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八十章 叶昭一戏吕布
    “强人如云?”吕布眼中闪过一抹灼热,嘿然道:“便让某看看,这强人却是有多强!”

    说完,一打马,径直往虎牢关下而去。

    虎牢关上,典韦、赵云、管亥、纪灵四将已经上了城头,远远地看着一支骑兵径直朝这边冲来,在距离虎牢关前一箭之地的地方倏然勒马,三千骑兵,从疾奔中到停止,不但距离算计的一点不差,阵型也未有太大变化,这样进退如一的骑兵,放眼整个大汉的骑兵编制中,也绝对算得上顶尖了。

    城头四将看的眉头狂跳。

    吕布策马上前,一把摘下手中方天画戟一指城楼,朗声道:“我乃并州飞将,吕布吕奉先是也,久闻卫将军战功赫赫,有战无不胜之称,今日特来讨教,不知卫将军可敢下城一战?”

    叶昭挑了挑眉,这吕布脑子究竟怎么长得?不过这说话的语气、神态,仿佛天王老子一般的中二气息,还真是让人生厌呢!

    叶昭只是笑笑没当回事,一旁的典韦、管亥等人却是暴怒。

    “主公,这也太猖狂了!并州的人,都如此狂妄么?待末将下去会他一会!”四将之中,管亥跟着叶昭最早,早在幽州之时,便听过并州飞将之名,作为当时叶昭麾下第一悍将,管亥也未尝没有争胜之心,之时后来叶昭被调往中原,边塞之事与他们再无瓜葛,因此也就渐渐忘了,如今吕布突然蹦出来,而且以如此猖狂的姿态直接挑衅叶昭,管亥自然生气。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开口便直言挑战主公!”纪灵冷哼一声,目露不悦之色。

    典韦、赵云看着吕布也是眉头直跳,只是两人一个闷葫芦,一个生性醇厚,此刻见管亥、纪灵开口,便不再说什么,只是看向叶昭的目光也是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毕竟他二人才是叶昭如今麾下武力巅峰,管亥、纪灵武艺不差,但两人联手,都未必是他二人任何一人之敌。

    “尔等都是将军,遇事,别老想着往上冲。”叶昭带着戏志才走上前来,摇了摇头道:“为将之道,当权衡双方利弊,如今敌军皆是骑兵,而我军以不足为主,若出城战,那骑兵一拥而上,尔等如何阻拦?”

    “但这厮也太嚣张了些。”管亥咬牙道。

    “将不因怒而兴兵,被敌人如此轻易挑拨起怒火来,说明尔等还不算一员合格的武将,看我如何收拾他。”叶昭看了看城下的吕布,觉得是时候给自己这帮跟吕布有同样毛病的手下来场反面教学了,嘴角不由掠过一抹笑意。

    管亥和典韦看到叶昭这么一笑,突然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当初他们被叶昭整治的时候,叶昭也是这么笑的,心中,突然莫名的有些同情那吕布起来。

    叶昭走上女墙,手搭凉棚做出极目远眺的样子,扬声道:“可是那纵横塞外,箭术无双,更未逢一败的吕布吕奉先?”

    “不错,就是我!”吕布闻言,心中涌起一股喜悦,卫将军又如何,不是依旧敬畏他威名,当下看叶昭顺眼了不少,朗声笑道:“原来卫将军也知我?”

    “嗯,如雷贯耳。”叶昭肯定的点点头道。

    吕布闻言,心中喜意更甚,正要说话,却见叶昭突然话锋一转道:“不对!你不是吕布!”

    吕布闻言大奇:“我如何不是?”

    “昔日在弹汗山时,本官曾与奉先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只有一面,然相谈甚欢,奉先有英雄之气,身高九尺,器宇轩昂,而你不过七尺身材,形容猥琐,如何是那吕布。”叶昭沉声道:“休要瞒我,你非吕布,究竟是何人?”

    一旁的管亥闻言一脸茫然,叶昭啥会儿见过吕布了?弹汗山那旮旯吕布究竟要过去怎么也得绕过阴山。穿过鲜卑王庭……他是怎么做到的?还有眼前的这汉子,就算不是吕布,那身高怎么看也不止七尺啊,没见那双腿跨在马背上,都快要落到地上了么?

    管亥茫然,吕布更是一脸发懵,弹汗山?自己什么时候去的?还身长只有七尺?这卫将军什么眼神,猥琐是什么意思,他不清楚,但听那语气中浓浓的嘲讽,显然也不是什么好话。

    随即,吕布反应过来,朗声道:“卫将军怕不是受骗了,某家从未去过弹汗山,而且某家身高正是九尺,将军看不到么?”

    “你是在怀疑本将军的智慧?”叶昭手扶女墙,低头俯视吕布道:“你说你是吕布,有何凭证?”

