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八十八章 叶昭登场
    月色下,张让带着仅存的百余名甲士裹挟着刘辩和刘协仓惶奔往北邙山的方向,赵忠这次十之八九是难逃一死了,张让虽然心痛,但心知此时就算杀回去,除了多送几条命,也于事无补,而且当时一时热血上头,想要共同赴死,此刻逃出来,求生的本能还是让张让本能的想要逃脱。

    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躲进北邙山,这莽莽山林,哪怕将洛阳的兵都派出来,也未必能够找到他们,等过了这段风头,他手中握有天子,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眼看着北邙山便要到了,迎面的官道上突然出现一支人马,为首一员将领,身长八尺,一身儒袍外罩皮甲,头上也没带头盔,而是一顶敬贤冠,不似武将,却更像个士子,腰佩宝剑,马背上挂着一杆九尺长枪,微笑着看着一行人道:“让公,久违了。”

    张让只觉头皮一阵发麻,若是一天前,他看到此人,绝对会兴奋无比,但此刻看到此人,一颗心,却是缓缓地沉下去。

    “叶侯,好算计!”张让看着叶昭,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旁人不懂,但张让久厉官场,见惯了勾心斗角,时至此刻,怎会不明白叶昭的心思。

    称病不入洛阳,看似示弱于人,却是将原本洛阳复杂的势力给变得泾渭分明,出了洛阳城之后,张让才渐渐明白叶昭为何一直不愿插手洛阳纷争,哪怕叶昭同样有机会坐到何进那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叶昭却很果断的放弃了。

    不是叶昭不争,而是叶昭比他和董卓看的更远。

    因为叶昭很清楚,就算在这洛阳城得到再大的权势,那都是虚的,只要出了这洛阳城,无论是他还是叶昭,都没有任何抗拒士人的能力,若是将天子、朝政把握在手,那将是四面楚歌的境地,天下之大,再无容身之处。

    所以,叶昭选择了退让,让何进,让十常侍去跟士人斗,他在幕后,叶昭会不遗余力的帮他们出谋划策,帮他们对抗士人,但叶昭绝对不会直接自己站在前台来去跟士人争。

    甚至张让可以肯定,叶昭通过自己,将刘协的传位诏书送到董卓手上,将董卓从西凉调到洛阳,也是这个原因,叶昭不愿意自己去跟世家对抗,却又不甘心屈居世家之下,他想要打破这个局,自己却不愿意卷入其中,所以叶昭不断将新的敌人送到士人面前。

    十常侍、何进,都是叶昭的棋子,可惜都败了,从诏书送到董卓手上的那一刻,自己对于叶昭而言,就再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而董卓,将是叶昭新的利用对象。

    从出了洛阳开始,张让便逐渐想明白这个道理,可惜,这个道理他明白的太晚,否则无论如何也不会杀何进,虽然双方看似水生火热,但实际上,双方却是命运共同体,何进活,十常侍便是过得不好,也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但何进一死,十常侍想要掌握洛阳军权,却是妄想,因为刘辩不是刘宏,而十常侍在刘辩心中的地位,也远没有刘宏时期那般重要。

    “叶卿,救朕!”刘辩看到叶昭,眼中闪过一抹欣喜。

    “陛下放心,臣在这里,任何人都为难不得陛下。”叶昭心中暗暗一叹,对着刘辩一礼,随即看向张让道:“让公,你我也算旧识,昭能有今日,让公也出力不少,此时此刻,尔等已无退路,放开陛下,自此去虎牢关,昭保你无事,至于出了虎牢关如何,那便各安天命如何?”

    张让看着叶昭,眯缝着眼睛道:“你当我还会再信你?”

    不说十常侍名声如何,单是今日挟持天子的罪名,只要杀了他,那就是大功一件,他不信叶昭会如此轻易放过他。

    叶昭自然知道张让在说什么,微笑着摇头道:“让公,叶某这双手虽沾满了鲜血,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叶某言出必践!既然说放你一命,叶某绝不食言!”

    张让死死地盯着叶昭,叶昭坦然直视,他还真没杀张让的心思,一者,张让的价值从这一刻开始已经没了,杀或不杀,于叶昭而言,意义不大,再者,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但叶昭能有今日,张让在其中确实出力不少,这份情面,叶昭想还,至于张让的命带来的功勋,叶昭还真不怎么看重。

    “让公,朕可以保证,只要你不伤害朕与协,朕也不会再为难于你。”刘辩此刻出声道。

    “陛下,法不可废!”叶昭挑了挑眉,对着刘辩躬身一礼,随后又看向张让道:“此刻方让公一条生路,已是昭所能做之极限,然国有国法,今日过后,朝廷会张贴海捕文书,这点,希望让公能理解。”

    “叶昭,你欲置皇兄生死于不顾呼!”一旁的刘协闻言大惊,指着叶昭大骂道。

    “闭嘴!”张让反手一巴掌抽在刘协的脸上,这一巴掌用力极大,打的刘协半边脸颊都肿起来,嘴角更是渗出血液,阴冷的盯着刘协道:“陈留王,你那些小聪明,便莫要在老奴与叶侯面前施展了,免得自取其辱!”

