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二章 杀人
    次日一早,怀县城外,叶昭演兵的地方,就设在怀县北门外,那一片宽敞的平原上,站在城墙上,一眼望去,但见刀枪林立,杀气盈野,还未开始,只是一支支部队来回走动带来的气势,便叫守城的那些郡兵脸色白,两股战战,哪怕叶昭带着亲卫将北门城楼占据当做观战台,一帮子郡兵也没一个敢上前说个不字,甚至还得配合叶昭的人马维护四周秩序,安抚百姓情绪。

    叶家三代在怀县扎根,自回怀县这些天,也按照家乡的规矩拜访了不少人,百姓对于叶昭驻扎在此,除了一开始的不适应之外,渐渐地也习惯了,甚至此刻还有不少大胆的人前来围观,想看一看这河内出的名将是如何治军的。

    北门城楼之上,叶昭命人在这里摆了几张宽大的胡床,城中的一些望族都有邀请,来或不来,全是自便,叶昭也没有强求。

    不过以他如今的地位,至少在这河内之地,不给面子的不多。

    你说这叶将军是何意?叶昭高坐在帅位之上,俯视着城下排列整齐的队列,两旁的一个个家主见叶昭没有太多表示之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看样子不像是与我等示威。

    示什么威,卫将军的威势还需要跟我等示?况且要是示威的话,那上门投贴的人,也不会跟你我那般客气。被问道的人有些没好气的道:人家这只是寻常军演,邀请我们来,也不过是安我等之心,此处乃是卫将军故乡,怎会为难我等?

    说的也是,昔日那卫贤为难卫将军之时,我等虽未挺身而出,暗地里也帮了些忙的。

    不过都说卫将军治军有方,如今看来确实如此,那王匡手下的人马,若有卫将军帐下一半气势,也能算得上精锐了,你看看那帮郡兵,连卫将军帐下的那些女兵都不如。

    只是不知为何卫将军要收女兵?女人也能打仗?

    谁知道?不过听闻这些女兵当初先帝在世时,曾在牧野救驾,而且还是卫将军一手训练出来的,听说便是比之洛阳禁军都丝毫不差。

    说实话,十年前看那卫将军,可真看不出他竟有这般大的本事,叶家如今也算是在卫将军手中光耀了门楣了。

    快看,那不是王匡吗,他怎的

    主公,太守王匡带到。众人说话间,却见典韦带着两名亲卫,押着王匡走上城楼,径直来到叶昭身前。

    卫将军这是何意!?王匡愤怒的看着叶昭:匡就算往日在洛阳与卫将军有些过节,但自卫将军回乡后,可一直未曾有过半点怠慢,如今不问缘由,便派这莽汉将我拿来,卫将军这是在向这河内父老示威吗?

    叶昭的请帖昨天就送到,但王匡自然不可能来,谁知道今天一早,典韦就直接破门而入,二话不说,直接抓人,他好歹也是一郡太守,虽然位在叶昭之下,但论起职位,也不比叶昭低太多,叶昭这般直接强行请人,未免有些辱人之嫌。

    其他人闻言不禁有些微微变色,若他们不来,叶昭是否会用同样的手段来‘请’他们?

    公节,你我也有好久未见了,这一见面就这般尖锐,不太好吧?叶昭举起茶碗,却没有让王匡起来的意思,不咸不淡的道:另外,就算是示威,我也只是朝你一人来示,不要拖上河内父老,我河内乡亲还轮不到你来代表。

    我乃河内太守,为何不能?王匡怒道。

    很快就不是了。叶昭放下茶盏,看向四周看过来的一众河内乡绅,微笑道:诸位莫要惊异,今日之事,乃我与这王匡私人恩怨,诸位若是害怕,离开便是,叶昭不会将自己的刀对向自己的乡亲,若是诸位叔伯兄弟信得过叶某,便留下来做个见证,看看叶某今日,是不是胡作非为?

    叶侯说笑了,您是在这怀县长大的,断不是那等无故欺人之辈,只是不知这王太守究竟如何惹怒了叶侯?赵家家主赵申微笑着向叶昭一礼,疑惑道。

    叶某此番回乡,一来是不满那董卓所为,不愿与他同流合污,二者也是离乡多年,想要回来看看故乡,祭奠宗庙,本无他意。叶昭看着王匡道:王太守昔日与我却有政见不和,但那是公事,叶某行事,一向公私分明,不会公报私仇,此乃德也!

    从怀中取出两封信笺,顺手递给赵申道:只是不知王太守究竟对叶某有多少成见?竟欲联合冀州诛灭于我?

    我王匡看到那两封信笺之后,面色便开始白。

    你可知道,若这韩冀州和袁本初真的应你之邀,大战一起,我河内将会如何?叶昭低头,鄙视着王匡,语气逐渐转厉:你这不但是要致我于死地,更是要连累这河内百姓遭受刀兵之苦,你说你为河内太守,可曾真的想要为这河内百姓做过任何事情?

    这赵申看着两份信笺,眼中闪过一抹震惊,随即看向王匡,沉声道:太守是否给我等解释一二?

    我王匡看着叶昭,沉声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你叶家私兵加上卫将军府部众,足有四万兵马,太守府却只有不足四千,你让我如何安心?

    这便是你勾结他人的理由?叶昭站起身来,从赵申手中接过竹笺,随手打在王匡脸上:为此不惜将我河内百万父老卷入战火,只为求一心安?

    诸位!叶昭看向一众士绅,肃容道:今日之事,本不想劳烦诸位叔伯兄弟,然实乃人无伤虎意,虎却有害人心,既然诸位叔伯兄弟来了,便请为叶某做个见证,非昭不顾朝廷法令,实乃此人包藏祸心,以下犯上,意图将我河内乡亲卷入战火,今日杀此人,非为私怨,实乃此人心性歹毒,昭实不放心,将我河内沃土交由此人之手!

    叶侯放心,此人死不足惜!几名士绅站起身来,对着叶昭抱拳道。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叶侯放心,此事我等定不能让叶侯受到半点冤枉,岂可让此无德之辈,在握河内之地肆意妄为?

    对,杀了他!杀了他!

    周围,也有不少人跟着叫嚣起来。

    叶昭伸手一压,现场的声音迅小事,叶昭看向王匡道:公节兄,你我恩怨,就至此吧。

    叶昭,你敢说你没半点杀我之心!?王匡愤怒的咆哮道。

    以前没有,但现在有了。叶昭扭头,示意典韦将人给拖下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