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五十四章 朝堂之辩
    别说这个时代,哪怕在往后推几百上千年,曲解圣贤之意在儒家那都是大罪,这个问题听起来不大,但如果细究起来可不容小觑。

    “何谓曲解?”叶昭不答反问,扭头看向王允道:“在场诸位,都是博学之士,然又有何人可以告知于昭,圣贤之意究竟以何为准?”

    王允闻言有些接不上来,别说他,号称大儒的蔡邕、郑玄、卢植恐怕都不敢说话自己所言便是圣贤之意。

    “但我等饱读之士,总不见得比那升斗小民都不如吧?”王允冷哼道。

    “子师竟欲与升斗小民来比学问,这等志向,昭不及也。”叶昭看着王允,哂笑道。

    袁隗扭头,看向叶昭道:“子师却有错漏,然道理也的确如此,若让升斗小民妄自揣度圣贤之意,难免错漏曲解,若这般传下去,岂非贻笑大方?”

    “太傅所言又差矣!”叶昭笑道:“如此说法,才是真正曲解先贤之意。”

    “哦?”袁隗气乐了,摇头笑道:“那卫尉但言之,老夫洗耳恭听。”

    “不敢!”叶昭对着袁隗一礼道:“试问先贤为何著书?”

    “自是为教化世人,然这教化也并非一并盲教。”袁隗沉声道。

    “昭不敢苟同,昭以为,先贤著书,并非教化,而是为我等后世人开路。”叶昭笑道:“这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就拿这论语一书而言,其实说到底,不过是先贤于人生感悟,易懂难惊,若以求学之心学之,恐我等任何人学之一生都未必能到达先圣之高度,究其原因,其实也十分浅显,因为那是先圣之路,而非我等之路,时代不同,天下不同,局势不同,所以我等看待人生,看待这天地也不同。”

    “似你这般说,那先圣之学,根本无用了?”太史令李昶皱眉道。

    “自然不是无用,先圣之学,可以让我等能更快地看到这个世界,少走许多弯路,就如我之前所言,先生之学,非在教化,而在为我等后世人铺路。”叶昭一转身,看向刘宏道:“然这学海何其浩瀚,天地宇宙,又有多少先圣也无法解说之事,若一味追寻先贤所立学说,于我辈而言,也不过再走一次先圣之路,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够达到先圣之境界,更遑论创新?”

    “是以昭以为,这般百姓如何理解先圣之学,大可不必如此劳师动众,正因为他们没有如在座诸位一般受过这代代相传的学问,思维被封固在这一代代先辈所固化的圈子里,所以他们反而更容易走出新的道路,是以,臣以为,这书籍被推广,虽会衍生出一大批糟粕,但也定然会有能够经得起岁月考验的精华在其中,大浪淘沙,能够留下来的,定然是金子,朝廷只需善加引导,而非遏制其生长。”

    “修明所言甚是!”卢植叹了口气,站出来笑道:“老夫钻研经学一生,世人皆尊老夫为儒家大师,然而越是精研,便越能感觉先圣之学与我朝,与当下之世态颇有出入,一直以来,老夫都以为是自身学而未精,今日修明一番话却令老夫豁然开朗,并非先生之学不对,也非老夫所悟有差,实乃时势不同尔,以数百年前之学说却要治理当今之世,然数百年前与当今时势相差何其远也,岂可一概而论。”

    说完,卢植对着刘宏抱拳道:“陛下,臣以为修明所言却有道理,民间书籍流通,朝廷该疏导而非一味镇压。”

    “臣亦附议!”议郎马日出列,对着刘宏拱手笑道:“原以为卫尉虽为蔡翁所重,才学高深,不过是他人奉承之言,今日才知,卫尉在这学问上,有着我等所未有之眼光、格局!”

    袁隗和王允等人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卢植便也罢了,他与蔡邕交厚,更是帝党,为叶昭说话也不难理解,但马日的站队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马日乃大儒马融族子,虽非大儒,然而在士林中的声望可不低,一生醉心学术,很少参与朝政之事,同时在他身后,还有一大批清流,这些人于政事无所建树,典型的清谈之士,但却在很多时候掌握着舆论,于士人中的影响力颇高,若是让这帮书呆子今天支持了叶昭,日后就算这些人反应过来,大势已成的情况下,他们也无力再扭改局面了。

    王允有些不忿的站出来道:“若按卫尉的说法,岂非贩夫走卒也能与我等一辩?我等尊严又何在?”

