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十七章 袁绍的恨意
    袁隗回到府中的时候,已经快到午时了,管家迎上来,接过袁隗递来的裘袍。

    “老爷,饭食已经备好,是否现在用膳?”管家将裘袍挂起,看向袁隗道。

    “不忙,先将公路叫来。”袁隗摆了摆手,他哪有心情吃饭。

    “喏。”管家答应一声,随即看向袁隗道:“大公子也在府中,是否一并招来?”

    “本初回来了?”袁隗有些意外的看着管家,袁绍现在是司隶校尉,有自己的府邸,多半时间还得在何进麾下听调,平时是很少回来的。

    “听说是大将军给了三日假期,大公子无事,便回家来看看。”管家点头道。

    “那便一并叫来吧。”袁隗点了点头,袁绍虽是庶出,但为人稳重,性格也豪迈,懂得隐忍,颇得袁隗喜欢,否则袁绍以庶出的身份,怎可能坐到司隶校尉的职位?论职权,甚至比袁术的虎贲中郎将都要重一些。

    很快,袁绍昂首阔步进来,对着袁隗一礼,跪坐在袁隗左手处,袁术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不似平日里张扬,直到袁绍坐下出声招呼他,才别别扭扭的坐下来。

    看着袁术的样子,袁隗叹了口气,袁术是嫡出,才干也不差,不说有多优秀,但文武兼备,武能统兵杀敌,文也能治理地方,只是性格太过浮躁,冲动易怒,不得袁隗所喜。

    “叔父此番招我等来,可是为了公路与修明赌约之事?”袁绍看了看袁术的样子,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

    “修明?你叫的却是亲切!”袁术瞥了袁绍一眼,不屑的低声哼道,若非他此刻知道犯事,在袁隗面前硬气不起来,此刻定要好好奚落袁绍一番。

    “我与他确有些交情,这点你当知晓。”袁绍摇了摇头:“至于你与他之间的恩怨,与我无关。”

    “但现在他已经欺辱到我头上来,也与你无关?”袁术冷哼道。

    “够了!”袁隗一拍桌案,看着袁术就觉得一阵来气,见袁术此刻还胡搅蛮缠,一时来气,顺手抓起桌上的砚台照着袁术的脑门儿就砸过去。

    也幸亏袁术也算是练家子,身手敏捷,慌忙夺过,但飞洒的墨汁还是溅了一脸。

    “叔父……”袁术抹了把脸上的墨汁,不可思议的看着袁隗。

    “看你做的好事!”袁隗扔出砚台就有些后悔了,见袁术没事,心中松了口气,不过这怒火却又窜上来了:“是谁让你与那叶昭立下赌斗之局?还搞得满城皆知!?那叶昭虽是良家子出身,但他统军能力如何?你难道不知?你究竟是如何想的,竟要与他斗阵?”

    若是立下个能稳赢的赌约,也就罢了,哪怕有些赢面,袁隗都不会这般生气,然而袁术偏偏跟人家去斗统兵打仗!

    那可是从边疆杀到中原,多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说是名将也不为过的人物,别说袁术,这等级别的将领,袁家能请动的都不多。

    “我怎会去宣扬,定是那叶昭暗中推波助澜,才使得此事满城皆知。”袁术抹了两把脸,弄得脸上手上都是墨迹,看起来更脏了,一脸晦气的看着袁隗不忿道。

    至于赌约,难道要跟袁隗说是他一时怒急攻心,要跟叶昭单挑,然后觉得不对改口的吗?

    “如此大事?当日为何不与我说?”袁隗怒道。

    “本以为是小事……”袁术有些不甘的道:“原想只要我不认,过上几日,自然也就过去了,那叶昭也不敢跟我袁家纠缠,谁知此子如此可恶,竟将消息传开……”说到最后,见袁隗目光怒火更甚,声音不由得小了下去。

    “小事?”袁隗看着袁术,声音陡然拔高,冷笑道:“你也非第一日识得那叶昭,难道不知其奸猾?”

