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曾几何时,这是太平教徒为之献上一腔热血的信仰,然而,随着黄巾起义的壮大,这句话渐渐成了一个口号,失去了其神圣的意义。

    只是,当所有人都被逼上绝路,当生命的尊严遭到践踏之时,这句口号再度响彻在这荒芜雪地之时,那曾经的神圣感似乎重新为这句话点燃了神秘的力量。

    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热血激昂的战鼓和号角声,只是当这一句口号,从十万人嘴中喊出,从一开始的散乱,到最后的一致,声震九霄的时候,这一句话,足矣盖过世间万种声音。

    张曼成冲在最前方,现在的他,不再是一方渠帅,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太平教信徒,太平教败了,但他要用自己最后的血液和生命,捍卫它的尊严。

    无数人冲锋在张曼成身边,没有鼓舞士气的喊杀声,却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放箭!”朱儁让自己保持着冷静,下达了放箭的命令,心中却有一股难言的惊悚,明明敌人连最简单的梯子都没有,他却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咻咻咻~”

    箭簇犹如暴风雨一般一遍又一遍的掠过黄巾军的阵营,成片的黄巾军栽倒在地上,然而却没有想象中的退缩,这些往日里数百人便能驱赶的黄巾军,仿佛变了一副容貌一般,同伴的死亡,未能给他们带来任何恐惧和阻碍,如同一道洪流一般冲到城墙下面。

    礌石、滚木不断被将士们投下去,城墙脚下,很快摞起一层尸体,然而黄巾军却是不断地从后方涌至。

    张曼成死了,作为南阳黄巾军的首领,他在进入射程之后,便受到汉军的重点照顾,虽有亲卫奋不顾身的保护,但张曼成还是死在了冲锋的路上,身中数十箭而死,直到死后,张曼成依旧怒目圆睁,保持着冲锋的姿势立在原地,鲜血在他脚下冻结。

    朱儁不明白,为何这些黄巾军突然变得如此悍勇,只是这悍不畏死的气势,就已经超过了朝廷精锐。

    爬上女墙,朱儁朝着城下望去,突然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但见一名名黄巾军,踩着同伴的身体往上爬,如同蚂蚁一般,有的人已经死了,没了知觉,但活着的人,哪怕身上承受的重量已经超出自己所能承受,依旧咬牙坚持着。

    就在昨日还是一盘散沙的黄巾军,何时有了这般凝聚力!?

    朱儁不懂,袁术也不懂,曹操或许懂了,但此刻懂与不懂已经没了区别,黄巾军硬是用自己的血肉堆出了一道人梯,这个角度,除了滚木礌石,根本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杀敌,但城上的滚木礌石终究有限,当用完这些守城器械之后,将再难阻挡这些黄巾军上城。

    朱儁面色有些难看,箭雨虽然还在不断往城下投射,也在大片的射杀黄巾军,然而却并未起到本该有的震慑之力。

    “末将方悦,参见将军!”便在此时,方悦急匆匆的来到朱儁身边,躬身道。

    “方悦?”朱儁看着方悦,皱眉道:“叶昭所部何在?这等时候,为何不来参战?”

    “回将军!”方悦躬身道:“我家主公,在准备退路,命末将前来告知,若城不可守,可退往南门突围!”

    “退路?仗还未打完,胜负未分,为何要准备退路?你敢乱我军心!?”朱儁闻言大怒道。

    “末将不敢,只是主公命末将前来传令,听与不听,将军自行衡量!”方悦对着朱儁以及一旁众将一拱手,转身便走。

    朱儁黑着脸看着方悦离开的方向,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说话,任由方悦离开。

    “目无法纪!”袁术冷哼一声:“跟他那主子一般桀骜不驯。”

    朱儁摆了摆手道:“莫要分心,贼势汹涌,不可大意!”

    心中却没来由的想到叶昭的退路,真的要退吗?