    “此言实乃笑话。”叶昭冷笑道:“只因为怕别人超越尔等,便要将之镇压,何等荒谬,子师之言,与那先秦焚书坑儒之举又有何区别?若真如子师所言,岂非令时光倒流,历史重演?子师又欲置这满朝高德,置陛下于何地,若真如子师所言去做,岂非令陛下还有这满朝公卿担上那阻碍时代进步的恶名,千百年后,我等后人将以我等这先祖为耻,子师他日九泉之下,又如何面对后世子孙?”

    从来只听说九泉之下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这如何面对后世子孙的说法,还是第一次听闻,然而似乎还颇有道理。

    王允一时无言以对,只能无奈退回班列。

    “我辈学者,能聚在此处议政,便证明我等便是这天下最优秀之人,何惧旁人超越?”叶昭向刘宏一礼,躬身道:“是以,臣以为,此次百官联名,实数不必,与其担心这些书籍流通会造成百姓动荡,不如好好思考该如何疏导方为正道。”

    “叶卿所言甚善。”刘宏点头道:“朕不愿再做那焚书坑儒之事,留的千古骂名,不知诸卿以为如何?”

    袁隗看了一眼已经明显站在刘宏这边的清流,无奈的叹了口气,扭头对何进使了个眼色。

    何进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上前一步道:“陛下,只是百姓不知收敛,这一旦有了学问,却不知压制,久必生害,臣一介武夫,不懂什么大道理,但近日来,各州郡频频传来有小股贼寇作乱之事,若常此以往,不加镇压,臣担心我大汉天下,将再生动荡。”

    刘宏胸口一窒,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叶昭皱眉看向何进、袁隗等人,如果说之前还算是讲道理的话,那现在,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小股贼寇之言根本是子虚乌有,叶昭统领京中兵马,自然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若真出现这种情况,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张了张嘴,叶昭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这一次的动作,是真的刺激到士人的底线了,若真将他们惹怒,恐怕何进所说的这些事情,立刻会在全国各州郡上演,而且会愈演愈烈。

    “陛下~”张让担忧的帮刘宏拍着脊背,帮他顺气,然而收效甚微,刘宏的咳嗽声越来越大,叶昭隐隐看到刘宏的指缝间,隐有殷红之色溢出。

    当即上前一步,躬身道:“陛下身体欠安,不如将此事押后,陛下先回宫歇息,待身体好转之后再议不迟!”

    袁隗上前一步皱眉道:“此事关乎国本,不可怠慢!”

    “太傅定要让陛下圣体衰竭才甘心么?”叶昭一步拦在袁隗身前,盯着袁隗道。

    “老臣只是为社稷着想,此事关乎国本,圣人云,民贵而君轻,若只因陛下身体欠安,便至国家于不顾……”

    “圣人所言,未必就对!”叶昭打断袁隗的话,沉声道:“若这满朝公卿,都能遵行那圣人之说,如今天下又何至于混乱至此?”

    “你此言何意?”袁隗瞪着叶昭,厉声喝道。

    “昭以为,以太傅之智,当能明了昭所言何意!”叶昭寸步不让的看着袁隗道。

    “若天下因此而大乱,这罪责,卫尉可是要一力承担?”袁隗冷眼盯着叶昭,森然道。

    “不敢!”叶昭淡然道:“昭只是尽为臣本分,天下这么大的担子,昭可担不起,但我看太傅德高望重,该能担得起此任!”

    “好一张利嘴,蔡伯喈便是如此教你为臣之道!?”袁隗喝骂道。

    “恩师如何教我,不劳太傅挂心,然太傅言语中似有辱及恩师之意,恕昭无礼,尔是何人?安敢质疑吾师?”

    “我乃当朝太傅,四世三公,为何不能?”袁隗冷声道,旁人或许敬蔡邕才学名望,但他可不比蔡邕差。

    “哈,若无你那显赫家世,敢问太傅,此时的你,又有何资格辱及当世大儒?”叶昭冷笑道。

    “卫尉也说,此事不过是假设,太傅四世三公之名,已是事实,何须再论?”王允在一旁冷笑道。

    “够了!”刘宏终于平静下来,一拍桌案站起来,厉声道:“此事事关重大,今日朕身体欠安,暂且押后,待来日再议!退朝!”

    说完,不顾袁隗等人呼唤,径直在张让的搀扶下离宫。

    “哼!”袁隗冷冷的看了叶昭一眼,拂袖而去,群臣也相继离开,叶昭见状,稍稍松了口气,与卢植并肩而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