“今岁的天气比之往年要寒冷不少,这骤然变冷,可不是件好事。”

    “谁说不是。”黄忠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坐倒叶昭身边道:“再过些时日,怕是会有不少将士会生冻疮,可惜,今岁要破黄巾,怕是不太可能了。”

    “这倒未必!”叶昭似乎想到什么,突然笑了,扭头看向黄忠道:“我却觉得,这正是破敌之际!”

    “哦?”黄忠闻言,诧异的看向叶昭:“修明此言怎讲?”

    “这天气寒冷,于我军自然不利,但于黄巾呢?”叶昭笑道:“南阳三十万黄巾,但府库中有多少军备,汉升当比我更清楚,我军将士至少还有御寒衣物,但城中黄巾军可没有这些,朱将军自来南阳以来,一直在修建防御,隔离宛城与其他诸地黄巾的联络,宛城黄巾虽众,却也因此,使得宛城人满为患,这天寒地冻的,那些精锐或许还有御寒之处,但寻常黄巾却没这个待遇,怕是会有不少人被冻死。”

    黄忠点了点头,莫说黄巾军,就算官军,聚集了这么多人,黄忠估计也会有被冻死的。

    他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等着叶昭的下文。

    “人呐,就怕比较,你说看着那些精锐各个活的滋润,能吃饱饭,又有御寒之物,而自己却只能凭着身体硬抗,无片瓦遮身,尤其是许多跟自己一样的人被冻死,这心里面会如何想?”叶昭笑道。

    “城中黄巾会内讧?”黄忠听出了叶昭的意思,问道。

    “肯定会。”叶昭点了点头:“朱将军等的也就是这一刻,你看他这数月来,不断将四周的黄巾军逼入宛城,看起来是助长了黄巾的声势,实际上却是为黄巾内乱种下了祸根,人不患寡而患不均,尤其是人越多的时候,在这种条件下就越容易生乱。”

    朱隽这一招,有些像叶昭当初在汝南的作为,但他做的比叶昭做的更细,毕竟朱隽有这个条件。

    “更何况如今这南阳城中,派系林立,有赵弘、韩忠、孙仲这些原本的部下,还有何仪、刘辟这些从汝南逃来的黄巾,刘辟与何仪之间还有矛盾,之前以张曼成的威望,还能压制住这些人,只是当这些人手下都开始不满的时候,这帮昔日独当一面的黄巾将领怕是不会泰安分,若能再派人暗中挑拨的话,那就更好了。”

    “今年天气冷的早,也是帮了我等一个大忙,天意不在彼呢!”叶昭笑道。

    “所以你才不急?”黄忠愕然的看着叶昭,这数月来,朱隽虽然每次议事都会叫叶昭,但从未给叶昭派任务,叶昭却也从不在意,也没争抢过什么,任由别人得了功劳,自己就是每天安心练兵。

    “急有何用?将军他要打磨我,我岂能不知?”叶昭无奈的摇了摇头,朱隽的心思,他大概能猜到一些,再说,身为主帅,也得照顾到所有人,所以这功劳大都被袁绍等人分去了。

    “我听说,你在长社时……”黄忠突然有些八卦的凑到叶昭身边,好奇的问道。

    叶昭当初拿刀子威胁皇甫嵩的事情,在军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甚至有不少将士就是因为这个,要来叶昭麾下。

    “形势所迫,总不能真让我带两千人去打二十万吧?”叶昭笑道。

    “哈~”黄忠摇了摇头,看着叶昭道:“我若是主帅,也会敲打你,若都如你这般跟上官要兵,那将军还有何威严统帅三军?皇甫将军没有杀你,已是开恩。”

    你道他不想吗?

    想起当时皇甫嵩的样子,叶昭也忍不住笑了,他敢肯定,当时若是有机会,皇甫嵩绝对会拿他祭刀。

    “那现在就是等吗?”黄忠笑过之后,询问道。

    “自然。”叶昭肯定的点了点头,看了看天空中飘飘扬扬下来的雪花道:“待这场大雪过了,就差不多了。”

    到时候,自己埋在城中的钉子,还有袁绍埋在城中的钉子,都可以挥作用了,有这么多钉子在,加上军心对上层的抵触,地域之间的相互看不顺眼种种矛盾加起来,足够让这宛城成为一处火药桶,随时可能引爆。

    “如此,我当早做准备。”黄忠站起身来,眼中闪烁着灼人的光芒,跟叶昭告辞一声,转身便走。

    话说他过来究竟是干什么的?

    叶昭看着黄忠离开的背影,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休息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动一动了,南阳之战,可以看作是这场黄巾之乱的终点,冀州那边,最近传来的也尽是捷报,张角的活动范围,逐渐被皇甫嵩压缩到广宗一带,若不出所料,战事也该终结了。

    这一场几乎蔓延整个大汉的农民起义,最终却没能支撑过一年便被扑灭,说到底,还是因为它并不纯粹,并不是民怨真正爆的农民起义,而是被人为操控的一场农民起义,从一开始,它的出现就是为失败做准备的,只是一场政治斗争延伸出来的斗争,那些起义领可悲却不可怜,真正可怜的,还是那些被卷入这场斗争的百姓。

    不过,就在朱隽在为这最后一仗做准备之际,一则来自北方的战报,却令整个天下哗然。

    中平元年冬,在刚刚步入十月之后,太平教领张角便病死在广宗城。

    张角为何会如此突然的死去,没人知道,但张角的死对这场殃及整个大汉的农民起义来说,却具有毁灭性的意义,冀州一带的黄巾在张角死后,斗志全无,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广宗城破,冀州黄巾被迅扑灭,只剩下一些残余被张角的几个亲信带着逃入了太行山中。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