    ‘吼~’

    第一个黄巾军终于冲上了女墙,冰冷的长矛刺穿了他的胸膛,然而黄巾军的眸子里,却闪烁着一股难言的凶残,硬生生顶着长矛往前走了三步,才无力的软倒在长矛上,到死,双手都死死地握着矛杆。

    不等官军费力的将长矛从黄巾军的尸体中拔出来,第二名黄巾军已经爬上来了,没有兵器,瞪着猩红的双目虎吼一声,扑在了官军的身上,张口一咬,在官军的惨叫声中,咬在他的喉结上面,而后用力一撕。

    “噗~”

    滚烫的热血溅了一脸,黄巾军脸上却露出兴奋的神色,在周围一众汉军惊恐的目光中,没有继续攻击,而是疯狂的咀嚼着嘴中的碎肉,仿佛那是世间最美的食物一般。

    “杀~”一名官军强忍着心中的不适,一刀将他的头颅给剁下来,第三名黄巾军却已经扑上来了。

    “嘎吱嘎吱~”

    又是一名官军倒地,那疯狂的咀嚼声听的人浑身发颤。

    “呕~”一名官军终于忍不住,扶着墙疯狂的呕吐起来。

    越来越多的黄巾军涌上了城头,整个城墙没有激烈的厮杀声,到处都是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

    “将军,这仗没法儿打了!”袁术双腿打颤的退到朱儁身边,生于豪门的他,很难理解人在饿疯的状态下是什么样的感受,他只知道,自己面对的已经不是一群正常的敌人,他们的首要目的不是杀敌,而是果腹,用敌人的鲜血来果腹,这地狱一般的场景,令袁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恐惧的滋味,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战争的残酷。

    连作为将领的袁术都是这种反应,更何况与黄巾军战斗在第一线的官军了,他们比袁术更直观,看着三五个黄巾军如同牲口一般围着一名官军将士疯狂的咀嚼,甚至任由刀枪加身,都仿佛没有知觉一般继续咀嚼,如果叶昭在这里,会把这些人当成古代版的丧尸。

    “呕~”一名官军突然扔掉了兵器,一边跑一边吐。

    有执法将士将其斩杀,然而更多的官军加入了逃跑的行列,朱儁命令执法队斩杀了数十名逃兵之后,终究无以为继,能够坚守在自己位置上的官军越来越少,大规模的溃败之势已成,朱儁双目通红的握紧了拳头。

    第一次,在大汉主力精锐部队出征一来,在正面战场上败给黄巾军的,这绝对是第一次,还是在占据城墙优势地利的情况下,这样耻辱的战绩,出现在号称大汉名将的自己身上,朱儁无法接手,然而眼前的一切,却无不在诉说着这个事实。

    “将军,撤吧!”曹操叹了口气,拉着朱儁不由分说便走。

    “不行!”朱儁颤抖着拔出了腰间长剑,不是怕的,而是一股莫名的耻辱感,让他无颜回去。

    城门被一些尚存理智的黄巾军打开,更多的黄巾军涌入城中。

    “将军,我等先撤,修明已然备好了退路,待我军重整旗鼓,再战不迟!”袁绍、黄忠上前,几乎是驾着疯狂挣扎的朱儁退入了城中。

    “什么味道?”刚刚下了城池,便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弥漫过来,袁术下意识的扭头四顾。

    众将也面色一变,这味道他们太熟悉了。

    “将军!”方悦不知何时到来,见到众人,连忙上前一礼道:“我主已然备好了退路,快随我来!”

    “叶昭呢?”朱儁此刻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悔不该听叶昭之言,他小看了在绝境之下,人性的可怕,对自身太过自信,有些羞于见叶昭。

    “正在前方,等候将军。”方悦拱手道。

    “待我前去!”朱儁深吸了一口气,让方悦带路,一行人迅速往城中退去。

    越往城中,那股刺鼻的味道便越浓,众人都非笨人,已经猜到了叶昭的退路,只是所有人都出奇的沉默。

    行了五百余步,终于见到叶昭一人立于太守府前,手持一枚火把,见众人过来,遥遥一礼道:“将军,还有诸位,且先出城!”

    “修明,你呢?”袁绍和曹操面色一变,看向叶昭道。

    “稍后便至,莫要挂心,昭很惜命!”叶昭咧嘴一笑,带着一股难言的豪迈。

    “多谢!”朱儁看着叶昭,知道叶昭要干什么,更知道他要做的事是一直以来叶昭最不想做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剩下两个字。

    叶昭微笑点头,示意众人先行。

    夕阳的余晖落在叶昭身上,仿佛为他渡了一层圣光,身后是狼狈逃窜的官军,在他眼前,越来越多的黄巾军出现在视线之中,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便是宛城粮仓。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哈哈哈哈~”宛城的夕阳下,叶昭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完成上空回荡。

    一点火光在短暂的闪烁之后,微微一缩,随即猛然膨胀,以粮仓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迅速蔓延向周围的建筑,疯狂扑至的黄巾军,如同扑火的飞蛾一般,被那突然暴起的火光迅速吞噬,依稀间,能够看到无数人影在火焰中飞奔的场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