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六十五章 前夕
    “如此说来,将军也不知道那袁隗、王允找寻大将军所为何事?”叶昭府邸,听完何苗的来意,叶昭皱眉道。

    “修明当知我与我家兄长并不和睦。”何苗苦笑道:“当初我兄弟来洛阳,本以为可借着舍妹受天子重新,自此鱼跃龙门,谁知来到洛阳之后,却是受尽了士人白眼,苗这人记仇,也不相信当时那些目高于顶的士人,如今却会真的高看我二人一眼,在他们眼中,我与家兄,永远都只是屠夫尔!”

    “难得车骑将军能看的通透。”叶昭笑道:“只是大将军只因他二人便将我拒之门外,未免有些太过武断了吧?”

    “非是如此。”何苗摇头道:“二人似乎给家兄看了一封书信,之后家兄便将我等尽数遣退,更命人把守四周,非亲信不得入。”

    也就是说,何进将何苗这个胞弟都当做外人了,这何进……

    叶昭摇了摇头,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评说,看向何苗道:“那不知车骑将军此番来寻叶某究竟所为何事?”

    “在下……”何苗犹豫了一下,看向叶昭道:“欲与虢亭侯联手,不知虢亭侯意下如何?”

    “联手?”叶昭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看着何苗,没有接话。

    若是何进的话,叶昭倒是有心思跟何进联手,不管怎么说,他与何进,如今掌握着洛阳内外的兵马,若二人联手,司隶一带将尽在掌握,若刘宏一死,他二人可以立刻控制洛阳内外,让何进拥立新君,当然天下还是会反,因为不管谁成了新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何屠夫不够资格,然后就是天下大乱,叶昭可趁机牟取利益。

    何进败是必然的,就算合两人手中兵马,也对难以在诸侯联手的情况下,守住洛阳这一块儿,诸侯就是耗都能把他们给耗死。

    更何况,以何进那感人的智商,天知道哪天被人一忽悠,调转枪头就跟自己内讧了,所以哪怕何进答应与叶昭联手,那也只是暂时的,只等叶昭赚足了好处之后,便抽身退出朝堂,让何进一人去面对天下诸侯,他去汉中坐观天下。

    只可惜,何进没给自己这个机会,他倒是很好奇袁隗他们究竟给何进看了什么,不过眼下,对于何苗提出的要求,叶昭思索片刻后微笑着点头答应道:“车骑将军愿意与昭联手自是再好不过,在下与大将军之间或许有些误会,关键时候,还需将军从中周旋一二。”

    “虢亭侯放心,能有亭侯这句话,在下也踏实了许多。”何苗站起来笑道:“事不宜迟,在下这便告辞,若有消息,定会派人转达。”

    “我送将军。”叶昭也笑着站起来,将何苗送到府外。

    “主公,这何苗空有车骑将军之名,却无半点兵权,与他合作又有何用?”送走了何苗之后,管亥有些愤愤不平的道。

    “在何进身边有个眼线也不错,这何家兄弟,还真是一家人。”叶昭摇了摇头,对于何家兄弟实在有些无语,都是重视外人,却不信自己人的主。

    “立刻派人赶去通知方悦、纪灵,那边战事若是结束,命他们尽快赶回,我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叶昭想了想,看向管亥道。

    “什么大事?”管亥下意识的问道。

    “最近你很好学?”叶昭扭头,看向管亥道:“我赠你的孙武残篇,可曾背熟?”

    “呃……”管亥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躬身道:“末将这便去派人。”

    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仿佛后面有洪水猛兽一般。

    叶昭摇了摇头,吩咐典韦道:“府中护卫安排好,任何情况下,未得我命令,不得擅自离府,通知城中闲散的侍卫,尽快赶回,终止一切休假。”

    “喏!”典韦躬身领命,转身便走。

    ……

    “老爷,大公子被那叶昭给下狱了!”袁隗刚刚回到府中,便听家人来报。

    “什么?”袁隗与王允闻言大惊,袁隗皱眉道:“何人敢将本初下狱?”

    “是那卫尉,因公子麾下兵马少了两营,被那卫尉诘难,以军法送入了大牢,说是要等陛下发落。”

    “下去!”袁隗眉头微皱,挥手打发掉管事。

    “袁公。”王允沉声道:“本初乃中军校尉,在新军之中颇有声威,若此时没了本初,我等想要控制新军怕是很难!必须想办法营救本初!”

