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九章 先声夺人?
    叶昭的加入,虽然对于刘岱、桥瑁、孔这些人来说,并不欢迎,但对于这些人麾下的将士来说,却是一剂强心针。

    毕竟遍数叶昭过往战绩,可说是未尝一败,威望足够,有叶昭加入无疑能让联军将士多几分信心。

    李在当天便拔营起寨,急急忙忙的率兵往颍川赶去,接下来的几日,却是风平浪静,先后有北海太守孔融,徐州牧陶谦、陈留太守张邈、山阳太守袁遗赶到,联军兵马已逾十万,声势日盛。

    不过孔融还好,与蔡邕有旧,为人也跟蔡邕一般,有些迂腐,认死理,对于叶昭虽然不算亲善,但也未曾显露恶意,平日见到,还会打声招呼,寒暄几句。

    另外几人可就没这么和善了,徐州牧陶谦直接无视,而那山阳太守袁遗、陈留太守张邈都算是袁氏一脉,对叶昭可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听说之前叶昭那等锋芒毕露,也不敢跑来招惹。

    叶昭也不以为意,这些人,并非他选择的结交对象,每日除了偶尔与孔融、曹操聊上几句,大多时间,都是在操练兵马。

    他身边精锐尽数被调走,留下来的都是未经过什么训练的新军以及郡兵,以后要有大用,必须勤加操练才成,日子过得倒也自在。

    十几天的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李也终于赶到了颍川境内。

    离开之前,他还专门邀曹操请教如何防守颍川,曹操也认真答过,从轩辕关要入颍川,必走阳翟,所以李只需在阳翟一带布下重兵,就算董卓真的派兵来袭,也拿他无可奈何,因此李渡河之后,绕过荥阳、敖仓,直奔阳翟,为图省事,没有走颍川境内,而是直接走梅山,准备走轩辕关前而过直达阳翟,这样可以省去至少两天的路程。

    只是李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行程在刚刚渡河之后,便被董卓的人盯上了。

    一路日夜赶路,眼看着便要过了梅山,却见一支人马已经挡在前方,看旗号,竟是西凉兵马!

    李见状不禁大惊,失声道:“西凉军怎在此处?”

    但见西凉军中飞奔出一将,将手中大刀一指李道:“我乃西凉华雄,逆贼还不受死!?”

    李咬了咬牙,虽不知这西凉军为何会在这里拦他,但事已至此,跑是跑不了的了,那华雄麾下,大半都是骑兵,就算他不懂兵法,也知道这两条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当下咬牙道:“将士们,给我冲!”

    看着迎面扑来的颍川兵马,华雄咧嘴一笑,这份功勋,来的也太容易了吧!

    步兵对上骑兵,不说赶快找寻有利地形自守,反倒想着跟骑兵对冲!而且观其阵势,也是散乱不堪,一群人一窝蜂涌上的那种,没有丝毫阵型可言。

    若关东诸侯,都是这般无能的话,那这一仗,敌军再多,他都有信心给灭了。

    “儿郎们,给我杀~”华雄高举长刀,咆哮着率先朝着李杀去。

    千余西凉铁骑聚集成庞大的骑阵,犹如地狱的幽涛,裹挟着碾碎一切的威势汹涌而来,那股仿佛令天地都开始颤抖的气势碾压下来,令冲在前方的颍川将士面色大变,还未冲到一半,便有人开始调头逃跑。

    就如同利刃刺进了豆腐中一半,颍川将士只是一个冲锋,便被彻底冲溃,接下来,就是一面倒的追歼战了,李做梦都想不到,明明自己人多,为何反而会败的如此干脆……

    五天后,袁绍、公孙瓒、张扬、南阳太守袁术、广陵太守张超、济北相鲍信、长沙太守孙坚、西河太守崔钧陆续抵达酸枣,联军的规模也逐渐形成,单是各镇兵马,便有近四十万之众。

    袁绍与曹操商议,召集一众诸侯商议盟主之选。次日一早,十七路诸侯升帐议事,袁绍被众人众星拱月一般簇拥而来,相比之下,叶昭虽然在这里身份最高,但身边却是颇为冷清,只有曹操作陪。

    “修明,好久不见。”袁绍在众人的簇拥下,坐在了叶昭对面的位置上,仿佛才发现叶昭的存在一般,拱手笑道。

    如今盟主之位还未定下,这帅位暂时空悬,叶昭和袁绍分立帅位左右,袁术与曹操次之。

    “的确好久不见。”叶昭笑道:“本初兄倒是神采奕奕。”

    袁绍看向叶昭突然道:“只是不知修明何故杀那王匡,公节虽然昔日与修明有些误会,但也罪不至死吧?”

    此言一出,大帐之中,气氛陡然冷了下来,不少之前与叶昭不睦的诸侯,神色不善的看向叶昭。

    “莫要叫的太过亲热。”叶昭靠在胡床的椅背上,抬头瞥了一眼袁绍道:“本初,你是何身份?如何敢直呼我表字?”

    “我现在并非是要与修明谈论……”袁绍死死地看向叶昭,想要将话题拉回去,却被叶昭打断。

    “要叫叶侯或是将军,袁家四世三公,怎不教人礼仪尊卑?”叶昭直接打断袁绍的话,皱眉道:“我跟你叔父同殿为臣,他若呼我表字,也还说得过去,但袁绍,你不过一郡太守,当初也是你叔父跪在我面前为你求情,我才怜他老迈,与他一同保举了你这渤海太守之位,你今日一来,不说谢恩,却张口闭口直呼我表字,恕我直言,袁家的门风是否太过随意了一些?”

