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十三章 难题
    书已经开始刊印,质量跟叶昭前世的书籍自然没法比,但已经有了这个思想,剩下的难题只要慢慢克服就可以了,这第一批书,叶昭建议刘宏先暗中找一些行商来售卖,而且一开始最好不要在洛阳卖。

    洛阳这个地方太敏感,能人太多,一旦出现,遭到的反弹也是最大的,倒不如寻找一些偏僻的小县开始布局,一步步扩大,等着影响力一步步扩大到洛阳来。

    叶昭与刘宏最终选定的地方在荆州,一来地方偏远,二来荆州文风鼎盛,也是出人才的地方,若能在荆州打开局面,推广度也会快很多,若是选择太过落后的地方,就算把书摆在人面前免费相赠,也未必会有人愿意拿,古往今来,越是落后的地方,对知识和教育的重视程度也就越弱。

    只是一个月后,派去售卖书籍的行商便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再没了音讯,别说推广了,刊印这些书籍的钱都好像打了水漂一般。

    “叶卿,这是为何?”宽敞明亮的宫殿里,刘宏看着叶昭,神色有些焦躁。

    “回陛下,是臣小觑了这东西对旁人的危害!”叶昭沉声道,他派出去的可不是一支商旅,除了天子派出的行商,叶昭也派了一些,而且是化整为零,相互之间甚至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就算有人被收买,也不可能所有人一起被收买。

    一个多月,派去的所有行商音信全无,只有一个解释,有人看出了这东西的危害,暗中出手。

    而且出手之人在荆州的势力应该不小,否则不可能这么无声无息的便叫那些人尽数人间蒸,杀人容易,但杀的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说明整个荆州官面上都将这些事情给压下去了。

    “就这么算了?”刘宏叹息一声,他比叶昭更清楚自己对手的强大,身为皇帝,做的也是利在千秋的事情,却不敢大声张扬出来,反而假托宦官之手来推动,被人搞了还不能大张旗鼓的收拾,这让刘宏感觉很憋屈。

    “自然不能,陛下投入了这么多,甚至书局都已经建下,若就此放弃,前功尽弃不说,于陛下而言,更是莫大的损失。”叶昭想了想道:“此时,陛下需要的是一个足矣打开局面的地方,只要局面开启,那背后之人就算再神通广大,也难改大势。”

    “卿有何妙计?”刘宏看向叶昭。

    “妙计?”叶昭苦笑道:“无非换个地方重试,不过此次力度却要加大一些,最好能够确保当地太守是绝对忠诚于陛下,这样事情会好办许多,但荆州既然不行,颍川也不必再试,此二处文风鼎盛,然而士族力量却也过于庞大,臣建议在汉中试一试。”

    “汉中?”刘宏讶异道。

    “不错,汉中。”叶昭肯定的点了点头:“此处乃龙兴之地,当年高祖便兴于此处,大汉四百年国运下来,汉中也颇为繁华,学风虽不及荆襄、颍川之地,却也不差,民智早开,最重要的是,此处因地势之原因,相对封闭,陛下若能派遣一忠臣为太守,何愁不能打开局面?”

    刘宏突然眯眼看向叶昭,笑道:“叶卿如此说,可是有了合适人选?”

    “的确。”叶昭点了点头。

    “说说。”刘宏坐下来,微笑道。

    “扶风苏固。”叶昭说出一个让刘宏意外的名字。

    “苏固?”刘宏思量片刻,也不禁点了点头,苏固虽然出身世家,但家道中落,在扶风颇有人望,但对朝廷的忠心却是无需怀疑,只是为人有些刻板,不讨喜,能力……有,但算不上高,曾不止一人评价过,苏固之才,一郡太守足矣。

    但能力如何,刘宏其实并不在意,他真正欣赏的还是苏固的忠诚,这是个愿意不折不扣的将刘宏的每一道命令贯彻到极致的人,也因此,哪怕并不喜欢此人,还是将苏固从一个县令提拔到洛阳为官。

    “朕以为,卿会自荐。”刘宏看着叶昭,微笑道。

    “此事,臣做不了。”叶昭摇头笑道:“术业有专攻,臣善断案,也善谋划人心,然真的让臣去处理这些琐事,臣未必比得上一任太守,臣有自知之明,而且臣以为,在洛阳,臣能挥更大的作用。”

    “不错!”刘宏听得不禁开怀笑道:“不过卿也不必妄自菲薄,此前代梁国相时,梁国因卿而免遭匪患,卿之能,加上功绩,若为一地太守,未免屈才了些。”

