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八十七章 西凉铁骑
    洛阳的喊杀声,渐行渐远。

    张让和捡了一条命的赵忠看了一眼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的洛阳城,各自松了口气。

    “不想那卢植老迈,竟犹如此凶猛!”赵忠有些心有余悸的道。

    卢植带兵就不说了,谁能想到平日里温文尔雅,一派儒士风范的卢植动起手来,竟然也如此凶残,那一杆长枪舞动起来,七八个甲士围上去都近不得身,杀起人来也根本看不出半点儒家的影子。

    张让默默地点了点头,以前在宫里,倒不觉得这些将军有什么厉害,换个人,也查不到哪去,直到今天带着人马杀出洛阳,几次遇敌,自己这些甲士却是每战必败,张让才明白这其中的差距,可惜如今再说这些,已经晚了。

    “我等现在,去往何处?”高望茫然的看着张让和赵忠。

    张让等人闻言不禁陷入了沉默,是啊,去何处?

    离了洛阳,张让才发现他们连个去处都没有,按照以往的套路来说,他们此刻手握天子,应该带着天子重新找寻一座都城,竖起天子的名义而后号召天下诸侯讨伐洛阳不臣。

    但问题是去哪?

    能够被当做都城的大汉就那么几座,长安不说如今是否取得了,就算去了,那些关中士人会容得他们?

    其他地方也是同样的道理,出了洛阳,张让等人才发现,偌大天下,他们哪怕手握天子正统,也做不到挟天子以令诸侯,天下之大,竟然无他们容身之处!

    “总之,先逃离此处。”张让沉默半晌之后,涩声道,眼下的局势,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就在几人思索着下一步该去何处安身之际,后方突然有了响动。

    却是一支人马从后方追赶上来,看上去,并非自洛阳而来,领头的,是一名文士,张让认得此人,乃是中部掾闵贡,乃河/南名士,颇有才学,出仕以来,未曾依靠过任何人,只凭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升迁上来。

    十常侍得势之时,曾向闵贡索贿不成,暗中污蔑陷害,一气之下,便弃官回乡,是个很刚直的人物,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那种,双方也算是有仇怨,加上张让等人此刻心虚,见到是闵贡,二话不说,转身便跑。

    闵贡本就是河/南人士,说是弃官回乡,但家就在洛阳附近,这日原本已经睡下,突然听得下人来报,洛阳发生了动乱,闵贡就点齐了家丁前来打探发生了何事,见到这边有人声,本来只是想过来询问一二,只是没想到对方一见自己就跑,心中顿时生疑,厉声喝道:“贼人休走!”

    这一喊之下,张让等人没停,反而跑的更快,这也让闵贡笃定这些人有问题,当下也不再去洛阳,直接带着家丁仆役便追。

    张让等人养尊处优,手下的甲士也大多没经历过太多训练,而且队伍中,还有车仗,而闵贡一方,却都是轻装上阵,腿脚极快,很快便将双方距离缩短。

    “让公,你先走,我来战他!”赵忠咬了咬牙,突然停下来,召集甲士迎向闵贡。

    “赵公!”张让见状大急,十常侍中,他跟赵忠关系最好,如今赵忠几次三番以命相搏来成全他,让张让心中大痛,一咬牙,就要回身去救,却被高望死死拦住。

    “让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高望死死地拖着张让,哀声道。

    另一边,赵忠这次算是豁出去了,带着甲士一马当先便迎上闵贡,手起剑落,便将一名家丁斩杀,身后的甲士见赵忠都拼命了,也各自奋起余勇扑上来。

    闵贡虽然有才,但却并非将才,庄中仆役、家丁也都是未经训练的普通人,跟赵忠的人马打在一起,一时间也占不了上风。

    不过饶是如此,也让赵忠身后的甲士士气大涨,打了一晚上,几乎都是被人压着打,这次,总算遇到棋逢对手的了。

    闵贡之前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当看到赵忠的时候,心中不禁一惊,十常侍是比他致仕的罪魁祸首,闵贡自然认得,不过此时看到赵忠,闵贡第一个想到的却不是报仇,而是赵忠既然在此,那前方逃走的又是何人,那车帐之上又是……

    想到一个可能,闵贡心中大急,便想弃了赵忠前去追赶张让,只是赵忠哪里肯放他过去,麾下的甲士打了一晚上,好不容易遇到一群差不多的对手,更是一个个越大越兴奋,死死咬住不放,闵贡几番猛冲,却也冲不过去,眼瞅着张让等人快要看不见了,不由怒喝连连,却无奈手下兵力不强,只能勉强打个平手,想要摆脱谈何容易?