    “绍……谢过叶侯活命之恩。”袁绍面色变得难看起来,面色阴沉的对着叶昭拱手道。

    “无妨,小事尔,就算没有老太傅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你我昔日也算有几分情分,董卓要害你,我焉能不理。”叶昭靠在椅背上微笑道。

    袁绍脸颊狠狠地抽搐了两下,当初袁隗如何帮他求得渤海太守,袁绍不得而知,但以袁绍对袁隗的了解,断不可能跪在地上求叶昭,那洛阳城中,又非只有叶昭一人能促成此事,但问题是此刻大帐之中,除了叶昭之外,也没其他人当时在场,还不是叶昭说什么就是什么?

    “虽说叶侯与我有活命之恩,但公节也是我挚友,如今无故死在叶侯手中,这个公道,我却要为他讨回来。”袁绍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将话题拉回来。

    “我杀谁,要向本初报备?”叶昭双手十指交叉,叠于胸前,微笑着看向袁绍,神色淡然道。

    袁绍突然反应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着了叶昭的道了,若一开始,他来兴师问罪,叶昭自是只能应付,但叶昭此刻先声夺人,先把双方地位高地给定下来,此刻自己再问,气势上就有些弱势了,而且也有以下犯上之嫌。

    若是旁人,袁绍还能以得位不正来反驳,但叶昭的地位,那是在刘宏时期就定下的,卫将军、宁乡侯之爵位,也是在何进掌权时期所得,并非董卓所封,当时他也在场,迫于形势选择了默认,此刻想要再去向叶昭问罪,那味道顿时变了。

    只是话已经说到了此处,袁绍也不想退缩,咬牙道:“绍位虽不及叶侯尊贵,然王匡亦是河内太守,朝廷命官,叶侯便是位高权重,也无权处置与他!”

    “错!”叶昭笑道:“王匡太守之位,从何而来?”

    “这……”

    “乃董贼所封!”叶昭慨然道:“我等如今天下诸侯汇聚于此,本就是讨伐董卓逆贼,本初却是处处想要为董贼之臣说话,这就令本侯有些不解了,本初你到底意欲何为?这讨董之事,还做不做了?若是不做,那便就此散去,也省的我等在此浪费时间。”

    “叶侯此言,未免有些强词夺理!”袁绍身旁一名中年皱眉看向叶昭道:“此间诸位,试问有几人官职不是那董贼所封,若依叶侯所言,此间众人都该杀不成?”

    说话者,乃广陵功曹臧洪,有气节之士之称。

    “那可不同,此间众人,皆是应诏讨贼之人,然王匡可未曾应诏,我怎之他是何心思?”叶昭哂然道:“况且本侯刚回河内不久,此人便意图谋害于我,相当可疑呐!”

    “如要证据,我此处有两封王公节与贼人暗中联络的书信,诸位可要看看?”叶昭说着,从怀中取出两份信笺,看向众人道。

    “叶侯,本初不过气言尔!”曹操见气氛越来越不对,连忙上前拦住叶昭笑道:“今日我等汇聚于此,乃是为大义而来,昔日恩怨,暂且作罢,如今诸侯汇聚于此,常言道蛇无头不行,我等虽然势众,然却无人统领,无异于一盘散沙,今日正是希望能从诸位之中,选择盟主,号令群雄,共诛国贼!”

    袁绍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的愤怒,本是想来个先声夺人,将叶昭的气焰给压下去,如此才能顺理成章的坐上盟主之位,谁知先声没能夺人,反倒被叶昭一阵奚落,心中不禁一阵气闷,见曹操出来解围,也正好借机下台,正要说话,却见门外一名小校飞奔而来。

    “报~”

    那小校乃曹操麾下,进来后便对曹操躬身一礼道:“主公,出了些事情!”

    曹操闻言眉头一皱,对着众人道:“诸公稍待,操去去就来。”

    “是何见不得人的事情,要背着人说?”袁术懒懒的看了曹操一眼笑道。

    “一些军务尔。”曹操微笑着说道。

    “既是军务,何不说来听听,术听闻孟德治军之能,不在叶侯之下。”袁术瞥了叶昭一眼,倒是没敢去跟叶昭叫板。

    曹操犹豫了一下,点头对那小校道:“你且说来。”

    “喏!”小校拱手道:“方才传来消息,颍川太守李于梅山下遭了董贼部将华雄暗算,兵败梅山。”

    “那李呢!?”孔皱眉道,他乃豫州刺史,李算起来,也是他的部下。

    “李太守……”小校看了一眼众人,咽了口唾沫道:“李太守被那华雄生擒,并烹食之……”

    “蛮夷好胆!”一众诸侯闻言,纷纷变了脸色,杀人也就算了,华雄直接让人烹食,这等事情,至少对于很少经历战事的中原诸侯来说,绝对是很残忍的,何况李还是颍川名士。

    反观叶昭、公孙瓒这些久经战阵的老将,可就没什么表现了,只当故事来听,这种事,他们见多了。

    一时间,帅帐之中,众人纷纷开始大骂董卓残暴,反倒是将原本的目的给忘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