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六十八章 图穷匕见
    已经是夜半三更时分,刘宏静静地躺在龙榻之上,闭目养神,骞硕躬身侧立于刘宏身旁,小心的伺候着。

    派去请叶昭入宫的小黄门已经走了一个时辰,北宫距离叶昭的卫尉府并不远,一般半个时辰已经足够来回了,但到现在却还不见叶昭身影,这让骞硕心里突然有些没底。

    以前叶昭算是帝党,跟骞硕算是统一战线的时候,并不会有太多的感触,但此刻随着刘宏态度的转变,他将要正面面对叶昭的时候,这感觉就不同了。

    在这一个时辰里面,骞硕心中想到的,都是叶昭以往那辉煌的战绩,越想,就越觉得心中没什么底气,千军万马都挡不住叶昭,这宫中的八百禁军真能杀得了叶昭?

    “硕公,虢亭侯已经入宫。”门下军司马潘隐来到骞硕身边,低声道:“我部人马已准备就绪,只待硕公一声令下!”

    骞硕生生的打了个寒颤,清醒过来,看了一眼一旁闭目的刘宏,将潘隐拉到一旁,低声道:“他带了多少人马?”

    “未带一兵一卒,只身入宫!”潘隐低声道:“我等是不是直接杀出?”

    听到叶昭未带任何兵马,骞硕心中舒了口气,叶昭算威名在外,但也只是统兵厉害,并不是那种可以以一挡百的绝世猛将,只是他一人的话,骞硕这边可是藏着八百禁军,要杀叶昭应该不难。

    “硕~”刘宏微微睁开眼睛,张嘴轻呼道。

    “陛下,奴婢在!”骞硕连忙上前,猫着腰,尽量将耳朵贴近刘宏。

    “可是叶卿来了。”刘宏无神的看着天花板道。

    “是,只有他一人!”骞硕点头道:“陛下,真的要动手?”

    刘宏闭上眼睛,默默地点了点头,叹息道:“只是可怜薇儿……”

    “那奴婢这就去安排!”骞硕躬身道。

    刘宏点了点头,没了声音,仿佛睡着了一般。

    骞硕带着潘隐,对着刘宏躬身一礼,缓缓退出大殿,殿门外,十几名禁军手持火把,站在殿门口,长乐宫中,却是一片寂静,一名小黄门小跑着来到近前,躬身道:“启禀硕公,虢亭侯率北宫校尉任红昌在宫外等候。”

    “任红昌!?”骞硕目光一凝,低头看向小黄门道:“北宫卫是否也在附近?”

    他倒是忘了,叶昭在宫中还有这么一支亲近人马,北宫卫女兵的雏形,可是叶昭一手拉扯出来的,而且战力听说十分强悍,牧野救驾之时,正是这群女兵硬生生护着刘宏强撑到叶昭来援的时候,若是北宫卫在侧,要杀叶昭可不易。

    “未曾看到。”小黄门摇了摇头道。

    骞硕微微松了口气,只是这心里面却变得不踏实起来,想了想道:“陛下只召虢亭侯,并未召见北宫校尉,命任红昌在宫门外等候,请虢亭侯单独入宫见陛下。”

    “喏。”

    小黄门答应一声,转身小跑着离开前去传令。

    长乐宫外,叶昭负手而立,在他身边,任红昌带着青面獠牙的青铜面具立在叶昭身侧,看不出表情,手持一杆银枪,在月色下矫健的身姿配上那面青铜面具,带着一股异样的诱惑,犹如一尊修罗一般。

    “陛下请虢亭侯入宫见驾,北宫校尉未得传唤,不得入长乐宫。”小黄门小跑着来到叶昭身边,躬身道。

    叶昭看了看这长乐宫的大门,微笑道:“红昌,都安排好了?”

    “已然安排妥当!让公已经帮忙将周围肃清。”任红昌躬身道。

    “这事,闹不好是要杀头的。”叶昭看着任红昌笑道。

    “陛下的恩情,早在牧野之时,已然还清,北宫卫,如今只听命于主公。”任红昌不理会小黄门的脸色,淡然道。

    “很好,卿不负我,我必不负卿!”叶昭一把按住转身想要往宫中走的小黄门,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便依计而行,一刻钟后,我要控制长乐宫!”

    “喏!”任红昌躬身道。

    “走吧!”叶昭看着战战兢兢回头看来的小黄门,露齿一校,那森白的牙齿,在月光的印衬下,颇有几分狰狞。

    “喏……”小黄门只觉双腿一软,想要跌倒,叶昭五指一扣,只觉一阵钻心的痛楚涌出,痛的小黄门一咧嘴,却不敢叫出声来。

    “听话,保你无事!”叶昭微笑道。

    “喏~”小黄门带着哭腔,一股刺鼻的味道弥漫过来,叶昭低头一看,却是裤裆已经失了。

    “活在这深宫大内,得有胆魄才行。”叶昭笑了笑,温言安危一声,带着小黄门径直往长乐宫内走去。

    “站住!”两名守在长乐宫门口的禁卫上前,拦住叶昭,躬身一礼道:“陛下面前,不得有金戈之气,请虢亭侯解剑。”

    叶昭松开小黄门,伸手将剑解下,看着手中宝剑,摇头叹息道:“此剑乃陛下所赐上古名剑,剑名龙渊,杀人不沾血,本官很好奇是否是真的。”