    汉中太守,如果可以,叶昭是想自己要的,秦岭之畔,加上封闭的环境,十分适合休养生息,静观时变,然而至少这个时候,叶昭不能离开洛阳,他在布一盘棋,一盘足矣撬动世家根基的棋,但他又不想如商鞅那般现于人前,最终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最好的方法,就是借着如今汉室余威尚在,借汉室的势来推动此事,自己不必承担天下士人的怒火,将这反噬之力,转嫁到刘宏身上,而刘宏显然也吃尽了世家的苦头,对于这件事颇有兴趣。

    刘宏急于打破局面,而叶昭虽然是抱着不同的想法,但同样不希望世家垄断天下的局面继续下去,所以,叶昭必须随时知道刘宏的想法,商议如何进一步将影响扩大,所以这个时候,他不能走,至于谋身之地,日后只要时机成熟,叶昭自然会选择一处地方作为退路,如今天下还未大乱,汉室这面大旗还在撑着,过早立下谋身之地,并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把这些想法拿出来说,叶昭无疑是乱臣贼子的代表,但汉室将亡,叶昭既然已经知道了历史走向,早为自身谋划,也并无不妥。

    商议了一些具体细节,要想在汉中将这些事情推行开来,先得稳固的就是苏固这个太守的地位,至少别上任不久,就莫名其妙的病死什么的,所以苏固至少要掌握汉中兵权,才能掌握主动权,这个时间,叶昭保守估计,哪怕苏固立刻上任,也要到明年开春才能初步稳固,而后才是铺设的时机。

    第一次已经失败,这一次,无论是叶昭还是刘宏都不希望再次失败,所以苏固此番出任汉中太守的事情,刘宏和叶昭都十分重视,谋划的也更详尽,刘宏甚至将手边为数不多能保证忠诚的禁卫军分出一曲准备配给苏固作为亲卫,保护苏固安全。

    直到日头西斜,叶昭才告别了刘宏准备出宫。

    “坏人!”刚刚离开了宫殿,便看到刘薇一路欢快的朝这边走来。

    “公主,臣有名字。”叶昭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天真浪漫的少女,少女的情谊,自初七那晚之后,叶昭便已经能够明确的感受到,只是这份情谊,真不好承受呐!

    “你最近常常入宫,为何不来找我?”刘薇不在意的问道。

    为何要来找你?

    叶昭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躬身道:“臣最近有要事与陛下商议,所以来的多了些,至于看望公主,微臣虽有此心,然北宫之地,外臣不得擅入,臣不敢逾礼。”

    北宫通俗来讲,就是后/宫,住的都是天子的女人、儿女,甚至皇子成年后,都得搬出去,外臣擅入北宫,轻则闲言碎语,重的话很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虽然如今刘宏对叶昭比较看重,但如果叶昭没事往北宫跑,别说天心难测,是个男人都不会太放心,时间久了,心里没有其他想法才怪。

    “宫中好无聊,那万年灯,已经腻了,你有没有什么新东西?”刘薇一脸无聊的道。

    再好玩的东西,时间一长,肯定会腻,更何况说白了,万年灯也不过是纸灯,还有安全隐患,人们没见过人造出来能飞的物什,所以才会感兴趣,这股新鲜劲儿一过,自然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叶昭在城中的商铺都已经停止售卖万年灯了,其他商铺虽然有售卖,但却积攒了大量的存活,不说赔本,但要说借着叶昭这股东风赚了多少,那是不存在的。

    “臣中人之资,怕是要有负公主重托了。”叶昭苦笑道。

    “你都是中人之资的话,这天底下还有聪明人吗?”刘薇显然对叶昭的这个解释并不满意,嘟着嘴道。

    “公主,臣还有公务在身,不便在此久留,先告辞了。”叶昭不想在这里继续纠缠,更不想跟公主纠缠,眼下他还没考虑好要不要跟皇室攀上这门亲事,就算要,也不是现在。

    自己和刘薇的婚事,都不是简单的男欢女爱,这背后涉及到的东西很多,也是一项重要的政治资本,叶昭不想在这个时候将这项政治资本给浪费掉,所以他会偶尔来撩一下,但绝不会与刘薇走的太近。

    “好啊,本公主正要出宫一趟。”刘薇笑道。

    “这……陛下是否同意?”叶昭询问道。

    “我出宫,父皇从来不知道的。”刘薇有些得意的道。

    “是吗?”刘宏的声音冷不丁的从身后响起,将刘薇吓了一跳。

    “父皇~”刘薇有些做贼心虚的看着刘宏。

    “去吧,记得多带些护卫。”刘宏笑着看了叶昭一眼,点点头道。

    “臣告辞。”叶昭与刘宏对视一眼,默默地躬身一礼,带着一脸意外的刘薇朝宫外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