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六十三章 针锋相对
    司隶校尉府下的兵马突然调回洛阳,同时旅贲三卫开始出现在西园附近,上军校尉骞硕亲自出面,命西园八校人马禁止任何人私自出动,等候典阅。

    “本初兄,这中军为何少了两营?”叶昭在骞硕的陪同下查阅八校,当走到袁绍所属大营时,突然停下来对袁绍询问道。

    “虢亭侯此言何意?”袁绍看向叶昭,目中闪烁着冷意。

    “新军直属于陛下,未得陛下命令,任何人都不得私自调动新军,若有人,将新军当做私兵来用,上军校尉,按照军法,该当如何处置?”叶昭看向骞硕。

    支援夏侯兰,有些赶不及,赵云是否能够赶得到,叶昭不确定,但此刻他一举一动被人看着,与其想方设法发兵去救夏侯兰,不如釜底抽薪,袁绍对袁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新军之中,袁绍所领中军,占两校人马,无论是于袁家还是于洛阳士人而言,算是他们在洛阳能够依仗的全部兵马了。

    “袁校尉,既无本将之虎符,也无陛下之调令,是谁准许你私调兵马的?”骞硕扭头看向袁绍,目露寒光。

    “本将只是察觉有人意图对洛阳不轨,调人前去勘察。”袁绍淡然的看向叶昭:“虢亭侯职位虽高,却也管不到本将身上吧?这西园八校,乃陛下亲兵,至于你……”

    袁绍看向骞硕,冷然道:“尔不过一阉人,安敢放肆!?”

    “这,是陛下赐下虎符,必要之时,八校之兵当有我掌管!”叶昭看了骞硕一眼,虽领上军校尉之职,但阉宦的身份始终难以服众,否则,若是叶昭治军,就算袁绍出身再显贵,也没胆量在主将面前说这话。

    “你……”看着叶昭手中的虎符,袁绍面色一变,刘宏竟然把这种东西给了叶昭,天子对此人究竟有多信任?

    “拿下,打入大牢,待审明了两营新军去向之后,再交由陛下发落!”叶昭冷哼一声,立刻便有将士上前,想要绑缚袁绍。

    “放肆!”袁绍一把推开上前的士卒。

    “你要抗命?”叶昭单手按剑,看向袁绍,眼中杀机四溢。

    袁绍胸口一窒,看向叶昭的目光一缩,若是旁人,他倒不怕,但这叶昭,他还真拿不准对方是不是会直接拔剑砍人,他武艺虽然不差,但自忖不是孙坚对手,眼前这看起来并不魁梧之人,昔日可是三剑将孙坚迫退的人物,至少这近身缠战,袁绍甚至没把握接下叶昭一剑。

    “本将军自己走!”对峙片刻后,袁绍气势一弱,冷哼一声,转身便走,趁着转身的瞬间,擦去了额角渗出的汗珠。

    看着四周议论纷纷的将领,袁绍脸面发烫,今日之事,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多谢。”叶昭在一众将领愕然的目光中,将虎符递还给骞硕,原来这虎符根本不是刘宏赐下,而是叶昭从骞硕处借得的,刘宏就算再信他,也不可能将好不容易拉起来的新军交给叶昭。

    “虢亭侯何须客气,只是这袁绍……”骞硕看向叶昭,有些拿捏不定该如何处置袁绍。

    “先关着,我们理由充足,就算是袁隗也没办法。”叶昭对着骞硕低声耳语道:“在放他出来以前,先让他吃些苦头。”

    “吃苦头?”骞硕看向叶昭:“牢中狱卒怕是不敢为难于他,况且若是用刑,怕是……”

    有些话,骞硕也不好说,若是太平盛世,再大的世家,在皇权面前也得趴着,就算是袁绍这等身份,一个狱卒都足以将他折腾死,但现在这天下跟太平盛世可没多大干系,皇权不振,江山动荡,世家已经隐隐有失控之兆,这洛阳城中,虽说军权被叶昭和他管着,但在如天牢这等地方,恐怕早就被世家渗透的差不多了。

    “不用刑,我也没准备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稍后我派两人过去,在他出狱之前,不准他睡觉!”叶昭笑道。

    不准睡觉?

