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五十三章 百官联名
    他是谁,袁隗没说,袁绍也没问,但两人心中,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此刻却是相视无言,袁隗看了看桌案之上的书册,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

    自汉中书局之事以来,袁隗就一直担忧天子会再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所以当初做的极为狠烈,天子在汉中的布局,被连根拔起,甚至汉中之地,在新任太守满宠抵达之前,都处于一片混乱状态,然而这一次,袁隗感觉这形势有些控制不住了。

    “准备一下!”沉默半晌之后,袁隗直接将书册扔进了房间的火盆里面,抬头看向袁绍道:“召集朝中重臣,明日一早,嘉德殿联名请命,废除此物,令全国各州郡配合,凡擅自贩卖此物者,重惩!”

    “陛下……会答应吗?”袁绍迟疑的看向袁隗。

    “他必须答应!”袁隗身上散发着一股袁绍从未见过的危险气息,平淡的声音里,透着一股难言的威慑力。

    “绍这便去做。”袁绍躬身一礼,退出书房,原本紧张的情绪,也平静了许多。

    自叶昭与刘薇大婚之后,叶昭见刘宏的次数多了起来,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刘宏的身体元气在不断耗损,整个人也越见虚弱,甚至太医都不敢拿太补的药物给刘宏去用。

    原本的早朝,也从一开始的三日一朝到如今七日都未必能够上朝,上一次上朝是三日前,这几天刘宏几乎都是躺在病榻之上,原本并不准备上朝,但一大早,便被匆匆而来的张让等人叫醒。

    “陛下,不好了~”张让轻轻地将刘宏推醒,低声疾呼道。

    “何事惊慌?”刘宏皱了皱眉,看着张让不悦道。

    “回陛下,大将军、袁隗、王允、皇甫嵩等人率领满朝文武在嘉德殿卿陛下上朝!”张让道。

    “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刘宏想了想,虽说最近天下偶有叛乱,但大都是一些小乱,根本用不到朝廷过问,各州州牧、太守便能自行解决,这百官联名让他上殿,自自己登基以来,也没发生过几次,自黄巾之乱以后,刘宏渐渐勤于政务,就更没有发生过了。

    “未曾听闻。”张让摇了摇头。

    刘宏闻言皱眉,免礼站起身来道:“为朕更衣。”

    “陛下,您的身体~”一旁照看他的董太后皱眉道。

    “母后无需担心,朕的身体,自己清楚,这大汉不能乱!”刘宏摇了摇头,命宫女帮自己穿好衣物,坐上了御辇带着张让一同往南宫而去。

    一个时辰后,嘉德殿上,刘宏咳嗽了几声,看着齐聚在此的满朝文武,微微皱眉道:“怎不见叶卿?”

    叶昭如今身兼三职,整个洛阳军政大权在握,一般重大的事情都会出席,但今日,满朝文武皆至,却唯独不见叶昭,这让刘宏觉得有些不妥。

    “臣等来的仓促,并未相邀驸马都尉!”袁隗对着王允示意一眼,王允上前一步,躬身道:“而且今日之事,臣以为与驸马都尉也并无太多干系。”

    以驸马都尉来称叶昭,也等于是变相的否决叶昭其他官职的意思,只是一个攀附皇家的幸运儿,有何资格参与这天下大事?

    刘宏听得目光一凝,却没有发作,一边暗中示意张让派人前去通知叶昭,一边询问道:“那不知诸位公卿有何要事与朕说?”

    有博士祭酒郑泰上前一步,对着刘宏躬身道:“陛下,近日坊间出现不少人以圣贤之书贩卖给百姓,以牟取暴利之商贩,据臣所查,这些人以圣贤之书做成拓板,用一种廉价纸质为媒,大批量拓印书籍流入民间,百姓对此趋之若鹜。”

    终于开始了么?

    刘宏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冷笑,此事他听叶昭之策,将印刷术的技术暗中流入民间,不再插手,任其自发酝酿,没想到到今日才爆发出来。

    “这是好事啊?”刘宏不解的看向朝臣笑道:“若天下百姓都能读书,十年、二十年后,会有更多贤才,我大汉何愁不兴?”

    “陛下此言差矣。”袁隗上前一步,躬身道:“这些印书商贩为取暴利,而擅自改动圣贤书籍,其中错漏百出,根本就是玷污圣贤之言,另外陛下可曾想过,这天下人都去读书,那还有何人来耕作,若这天下人都为仕,朝廷又去何处收取税赋?”

