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十章 得陇还是得蜀
    初平元年的一场大仗,很难说清楚谁输谁赢。

    董卓撤兵,以势而言,董卓算是输了,被破迁都,但元气却未伤,虽然放弃了司隶,但整个洛阳一带人口尽数被迁入关中,不但没有损失元气,反而令关中人口达到一个鼎盛时期,对关中地区的掌控力,也随着大批主力兵马返回以及大量人口的填充而增强。

    至于关东诸侯,就一言难尽了,二十几路诸侯,一战之后,活着回来的都不多,一场瘟疫,令浩浩荡荡的三十万讨董联军差点儿全军覆没,诸侯包括袁绍、袁术在内都是元气大伤。

    袁绍自不必说,麾下将士几近全部死在那场瘟疫之中,而袁术……南阳都被叶昭给端了,百万人口的大郡,被叶昭连哄带骗的迁走了六十多万,在活下来的诸侯当中,袁术算是最悲催的一个,两次被叶昭按着打,人口大量损失,南阳的战争潜力几乎被叶昭给挖空。

    在叶昭退入汉中之后,袁术自领了扬州牧,将治所迁至寿春,南阳交给了大将张勋镇守,势力可说是不减反增,就算是袁绍,对南方之事也插不上手,只能眼看着袁术借助汝南袁家的影响力,迅扩张势力。

    而袁绍在失去大批精锐部队,只带两千残军返回渤海之后,便遭到韩馥全方位的压制,原本,韩馥就没打算参加这场讨董之战,是袁绍暗中联合刘岱、桥瑁等诸侯联手施压,才迫的韩馥不得不参与。

    虽说名义上是诸侯胜了,但参与会盟的各路诸侯却都清楚,这不过是他们往自己脸上贴金而已,这一仗,除了拿下洛阳这座空城以及名义上的胜利之外,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带去的兵马在那场瘟疫之中死伤惨重,在接下来几年的时间里,恐怕都无力再西进,只能默默地去舔舐伤口。

    也是因此,当董卓以天子名义密令韩馥铲除袁绍的时候,韩馥就毫不犹豫的做了,只是碍于袁绍的声望,不敢大张旗鼓的讨伐,只能这样一步步压榨袁绍的生存空间,将袁绍从冀州撵走,从而彻底成为冀州之主。

    除此之外,因为这一仗死去大量诸侯的关系,也使得中原之地出现不少空缺,如河内太守、东郡太守、广陵太守、青州牧、颍川太守、豫州刺史、荆州刺史、南郡太守、长沙太守、陈国相,大片的地盘失去主人,自然也引得中原诸侯相互争夺,令整个中原大地战乱四起。

    要说赢家,细说下来,还真有,一个就是叶昭,联盟一战,损失兵马可以忽略不计,却擒来一个华雄,又在南阳迁徙了六十万人口,汉中一郡之地,但如果能将这些人口尽数消化,足矣凭借这一郡之地与一州抗衡。

    人口、人才还有大量自南阳劫掠过来的粮草,叶昭在实物上,绝对是这一仗最大的赢家。

    而另一个,就算是曹操了,相比起来,曹操有些惨,带去的兵马回来的不多,独力追击董卓,麾下八千精兵活着回来的只有数百之众,若只看这一点,曹操绝对跟赢家扯不上关系,但借此一战,曹操义名远播,不但令陶谦、刘岱等诸侯对曹操产生几分愧疚情绪,同时也得到大量人才的青睐。

    这些都是隐性资源,有时候甚至比实利都管用,在返回谯县之后,先是刘岱将他举为东郡太守,又先后有于禁、程昱来投,在程昱的介绍下,曹操成功将颍川荀彧请出,而随着荀彧的加入,荀家的人脉也为曹操所用,曹操借此迅站稳脚跟,成了名副其实的一路诸侯,虽然地盘儿不大,但帐下却已经是人才济济,相比之下,叶昭在人才方面的收获就有些寒碜了。

    抓了个华雄,还得等董卓败亡之后,才算真正是自己的,至于文官方面,虽然已有戏志才、满宠,但依旧薄弱,甚至连治理汉中各县的官员,都是叶昭从军中挑选出来的几个。

    汉中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那刀子一般的朔风,但却依旧很冷,不同于北方的那种干冷,因为地处盆地的缘故,这汉的冷是那种很闷的冷。

    南郑新建的卫将军府中,戏志才裹着一条狐裘,将一道诏书递还给叶昭,吸了吸鼻子笑道:“此乃董卓驱虎吞狼之计,主公如今名声太大,所选治地又紧邻三辅,也难怪董卓如此。”

