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三十八章 败露
    傍晚,刘宏昏昏沉沉的醒来,在何后的服侍下穿好了衣襟,车撵有限的空间里,还弥漫着一丝淫靡的气息。

    申时到酉时之间,外面下了雪,不好判断。何后脸上还带着几分慵懒与满足的气息,颇为娴熟的帮刘宏收拾着衣物。

    刘宏突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此刻的何后,披了一件貂裘,推开了车撵的门。

    一股寒气夹杂着鹅毛般的大雪铺面打来,刘宏不禁打了个寒颤,一股极度虚弱的感觉涌上来,腰部隐隐有些打颤,他不明白自己白天为何会那般疯狂,只是此刻回味起个中滋味,心中不免一荡,自两年前太医诊断他气血两虚,必须好生静养之后,两年的时间里,他都没碰过女人,不是不想,而是很多时候,都是有心无力。

    今天,他终于再次找到做男人的感觉。

    或许,已经养好了吧。

    刘宏心情突然没来由的开朗起来,尽管此刻浑身虚,但今天能够重振男人雄风,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鼓励。

    若非他心中对何后始终有着隔阂,而且此刻感觉身体也确实不适合,他真的想再回去试试。

    陛下~杨谦见到刘宏出来,连忙上前,躬身问候。

    今日之事,不得与旁人说起。刘宏低头看了杨谦一眼,此人是何后的近侍,好像是何进送进宫来的,在宫里面已经待了快二十年了,刘宏还是比较放心的。

    陛下放心,只是杨谦犹豫的看着刘宏一眼,言语有些吞吐。

    只是什么?刘宏看向杨谦,皱眉道,天子出巡途中,当街停撵享乐,白日宣银,哪怕刘宏有过荒唐年少的时候,但这种事情若传出去,不知道那帮士子会如何编排于他,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只是看杨谦的样子,刘宏觉得有些不妙。

    北宫校尉曾来询问,靠近过车仗,这离得事情,卫尉那边怕是杨谦说到后来,见刘宏的面色逐渐凌厉起来,顿时弱了下去,到最后索性没了声音,不过意思显然已经表达清楚了,这事,任红昌知道,叶昭知道,想要瞒住,显然不可能。

    叶卿与北宫校尉,皆是忠臣,你只管封住你自己的嘴便好。刘宏瞥了杨谦一眼道。

    喏!杨谦连忙低头,不敢再说。

    不过话虽如此,若说刘宏心中一点芥蒂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算是他的丑事,只是叶昭对他作用大,而且他也相信叶昭可以顾全大局,是以将心中那股不快给压了下去。

    呜~

    纷扬的大雪中,前方突然传来苍凉的号角声,刘宏尚未反应过来,杨谦眼中露出一抹阴狠之色,伸手入怀,那里有一把精致的弩机,只是还未等他取出,便见四周的女兵突然行动起来,迅冲到这边。

    杨谦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便觉后领一紧,一名身高七尺,体型粗壮的女将直接将杨谦拎小鸡一般拎着后领拎起来,往后一甩。

    杨谦只觉身体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甩飞出去,哪还来得及去拿弩弓。

    嘭~

    并不沉重的身躯落在雪地里,溅起一蓬雪花,巨大的撞击力,差点让他背过气去,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尔等干什么?何后听到响动,从撵中走出,正看到杨谦被一名粗壮的女将扔飞出去,面色微变,厉声叱道。

    女将名为马南湘,是北宫校尉麾下,李淑香之外另一名军司马,虽是女子,却生的孔武有力,体型粗壮,便是军中男子,也少有这般体型,乃是女兵营特招入伍的,经过女兵营的训练之后,凭借恐怖的力量优势,在北宫校尉麾下女兵中,几乎无人能敌。

    常人很容易被她那孔武有力的样子骗了,认为这是个有勇无谋的女子,但实际上,马南湘不止力量不输男儿,而且心思缜密,同样有着女子的细心和谨慎以及女兵营中培养出来的敏锐洞察力。

    陛下,皇后,此人包藏祸心!马南湘没理会一时间说不上话来的杨谦,对着刘宏与何后躬身道。

    哦?刘宏挑了挑眉。

    一旁的何后却是不干,杨谦是他入宫时就跟在她身边的宦官,二十年来兢兢业业,已经可算是何后心腹,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北宫校尉的女将当着她的面将她的心腹这般虐待,何后感觉自己被轻视了,尤其是如今自己已经逐渐重新得到天子的宠幸,这股气,他更不愿忍下。

    大胆贱婢,胆敢无故伤本宫近侍,目中无人,来人,还不与我拿下!?何后厉声喝道。

    然而,周围的女兵却没人动,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刘宏,至于何后带来的宫女宦官,此刻早已被女兵驱逐出警戒范围,在这个范围内,只有刘宏刘辩以及何后受到保护。

    陛下~何后气的嘴唇颤,自己堂堂皇后,竟然支使不动几名贱婢?一脸哀怨的看向刘宏。

    皇后,陛下,救我!杨谦也缓过气来,翻身跪倒在地上,哀嚎道。

    够了!刘宏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道:马将军,杨谦毕竟是皇后近侍,你若给不出说法,休怪朕无情。

    喏!马南湘躬身一礼,随即转身对着两旁女兵道:将他的衣服给我扒掉!

