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二十章 群雄汇聚虎牢关(中)
    关羽原本不觉得这守关将士会出城作战,毕竟凭借虎牢关之险,西凉军可说是占尽了地利优势,没理由跑出来作战。

    连叫三次,见城上无人响应,关羽正要打马而回,却见虎牢关吊桥缓缓垂落,紧闭的关门已然打开,一员武将一马当先,率领两千人马。

    “红脸贼休走,吃某一枪!”张苞眼见关羽欲走,哪里肯让,双腿一夹马腹,策马飞奔而上,对着关羽一矛刺来。

    “哼~”关羽背对着张苞,也不转身,见张苞过来,策马继续千本,手中那青龙偃月刀倒拖在地,仿佛要逃。

    张苞一枪刺空,见关羽这般模样,哪里肯放,催马继续追赶,眼看着便要追上关羽,却见关羽突然一勒战马,胯下战马一声嘶鸣人立而起,手中青龙偃月刀自地面而起,在空中掠过一抹青芒,直奔张苞咽喉。

    这一招有个名头,名为拖刀计,犀利异常,就算是同级别武将,毫无防备之下都得吃亏。

    那张苞追的正兴起,陡然见关羽突然停住,心觉不妙,待想要有所动作时,关羽的刀锋已至。

    “噗~”

    斗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喷溅中,无头的尸体无力的自马背上滑落下来。

    关羽见状重新调转马头,举起手中的青龙刀厉声喝道:“杀!”

    说完,已经一马当先,杀向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西凉将士,在他身后,有三百白马义从,那是公孙瓒配给关羽的精锐,都是跟随关羽纵横塞外的骁勇之士,张苞带出来的西凉将士正震撼于自家主将被敌将一刀斩杀,茫然无措,关羽此时带兵杀到,更令这些西凉将士慌乱。

    三百白马义从,就如三白头恶虎一般杀入了人群中,关羽手中,那重达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在他手中却犹如麦秆一般,一次挥刀,便令有四五名西凉将士落马,白马义从见主将凶猛,士气更是大涨,反观西凉铁骑,本就慌乱,见关羽如此神勇,更无心抵抗,两千人马对上三百人,竟然被打的一触即溃,一个个西凉军本也是精锐之士,只是此刻无人统帅,各自为战,有人想要退回城中,有人却准备跟关羽硬杠,反而令自家阵势混乱不堪,被关羽来回几个突进,杀的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关羽率军,一直追到城下,关城上胡轸一声令下,万箭齐,不论敌我尽皆射杀,才将阵脚稳住,逼退了关羽。

    关羽也见好就收,别说他只有三百白马义从,便是公孙瓒压上全军冲进去,也讨不得好,见无法再扩大战果,果断率领麾下将士退出西凉军射程,回去向公孙瓒复命。

    “云长神勇!”公孙瓒在后阵看的真切,见关羽归来,大笑着将关羽迎回帐中。

    “全赖将士用命,羽不敢居功。”关羽摇了摇头,翻身下马,看了一眼虎牢关的方向道:“贼军胆气已丧,将军可以立营接应大军。”

    “也好!”公孙瓒闻言点了点头,当即命人安营扎寨,准备等联军赶来,三十万大军要过来,如今诸侯大军渡河之后,汇聚在中牟一带,那么多人马行动起来自然不如单独行动来得快,就算尽快赶路,以公孙瓒推算,能日行五十里已经不错了,要到虎牢,少说也有三日路程。

    “国让,你派人去报捷,顺便去催一催粮草,我军此番乃轻骑而来,并未携带粮草,请盟主尽快让公路将粮草从水路运来,我军就背水下寨。”公孙瓒让关羽去安营扎寨,一边命麾下另一员小将前去报捷,然后催运粮草。

    虎牢关上,眼见公孙瓒开始安营扎寨,胡轸、牛辅、华雄几名将领面色都不太好看。

    这算是双方接触之后的第一仗,原本派张苞出战,也是为了再次挫动联军锐气,那张苞,在西凉军中也是一猛将,鲜有敌手,谁能想到竟被联军中一员无甚名气的将领一刀斩杀,不但没能挫动联军士气,反而令自家将士士气受挫。

    牛辅有些抱怨的看了胡轸一眼,若非胡轸主战,他们谨守虎牢关,以虎牢关之坚,联军还能飞上来不成?

    现在好了,威没有立下,反而让人家借机立威,这让牛辅心中十分不满。

    “此人刀法颇为凌厉,怎的在联军中,只是一员小将?”华雄关注的却是另一个问题。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张苞虽然不及自己,但也能在自己手下走上十几合,如今却被对方先锋麾下一员将领给一刀抹了,虽然也有张苞大意轻敌的缘故在,但华雄自忖,就算没有大意,以张苞的本事上去,面对此人恐怕也只有送命的份。

    胡轸恼怒的看了华雄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人家身份,有些不满道:“张苞将军之死,令我军士气颓丧,不知两位有何破敌之策?”