    叶昭看了一眼刘协,之前一直听人说这小子聪慧,只是为人有些刻薄阴冷,刘薇也不太喜欢自己这个弟弟,此前叶昭一直无法体会,现在算是有了个认知了,这句话,等于是故意提醒张让杀人,而且这小子胆大,敢搏,如果张让情急之下,杀了刘辩,自己恐怕会立刻杀张让,令张让没机会杀刘协,但这其中危险很大。

    虽然只有七岁,不过看来也是个不能忽视的角儿。

    只是这点小心思,在他跟张让面前施展,多少有些跳梁小丑的感觉。

    “让公,为何要打他?”刘辩连忙将刘协搂在怀里,看着张让不解道。

    “陛下……您太天真了……”张让无语的看了刘辩一眼,叹了口气,松开刘辩,对着叶昭拱手道:“叶侯,这场博弈,是老奴输了,输得心服口服,老奴答应叶侯,只是这临走之前,还有一心愿,望叶侯怜陛下仁厚,日后能护得他周全,保他这一生富贵。”

    “让公放心,陛下……也是在下的妻弟。”叶昭看了一眼刘辩,默默地点头道。

    “如此,老奴便告辞了。”后方隐隐传来马蹄声,想是追兵已至,张让对着刘辩恭敬地一叩首道:“陛下,今日多有得罪,有负先皇所托,今日陛下能饶老奴一命,老奴却无以为报,就此告辞,望陛下珍重!”

    便在张让叩首之际,一旁的刘协眼中突然闪过一抹阴冷之色,突然从刘辩腰间将刘辩随身佩戴的短剑拔出,照着张让身上便刺,这短剑乃是饰品,份量不足,也没开刃,而且刘辩性格温和,之前张让也没有将其卸掉,但若是这一剑正面扎在人身上,也足够在人身上开个窟窿,他年纪尚幼,力道不大,刺出的剑也失了准头,但那份狠劲儿却令人心寒。

    “铛~”

    破空声起,一枚短剑打在剑锋之上,刘协虎口一麻,宝剑脱手而飞,捂着发麻的手臂,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叶昭。

    “叶昭,你干什么!?”刘协怒视叶昭。

    “陈留王恕罪。”叶昭缓缓的将小弩收回,淡然道:“人无信则不立,臣既然答应了放他离开,出虎牢关之前,任何人都不能伤他。”

    叶昭精神敏锐,这些年又有加强,方圆十丈之内一举一动,难逃他感知,刘协发难虽然突然,又如何能逃过叶昭的感知。

    “阉贼祸国殃民,更劫持皇兄与本王,这等人,跟他讲什么信义!?”刘协见张让缓缓起来,知道已经没了机会,愤怒的瞪向叶昭。

    张让伸手想要再打他,却被刘辩死死拦住,张让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作罢。

    “协,叶卿说的不错,人要言而有信。”刘辩这才看向刘协,肃容道。

    刘协无可奈何,在这里,刘辩是皇帝,叶昭手握兵权,唯独他,只是一个陈留王,就算有心报仇也报不了,只是这心中,阴狠更甚。

    “叶侯,告辞了!”后方马蹄声更近,张让心知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对着叶昭拱手一礼,一声呼啸,带着高望以及残存的甲士径直奔往虎牢关方向。

    叶昭点了一人,前往虎牢关报信,让管亥他们放行。

    “陛下,请上车架,臣护送陛下回宫!”叶昭对着刘辩躬身一礼道。

    “劳烦叶卿了。”刘辩点了点头,拉着刘协往车架上走去。

    刘协路过叶昭的时候,回头看了叶昭一眼,叶昭回头,微微一笑,将刘协吓了一跳,感觉自己所有的心思,在叶昭面前都暴露无遗,连忙扭头,乖巧的跟到刘辩身后,不敢再看叶昭。

    “贼人休逃!”远处,沉重的马蹄声如闷雷般响起,一声暴雷般的吼声隔着老远都震得人耳膜发颤。

    “列阵,准备迎敌!”叶昭一挥手,身后三千将士迅速摆开阵型,迎向飞奔而来的骑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