    “我何尝不知!”袁隗皱眉来回走动,一边沉吟道:“此乃叶昭釜底抽薪之计,想要让我等撤回张南、焦触。”

    王允点头称是,道理都懂,但在这个时候,叶昭有意刁难的情况下,他们想要将袁绍给捞出来很难。

    “这样!”袁隗想了片刻后,看向王允道:“子师派人盯住叶府,今夜天子大限将至,必然会召见叶昭,一旦叶昭去往皇宫,你便立刻带人前往大牢救出本初!”

    “可是我等如今手中无兵,如何能救!?”王允闻言,不解的看向袁隗,他们在洛阳的兵权,几乎都在袁绍手中,没了袁绍,他们也调不出人马来。

    “我等虽无兵权,然城中各家,护卫家丁若是加起来,也能聚拢数千之众,你立刻派人前去联络众人,纠集人马准备救人,待本初出来之后,立刻让他前往西园收服人马。”袁隗沉声道。

    “那袁公呢?”王允不解的看向袁隗。

    “我便在此等候,城中若有变动,老夫也可早作筹谋!”袁隗沉声道。

    “好,那在下这便去办!”王允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叶昭……”袁隗站在书案前,一把将桌案上的东西尽数推掉,若非叶昭出现,他们何须如此被动,甚至担着巨大风险在刘宏身边做手脚,一旦事情败露,哪怕是袁家,都得万劫不复!

    只是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必须行险一搏,否则再给叶昭一些时日,恐怕这洛阳城也会被叶昭所掌握。

    袁隗在注意着叶昭的动向,叶昭同样也在注意着袁家这边的动向,洛阳士族之中,以袁家为首,叶昭算准了世家但有任何变动,都离不开袁家的指挥,因此对袁家看的很紧,只是叶昭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袁家究竟会以何种方法来反击。

    时间进入了傍晚,长乐宫门外,不时能看到小黄门进进出出,一股浓浓的药味在宫中弥漫,即便站在宫外,都能闻到。

    董太后抱着刘协,何皇后牵着刘辩,神情紧张的看着宫殿的方向。

    下午的时候,刘宏突然昏倒,原本以为,就如往常昏倒一样,很快就会过去了,然而这一次,却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太医从下午就进去,直到现在还不见出来,这让董太后和何皇后心中都不自觉的忐忑起来。

    长乐宫宫门外,此刻已经被上军校尉骞硕带人戒严起来,北宫卫配合骞硕带来的两营精锐兵马,将整个长乐宫保护的如同铁桶一般,哪怕是董太后和何皇后想要带着两位王子进去,也被骞硕一律挡驾。

    大汉天下身份最为尊贵的两个女子,此刻对骞硕却没有任何办法,显然骞硕是得了刘宏的死命令,否则他也不敢这般将董太后、何皇后以及两位王子一并挡在外面。

    张让带着其他几人匆匆而来,想要进去,却依旧被骞硕挡住。

    “硕公,陛下究竟如何了?”赵忠和高望神色慌急的看着骞硕,这可不是装的,十常侍能有今日权倾朝野,与大将军、士人抗衡的能力,都是刘宏带来的,刘宏一旦倒下,他们这声势滔天的十常侍恐怕也会命不久矣。

    “不知。”骞硕摇了摇头,里面的情况他也不知道,更不能瞎猜。

    “那你倒是让我等进去服侍陛下啊!”高望急道。

    “陛下有令,未得他召见,任何人一律不得入内!”骞硕面无表情道。

    高望还要再说,一旁的张让却是轻咳一声,对着董太后和何皇后等人躬身一礼道:“老奴参见太后,参见皇后,参见两位殿下。”

    董太后挥了挥手道:“不必多礼,陛下如今情况如何尚不得而知,莫要打扰太医看诊。”

    “喏!”张让躬身答应一声,退到四人身后,不再言语,高望等人见状,也反应过来,连忙朝着四人见礼后,退到张让身后。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宫中却是没有任何动静,骞硕上前两步,对着董太后与何皇后一礼道:“太后、皇后,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这冬日夜寒,两位殿下年幼,受不得这苦,二位还是先带他们回去吧,这边一有消息,奴婢立刻通传二位。”

    刘辩和刘协,此刻已经懂得小脸通红,单薄的身子在夜风中不断哆嗦,看的董太后与何皇后一阵心疼,当下点头答应,各自带着刘协和刘辩回去。

    见两个女人走了,骞硕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与张让等人相视一眼,继续站在这寒风之中,等候着太医的消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