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九十六章 醉仙楼中
    “这军权给了我,孟德是否后悔?”收编完西园军权,又分调一半去了虎牢关,回城时,已是第三日下午,叶昭跟曹操并肩走在朱雀大街之上,看着比往日萧条了许多的朱雀大街,叶昭扭头看了一眼曹操问道。

    “操还有选择么?”曹操看着前方,怅然道:“董卓、修明、袁家……操于其中,本就难做,若手中再有兵权,怕是不得好死,既然如此,不如退一步,只是可惜这汉室江山……”

    叶昭也看着前方,没有说话。

    “修明,你说这大汉还有望中兴否?”曹操突然回头,认真的看向叶昭道。

    “谁知道?”叶昭摇了摇头:“你我身在红尘,管好自己便是,再多……你我也管不了,至于明日如何,那得去问老天了,天意难测啊!”

    “天意,也是人心。”曹操看向叶昭,突然笑道:“修明与我路不同。”

    “有何不同?”叶昭问道。

    “以往,我以为修明乃汉室忠臣,如今才知,你有枭雄之志。”曹操认真的看向叶昭,沉声道。

    “枭雄?”叶昭闻言哂笑一声道:“昔日南阳许子将评你为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孟德不也是枭雄?”

    “不过沽名钓誉之辈,其言怎可尽信,然修明你却……”曹操神色复杂的看着叶昭。

    “如何?”

    “你早有虎狼之心,我虽不知你所谋为何,但却看得出,你在一步步将汉室威望灭尽,更有心挑起世家与董卓之争!”曹操看着叶昭,沉声道。

    “你不怕我杀你?”沉默片刻后,叶昭突然看着曹操,目光隐现杀机:“我家世虽不及你,然在这洛阳城中,我若杀你,易如反掌!”

    “你不会杀我!”曹操看着叶昭,突然笑道。

    “哦?”叶昭不解道:“你如何看出?”

    “董卓是你手中棋子,操也是!”曹操看着叶昭,笃定道:“就如那何进、十常侍一般,在棋子未发挥作用之前,修明绝不会因怒杀人。”

    “我一直以为……”叶昭看着曹操,突然笑道:“你只会蹭吃蹭喝,不想孟德竟如此知我,昭还真有些舍不得杀你。”

    “为何选我?”曹操没有笑,而是看着叶昭,那种完全信赖对方,最后却发现自己只是对方一颗棋子的感觉,并不好受,他笑不出来。

    “你身上有别人所没有的东西。”叶昭看向曹操,也渐渐收起了笑容,看着这萧条的朱雀大街,怅然道:“在我所遇之人中,只有你曹孟德有,旁人皆没有。”

    “何物?”曹操看着叶昭。

    “你的眼光,你的心胸。”叶昭看着曹操道:“你有打破常规的魄力,有高人一等的眼光,这是袁绍乃至袁隗都不具备的东西,那许子将没有说错,你曹操,确是乱世枭雄,只是他也错了,这乱世枭雄跟乱世枭雄是不同的,若让我论,孟德当称乱世之英雄。”

    “英雄?”曹操涩声笑道:“原来英雄,也只是修明手中之子?”

    “世事如棋局局新,谁是棋手谁是棋子又有谁能说清?棋子也好,棋手也好,那都是明天之事,今日,我叶昭还当你是挚友,所以,莫要跟我说这些废话,听着烦闷!”叶昭一把揽住曹操的肩膀道:“走,今日心情不错,请你去醉仙楼。”

    曹操挣扎了两下,却哪里挣扎的开,只能跟着叶昭一起迈步往醉仙楼去。

    洛阳大乱,但这醉仙楼却没遭到波及,此前曹操一直猜想这醉仙楼是刘宏的产业,但如今刘宏已死多时,醉仙楼却依旧无人敢动,这就有些奇了。

    “今日是哪位姑子献艺?”叶昭熟门熟路的来到醉仙楼,对着迎上来的老鸨随口问道。

    “回叶侯,今日正赶上落雁姑娘献艺,不知叶侯……”老鸨谦卑的看着叶昭,虽然不是这里的常客,但叶昭在这洛阳城的地位,注定哪怕这新来的老鸨不知道叶昭是幕后老板,也绝不敢有分毫怠慢。

    落雁?

