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章 下马威
    蔡邕最近很烦。

    平流策之事虽然推出去发往各地,然而收效却不高,除了洛阳周边的地带政令还能通畅之外,偏远一些的地方,多有阳奉阴违之像,再好的政策,若不能执行,那也是废纸一张。

    不过这事并非真正让蔡邕头疼的,那是天子该操心的事情,他说服天子推广平流策,已经是尽了臣子的本分了,至于其他事,虽然也心急,但毕竟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真正让他头疼的,是跟卫家的婚事。

    天子已经答应了亲自主持这场婚事,无论对卫家还是对蔡邕来说,都是莫大的荣耀,只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卫仲道在洛阳城外被人杀了。

    若仅是如此,便也罢了,但真正让蔡邕心里发沉的,还是凶手。

    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伺候,卫觊曾来拜访过蔡邕,言语隐隐透露出对叶昭的怀疑。

    当初叶昭私入洛阳的事情,如今随着汝南大捷、南阳大捷等一连串大捷,就算有人提起,叶昭也有足够充分的理由证明自己当时不在洛阳,所以就算将此案提出来,也没人能以此事为难到叶昭。

    叶昭毕竟是蔡邕的得意弟子,蔡邕这心里面其实还是偏向叶昭多一些,尤其是此刻卫仲道死了,蔡卫两家的联姻自然也就无从说起了,但蔡邕心中却反而更不舒服。

    他知道叶昭跟卫家之间的恩怨,甚至那日廷尉跑来抓人,跟卫家也脱不开关系,叶昭怒急之下杀人,蔡邕不是不能理解,但女儿因此背上了克夫的名声,尤其是那卫家三子四处拿此事来说事,蔡邕怒,却无从发泄,同时也恼怒叶昭不考虑这些后果?

    因此,叶昭来洛阳的第二天便来拜见蔡邕,却第一次被蔡邕拒之门外,至于为什么,他相信叶昭自己心里面明白。

    “老爷,有客到了。”蔡安进来,对着蔡邕轻声道。

    “不见,谁来也不见。”蔡邕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今天这蔡安怎的如此不晓事?

    “老爷,不能不见啊……”蔡安吓了一跳,脸色有些发白道。

    “哈~”蔡邕有些气乐了,他如今虽然还未恢复官职,但虽不依仗名声欺人,然而在这洛阳,他若不想见人,谁人能逼他相见?

    “蔡公这几日为何如此火爆?”

    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让蔡邕吓了一跳,随后便是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蔡公,陛下来了,您也不见吗?”

    蔡邕连忙起身,正看到刘宏一身便服,身侧是同样便服的张让,此刻带着几分揶揄的笑意看着自己。

    “臣不知陛下莅临寒舍。”蔡邕正了正衣襟,朝着刘宏道。

    “爱卿免礼吧。”刘宏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坐在一旁的胡床上:“朕听说,昨日你那得意弟子前来拜访,被你拒之门外?”

    蔡邕点了点头,有些无奈道:“老臣最近正为卫家之事烦心,此事不想牵涉修明,是以……”

    “蔡公太过小心了。”刘宏摆了摆手道:“那卫仲道之死,乃是他福缘太薄,攀不上爱卿这门亲事,怎能怪令爱?如此也好,最近万年吵着想要学琴,便让昭姬来宫中教她,我看谁人还敢乱嚼舌根?”

    蔡邕微微苦笑,真正的原因,他不能说出来,毕竟当初刘宏问及平流策时,他也只是说叶昭遣人送来,这个时候更不可能去为卫家正名,当下转移话题道:“不知陛下来此是为……”

    “也非什么要事,朕听闻那叶昭有断案如神的美誉,算来今日乃是他第一日上任,朕听到些消息,这洛阳城中,有人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朕心中好奇,想去看看,也见见这位蔡公高徒,不知蔡公是否愿同往?”刘宏笑道。

    “老臣遵命!”蔡邕连忙让蔡安叫婢女给自己更衣,换了一身长袍,便随刘宏、张让一起,往洛阳县衙,他其实也好奇叶昭这断案之能究竟如何。

    一行三人,在一队宫中禁卫的保护下,离开了蔡府不久,便看到四人抬着一顶轿子从前方的道路上走过。

    若是寻常轿子,在这洛阳不鲜见,但说来也巧,这顶轿子,正是洛阳令也就是说叶昭的轿子,更让刘宏感兴趣的是,此刻四名抬轿的轿夫显然没安好心,正可劲儿的颠着轿子。

    叶昭此刻有些头晕,一大早洛阳县衙便派人来接他上任,还专门带来了轿子,虽然知道会有人对付自己,没想到这手段一大早就用上了,这一路被四名轿夫颠下来,饶是以叶昭的体质,都被颠的头晕眼花。