    喏!杨谦面色大变,自有两名女兵上前,将他按住,任杨谦如何挣扎,却如何挣扎的开。

    撕拉~

    杨谦只觉身体一凉,身上的衣衫被两名女兵各自拽住一边衣领,粗暴的往两边一撕,便将那一层层衣襟撕开,只剩下一挑亵裤,白皙的足以让女人嫉妒的皮肤在寒风中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啪嗒~一架精致的弩机在众人的目光中随着裂开的衣薄跌出,落在地上,那冰冷的箭簇在暴风雪中,闪烁着令刘宏心冷的寒芒。

    刘宏突然想起,之前那杨谦是伸手入怀的,他想干什么?

    之前卫尉传来口讯,令末将注意此人。马南湘道:另外,校尉担心有奸人混入陛下身边,意图不轨,此前已然下令,一旦警号响起,除陛下皇后以及辩王子之外,其他人未经许可,一律不得靠近陛下十丈之内!

    刘宏看着杨谦,心中一阵冷,突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将此贼碎尸万段!他的声音里,除了愤怒之外,还带着一股化不开的恐惧,那些藏在暗中的敌人,触手已经伸到自己身边了?

    杨谦面色变得惨白,看着刘宏,突然出尖细的笑声:昏君,你末日至矣,今日这牧野便是你葬身之地!

    杀!马南湘满是横肉的脸上不带丝毫感情的道。

    噗噗噗~同时有五把利剑同时刺入杨谦的身体。

    女兵不以力量见长,平日里训练的就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里攻击敌人最致命的要害,这五剑是叶昭的训练内容中一项特殊的内容,每一处都不会致命,然而每一处却都是最痛苦的地方,刺入之后,敌人不会死亡,而是会活活疼死,是一种残酷的攻击阵法,一般是在用来对付穷凶极恶罪大恶极的俘虏时使用。

    刘宏要碎尸万段,此刻根本做不到,所以女兵们选择了用最残忍的方法将之击杀。

    啊~杨谦原本歇斯底里的表情,竹笺变得狰狞扭曲起来,那尖锐的惨叫声直欲刺破苍穹。

    噗嗤~

    浑浊黄的液体沾湿了亵裤,一股黄水掺杂着不明的固体顺着亵裤的缝隙不断往外涌,杨谦的双目如同死鱼眼一般望着天空,虽然胸膛还在剧烈起伏,然而双目却已经失去了焦距,嘴唇如同上岸的鱼儿一般奋力的张合着,身体在五把剑的固定下,不断地抽搐着。

    哧溜~

    五把锋利的宝剑缓缓地自杨谦的身体里抽出,已经失去意识的杨谦,身体却在剧烈的痛楚下,本能的疯狂抽搐起来。

    刘宏何后以及随后在女兵的护卫下赶来的刘辩看着眼前这一幕,都感觉心脏仿佛被人捏住了一般,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叶昭训练出来的这支女兵的恐怖之处,杀人干净利落,手段恐怖残忍,哪怕不知道个中缘由,但杨谦那死亡过程,哪怕是也曾杀过人的刘宏,都感觉有些心寒。

    原本盛怒之极的刘宏,看着默默收回宝剑的五名女兵,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一股安心的感觉,狠狠地呼了口气,刘宏才道:叶卿不愧当世名将,竟将这群女子训练的如此精锐,不逊男儿。

    咚咚咚~

    远处,激昂的战鼓声由慢变快,带着一股令人血脉的奇特力量,向这苍茫的雪幕扩散开去。

    北宫校尉任红昌,参见陛下!一骑快马飞奔而来,任红昌飞奔而至,快到刘宏身前时,才一勒战马,翻身而下,快步来到刘宏身前,躬身参拜。

    究竟生了何事?叶卿呢?刘宏皱眉道。

    回陛下,冀州刺史王芬反了,此刻纠集大军意欲围杀我军,卫尉正在组织兵马御敌,命末将前来,护卫陛下周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