    骞硕茫然的看了叶昭一眼,也没多问,点头道:“既然如此,稍后亭侯可将人派来,我安排他们尽去,本将宫中还有些俗物,不可久待,这便告辞了。”

    “硕公慢走。”叶昭点了点头,也没再在西园逗留,跟曹操、高堂隆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策马离去,如今刘宏还没死,洛阳已经开始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既然没办法将人给送走,那就必须想办法打破世家封锁的局面。

    “主公,我们立刻发兵去救夏侯兰吗?”路上,管亥和典韦看着叶昭道。

    “此刻我不能轻动,我已命方悦、纪灵前去接应,若能救,定能救下,若不能,此刻出兵也已然晚了。”叶昭策马向洛阳飞奔,一边道。

    “那现在去何处?”管亥茫然道。

    “大将军府!”叶昭说完,再次催马飞奔。

    ……

    成皋又名虎牢,乃洛阳城四周最大的一座关卡,当赵云带着亲随风尘仆仆的赶到时,成皋已经戒严。

    “我乃司隶校尉门下督军,奉命公干,快快开城放行!”赵云将一面令牌往箭杆之上一挂,不等城墙上将领说话,一箭犹如流星赶月一般射出,那守将正想细看,眼角处划过一道残影,紧跟着耳边刮过一股劲风,将他吓了一跳。

    “笃~”

    一声闷响传来,守将回头看时,却见一枚利箭就在距离自己耳畔三寸之处,倒插在城楼上面,箭尾还在不住震颤。

    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冷汗不自觉的从额头上渗下来,这箭若再偏上半分,此刻恐怕就是自己的头颅被直接贯穿了。

    小心翼翼的从箭杆上将令牌摘下,确认是司隶校尉部令牌之后,也不多话,直接挥手道:“放行!”

    “将军,今早袁府不是派人前来……”副将凑到守将身边,低声道。

    “那是他们的事情。”守将心中暗暗骂娘,这神仙打架,跟他有个毛关系,却偏偏把他夹在中间,袁家人不好惹,那虢亭侯就好惹了?

    “快给我开城!”见副将不动,守将气的踹了他一脚,袁家他不想得罪,这虢亭侯他是不敢得罪啊。

    “喏!”副将闻言,只得命人将城门打开。

    赵云也顾不得跟对方客套,见城门打开,直接带着人马穿城而过,按照路线,夏侯兰该是从敖仓一带渡河,他只能带人沿着往敖仓的方向前行。

    “将军,有厮杀声!”行不多时,便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阵厮杀声,一名亲随连忙看向赵云。

    赵云自然也听到了,连忙策马奔上一处高地向厮杀声传来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两支人马在旷野上来回厮杀,四周倒了一地尸体,刺鼻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尔等立刻将马尾绑上树枝,来回奔走,快!”对着众亲随吩咐一声之后,赵云将弓从背上往下一摘,人已经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奔而出,只是盏茶的功夫,已经接近战场。

    离得近了,赵云却是已经分辨出人少的一方,正是自家兵马,已经有溃散之势,夏侯兰毕竟不是叶昭,身处劣势之下,可没有以少胜多的本事,此刻只是带着残存的兵马已经被团团围住,手中一杆长枪泼风般乱刺,每一枪力道十足,看起来威力十足,然而赵云却是能够看出,夏侯兰已经濒临极限,每一枪几乎都是用尽全力,看似力道十足,实则已经失了章法。

    在他身边,有两员将领,每一个武艺都不弱,似乎看出夏侯兰的状态,并未强攻,而是与夏侯兰游斗,一面牵制住他,一面却是让士兵继续围杀夏侯兰的将士。

    “逆贼,安敢张狂!”赵云直接将两枚箭簇搭在弦上,吐气开声,两枚箭簇在空中划过两道残影,带着一股低啸声眨眼间已经到了二将近前。

    也是二将此刻留有余力,听得破空声响,连忙闪避阻挡。

    张南甩头避开了箭簇,焦触却是想要格挡,稍稍挡开一些,箭簇却避开胸口扎进了他的肩窝里面,不由痛叫一声,一旁缓了口气的夏侯兰见状,猛地大喝一声,一枪刺进焦触心窝。

    焦触痛呼一声,被夏侯兰奋力挑落马下。

    张南眼见贼人来了援兵,连忙一矮身,伏在马背之上策马冲入己方兵马之中,才扭头看去。

    三军阵前,赵云并未杀入,而是立马与乱军之外,厉声喝道:“我乃虢亭侯帐下赵云,尔等擅自攻伐朝廷命官家眷,形同造反,如今大军已至,还不投降!”

    张南闻言,才发现赵云身后,烟尘漫天,一条黑线在烟尘之中若隐若现,心中不禁大惊,若是叶昭亲自来援,他这跟夏侯兰戮战了一夜的疲兵可招惹不起,连忙让人捡了焦触的尸体,拨马便走。

    夏侯兰见状便要追,却被赶上来的赵云拦住,低声道:“此乃虚张声势尔,亭侯援军,此刻还未过虎牢,莫要再追!”

    夏侯兰闻言心中却是一阵后怕,也是赵云胆大,又先声夺人,先镇住了这帮人,否则的话,但凡有顶点露怯,怕是立时便会识破,扭头看向烟尘弥漫之处,疑惑道:“那是……”

    “疑兵尔!”赵云笑道。

    “有你的!”夏侯兰虚弱的给了赵云一拳,翻身下马,从马背上摘下水囊,一仰脖子狠劲的灌了起来。

    赵云见状,也招呼自己的亲随过来,帮夏侯兰清点战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