    正缠斗间,远处马蹄声响起,却是又有一支人马杀到,为首一将身长八尺有余,头顶金冠,肩披重甲,手中一杆大刀倒拖在地上,古铜色的脸庞上,一双虎目炯炯有神,胯下是一匹通体黝黑的大宛良驹,须臾间已经来到近前,看到杀在一起的两支人马,厉声喝道:“我乃凉州牧麾下大将华雄,尔等何人,报上名来。”

    赵忠闻言,以为来了救兵,面露喜色,大声道:“华将军,我乃中常侍赵忠,可是董凉州兵马来了?”

    中常侍?赵忠?

    华雄目光落在赵忠身上,想起之前李儒的交代,嘴角一咧,双腿猛地一夹马腹,胯下宝马更快了几分,风驰电掣般的杀入了人群中,直直的往赵忠方向杀去,沿途无论是闵贡带来的家丁还是赵忠的甲士都没有丝毫的顾忌,直接撞飞,手中长刀拖在地上,不时与地面上的石头擦出火花,须臾之间,已经到了赵忠近前。

    赵忠原本以为援军到来,心中松了口气,正想邀华雄联手将那闵贡绞杀,但紧跟着发觉了不对,看着直直的朝着自己冲来的华雄,心中顿时一惊,这哪像来支援的,分明是来杀人的!

    “华雄留步!”只是这思索间,华雄距他一惊不足十步,手中长刀一惊被华雄提起,月光下,一抹寒光映月,在空中留下一刀惨白的光弧。

    “噗~”

    话音刚落,那抹光弧一惊掠过他的咽喉,赵忠眼中还带着惊怒的表情,脑袋被一股血柱冲的冲天而起。

    “滚!”一刀劈了赵忠,华雄一招玉带缠腰,将刀一扫,将近处的人尽数扫飞,残肢断臂落了一地,虎目一瞪,对着一群战战兢兢畏惧不前的甲士爆喝道。

    宫中甲士哪见过这等猛人,再加上赵忠已死,后方又有大批西凉铁骑分沓而至,刚刚从闵贡那里打出来的信心瞬间消散无踪,略微迟疑片刻后,随着西凉铁骑一冲,顿时一哄而散。

    “你又是何人?”华雄勒转马头,看着收束护卫,冷眼看向这边的闵贡道。

    “河/南,闵贡!”闵贡冷哼一声,挺直了胸膛傲然道,他恼华雄不分敌我,连自己家丁也杀,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华雄看了一眼闵贡身边战战兢兢地家丁仆役,突然嘿笑道:“洛阳兵马,都是这般货色?”

    “放肆!”闵贡闻言,不禁大怒,戟指华雄道:“粗鄙之辈,安知我洛阳兵马之雄壮!”

    “若有机会,某倒是想要见识一番。”华雄将刀往马背上一挂,点齐人马正要往洛阳跑,却见闵贡没有返回洛阳,反而是追着那帮甲士的方向而去,眉头不由微微一皱,突然朗声喝道:“闵贡,尔等何往?”

    闵贡冷哼一声,也不理会,径直带着家丁去追张让等人。

    华雄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洛阳的方向,一挥手沉声道:“跟上去。”

    华雄怎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这话要从张让准备杀何进开始说起。

    董卓今夜收到十常侍派人送来的消息,言今夜将设计击杀何进,希望董卓能在今夜进京,帮助稳定局势。

    李儒当即便道时机已至,请董卓立刻发兵,无论今夜洛阳何进与十常侍谁胜谁负,洛阳必有一场大仗,董卓此刻入京,正是最佳时机,一旦等大乱结束,洛阳逐渐恢复秩序,那就没机会了,因此,董卓令华雄率领一千西凉铁骑为先锋,先一步杀往洛阳,自己则率领其余兵马自谷城出发,紧随其后。

    路上,华雄看到了张让丢掉的车架,虽然看不出太多,但也知道能坐这种车架的,绝非一般人,当下冲上去,在一众家丁的怒喝声中,一把将闵贡从人群中拎起来。

    “说,前方到底是何人?”华雄双目一瞪,厉声喝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若是平时,以闵贡的脾气,便是死也绝不会低头,但此刻事关天子,见华雄蛮横,心忧天子,也只能忍下这口气,怒声道:“陛下被奸贼劫持,还不放开我,若误了救陛下的时机,你可担待得起!?”

    “陛下?”华雄闻言一惊,连忙扭头看向一名心腹道:“快去通知主公,其他人,跟我追!”

    一名西凉铁骑调转马头朝着来路奔去,华雄随手将闵贡丢下,带着人马便寻着踪迹一路追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