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十七章 新军
    酒楼的厢房里,看着曹操的笑脸,叶昭摇头失笑道:“就知你这饭不好吃,说吧,何事,若能帮得上忙,定当尽力。”

    曹操苦笑道:“陛下自回京之后,疑心日重,操也是逼不得已,才来找修明帮忙。”

    “究竟何事?你我之间,不必如此遮掩吧?”叶昭端起酒觞,目光在醉仙楼中逡巡,昔日天天爆满的醉仙楼,似乎也受到影响,变得清冷了许多,虽然人还是不少,但却没了往日那份热络。

    “修明可知陛下欲立新军之事?”曹操看着叶昭,询问道。

    “孟德消息倒是灵通。”叶昭目光落在舞池中央,正在舞剑的羞花身上,摇头道:“此事我只能尽力帮孟德说项,至于成与不成,昭不能保证。”

    刘宏之前给他的书信中,曾询问过叶昭的意见,这新军该如何择人,又该如何分配,刘宏在大方向上已经有了筹谋,只是究竟由何人来担任新军统帅,还没有决定。

    叶昭如今身兼卫尉、司隶校尉两职,洛阳皇宫加上司隶、三辅一带的兵事都受他节制,兵权已经不少,新军统帅,肯定轮不到叶昭头上,刘宏就算再相信他,经历了何进之事,他也不可能把所有军权集于一人身上。

    而且经过冀州谋刺一事,刘宏的猜忌之心颇重,叶昭此时刚刚回京,若是就插手新军之事,那就是自己不知进退了。

    “修明愿意相助便好,操也已经活动了一些,修明也无需多做,若陛下问起时,修明帮操说上两句便是。”曹操笑道。

    虽然曹嵩的太尉有些暴发户的嫌疑,但这么多年积攒下来,在洛阳还是有些人脉的。

    “此事就算你不说,陛下问起时,我还会扯你后腿不成?”叶昭瞪了曹操一眼,不爽道。

    “就知道修明义气,时候不早,操先告辞了。”曹操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对着叶昭拱手一礼,不等叶昭还礼,便匆匆而去。

    这曹操……叶昭摇了摇头,真难想象眼前这风风火火的曹操会是历史上那个胸怀宇内的乱世枭雄。

    “奴婢羞花,参见主公。”又坐了半晌,叶昭正要离开,表演完毕的羞花上楼来,名义上自然是给叶昭敬酒,虽然也有不少人邀请了羞花来陪酒,但眼看是四海阁这边相邀,知趣的没了声息。

    这醉仙楼四美虽好,但这四海阁可不是一般人能坐的,若无足够身份,给再多钱常人也进不来。

    “你怎知我在此?”叶昭诧异的看向羞花,不解道。

    “四海阁是以主公名义包下的,之前老鸨来传,奴婢自然知道。”羞花躬身道。

    “我的名义?”叶昭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看向羞花不可思议道:“也就是说……曹操并未付钱?”

    “既是主公前来,怎能收钱?”羞花摇了摇头,不解的看向叶昭。

    “贱人!”叶昭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挥手道:“算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且去吧。”

    “喏!”羞花躬身一礼,乖巧的退出了厢房。

    叶昭也没心思继续待在这里,起身往外走去,这洛阳城如今被刘宏杀的风声鹤唳,他此番回京,也算是风云人物,一言一行都受人关注,实在不适合在外面乱晃。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叶昭都待在卫尉府中,袁绍虽然被免了司隶校尉的官职,但府宅却并未收回,叶昭在府中疏离这段时间洛阳发生的事情。

    除了刘宏回京之后大开杀戒之外,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刘宏对洛阳人士进行了一系列调换,包括洛阳令、河/南尹、虎贲中郎将等重要职位的人员调换,这一次刘宏携怒而来,一回来就是几万颗人头落地,还有不少人被下了狱,令洛阳人心惶惶,纵使对刘宏的调动心有不满,也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去触刘宏的眉头,让刘宏大刀阔斧的将洛阳给梳理了一遍。

    兵权方面,刘宏将南北两宫校尉从卫尉府下分离出来,与虎贲中郎将合兵,又产生了一系列人员调换,叶昭如今与内宫完全隔离开来,刘宏显然要将这皇宫的兵权握在自己手中,同时何进的兵权也在这段时间受到不少削减。

    叶昭心里默算了一番,刘宏这一番调动,看似并未对付何进,但虎贲中郎将加上南北两宫校尉的兵马加在一起,有近五千人,加上叶昭统领的旅贲三卫以及公车令和司隶校尉部,加起来有一万六千人马,而且无论叶昭的旅贲三卫还是虎贲中郎将所部,都是负责洛阳城内防务,何进虽然军权依旧庞大,但北军五校、羽林军以及城门屯军,都驻扎于城外。