    牛辅闻言,惊愕的看了胡轸一眼,皱眉道:“贼军先锋已至,主力大军恐怕已经距此不远,此时我等当固守关城才是正理,不可再莽撞出兵。”

    胡轸笑道:“中郎将太过谨慎了一些,那关东诸侯不过土鸡瓦狗尔,单是温侯以三千铁骑便叫那关东诸侯连吃败仗,我等此刻有两万雄兵,有何惧之?”

    如今虎牢关汇聚敖仓、荥阳以及虎牢关本部三支人马,加起来足足两万之众,而且都称得上是精锐,这也是胡轸敢这般嚣张的本钱。..

    牛辅闻言,眉头微皱,他虽官爵高过胡轸,但这虎牢关主将却是胡轸,他也无法强行命令胡轸做什么,见胡轸不听自己之言,也有些无可奈何,只得道:“那胡将军准备如何破敌?”

    “公孙瓒远来,今日又胜了一阵,心中必然骄狂,我意今夜前去偷袭敌营,定能马到功成,不知中郎将意下如何?”胡轸自信道。

    牛辅见胡轸不听自己之言,执意要出兵破敌,有些沉闷道:“那将军自去便是,本将军镇守虎牢,以防不测。”

    胡轸闻言也不以为意,牛辅生性谨慎,就算有十足把握都要思虑再三,宁愿放弃战机,也不愿冒险,却不知这战场之上,战机本就是转瞬即逝,哪有什么十成把握的事情,也是因此,牛辅虽是董卓女婿,但却并不受人尊敬,西凉那种地方,牛辅这种性格可不被人崇尚。

    华雄保持中立,但也更倾向于牛辅,胡轸命华雄留下陪牛辅镇守关城,亲自点了五千铁骑备战,天色一黑,胡轸便命部将赵岑正面佯攻,自己则率军绕道敌后,准备给公孙瓒来个两面夹击。

    夜深人静,赵岑引一支人马自小道出虎牢关,不起火把,就着夜色摸到公孙瓒军营之中,令人搬开据马桩后,令将士鼓噪以弓箭射击敌营,却并不杀入营中,只想将敌军引出军营。

    只是连续三轮箭簇落下,却不见公孙瓒有何反应,心觉不妙,连忙命人入营查探,结果令赵岑手足冰凉,眼前偌大营寨,竟是一座空营,内中人马,皆是草人。

    “不好,中计矣!快通知将军!”察觉不妙之后,赵岑连忙率军调头,想要退出,却见身后突然杀出一支兵马,为一将,正是白天斩杀张苞的大将。

    关羽带领一千骑兵,断了赵岑退路,见赵岑回身,不由朗声笑道:“贼军无耻,岂不知尔等尽在我等算计之中,还不与我下马受降!”

    说完,也不等赵岑答话,已经率军杀入赵岑军中。

    赵岑白天见过关羽厉害,不敢接战,转身打马便走,却被关羽策马追上,手起刀落,一刀将其斩落马下,赵岑所带的西凉军顿时更乱,被关羽带着人马几个来回突击,便溃不成军,纷纷丢盔弃甲,逃往虎牢关。

    关羽心忧公孙瓒那边局势,也不追击,将西凉军杀散之后,便率军冲入大营,直往后营而去。

    另一边,胡轸听得前营响起厮杀声,以为赵岑已经得手,当即率领主力杀入军营,只是看到的却是一座空营,心知不妙,连忙调头想要出营,却被凌空射来的一波箭雨挡住。

    但见月色之下,公孙瓒身披白袍,坐骑一匹白马立于后营外,朗声笑道:“胡轸逆贼,还不下马受降!”

    “给我杀!”相比于赵岑,胡轸作为董卓麾下大将,就果断多了,见事不妙,直接令将士起冲锋。

    “放箭!”公孙瓒朗笑一声,挥手间,早已备好的三排弓箭手对着贼军轮番射箭,形成一道密密麻麻的箭网。

    胡轸此刻也了狠,眼见后路被断,不顾一切的亲冒箭矢杀奔公孙瓒,却被公孙瓒率领着两千兵马击溃,顷刻间,尸体便落了一地。

    胡轸心胆俱裂,只得代带兵退回军营,调头准备从另一面杀出,却正碰上击溃了赵岑,赶来围攻的关羽。

    “贼将哪里走!?”关羽见到胡轸大喜,拍马舞刀飞奔而来,胡轸之前对战公孙瓒站的太靠后,此刻关羽单刀而来,竟无丝毫遮掩,奋起余勇想要与关羽一战,却被关羽手起刀落,斩于马下,余众大乱,被关羽汇合了公孙瓒一通撵杀,一直杀到虎牢关下,才作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