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五十七章 西园立八校
    “可惜,只差一步!”告别了卢植等人之后,叶昭径直回到府中,将日渐发生的事情与戏志才说了一遍,摇头叹道:“天子怕了,否则今日天子若能听我之言,定能打破眼下格局!”

    “天子自然会怕。”戏志才摇头失笑道:“主公所用之法,虽是一剂猛药,然如今之大汉便如同天子的身体一般,虚弱不堪,已然受不住这猛药的烈性,一旦依了主公之计,固然能够彻底打破世家的封禁,但大汉江山,恐怕也会至此支离破碎!”

    叶昭闻言点了点头,他可不认为那些州牧、太守会乖乖的将权利交出,更多的可能是借乱匪之名将前去赴任的官员杀掉,当然,也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朝廷可以派强兵护送,只是那样一来,就真是两败俱伤了,刘宏需要朝廷有足够的威慑力,更何况如今还在忙于收回兵权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分兵,所以眼下最好的选择,就是令士人安抚,然后将洛阳兵权尽数收回手中。

    然后才是抚平各州郡,将天下权利重新收回朝廷手中。

    只是这种事情,世家显然不会坐视,刘宏若身体健朗,能多活几年等到两个皇子成年还好说,但以叶昭得来的消息以及这几日叶昭对刘宏的观察来看,以刘宏目前的体质,能够熬过今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还是要恭喜主公。”戏志才微笑着对叶昭抱拳笑道。

    “何喜有之?为何我却看不到?”叶昭苦笑道:“我只知道,这一次,却是将整个士人阶层都得罪了,五州州牧、太守得知此事之后,怕是会恨我入骨。”

    “但那些人主公本就难以争取。”戏志才微笑道。

    “志才兄,你知不知道有时候这实话是很伤人的。”叶昭看着戏志才笑道。

    “然主公既然已经做了,想必也有类似的想法,此番廷议内容一旦传出,知道的可不只是士人,如主公所言那些胸有奇才,然却德行略亏,仕途无望之人恐怕会将主公视作明主,只待时机一到,何愁无人可用?”

    “幸亏你是个男人。”叶昭玩笑道:“若你是女人,这么懂我心思,说不定会爱上你。”

    戏志才难得的一脸尴尬,看的叶昭不禁大笑道:“放心,我可没有那好男风的喜好,不过戏言尔,不过志才兄,你比我都痴长几岁,胸中更是包罗万象,怎的整日流连于烟花之地,这洛阳女子若是有能入志才兄法眼的,就算是抢,我也给你抢来,总去叫……风月场所,终究有些不妥吧。”

    “多谢主公,只是在下这身体……还是莫要耽误人了。”戏志才苦笑道。

    叶昭闻言看着戏志才道:“我给你的药呢?”

    “药?”戏志才愣了愣,这才想起叶昭在来洛阳之初,便召集医匠给他制了不少药丸,只是戏志才都没理。

    “行!”叶昭对着戏志才竖起了拇指,一脸钦佩:“志才兄还真是视生死如无物!”

    那些药材,不说药效说出去会惊死多少人,单是收集药材本身的成本,都足够将一个豪门给吃穷了,旁人求都求不来的东西,在戏志才这里直接被当了垃圾……

    “典韦!”叶昭直接对着门外喊道。

    “主公,何事?”典韦来到叶昭身边,询问道。

    “这几日出行,子龙随在我身边便可,给你一样重要的任务。”叶昭看向典韦,肃容道。

    “主公但请吩咐。”典韦肃容道。

    “每日按时叫他吃药!”叶昭指了指戏志才,沉声道。

    “呃……”典韦茫然的看了戏志才一眼,点头应诺道:“主公放心!”

    “主公,可不可以换子龙来?”戏志才为难的看着典韦道:“属下心脏不是太好。”

    “嗯?”典韦茫然的看向戏志才,不解其意。

    “我也不太好。”叶昭拍了拍戏志才的肩膀,转身离去,留下戏志才和典韦大眼瞪小眼。

    ……

    关于朝堂的争论逐渐传出,叶昭自然是获得了一片骂声,甚至有人联名上奏朝廷,要求罢免叶昭卫尉之职,此等无德之人,不配高居九卿之位。

    这些声音,自然搬不到叶昭,如今叶昭已经被刘宏视作心腹之臣,怎可能因为一些闲言碎语便将叶昭罢免,不过洛阳士人的注意很快便被新军之事吸引。

    随着当日朝堂争辩之后,这还不到半月时间,七月还气焰滔天的各地流寇盗匪,在八月中旬的时候便偃旗息鼓,朝廷重新恢复了秩序,刘宏也因此心怀大悦,精神似乎也好了不少,便将新军之事提上了日程。

    八月十六,刘宏再度上朝,与朝臣议了一番天下大势之后,刘宏突然叹道:“自中平年来,各地匪患便未曾断绝过,先有凉州之乱,后来又是冀州黄巾余孽,而后渔阳张举、长沙区星纷纷造反,朕每每总有力不从心之感。”

    “陛下会有此感,多半是洛阳之地兵力空虚所致,如今各州郡都有了兵马,然朝廷却依旧维持旧日兵马,这震慑力自然大不如前。”一旁的张让突然站出身来躬身道:“奴婢以为,当增加洛阳兵马,否则一旦有战事发生,朝廷兵力派出,洛阳岂不空虚?”

