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一百零二章 吕布凶威
    却说丁原离开董府之后,很快被袁绍邀去饮酒,期间,袁绍向丁原透露了准备离开洛阳,寻一地以为根基。

    听着袁绍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要放弃洛阳准备自立,还隐有让丁原向其效忠之意,这让丁原心里很不舒服,没错,自己的确算是袁家门生,但也不是你袁家的狗,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千里迢迢的把自己从并州招来,然后又叫自己莫要轻举妄动,把他当什么了?

    心中不顺,却也没有表示出来,喝了一顿之后,带着吕布有些醉醺醺的回到大营,越想越觉愤怒,袁绍他无法去说什么,那是自己的恩人家,所以这怒火也就全部灌到了董卓头上。

    董卓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凉州牧,还是自领的那种,论官爵,也不过与自己齐平,在这朝中,随便拿出一个,都比他大,有何资格擅谈废立之事。

    而袁家的不作为,更让丁原心中感到失望,内心里,他对大汉还是有感情的,也是因此,丁原对袁绍那隐隐有自立的想法十分排斥,让我不动就不动,我可不想像你们这般有气还憋着。

    丁原想到这里,立刻升帐议事,将帐下吕布、张辽等将招来,商议出兵之事。

    次日一早,叶昭在睡梦中被一阵擂鼓声惊醒。

    叶昭军中平日训练虽然也有擂鼓,但却有着自身的韵律,而眼下响起的擂鼓声,却迥异于叶昭军中的擂鼓之声,因此才会将叶昭惊醒。

    “何人擂鼓!?”叶昭站起身来,皱眉道。

    “主公,是丁原在城外向董卓寻衅!”典韦从帐外进来,躬身道。

    “丁原?”叶昭挑了挑眉,一边穿上衣甲一边道:“集结亲卫,我们过去看看。”

    昨日他去的突然,对于董卓跟群臣说什么,他还真没注意,如今丁原这么大的反应,怕是董卓欲行废立之事引起士人的布满了。

    “喏!”典韦答应一声,立刻出营集结亲卫,叶昭命方悦谨守西园大营,自带五百亲卫出营,寻着鼓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另一边,董卓听闻丁原在城外搦战,心中也是恼怒:“丁建阳欺人太甚,我昨日未曾为难于他,他却先来惹我!既然前来送死,我便成全与你!”

    当下召集众将,点了兵马浩浩荡荡的往正阳门外而去。

    出了正阳门,却见正阳门外,正有一将,身披兽面吞金甲,肩披大红披风,手持方天画戟,在正阳门外耀武扬威,眼见董卓率众出城,将方天画戟遥指董卓朗声道:“董卓老贼,还不上前领死!”

    董卓咬牙道:“此究竟为何人?”

    李儒道:“乃丁原螟蛉子吕布,在并州颇有勇武之名,被鲜卑胡人冠以飞将之名!”

    “飞将?”董卓闻言,嗤笑一声,一指吕布道:“何人于我斩了这飞将!”

    华雄正要出战,却见一将已飞奔而出,乃是董卓从湟中招募的羌人勇士雅丹,亦有万夫不当之勇,华雄见状,便止住战马,也好观看一下那吕布究竟有何本事。

    却见雅丹飞马而出,直冲向吕布,吕布见状,将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拖,冷声道:“来将通名!”

    “湟中雅丹!”雅丹瞥了吕布一眼,嘿笑道:“你便不用通名,我知你乃丁布!”

    “某乃吕布!”吕布阴沉着脸道。

    “某知你是吕布,不过既然是那丁原假子,何不更名丁布,也省的丢了你祖宗的脸面!”雅丹大笑道。

    这一句话,却是直接让吕布暴跳如雷,有道是骂人不揭短,这货却是一句话便戳中吕布痛处,无法再保持冷静,咆哮一声,已经飞马扑向雅丹。

    雅丹骂的正自痛快,却见吕布到了眼前,他乃湟中第一勇士,西凉军中,论勇武他也只服华雄,虽然昨日听人说吕布厉害,不过当时在场的也没什么猛将,雅丹自然没往心里去,此刻见吕布扑来,挺枪便刺。

    原本,作为湟中第一勇士,雅丹的武艺还是不错的,平日里跟华雄切磋,也能斗个五六十合,以雅丹的本事,就算不及吕布,也不至于被秒杀,但吕布恼他毒嘴,一上来就是全力,对那雅丹刺来的枪看也不看,方天画戟在空中一拖,抡出一道惨白的光弧,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明明比雅丹后出手,但方天画戟却是先一步降在雅丹头顶。

    雅丹见状大惊,他可没想一上来就玩儿同归于尽,连忙收枪招架。

    这战场上的输赢,武艺虽然重要,但很多时候气势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雅丹收枪防御,本就仓促发力力气不及,气势也因此被削弱,而吕布含怒而来,这一戟劈下,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斩在那精铁打造的戟杆之上,一股磅礴巨力涌来,雅丹只觉双手虎口一痛,双臂承受不住的被压下来,方天画戟的月牙直接落在肩膀上,划破了肩胛,痛的雅丹大声痛呼,奋起全力想要将吕布的方天画戟给顶开。