    一旁袁绍闻言疑惑道:“我观那叶昭并非奸猾之徒。”

    “我知本初与那叶昭交善,若无此事,老夫也乐见其成,此人破有才华,若能招入我袁氏,当为一臂助!”袁隗冷笑道:“当初叶昭在汝南时,明显已经看出我袁氏布署,却依旧破了刘辟、龚都两路,使我袁氏部署落空,之后将陈留功勋拱手相让,可看出其当初确实不敢与我袁氏为敌,但却一面交好于你,一面却与公路对峙,你可以说他是性情中人,然此人行事,谋定而后动,绝非随心之人,其示好于你,却对公路不假辞色,怕是要挑起我袁氏内部纷争。”

    “此番之事,原本算是一场误会,若他真心敬我袁氏,公路不愿应战,他本不该追究,如今却穷追猛打,此前我说此人与皇室走的近,怕是会与我袁氏不利,本欲打压一二,谁想此人竟借此机会,公然与我袁氏叫板,怕是背后,少不了陛下的授意!而且我敢肯定,最近本初疏远与他,定然已被他察觉,是以此番行事才会如此干脆。”袁隗冷笑道。

    袁隗混迹官场多年,叶昭此时的道行比他来说,显然还有些嫩,虽然未曾猜中叶昭全部心思,却也有个七八成。

    袁绍闻言面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若当真如此,此子心机之深沉,当真可怖!”

    “心机深沉?”袁隗摇了摇头,看着袁绍冷笑道:“心机再深,在老夫面前却也翻不起浪来,真正可怖的非其心机,而是此人野心,不过良家子出身,却从一开始便未对我袁氏有丝毫敬畏之心,无论是本初或是公路,在其眼中,不过是可用之人而已。”

    袁绍闻言,心中更是难受,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难言的愤怒,他原本已经将叶昭当成自己人了,哪怕族中欲打压叶昭,也曾想过待自己他日得势之后,要将此人倚为心腹,只是如今袁隗这么一分析,叶昭就变得有些面目可憎起来,一个利用自己博取高位的奸诈小人形象不知不觉中已经在袁绍心中替代了叶昭原本忠臣的形象。

    “此人……当杀!”袁绍虽然在袁隗面前表现的谦虚,但心中却也不是没有傲气,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算是聪明人,而如今他这个聪明人却被人当棋子一般利用,他不认为这是自己不够聪明,而是叶昭太过狡诈,辜负了自己的信任,也正是因此,让他对叶昭动了杀念。

    “杀?”袁术不屑道:“如何杀?他如今已经攀上了皇家,如何还会将我袁家放在眼里,有陛下庇佑他,你我又能耐他几何?”

    “皇家?”袁绍闻言冷哼一声,却没说话,有些话,哪怕当着自家人的面,也不能说出来。

    “如今不是说此事之时,陛下已经定下此事,并且要亲自见证这一仗,更重要的是,此番陛下还加了彩头,将从那叶昭与公路之间,选一人出任卫尉之职,此战谁能胜出,谁便是卫尉。”袁隗沉声道:“这一仗,已经不是公路颜面问题,关乎我袁家未来,若能得卫尉之职,便能手握军权。”

    “卫尉?”袁绍有些惊讶的看向袁隗,又看了看袁术,心中突然有些嫉妒,这可是位列九卿的职位,在朝中,仅在三公之下,而且还是手握兵权的实权官职。

    只是此刻,这卫尉显然与他无缘,只能在袁术和叶昭之间选出,无论是谁得了此位,袁绍都不愿意看到。

    只是当他看到袁隗的目光时,心中突然一颤,迅速冷静下来,拱手道:“如此说来,公路此战,非胜不可!”

    “本初与那叶昭有交情,你觉得此战胜算如何?”看到袁绍迅速冷静下来,袁隗满意的点了点头,嫉妒不可怕,可怕的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嫉妒而出昏招,至少袁绍这一刻的表现,让袁隗很满意。

    推袁术上卫尉,也是形势所迫,若是由他来决断的话,袁绍比袁术更适合这个位置,不过袁绍能这么快冷静下来,却让袁隗十分欣慰,做大事者,就得有这种时刻保持冷静的能力。

    袁绍深吸一口气,看了袁术一眼苦笑道:“非绍涨他人志气,叶昭用兵奇正相合,难以琢磨,若是双方实力相若,公路怕是机会不大。”

    这已经是相当客气的说法了,汝南、梁国不说,南阳之战,大家可是亲眼目睹的,无论是一开始的强渡淯水,还是宛城之中力挽狂澜,叶昭表现出来的带兵和对局势的掌控能力,别说兵力相若,就是把叶昭的兵力削上一半,袁术都未必能赢。

    袁术闻言,面色不大好看,却也没多说什么,这点他就算再不想承认,此刻也不能逞强。

    “可有破解之策?”袁隗笑问道。

    “只能使些手段了,无非削弱叶昭兵力,还有装备铠甲之上,由我袁家出资,尽量帮公路筹措到最好的装备,此外就是兵源本身上面,不过这一点,却需那屠夫帮忙。”袁绍思索道。

    屠夫,说的自然便是何进,虽然贵为大将军,但在私下里,世家大族对这位权倾朝野的大将军并不是太看得上眼。

    “此事我自会与何进说项,不过如何做,却是要仔细筹谋一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