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九十五章 国祚衰竭
    得益于吕布与王允的出现,让叶昭顺利的将西园兵马尽数收服,除了鲍鸿那一校以及袁绍带走的一校之外,西园八校,三万大军,叶昭实际掌控的有两万一千左右,昔日兵力最多的上军被叶昭拿走了八成,再加上曹操、高堂隆,死去的赵融、冯芳所部,叶昭如今手握的兵权虽不及董卓的北军五校和羽林军多,但董卓却也无法在兵力上对叶昭形成碾压的局面。

    当天下午,叶昭便命方悦分了一万两千兵马望虎牢关而去,名义上是加强虎牢关守备,实际上却是降低自己在洛阳的势力,让董卓可以少几分顾忌。

    吕布回城之后,能够明显感觉到袁绍、王允等人对他的态度冷淡了不少,在与丁原的宴会中,从头到尾都没再搭理自己,这让吕布心中,感觉十分的憋屈。

    这一次,虽然没有交手,但吕布感觉在叶昭面前输的比上一次都惨,不管上次怎么狼狈,也叫人知道了自己的勇武。

    但这一次呢?

    甚至连手都没动,便灰头土脸的逃了!

    堂堂飞将,未开一弓,未放一箭的情况下,灰溜溜的走了,这是何等耻辱?

    吕布咽不下这口气,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坐在丁原的下手处,闷闷不乐的喝着闷酒,一边的袁绍和王允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生过一般,那不时在酒宴中响起的欢笑声,令吕布感觉十分刺耳。

    “义父,孩儿身体不适,先行告退!”吃了半晌,吕布只觉心中烦闷,站起身来,对着丁原躬身一礼,他恼袁绍、王允对他态度的变化,也没理会二人,说完不等丁原回复,径自离开了。

    “你……”丁原看着吕布的背影,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认了义子,但这中间,多少有些利益驱使的原因在里面,加上吕布性格桀骜,在军中又素有军威,若非有这层关系在,丁原更难驾驭吕布,此刻见吕布如此无礼,一时间,竟难以作。

    “建阳公休怒,我看奉先也是因今日之事,心中不快,让他自己去冷静一番吧。”袁绍微笑着安慰道。

    “哼!”丁原闷哼一声,怒声道:“我看他都快成了那塞外胡蛮一般了,不知礼数!”

    已经走出门的吕布猛地捏紧了拳头,身体在瞬间僵硬了一下,随即更快的往外走去,他怕再在这里待下去,自己会杀人。

    出身?地位?

    吕布从未有一刻对这两样东西如此渴望,若自己今日也有叶昭一般的地位,那叶昭岂能如此戏耍于自己?丁原又安敢如此出言不逊?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够。

    “听说那叶昭将西园兵马分了一半去虎牢关,这究竟是何意?”吕布走后,王允皱眉道:“如此一来,洛阳城中,岂非是让那董卓坐大?”

    袁绍和丁原闻言都不禁沉默下来,叶昭尽得西园之兵,虽然让袁绍的计划落空,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叶昭壮大了,自然难免与董卓生冲突,他们坐收渔利便是。

    但如今叶昭主动将兵马分出去,这就让原本双强争雄的格局一下子变成了董卓一家独大,他们实在想不明白叶昭为何会如此,这不等于是要放纵董卓吗?

    袁绍等人想不明白,在洛阳的另一边,董卓同样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那叶昭不该如此不智才对。”书房里,董卓收到情报之后,却并没有太多开心的表情,反而目光凝重的看着李儒。..

    按照叶昭以往的表现还有这一次接触来看,不像是会轻易妥协的人,但如今将兵一分,等于是给了董卓坐大的机会。

    李儒没有回答,只是坐在董卓对面不断地盘算着什么,良久才睁开眼睛道:“岳父,小婿倒是有些看法,叶昭如此做法,其故无外两种。”

    “哦?”董卓看向李儒,示意他说下去。

    “其一,叶昭无意于洛阳角逐,有心退出,这虎牢关乃回河内之要冲,他事先占据虎牢关,也是为自己留一条退路。”李儒思索道:“然河内比邻洛阳,虽然富饶,却绝非安身之处,虽是其故土,但却不可作为立足之地。”

    “不错,他若要退,何不早退?”董卓沉吟着点了点头。

    “其二便是叶昭主动分出一部分兵力,让自己处于弱势,那洛阳士人如今手中也无多少兵权,要对付岳父,便要拉拢叶昭,连弱抗强,叶昭此举,是要收士人于麾下?”李儒有些不确定的道:“而其占据虎牢关,也是先一步立于不败之地,进可联络士人,与岳父相争,退也可退守河内。”

    不败之地?这倒像那叶昭所说的作风,不败将军,果然不败!

