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十四章 吕布来袭
    进入五月天之后,天气开始渐渐转热,荥阳一带地处平原,放眼看去,已是绿草茵茵,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草木香气。

    曹操统帅本部兵马,先渡过黄河之后,孙坚已经离开了一天。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黄河不是长江,每年都有一段冰封期,河水结冰,沿岸船只也多是小船,而且沿途也是有宽有窄,水战在这边并非必要,所以这联军渡江,也没有足够的船只,只能征调来一些民用的小船一点点的往过渡,同时向更远的地方征集民船,也是因此,当曹操的本部渡河之后,先一步渡河的孙坚已经离开了一天,按行程来算,此刻恐怕已经到了荥阳了。

    曹操也不耽搁,在登岸之后,便集结部众火速赶往荥阳,准备跟孙坚联手攻破荥阳,离开前叶昭那些话总让曹操有些不舒服,他曹操自问本事也未必就比叶昭差多少,但叶昭这般频繁嘱托,显得他有些无能,是以这一仗曹操是卯足了劲准备一展身手,让叶昭,也让天下人看看他曹操的能耐。

    赶了一个上午的路,眼看着距离荥阳已经不远,中午的时候,却被后方赶来的斥候拦下。

    “出了何事?”曹操看着这名有些狼狈的斥候,心中突然一沉,感觉有些不妙。

    “回军师,我军南岸将士遭了吕布偷袭,损伤惨重盟主请军师暂缓攻略荥阳,速速赶回,接应大军渡河!”斥候急促道。

    “嗯?”曹操闻言,眉头一皱,厉声喝道:“来人,给我将这奸细拿下!”

    “喏!”两名如狼似虎的亲卫二话不说便扑上前去,将那斥候从马上拖下来,按倒在地。

    “军师冤枉,卑职绝非奸细!”斥候面色大变,挣扎着抬起头,向曹操哀嚎道。

    “还想瞒我,今早离开时,联军尚且无事,这才多久,那吕布若来,我等怎会未曾碰上?”曹操厉喝道。

    “卑职如何得知!”斥候喊冤道。

    曹操盯了那斥候半晌,皱眉挥了挥手示意亲卫将他放开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你且细细道来。”

    “喏!”斥候连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曹操听。

    事情还得从吕布兵出虎牢关开始说起,按照李儒的意思,吕布出了虎牢关,就该直奔荥阳,或配合荥阳守军或是伺机偷袭便好。

    “温侯,此路并非去荥阳之路!”离开虎牢关之后,便有人发觉不对,他们走的并非去荥阳的路,反而是去敖仓那边,那可是联军大军所在,他们就这点儿人马,跑去那边不是以卵击石吗?

    “你们可记得,当初我们来中原,渡那大河花了多久时间?”吕布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大概三天吧,马匹过河不易,多花了些时间。”部将曹性回忆了一下。

    “那关东鼠辈,号称有百万大军,就算他们征集再多的船只,这诸侯会盟才几天,怎可能尽数过来?”吕布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色道:“本将军第一次出征,定要立下不世功勋,让洛阳那帮人看看,飞将之勇!”

    吕布心中憋着一团火气,当初在丁原麾下时,他有军威,却不受丁原重用,处处苛待,甚至都没有一个正经的官职,只是做丁原主簿。

    如今他倒投董卓麾下,重用是受到重用了,前将军,温侯,地位之高,若只论官爵,在董卓麾下可称第一人,但却寸功未立,那西凉军中,有不少人暗地里嚼舌根,言他吕布虚有其名,论功勋,不足以与董卓麾下那李、郭汜、胡轸、张济、华雄之流比肩。

    吕布何等心高气傲,之前他在叶昭手里连连吃瘪,但叶昭是有真本事的人,在见识过叶昭的本事之后,吕布心中虽有不服,但也认了,但一群没本事的东西,只凭着资历就在他背后说些风凉话,让吕布如何能忍?偏偏分属同僚,吕布也不好直接拎着方天画戟去找麻烦,这一口气,就只能憋在心里。

    另外他也察觉到,不止是西凉军,那些朝中大臣们对自己的态度也不似之前对叶昭那般敬畏。

    按理来说,吕布如今贵为温侯,论爵位比叶昭还高,但在那帮朝中百官面前,吕布却感受不到昔日叶昭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反而有种处处受制却无从发力的憋屈感。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吕布之前数次败给叶昭,让人给看轻了,叶昭再不受待见,那功勋是实打实的,威望也是一次次胜仗中积累下来的,朝中百官就算看不惯叶昭,但在叶昭面前,也得有足够的敬畏,而且叶昭那张嘴,可不会被百官的冷暴力给制住,之前的几次交锋,也都没讨过什么便宜,是以朝中百官不管对叶昭观感如何,但敬畏却是油然而生的,也因此,叶昭哪怕被孤立,依旧能在百官之中挥洒自如,淡定自若。