    群臣心如明镜,这分明是事前对好的词,只是此刻也无人敢说破。

    刘宏点点头道:“阿父所言甚是有理,如今天下动荡,正该我汉军扬威,方能威服四方,朕拟于西园组建新军,由骞硕担任上军校尉,总领新军,下设八校,骞硕自领一校,至于其他七校……”

    刘宏看向百官,微笑道:“不知诸位卿家有何人可举荐?”

    “陛下!”叶昭站出身来,躬身道:“冯芳、赵融世代忠臣,可为一校校尉!”

    这是叶昭之前与刘宏拟定的人选,刘宏微笑着点头道:“此二人朕亦有耳闻,便以此二人为助军左右校尉,各领一校。”

    叶昭退回班列,一旁的卢植出列,微笑道:“陛下,高堂隆虽出身鄙薄,然却颇有才名,且对陛下忠心耿耿,臣以为,此人可为一校校尉。”

    高堂隆,是叶昭跟卢植、蔡邕商议后选出的人,属于帝党,而且也有些才能,新军叶昭虽然不插手,但也不希望士人借此壮大,是以高堂隆才被推举出来。

    刘宏思索片刻后,点头道:“如此,便命此人为右军校尉。”

    朝堂上,王允闻言却是微微皱眉,之前他们得到的名单之中,可没有此人,不知这是为何?

    便在这段时间,又有大臣推举谏议大夫夏牟做了左军校尉,这夏牟也是帝党,只此一会儿的功夫,七校之中便有四校被帝党所得,再加上骞曼的一校,他们所能争取的,便只剩下三校。

    王允向一人使了眼色,此人连忙上前道:“陛下,袁绍袁本初,此前曾平定冀州战乱,文武兼备,后因王芬牵连,被无故卸去官职,臣以为,袁绍可领一校!”

    刘宏点了点头,这是之前双方做出的妥协,而且袁绍在八校之中地位还不能低,被封为中军校尉,位仅在骞硕之下。

    剩下还有两校之位,然而因为高堂隆被叶昭、卢植等人推出来,原本计划好的位子就不够了,何进皱了皱眉,当先上前一步道:“陛下,屯骑校尉鲍鸿戍卫洛阳多年,对陛下亦是忠心耿耿,如今屯骑校已被接管,臣以为鲍鸿可入八校。”

    就算刘宏再想收拾何进,也不可能直接将何进在洛阳的兵权全消了,那是逼何进造反,所以这八校之中,大将军府还得有一校,这鲍鸿,便是何进推出来的人。

    刘宏沉思片刻后,点头道:“鲍鸿忠勇,朕自知道,便任其为下军校尉。”

    上中下三校,在八校之中份额是最大的,如今鲍鸿得了下军校尉之职,也算给何进留了几分生路,不至于让他狗急跳墙。

    王允面色一变,如此一来,这最后一校便十分关键了,当即上前躬身道:“陛下,淳于琼乃名将之后,亦有勇武,忠勇可嘉,臣以为此人可担一校之位。”

    “淳于琼?”刘宏挑了挑眉,这八校的最后一校,可是准备给曹操的。

    叶昭上前躬身道:“陛下,臣亦与那淳于琼有过交集,此人胸无大志,兼且能力一般,空有名将之后之名,却是受先人隐蔽,言过其实,臣以为,此人不足以担当大任!”

    “卫尉此言,未免有失偏颇,淳于琼不过在酒宴之上得罪于卫尉,卫尉便如此断人前程,心胸未免太过狭隘了些。”王允面色不善的看向叶昭,沉声道。

    “本官不会将私人恩怨拿到朝堂上来议。”叶昭淡淡的扫了一眼王允道:“恕本官孤陋寡闻,不知这淳于琼有何战绩,可担此重任。”

    除了名将之后的名头之外,淳于琼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王允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

    “陛下,典农中郎将曹操自黄巾之乱时,便颇有功勋,且曾任济南相,臣以为,此人更适合入新军。”叶昭对着刘协拱手道。

    “此人朕亦有耳闻。”刘宏闻言点头道:“便任曹操为典军校尉,命各将即可调往西园整军,十月朕将亲自典阅,不得有误,退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