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一百零四章 再戏吕布
    并州是个崇尚勇武的地方,在这样一个地方,个人武力堪称冠绝天下的吕布,自然拥有极大地号召力,哪怕是吕布杀了作为主公的丁原,当吕布振臂一呼之际,仍旧有大量并州将士选择了追随吕布。

    张辽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是痛惜无比,并州将士,最终还是难逃分离的后果么?

    只是丁原一死,并州军中再难有人压制吕布,张辽虽有人望,但论及军威却是远不及吕布那般强悍,此刻吕布振臂一呼,倒是有大半并州将士站到了吕布那边,张辽这边的人反而不多。

    叶昭看着这一幕,突然有些明白丁原为何如此忌惮吕布了,这等军威,就算是自己,易地而处恐怕也很难做到绝对相信吕布,尤其是吕布显然是比较容易忽悠的那种。

    叶昭倒是不怕并州军被吕布招降,就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今夜只要能够得到张辽,十万雄兵他都不换,况且这些并州军显然更信服吕布,这种心理上长期凝聚起来的倾向没有特殊的条件是无法逆转的,定远的死显然还不够,所以叶昭也就任由大半并州军被吕布收降了。

    “吕布,背主之贼,还不给主公偿命!”一名丁原心腹眼看着大半将士向吕布倒戈,心中不忿,咆哮一声,策马冲向吕布。

    吕布皱了皱眉,也是没想到今夜会有这么多的变故,毕竟是昔日袍泽,此刻心有亏欠,也不好再下杀手,只是看着叶昭的方向,双腿轻轻一夹马腹,赤兔马迈着步子往前几步,那武将全力一击,就被吕布这样轻描淡写的避开。

    “叶昭,可敢与我一战?”吕布压根儿没理会那武将,就这么背对着他,将方天画戟朝着叶昭一指,朗声喝道。

    只是吕布不想跟袍泽战,这样的举动,落在对方眼中,却是赤果果的侮辱,那武将脸色涨的通红,若说之前还是为了丁原报仇,那此刻就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了,疯般咆哮一声:“欺人太甚,给我纳命……”

    “聒噪!”吕布本是念袍泽之谊,不想再杀人,但见对方不依不挠,心中烦躁,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反手便是一戟落下,那武将也没料到吕布会突然转身,手中兵器还没递到一半,便见眼前一蓬戟云亮起,寒芒掠过,人头落地。

    “文远,先前的赌约可还作数?”叶昭看着张辽笑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基本上也没什么其他事了,他来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收人的。

    张辽点点头,面色却不好看:“张辽既然说出,便定会做到,但若叶侯要让我并州将士自相残杀,张辽宁死不从!”

    “放心,本侯还没那么无聊,既然你愿意,那这边事了,随我回营吧。”叶昭笑道。

    “多谢主公!只是……”张辽犹豫的看了吕布一眼,今夜之事,可不是叶昭说想了便能了的。

    吕布冷笑着看向叶昭,得了好处就想走?世上可没有这般好的事情。

    “吕布的话,你莫要担心,本侯退他,易如反掌。”叶昭笑着策马上前,看向吕布道:“吕奉先,你真想与我打?”

    “便让末将见识一下叶侯本事!”吕布冷哼一声,将方天画戟往地上一拖,冰冷的气势配合着夜色弥漫开来,令人犹如置身于尸山血海一般,典韦不自觉的护在叶昭身边。

    “不必,他既想打,若我不应,岂非让人以为我怕了他,今日便叫这吕布知道何为天外有天。”也少将剑鞘一伸,拨开典韦,看向吕布道:“本官也想看看,被一帮胡人捧成飞将的人,究竟有何本事。”

    吕布目光一凝,凝神静气,等待着叶昭难。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叶昭从幽州打到中原,再从中原打到洛阳,未逢一败的战绩,实在是有些唬人,哪怕是吕布,在真正准备跟叶昭战斗的那一刻,才突然现自己心中并不是那么有底。

    “吕布,原本,你不过是一个主簿,兼且人品卑劣,似你这般忘恩负义之徒,根本没有资格死在本官剑下。”叶昭看着吕布,淡然道。

    吕布闻言,只觉怒冲冠,冷笑道:“叶侯的口舌之利,末将万分佩服,只是不知这马上功夫是否与叶侯的嘴巴一般厉害。”

    “你很快会见识到。”叶昭神色一肃,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弥漫开来,令在场众人感觉心头一窒,吕布感觉自己的反应似乎慢了一拍,面色不禁大变。

    叶昭神色突然一缓,摇摇头道:“算了。”

    “可是胆怯!?”吕布冷笑道。

    “非也。”叶昭好笑道:“这样吧,本官也不欺负你,便索性让你占个便宜,让你先出手,免得日后传出去,旁人说我以大欺小。”

    “笑话!”吕布傲然道:“吕某与人斗将,也不先出手,就请叶侯先出手吧,也算末将对叶侯尊敬之意?”