    “这……”刘宏闻言,一时语塞,目光不由朝着满朝公卿看去,突然悲哀的发现,放眼看去,竟无一人可在这个时候站出来为自己辩护,堂堂天子,此刻却倒真成了孤家寡人。

    “太傅此言差矣!”就在此时,一声朗笑从殿外响起,紧跟着隐隐传来兵器碰撞之声,群臣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去,却见门外事先被安排好的甲士被几名士兵粗暴的推开,一名羽林军用剑指着叶昭,叶昭却仿若未见,大步向前,逼得那羽林军将领不断后退,被门槛一拌,跌坐在地上。

    “叶昭?”何进眉头一挑,看向叶昭森然道:“你未得陛下传唤,擅自闯宫,欲造反耶!?”

    “大将军何来此言?臣只是听闻有人率兵闯宫,兵围嘉德殿,恐陛下有失,是以率兵来救,何来闯宫之说?”叶昭淡然道。

    “如今正在朝议,驸马都尉按剑来见,恐有不妥吧?”王允阴测测的看着叶昭,冷声道。

    叶昭将腰间宝剑一解,随手向殿外一丢,自有亲卫上前接剑,叶昭朝着王允摊了摊手笑道:“子师所言不错,昭携剑入殿,虽是情急所为,确实有失礼数,甘愿接受责罚,然诸位联名逼宫,明知陛下身体有恙,却还因小事逼迫陛下上朝,又是何意?”

    郑泰皱眉道:“我等商议的是国家大事,与驸马都尉无关。”

    “驸马都尉?”叶昭笑了:“本官不得不提醒一下博士祭酒,除了驸马都尉,本官还是卫尉,位列九卿,身兼司隶校尉、河/南尹之职,若本官都无资格上朝参政,尔一小小博士祭酒,有何资格立于此处,与满朝贤德之士议事?”

    “你……”郑泰大怒,指着叶昭便要大骂。

    “放肆!”叶昭一把抓住郑泰的受,冷然道:“朝堂之上,尊卑有序,我乃当朝卫尉,位尊九卿,陛下钦封亭侯,而不过一博士祭酒,无爵位在身,位更在九卿之下,却当堂无故辱骂九卿,目无礼法,更视陛下如无物,还敢颜在此如那恶犬一般犬吠,来人,给我拖下去!”

    叶昭说着,手臂猛然发力,郑泰不过一书生,虽然懂些拳脚,如何能跟叶昭这种身经百战的将领相比,只觉胳膊伊藤,眼前一花,整个人腾云驾雾般被叶昭一把丢出了殿外,自有叶昭带来的卫士将其按倒在地,不顾其挣扎怒骂,将他拖出了皇宫。

    “陛下!”叶昭来到殿前,躬身道:“臣以为,羽林军本该护卫陛下安全,此刻却助纣为虐,成为他人手中爪牙,阻碍圣听,该当重新整顿一番。”

    何进眼皮一跳,连忙上前道:“陛下息怒,羽林军只是戍卫皇宫,保护陛下安全,绝无不敬之意,望陛下莫要听信小人谗言。”

    羽林军,只有一部分在洛阳,也是何进此刻在洛阳城中唯一能够调动的兵马,如果连羽林军都被别人接管了,那他这个大将军在这洛阳城中,可就真成了砧板之上的肉了。

    “好了,朕正要着人去通传叶卿,叶卿来的正好,便一起议政吧。”刘宏显然也不想将何进逼得太紧,适时道,脸上的笑意却是掩饰不住,叶昭一上来,就将百官之前形成的气势给压了下去,让刘宏得以喘息。

    “喏!”叶昭躬身一礼,退回班列,站到何进身侧。

    袁隗虽然不想跟叶昭交锋,但此刻若不将叶昭的气势压下,今日想要逼刘宏下禁书令就成了空谈,当下微笑道:“之前卫尉说老夫所言有差,不知卫尉有何高见?”

    “太傅乃天下名士,昭不过后学末进,怎敢言高见,只是太傅方才所言,天下万民读书,将无人耕作,昭以为未免有些危言耸听。”叶昭微笑着对着袁隗一礼。

    “哦?”袁隗看着叶昭道:“愿闻其详。”

    “诸位皆是饱学之士,然有几人不知农耕?”叶昭看向群臣,淡然道。

    这可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年代,虽然没有劳逸结合的观点,但在行动上,却也有类似的,大多名士都会做些耕作之事,多少而已。

    “再说,升斗小民,为生计奔波忙碌,若只一心读书,荒废耕作,他们如何维持生计?”叶昭笑道:“对他们而言,生计才是主要,读书不过陶冶情操,让其知礼法而已,太傅这般说法,未免有些极端,试想数百年前,我辈先祖也是寒门、布衣之时,也不曾见因为读书而饿死。”

    “卫尉之言,也不无道理。”刘宏咳嗽了两声,微笑着看向群臣道。

    袁隗看了看叶昭,卫尉皱眉,一旁的王允却是上前一步道:“就算卫尉所言无虚,然这些商贩为牟暴利,令书中错漏百出,曲解圣贤之言,玷污圣贤之书,又作何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