    叶昭和曹操同时望向四海阁的方向,只要是这落雁献艺,袁绍是没有一次不捧场的。

    果然,当叶昭与曹操目光看向四海阁时,正看到王允带着丁原、吕布走进四海阁。

    想了想,叶昭在四海阁对面找了一间雅阁落座。

    “看来这一次,本初又要与修明联手了。”曹操坐在叶昭对面,扫了一眼四海阁的方向,四海阁内的景象在此处可以尽收眼底,此刻曹操忍不住有些同情起袁绍来。

    叶昭跟袁绍按理说,就算不是敌人,如今也绝对称不上朋友,而袁绍的出身,比叶昭高了不知道多少倍,但从叶昭入洛阳以来,袁绍几乎都是叶昭手上的棋子,当真是想怎样就怎样,而且每次最先请求复合的,还大都是袁绍。

    叶昭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跟不跟袁绍合作,目前其实他还没有明确的决定,此前,他一直在暗中一步步消耗大汉的元气,加快大汉灭亡的脚步,到了如今的地步,有没有自己的推动都不重要了。

    现在自己考虑的就是其他问题了,再说,这样的利益纠缠之间,哪有什么联手一说,不过是利益的驱使而已,有利益,不用说也会自动联手,但如果没有甚至联手会损害到自己的利益,那联手自然无从谈起,就算真的联手了,那也只不过是表面上的联手而已。

    四海阁中,因为叶昭并没有避讳的缘故,袁绍等人自然也注意到叶昭的到来。

    吕布闷哼一声,站在丁原背后,扭头看向舞池的方向,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便是叶昭,偏偏却是碰上了,索性去看那舞女,也省的心烦,只是这一看之下,吕布的目光便无法收回了。

    “不想他也会自己到此?”袁绍扫了一眼叶昭的方向,嗤笑道:“难怪如此急迫的将公主送往怀县。”

    王允会意一笑道:“是否打声招呼?”

    虽然袁隗还没有完全康复,但袁隗的意思袁绍和王允已经明了,连弱抗强,不管叶昭打的什么主意,与叶昭联手是眼下最好的选择,只可惜,叶昭不似当初的何进那般好糊弄。

    “便让奉先去吧。”袁绍不在意的道:“正好,奉先不是一直欲挑战他吗?我见那典韦不在,看他今日如何应对?”

    王允点头道:“那就有劳奉先……奉先?”

    说了两句,却见吕布没有反应,若是平日里,恐怕这吕布早就跳出来了,众人不由好奇,扭头看去,却见吕布一脸痴迷的看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落雁,竟是痴了。

    “奉先!”丁原重重的拍了拍桌案,才将吕布的魂儿给叫回来。

    “何事?”吕布意犹未尽的看向丁原,皱眉问道。

    “你去那边,代本初与叶侯打个招呼,问候一声。”丁原无奈的将之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

    吕布皱了皱眉,将他当成什么人了?他又不是跑腿的小厮,摇了摇头,转头继续看那舞女,对丁原的话,只当没听见。

    “你……”丁原脸上一阵尴尬,霍的起身,摘下腰间的佩剑,连着剑鞘对着吕布便砸过去。

    “义父,你干什么!?”吕布一把抓住剑鞘,皱眉看着丁原,一脸不爽的道。

    “你这孽障,竟敢无视军令!?”丁原想要再打,剑鞘被吕布抓在手里却是纹丝不动,令丁原更加恼火。

    “此处又非军营,有何军令?”吕布一脸郁闷的看了一眼叶昭的方向:“况且打又不能打,我过去岂非自取其辱?”

    “叫你去问候一声,又非去斗将,为何要动手?”丁原闻言,气不打一处来,除了大打架,就不会别的了么?

    “我与他共处一室,义父以为我二人能温言说话?”吕布冷哼一声:“此事还是叫他人去做。”

    “奉先可是喜欢这位落雁姑娘?”王允伸手拉住丁原,对着吕布笑道。

    “原来她叫落雁么?名字倒是贴切,我欲为她赎身,不知需多少钱货?”吕布看着落雁那妖娆舞姿,有些心猿意马道。

    “落雁乃洛阳大家,怎可用此等俗物来衡量?”袁绍冷冷的瞥了吕布一眼,不屑道。

    果然是莽夫,不懂风雅!

    王允也不禁笑道:“奉先可知,在这洛阳城中,多少富贵豪门为她一掷千金却不能换来落雁姑娘一笑,虽出身青楼,却洁身自好,岂可用俗物来衡量?”

    “不要钱?”吕布差异的看向王允道。

    王允:“……”

    “子师是说,落雁姑娘何等人物?岂会因俗物而委身于你?”袁绍瞟了吕布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若是钱管用的话,他也不必专门跑来捧场了,直接领回家门疼爱便是。

    “嗯?”吕布目光一冷,森然的盯着袁绍道:“车骑将军最好管上自己的嘴,吕布便是一介武夫,也轮不到你来说道!”

    “你……”袁绍被吕布一句话堵得胸口发闷,这世上怎会还有这等人?

    “奉先,不得无礼!”丁原也变了脸色,怒叱吕布道。

    吕布冷冷一笑,既然人家把自己当条狗,自己又何必再看这些人的脸色?正要说什么,却见袁府一小厮匆匆而来,手持一份拜帖道:“大公子,这是董府刚刚派人送过来的请帖,请公子过目。”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