    “尊敬?”叶昭哂笑道:“你吕布的信誉,这话恐怕也是说说而已吧。”

    吕布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他的人品说事,自己与丁原虽然名为义父义子,但那也不过是当时形势所迫,再说丁原如此对他,他杀丁原有何不可?犯得着几次三番拿自己的人品出来鞭笞吗?

    骨子里那股子桀骜劲上来,朗声道:“叶侯也莫要小觑末将,就算末将德行有亏,但这并州将士皆在此处,他们可以作证,战场上,吕布从不说妄语。”

    “你当真要我先出手?”叶昭认真的看向吕布道:“若真是如此,你怕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了。”

    “当真!”吕布傲然道:“叶侯不出手,吕布绝不先出手。”

    “哈,怕是你不出手,会让麾下这些将士先出手,不想奉先也会如此狡诈!”叶昭指了指吕布身后的将士,带着一股看破一切的中二表情,哂笑道:“此等雕虫小技,岂能瞒我,不过也罢,我已说了让你占个便宜,便要让你占这个便宜,你便让他们出手吧,且看本官如何应付!”

    吕布闻言大怒,厉声道:“叶侯休要小看人,三军将士听令,他若不出手,任何人都不得出手,否则军法处置!”

    “哈哈哈~”叶昭闻言,却是忍不住仰天大笑起来。

    吕布突然感觉有些不妥,上一次叶昭在虎牢关前,也曾做出这种智障的表情,然后他差点死在那里,这一次……

    吕布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看向叶昭身后的那些将士,见没有异动之后,才微微松了口气,皱眉看向大笑不止,连眼泪都被笑出来的叶昭,吕布闷声道:“叶侯何故笑。”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好笑的事情。”叶昭摇了摇头,有些怜悯的看了吕布一眼道:“下次再来与我挑衅,记得带脑子。”

    “何意?”吕布有些懵的看着叶昭。

    “收兵!”叶昭也懒得理会吕布,直接下令收兵,一旁的张辽有些无语的看了吕布一眼,现在他可以确定吕布是被人利用了。

    “叶昭,你这是何意?”吕布看着叶昭怒道:“你已说了要与我斗!”

    “我的确说过。”叶昭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但并未说是今天!”

    “你……”吕布先是愕然,随即醒悟过来,自己又被这厮耍了,顿时大怒,方天画戟一举便要动手。

    “果然无信,你不是说不先动手的吗?”叶昭看着吕布,失望的摇头道:“果然,相信你所言,是本官太天真了,只是你如此做,可曾想过日后还如何服众?”

    吕布胸口一堵,一双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捏着方天画戟的手嘎吱作响,却最终没有出手。

    叶昭看着吕布笑道:“不错,还有些忍性,其实奉先,本侯论爵位、官职,都不比那董卓差,你有没有想过,更名为叶布?虽然叫起来不怎么顺,不过跟在本侯身边,前程必定远大。”

    “叶侯,莫要欺人太甚!”吕布握着缰绳的手猛地捏紧,森然的看着叶昭道,被一个比自己还小了几岁的人这么说,任谁都不会高兴。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个信人。”叶昭笑道:“奉先放心,对于认你做儿子这件事情,本侯还得慎重考虑一二,毕竟本侯也不希望哪天奉先被什么人一挑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砍了,我还是努力多生几个儿子较好,而且你这么大的年纪的儿子,我也叫不出口。”

    吕布没有回答,但那几乎快要能够吃人的眼神以及剧烈起伏的胸膛,可以看出吕布现在的心情波动很大,叶昭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意动,不过想了想,还是没给对方这个认父的机会,很欢快的跟吕布摆了摆手道:“奉先莫要相送了,不然你的新爹会着急的,本侯就先走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吕布,带着张辽、典韦等人,调转马头便往西园大营而去,原地,剩下的并州军一片沉默,良久,叶昭已经走出老远,才听到并州军大营的方向传来一道颇具穿透力的咆哮。

    “竟然忍下来了。”叶昭掏了掏耳朵,摇头道:“看来此人虽然有时候冲动易怒,但也并非全无原则底线。”

    推荐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大神老施新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