    却见吕布猛地一转戟杆,在雅丹的痛呼声中,月牙小枝直接从雅丹肩膀上挑起一条肉来,原本聚起的力气一泄,吕布趁势将滑稽一拖,一颗人头瞬间冲天而起。

    吕布策马避开那飞溅的鲜血,扭头看向董卓本阵,身后的并州将士一个个鼓噪起来,反观董卓这边,却是鸦雀无声。

    说来复杂,其实从吕布发起冲锋冲到雅丹面前,两人交手也不过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一合都不够,雅丹便被吕布一戟斩落马下,便是华雄自忖虽能胜过雅丹,但也绝对做不到如此干脆利落的将雅丹给一刀斩落马下。

    当然,沙场交锋,变数太多,气势、环境、自身状态问题,都能影响到胜负,但吕布能够如此干脆利落的斩杀这湟中第一勇士,已经足以说明吕布的实力远在雅丹之上,就算自己上,恐怕赢面也不高。

    只是华雄能够看得出来这其中的差距,旁人可看不出,眼见雅丹落马,不等董卓再问,便又有两名西凉骁将自本阵杀出,直扑吕布,此二人能被董卓点名同行,在西凉也不是无名之辈,自有几分本事,若是遇上其他将领,此刻两人联手,或许还能拼上一把,可惜,他们遇到的是吕布,而且还是状态正处于巅峰的吕布。

    眼见二将夹击,吕布怡然不惧,双腿一磕马腹,胯下那通体黝黑的战马犹如一团乌云般扑上去,靠前一将想要动手,却觉眉心一痛,一道惨烈的白光自身前闪过,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吕布连人带马劈开,马儿体长,还不至于分裂,但背上的将领却是被吕布一戟两断,吕布可不想再听什么丁布这等羞辱之言,压根儿连通名的机会都没给对方,但见一蓬血雨纷飞,从中策马窜出的吕布犹如浴血魔神一般。

    另外一将眼见吕布如此凶威,胆气一泄,竟是不敢跟吕布对阵,连忙拨转马头,向本阵奔逃。

    “想走?”此刻吕布打出了兴致,哪容他离开,反手自箭囊中摘下一枚箭簇,也不用弓,抖手一掷,那箭簇便带着一股尖锐的啸声射出。

    那将领听得破空声响,本能的做出躲避的动作,只是动作只做到一半,身体便一僵,不可思议的低头看去,便看到一截箭簇自胸膛窜出。

    身体无力地栽倒在马下,被奔腾的马蹄踩在背上,身体再次剧烈的抽搐了两下,彻底没了声息。

    “还有谁!”吕布胸中一口郁气此刻终于消散,自入中原以来,先后两次在叶昭手下吃瘪,在叶昭面前,总是还没展示自己的勇武,便已经莫名其妙的败了,这一次,总算让自己找回一点驰骋天下的感觉,胸中豪气迸发,将方天画戟一指董卓,朗声笑道。

    叶昭带着典韦出现在远处,没看到之前吕布连斩三将的场面,不过看西凉军一副鸦雀无声,士气全无的样子,也能想到西凉军没能讨到好处。

    “杀~”并州军本阵之中,眼看西凉军士气低落,丁原大喜,连忙指挥军队发起了进攻。

    “此人骁勇,非一人可敌,众将齐上!”董卓见状,不愿示弱于人,连忙点将上前围攻吕布,同时在城外列开阵势的西凉军,也虎吼着冲上去。

    两支人马如同两股洪流一般撞击在一处,但见人马喧嚣声中,残肢断臂洒落满地,只是如此激烈的战斗,却丝毫无法掩盖住战场中央,吕布独斗董卓麾下众将的境况。

    但见吕布被至少八名武将围在中央,更有华雄在外逡巡,窥其破绽,吕布却怡然不惧,方天画戟一招夜战八方,将攻来的兵器尽数荡开,紧跟着将方天画戟绕着腰身一绕,再度将八名武将逼开,随即便是一个挑斩,便有一名西凉武将被斩落马下,而后一招怪蟒翻身又是一将落马。

    转眼间便被斩了两将,而吕布却是毫发无损,其余六将见状心胆俱裂,哪敢再战,转身要跑时,却被吕布接连两戟再杀两人。

    “杀~”吕布的气势在这一刻攀到了巅峰,一戟将华雄击退,虽然有些讶异华雄竟然能挡下自己一戟,却也没有多做理会,认准了董卓的方向,咆哮着杀向董卓。

    董卓见状,哪还敢战,打马便回,一群西凉军见董卓都跑了,一个个也跟着亡命奔逃,丁原趁势率军压上,直杀的西凉军丢盔弃甲,一直追到城墙附近,漫天箭雨落下来,才将并州军的气势给压制住。

    吕布策马立于护城河畔,看着狼狈奔逃的西凉军,突然发出一声豪迈的大笑,胸中郁气尽消,通体舒畅,声音更是直冲九霄,令守城将士色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