    这还要凭证?

    吕布打了半辈子仗,还头一次听说这么奇葩的事情,自己还需要证明自己是自己?

    想了半天,一指身后的骑兵道:“他们可为我作证?”

    “他们?”叶昭一副已经看破一切的样子,摇头道:“他们乃你同党,自然会违逆说话,你可还有其他凭证?”

    “这……”吕布想不出还有什么凭证来,思索片刻后道:“末将不知将军所见何人,但绝非末将,而且,末将身高却有九尺!”

    “九尺?”叶昭疑惑的看向身旁的管亥:“他有九尺?”

    “差不多吧。”管亥不知道叶昭打的什么主意,只能顺着说道。

    吕布微微松了口气,这卫将军脑子不好使,眼神也不怎么样,但身边还是有些明事理的人的,想想也对,这叶昭表现的这般无能,若身边没些明白人,怎可能打得了胜仗?心中暗自摇头,这盛名之下,真是其实难副。

    “你且上前来些,让本将军看的清楚。”叶昭朗声道:“放心,本官在民间素有断案如神之名,在本官这双眼睛下,没有人能蒙混过关,若你是真的吕布,本官定为你正名!”

    “好,有何不敢。”吕布现在真没什么兴致跟个傻子计较,至于那断案如神之名,估计是被人吹捧出来的吧,之前想要跟叶昭过招的心思,此刻随着叶昭这奇葩的表现也失了兴趣,这等人物,就算自己赢了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当下策马上前,来到城下,不耐烦的道:“那便请卫将军看清楚,末将还有军务在身。”

    “嗯,看清楚了,的确是吕布。”叶昭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缓缓地举起了手臂。

    吕布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刚才还一副傻子一般的叶昭,怎的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却听耳畔响起叶昭揶揄的笑声:“与传言中一般的莽撞和愚蠢!”

    说完,不等吕布动怒,便见女墙后突然钻出一大批弓箭手,吕布面色大变,纵使强如他,在这等距离,城上万箭齐发之下,也绝无幸理。

    “放箭!”叶昭举起的右臂猛然挥落,已经被戏志才调集过来的五百弓箭手毫不犹豫的松开了弓弦。

    嗖嗖嗖~

    铺天盖地的箭簇覆盖下来,叶昭相信,就算是绝世高手在这等情况下,也得跪。

    城墙下,吕布暴喝一声猛地从马背上一滑,滚落下来,同时在落地的瞬间,一脚踹出,重重的踹在马腹之上。

    “唏律律~”

    本就不堪重负的战马好不容易可以松口气,却被吕布情急之下一脚踹的腾空飞起,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

    “噗噗噗~”

    数十支利箭落在战马身上,帮吕布挡住大半箭簇,吕布在下马的时候,已经将方天画戟顺手摘下,那原本笨重的方天画戟在吕布手中却犹如麦秆一般,顷刻间舞成一团,将漏过来的箭簇尽数击飞。

    “放~”

    城楼上,叶昭的声音再度响起,听得吕布只觉头皮发麻,亡魂皆冒,连忙一把拖起战马往背上一背,转身就走,随之而来的箭簇尽数落在战马的尸体上面,不能伤到吕布分毫。

    “好一员虎将!”戏志才哪怕不懂这些,看着吕布这般表现,也不禁忍不住喝了一声彩。

    叶昭点了点头,此人战斗天赋和战斗智慧极高,只可惜,再高也只是个人而已,从他轻易便被自己诓骗入射程的表现来看,机谋手段甚至不如寻常武将。

    吕布钢牙紧咬,饶是他天生神力,背着一匹马狂奔,再加上一身甲胄,一开始还能爆发出速度,但时间一长就不行了,若非面临死亡威胁,他恐怕也无法在这么快的速度下走出这么远。

    感受着身后传来的震颤越发无力,前方,张辽已经带着骑兵冲上来想要保护他。

    “回去!”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怒喝一声。

    他在并州军中素有军威,将士们听他一声厉喝,本能的按照吕布的命令勒止了战马,担忧的看着吕布就这么扛着一匹战马一步步走出了虎牢关的一箭之地。

    “奉先,差不多了!”张辽提枪来到吕布身边,沉声道。

    吕布狠狠地松了口气,转身一脚将马尸踹飞,顺手将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插,从张辽的马背上抄起强弓利箭,狼一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城楼上的叶昭,双臂发力,瞬间将一张强弓拉的嘎吱作响。

    “死!”

    一旁的张辽见状面色大变,连忙道:“奉先不可!”

    只是话音未落,吕布手中的弓弦陡然一松,一枚利箭已经朝着叶昭犹如流星赶月一般射向叶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5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