    而吕布,一来此前数次在叶昭手中吃瘪,军威也只有并州军会听他的,其他如羽林、北军乃至西凉军,并不将他当回事,至于朝中百官,那可不是你有功勋武勇就能被人家看得上眼的,而且,他这个温侯,有些水分,算是被董卓强行拔高到温侯,买账的人自然不多。

    心中憋着一口气,要立下不世之功的吕布,如何愿意只是听李儒的计策那般,只是打个小小的孙坚和曹操,要干就干票大的,将那关东诸侯打的不敢过河才算,所以在想到这一点之后,没有跟李儒等人商议,决定先斩后奏。

    至于什么江东猛虎,吕布压根儿没放在眼里,就算是真老虎,在他吕布面前,也得趴着。

    而在关东诸侯这边,在曹操渡江之后,孔便第一个渡江过去,也是孔倒霉,原本是将士们先过河,他作为主公,本来是要在最后才过河的,但他见孙坚、曹操先后渡河都无事,而且也有心跟在这两员大将身后捞些功勋,便急不可耐的跑去了对岸整点兵马,当吕布率领着三千铁骑到来时,那孔还没列好军阵。

    “吕布?他怎在此处?”孔看到吕布倒没什么惊讶的,说句不客气的话,此刻华雄在关东诸侯之中的知名度可比吕布高多了。

    眼看着吕布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竟是直接率军冲向孔本阵的时候,孔才有些慌了神,按照一般情况,两军交战,不是应该先对峙,报一下各自名姓,然后再拉开打的吗?但这吕布却不按照常理出牌,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开战,三千铁骑,犹如一股洪流一般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朝着孔的军队压过来。

    前排的战士将身体压得低低的,一根根冰冷的长矛,形成一片恐怖的死亡森林。

    “拦住!拦住他们!”直到此时,孔才发觉吕布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慌乱的挥舞着手臂嘶声吼叫。

    “轰隆隆~”

    在短暂的冲锋之后,三千并州铁骑凶狠的撞在孔那有些错乱的军阵之上,只是一冲,孔那些刚刚聚集起来的兵马便被撞得支离破碎。

    吕布一杆方天画戟,左劈右砍,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就如同一把尖锐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孔大军的心腹要害。

    那杀戮的气息也刺激了赤兔马的野性,嘶声长鸣,踢踏四方,就如一团烈焰一般席卷而至,所过之处,尸横遍野,吕布的方天画戟配合上尺度吗那机智的速度,身后的一干将士也在吕布那几乎可称为狂暴攻击方式下,一个个也是莫名的兴奋,紧紧地跟上吕布的步伐,所过之处,如狂风过境,卷走无数豫州将士的性命,豫州军人数虽众,却被吕布以三千骑兵杀的抱头鼠窜。

    眼看着冲势已经用尽,孔军的士气也已被瓦解的差不多了,吕布一声呼啸,带着骑兵斜斜的从豫州军中杀出一条血路,冲出百步之外后,重新开始集结。

    后方魏续、成廉二将各率一支人马,随着吕布主力的不断推进,二人则率领着骑兵不断游走,随时给吕布形成支援的同时,还能方知吕布被围困,只是眼下,这个阵型似乎不需要了。

    “退兵!快退兵!”眼看着自家将士被杀的溃不成军,人数优势一点都没能发挥出来,反被对方进进出出,杀的不成形状,孔哪里知道一个吕布会如此凶狠,早已被吕布吓得魂飞魄散,连忙调转马头,往河岸而去,同时大声喊道:“叶侯救我!”

    人在声明遭遇到威胁的情况下,本能的喊出的第一个名字,一定是在他看来,此时此刻,能够救他的,恐怕也只有叶昭了。

    他这边声势稍大了点,很快便吸引了吕布的注意力。

    “想走!?”看着孔狼狈往渡口而去的身影,吕布冷笑一声,也不着急,将方天画戟往马背上一挂,顺手便摘下他的强弓,看着孔的方向,抬手便是一箭。

    “噗~”

    疾奔中的孔只觉胸口一凉,低头时,胸前已经多了一截箭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