    如此一来,何进兵马虽众,但都在城外,整个洛阳城内,尤其是在叶昭率军回归之后,刘宏对城内的军队控制力达到空前鼎盛的状态,这个时候,就算何进有什么不好的心思,刘宏随时可以将何进在第一时间控制起来,城外兵马虽众,但也不敢贸然攻城,这样一来,何进对朝政的影响力无形间被削弱了许多。

    这一手玩儿的十分高明,几乎是借着暴怒的情绪,不动声色的将何进在洛阳城内的兵权彻底抽走。

    无论是叶昭还是虎贲中郎将乃至南北两宫,都是刘宏的心腹,何进哪怕手握大将军兵符,也根本调动不了这些人马。

    坐在舒适的胡床上,叶昭合上竹笺,闭上眼睛,皱眉道:“太急了些。”

    一旁的戏志才抿了口酒,没有说话,黄劭和邱迟却是看向叶昭:“主公此言何意?”

    “陛下这番举动,不能说错,反而十分高明,至少在眼下,没有任何问题,何进如今在这洛阳城中,已经是砧板上的肉,只要徐徐将其身边的爪牙一一除去,何进空有大将军之位,却无大将军之权,再等上几年,无论陛下要废除大将军之位还是要杀何进,都在一念之间,只是……陛下要立新军之事,如今在洛阳城已经是人人皆知,城中兵马已经分配完毕,短时间内,不可能有任何调动,这要立新军,定是从北军五校、羽林军以及城门屯军之处入手,这定然会令何进不安。”叶昭轻扣着桌面,看着邱迟和黄劭道:“你二人各自回去,安排军务同时,密切注意大将军府动向,我想陛下这两日应该会尽快召见于我。”

    “喏!”黄劭与邱迟起身,答应一声,各自离去,房间里,只剩下叶昭和戏志才两人。

    叶昭皱眉想着心事,戏志才却是默默地喝着酒,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寂静。

    “董卓自领凉州牧之事,先生当知晓。”良久,叶昭打破了沉默,抬头看向戏志才对他来说,洛阳这些权利倾轧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今整个天下的局势。

    董卓这次拒绝朝廷招入洛阳的诏书,自领凉州牧,对朝廷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有了这个带头者,日后恐怕会不断有人效仿,朝廷对各州郡的掌控力将会不断缩减。

    “卑职却有耳闻。”戏志才默默地点了点头,看向叶昭道:“主公有何打算?”

    叶昭抬头,看向戏志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此番出巡,我曾问过太医,陛下的身子原本若精心调养,或可再支撑五六年,但因为一些原因,怕是最多只有一年寿数。”

    刘宏先是在杨谦的怂恿下,被施了猛药,令本就没养起来的元气再次耗空,之后又在冰天雪地之中,接连奔波,更受了惊吓,回到洛阳后也没有好好休息,紧跟着便是杀戮以及一些权利调动,最后直接将自己给累倒。

    虽然叶昭没有再去询问太医,但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刘宏的身体怕是很难再养起来了,所以叶昭判断,刘宏的时日怕是不多了,一年都是很乐观的推测了。

    戏志才闻言抬头,看向叶昭,沉声道:“若是如此,主公当早谋立身之本!”

    “洛阳不可为?”叶昭眼中闪过一抹不甘,以他如今的地位以及在洛阳的军权,一旦刘宏驾崩,他未必不能趁势而起,奉天子而令诸侯,而戏志才的意思却是让叶昭早早找寻退路,这让叶昭不甘心,若是能成功,他或许可以早早结束乱世。

    “主公如今看似位高权重,但洛阳兵马几何?若真的天下大乱,以主公之身,恐会令天下诸侯共讨,而主公手中兵力,可有把握对付天下兵马?”戏志才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叶昭淡然道。

    简单来说,就是一来叶昭身份根本不足以辅佐新帝治理天下,若是强行坐在那个位子上,只会令天下诸侯有了讨伐他的口舌,而另一面,叶昭除了洛阳兵权之外,根本没有后援,一旦天下诸侯群起讨之,只凭司隶之地的人马,不但要面临朝中暗藏祸心的群臣,还得面对天下诸侯,就算将洛阳所有兵力都归给叶昭,叶昭也的确能征善战,但只凭司隶一地,争得过天下诸侯?

    叶昭闻言,默默地闭上眼睛,戏志才也不再多言,继续默默喝酒,房间里,再次沉默下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