    董卓不禁冷笑一声,若是如此的话,自己倒是无需那么多担忧了。

    “但小婿却有种感觉。”李儒抬头看向董卓道:“小婿总觉得,这叶昭无意洛阳朝堂。”

    “这是何意?”董卓皱眉道。

    “不知道,这只是小婿感觉,那叶昭还有更深谋划,只是是何谋划,小婿不知,但眼下来看,叶昭分兵,只有这两种可能。”李儒躬身道:“如何抉择,还请岳父决断。”

    董卓沉吟片刻后,突然笑了:“如此说来,无论哪一种,叶昭眼下都不会主动与我相抗?”

    “不错!”李儒郑重的点了点头道。

    “既然如此,又何须担忧?”董卓长身而起,淡然道:“至于他想干什么,那是他的事情,我等只需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按照之前所谋行事,另外命西凉人马向长安兵,我要尽快将长安占据,我等方可高枕无忧。”

    “喏!”李儒躬身道。

    另一边,袁府之中,正思索叶昭用意之事,一名家丁突然跑来,躬身道:“大公子,老爷醒了!”

    “太好了!”袁绍、王允闻言大喜,一旁丁原也是站起身来。

    “建阳公恕罪,绍先去看看叔父病情,不便相陪,便由子师待我招待建阳公。”袁绍歉意的对丁原笑道。

    “本初自去,正好喝杯水酒。”丁原点头笑道。

    袁绍匆匆跟着下人来到袁隗的房间里,一股浓浓的药味隔着老远便能闻到,袁绍在让下人通禀之后,很快得到袁隗的召见。

    “叔父,您身子无恙否?”袁绍跪坐在袁隗塌边,恭敬道。

    “倒是无恙,本初可说说这些时日洛阳生了何事?”袁隗面色有些白,这一次可不是装病,而是真病了,毕竟上了年纪,再加上这段时间操心的事也多,稍不注意受了些风寒,竟是直接昏迷了。

    “喏。”袁绍点头答应一声,将这段时间里,洛阳生的事情详细的给袁隗说了一遍,并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给袁隗听。

    “叶昭是想让我们低头呢!”袁隗靠在软垫上面,虚弱道。

    “叔父此言何意?”袁绍闻言微微一怔,疑惑的看向袁隗:“叶昭分兵,此时兵力未必比我们多,我等何须向他低头?”

    “不要只看着我等与那叶昭之争,你也知道,董卓兵强马壮,如今更收了羽林、北军,兵势之强,可谓一时无两,叶昭分兵,也是主动示弱于董卓,我等士人,想要在这洛阳与董卓相抗,就必须连弱抗强,联合叶昭,才有机会与那董卓抗衡。”袁隗说了几句,便感觉有些头晕脑胀,他的病还未完全康复,此刻不宜太过费神。

    袁绍有些不甘,怎么又要跟叶昭示好?这都第几次了?

    “除此之外……”袁隗看着袁绍,突然叹了口气道:“大汉国祚将尽,这洛阳之地,亦非久居之所,本初此刻,也该谋求后路了。”

    “后路?”袁绍诧异的看向袁隗:“叔父此言何意?”

    “你道那叶昭分兵只是为了与我等联手?”袁隗笑道:“他是在给自己谋求退路,一旦事不可为,他会立刻率兵退出虎牢关,退回河内以观时变。”

    “这……”袁绍看着袁隗,眼中闪过一抹骇然。

    “不管此番谁输谁赢,汉家最后这点颜面,怕是要丢尽了,朝廷将不再能制约诸侯,叶昭显然已经想到了那一步,是以如今在及早谋划,如此一来,本初却是被公路领先了一步,他如今在南阳,听说经营的不错,一旦天下有变,可据南阳,向北可攻伐洛阳,向东可鲸吞豫州、汝南之地,本初也该早作筹谋,若事不可为,当谋一处栖身之地。”袁隗虚弱道。

    袁绍此前,还真没想过这个,此刻闻言卫尉皱眉,思索着这件事情的可行性,看着袁隗,犹豫了一下道:“不知叔父以为,何处可以栖身?”

    “汝南本初莫要去,日后若当真天下大乱,老夫不希望你兄弟二人内耗,折了我袁家的元气,公路既然已在南阳立足,本初可在北方觅敌,至于你二人最终谁能得这天下,便要看你二人本事了。”袁隗虚弱的笑道。

    天下?

    袁绍闻言,目光有些热,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