    “请虢……”两名禁卫眉头一皱,不知道叶昭跟他们说这个干吗,正要再说一次,眼前却突然一亮。

    “吟~”

    一声清越的剑鸣声中,两名禁卫愕然的看着叶昭,双手扣着脖子,鲜血不断自指缝之间往外涌。

    “原来真的不沾血?”叶昭仔细的看着锃亮的剑身,在小黄门惊恐的目光中,缓缓将宝剑归鞘,也不看两名禁卫,径直往宫内走去,在他身后,两名禁卫的身躯不甘的倒地,还伴随着那小黄门凄厉的尖叫声。

    大殿之外,外面的尖叫声骞硕自然是听到了,看着大步流星走进来的叶昭,骞硕本能的退了一步,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喝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没人回答,叶昭放缓了步履,大步向殿门走来。

    “虢亭侯止步!”骞硕面色一变,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对,连忙喝道。

    “陛下召见于我,硕公为何阻拦?”叶昭微笑着询问道,脚步却没有任何停留,一股难言的压迫感弥漫开来,令骞硕的呼吸也不禁跟着急促起来。

    “止步!”骞硕再次厉声道。

    “尔不过校尉,本官位列九卿,你有何资格命令与我?”叶昭脚步不停,但那股逼人的气势却是有如实质一般落下来,让骞硕几乎喘不上气来。

    “放箭!”眼看着叶昭离自己的距离不断接近,而叶昭每迈出一步,便让骞硕感觉身上的压力倍增,难言的恐惧在心中不断滋生,终于无法忍耐,疯狂的挥动着手臂,下令藏于暗中的禁军出手。

    几乎在骞硕下令的那一瞬间,原本缓步前进的叶昭陡然加快了脚步,速度陡然飙升,五十步距离,只用了三息时间便跨越而过。

    “咻咻咻~”

    零零落落的箭簇自黑暗中飞射而来,落了一地,却没有一支能够沾到叶昭的衣角。

    “你想杀我?”叶昭的剑已经横在骞硕的脖子上,根本没给那伏于暗处的禁军再次瞄准的时间,冰冷的剑刃就贴在骞硕的肌肤上,令他脖子上,出现一片鸡皮疙瘩。

    “叶昭,你果然早有不臣之心!”骞硕牙冠打着颤,努力做出镇定的样子。

    “不臣之心?”叶昭摇了摇头叹道:“看来,真是陛下想杀我?”

    “此处伏有八百禁军,叶昭,你逃不掉的!”骞硕尽量别开脖子,努力让自己的脖子离剑刃远一些。

    “逃?”叶昭哂笑道:“你几时见本官在战场之上逃过?”

    “啊~”

    宫中的角落中,响起一声短促的惨叫,刚刚响起,似乎便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掐断,血腥的气息,不知何时在宫中弥漫过来。

    骞硕心中一惊,连忙看向四周,只是夜幕之下,视线难以看到暗处,只能听到呼啸的夜风在耳畔咆哮。

    一股寒气自脊椎涌出,迅速蔓延向四肢百脉,骞硕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努力做出镇定的模样,突然扯开嗓子叫道:“三军儿郎不必理我,叶昭冲撞陛下,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儿郎们立刻杀之!”

    呼啸的夜风,将骞硕的声音带出了老远,然而夜色之下,却并无回应,不时能听到一阵急促的兵器碰撞的声音,但很快便会消失。

    “没人告诉过你,北宫卫最擅长的,便是刺杀!夜袭么?”叶昭收回了宝剑,看着骞硕笑道。

    “果……果然是北宫卫!?”骞硕咬牙道:“这帮贱婢!”

    “北宫卫,当初可是牧野救驾的功臣呐!”叶昭叹了口气,看着漆黑的夜色摇头道:“若非陛下与尔等将之视作贱婢,更不时将之拿出交给那些皇亲贵胄做玩物,这北宫卫,如何会离心?”

    北宫卫自重建之后,洛阳城中,便有不少人开始打这北宫卫的主意,刘宏虽然感念当初北宫卫的恩情,但在回宫一段时间之后,便不再重视,有宗亲求一两名北宫卫,刘宏也会随手赠出,虽然当初救驾的那批女兵刘宏感念其功劳,并未苛待,但这种态度,令北宫卫的大多数姑娘们心寒不已,这才是叶昭能够将北宫卫暗中掌握在手的原因。

    “主公,宫中贼兵已然肃清!”一刻钟后,任红昌带着李淑香和马南湘出现在叶昭和骞硕身前,三人身上都沾染着鲜血,青铜面具下,双目中杀气森森。

    “乱臣贼子,尔等不得好死!”骞硕看着这些人,咬牙切齿道。

    “看来……陛下是真要杀我!”叶昭叹了口气,看着三女道:“姑娘们能助我至此,叶某已不胜感激,之后的事,莫要参与。”

    “主公在哪,北宫卫便在哪里。”任红昌淡然道。

    叶昭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矫情的话,只是道:“希望日后,姑娘们莫要后悔,我去见陛下,尔等守住宫门,任何人来,一律挡驾!”

    “喏!”

    “叶昭,不可对陛下不敬!”骞硕被从暗中走出的两名女兵反手扣住,看着叶昭厉声道。

    “放心,君臣一场,他虽有负于我,然昭不会做僭越之事。”叶昭转身,也不理会身后疯狂挣扎的骞硕,径直往殿内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