    “停~停~停!”行至半途,叶昭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将轿子叫停,有些狼狈的从官轿中出来。

    “使君,这时辰快到了,再不走,怕耽误了今日政事。”洛阳令门下贼曹王澍看着叶昭狼狈的样子,眼角带笑,恭敬地道。

    “诸位不能好好抬轿吗?”叶昭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王澍道。

    “使君不知,这是县衙里众位一片心意,这颠轿可是很有名的,颠的越厉害,代表我等对使君越尊重。”王澍笑看着叶昭道。

    “本官不坐行不行?”叶昭看着王澍道。

    “使君不坐,自然可以,我等乃使君麾下小吏,怎敢强迫使君,只是恐怕辜负了诸位同僚一番好意。”王澍叹口气道。

    “看来这轿子,本官还是非坐不可了?”叶昭笑看着王澍道:“本官倒是无所谓,只是怕这四位兄弟受不住。”

    “使君放心,这四位,是整个洛阳城里最有名的颠轿好手,吃的就是这碗饭,使君且放心坐上去,保管叫使君满意!”王澍笑道。

    “保管叫我满意?”叶昭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在四处逡巡,正看到街边有一堆建房所用的石块,一指那堆石块道:“这几枚石块,颇为特异。”

    “不过几块废料,使君,我们还是先走吧,大家都在等着呢。”王澍好笑道。

    “不,本官生平,最爱收集奇石,这几枚石块看似普通,实则荧光隐隐,实乃石中极品,有石中生玉之相,你等且将这些石块搬上轿子,带回县衙,本官当细细品鉴。”叶昭不由分说道。

    “可是……大家都在等候使君……”王澍面色有些发绿,搬上这些石块,莫说颠轿,怕是将轿子抬回县衙都不容易。

    “所以快搬呐,莫要让大家久候!”叶昭摆了摆手,仿佛发现良才美玉一般盯着那些石块。

    王澍见叶昭拿自己的话来反激自己,感觉嘴角发苦,但叶昭是上官,他敢捣蛋,但却不能真的去抗命,只得咬牙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搬!”

    四名轿夫苦着脸将几块大石搬上了轿子,叶昭微笑着重新坐定道:“走吧,颠起来,让本官好好享受一下这颠轿的乐趣。”

    四名轿夫吃力的将轿子抬起来,缓步向前,哪还有之前的气势,一个个心里哭爹叫娘,偏偏叶昭还在后面催促:“快,颠起来,若误了时辰,本官赏你们每人二十大板。”

    “喏~”四名轿夫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抬着轿子,使尽了力气抬着轿子缓缓走去。

    “这叶昭,还真有几分怪才!”叶昭走后,刘宏带着蔡邕和张让从巷子里走出来,看着那四名轿夫不堪重负的背影,忍不住笑道。

    “陛下,这洛阳令……修明入洛阳是否得罪了什么人?”蔡邕皱着眉头看向叶昭轿子远去的方向,看起来,叶昭整治了这几名恶吏,然而蔡邕却能想到,这背后若无人指使,一个贼曹哪有胆量跟叶昭这个主官为难?只是就算洛阳令再被人眼红,也不至于出如此手段来整治叶昭吧?

    “蔡公当真不知?”刘宏疑惑的看向蔡邕,他在深宫之中,尚且知道叶昭入洛阳之事,蔡邕身为叶昭的老师,竟然不知道叶昭在这洛阳已经有了不小的名头?这让刘宏有些惊讶。

    “臣实不知。”蔡邕摇了摇头,他这几天哪有功夫操这个闲心?

    “蔡公的弟子可不简单呢,第一天来洛阳,便将伯求先生气的愤然离席,听说昨日叶昭还送了份礼物过去,结果伯求先生直接吐血昏迷了,至今未醒过来。”一旁的张让闻言不禁笑道:“蔡翁这位高徒可是厉害的紧呢。”

    “老夫教徒无方,令陛下见笑了。”蔡邕闻言恍然,何颙什么性子,他再清楚不过,莫说叶昭的出身,哪怕他蔡邕也算望族,何颙都不怎么放在心上,何况是个后辈,虽然不知道叶昭究竟送了什么礼物,但能将何颙气成这样,恐怕不是什么好礼。

    “蔡公言重了。”刘宏摇头笑道:“我看此子颇有急智,朕对此子倒是越发好奇了起来,走,去县衙看看,断案如神的美誉,朕还真想知道是否所言属实?”

    “坊间传言,当不得真!”蔡邕连忙道。

    “只是去看看,蔡公不必担心,那叶昭若真有能力,岂能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朝廷要他何用?”刘宏笑道:“你我只去看看就是。”

    “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