    三天前,阳平关接到长安方向送来的诏书,叶昭因平乱有功,擢升为骠骑将军,叶县侯,从爵位上来说,拜到县侯,已经算是顶级爵位了,与吕布的温侯一级。

    其实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官爵什么都是次要的,手中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董卓显然不止是好心给叶昭提升爵位来的,诏书中明令叶昭,诏书到日,便立刻启程入洛阳述职,此外,又封叶昭麾下大将丁力为阆中太守,这恐怕才是董卓的真正意图。

    “若我所料不差,那刘焉手下,怕是也有一位重臣被封到了汉中做太守!”叶昭将诏书丢在桌案之上,哂笑道:“我看这是二虎争食之计。”

    “说法不同尔,但以臣观之,那董卓是想借此将主公牵制在此,汉中四面险要,外敌想要入侵汉中极难,但我军要出汉中攻伐却要容易许多,而且能出其不意。”戏志才笑着摇了摇头道:“此乃阳谋,就算主公不应,那刘焉岂会放过占领汉中之机?”

    汉中可是块肥地,本就有十万户人口,再加上叶昭自南阳迁来的大量人口,周围诸侯哪个不眼红?

    “蜀中方才新定,便急不可耐的跑来吞并汉中,刘焉对自己的胃口颇有自信啊!”叶昭冷笑道。

    当年他在幽州时,因为刘瑁之事,虽然刘焉没有明言,但恐怕在之后对付自己的事情上,也做了暗中推手,如今涉及到利益之争,而汉中刚刚接收南阳人口,还未完全整顿,若等叶昭将汉中梳理好了,再想攻入汉中可就不容易了,董卓正是看准了刘焉这一点,才会在此时下诏,挑拨二者本就不存在的关系。

    “刘焉此人,颇具眼光,主公占据汉中,便是断了蜀中未来出兵中原的路径,他自然不愿。”戏志才冷笑道。

    “志才以为,此时该出兵?”叶昭看向戏志才询问道。

    “主公可是有所顾虑?”戏志才没有回答,反问道。

    “都说这得陇望蜀,如今陇尚未得,便先入蜀地,我怕这蜀地……易进难出啊!”叶昭摇了摇头,按照他的战略,等自己在汉中修炼好内功之后,便先入关中,得了观众沃土,封锁函谷关,然后才是将重心放在蜀地,但如今刘焉如果打来,他也不可能不应战,但没好处的战争,叶昭实在不怎么想打。

    “主公岂可被过往所限?”戏志才闻言摇头道:“依在下看来,主公如今攻取蜀中方式最佳时机。”

    “哦?”叶昭诧异的看向戏志才:“此言何意?”

    “一者,蜀地消息闭塞,主公如今大练兵马,经营汉中,许多东西,都不足现于人前。”戏志才笑道:“然汉中终究地域有限,主公要展,无外乎三条路,其一便如主公所言,出兵三辅,尽得关中之地,只是关中好得,谁人能替主公治理?”

    人才,始终是叶昭的短板,虽然汉中书院已经建立,但要培养出人才,少说也得十年之功,甚至得更久,这自家培育出来的人才才能派的上用场,而在这段时日里,叶昭就算拿下关中,治理上也会出现巨大的空缺无人添补。

    虽然印刷术的出现,已经开始冲击士人阶层的地位,但还远不足以将其推翻。

    “蜀中人杰地灵,而且蜀中各族久居川中,与中原士族不同,主公若能得蜀中,则川蜀人才将会被主公收归囊中,何愁无人可用?”

    “再者,如今中原纷乱,若主公此刻出兵,就算能够战败董卓,吞并关中,也只会引来中原诸侯的同仇敌忾,四面受敌之下,想要如主公所言一般展难如登天,相反,若得蜀中,主公可坐守天险,坐观中原诸侯成败,伺机而动,同时将蜀中按照主公的归化建成,未来将会成为主公最安定的根基之地,而后出兵关中,虎视中原,其势便如当年强秦一般,只待时机成熟,便可横扫天下!”

    “三者……”戏志才忽然认真的看向叶昭:“蓦虽不知主公心中筹谋,然主公所为,蓦也可大致猜到些许,若主公真要与天下世家为敌,更不该计较眼前得失,此刻便是能得关中,主公欲行之事,也会遭到更大排挤,远不如蜀中。”

    叶昭要做的,不止是侵吞天下,更是要打破缘由的秩序,建立新的秩序,如此一来,便会触及到很多人的利益。

    若是向蜀中展,则遇到的阻力之事蜀中世家,但若是往关中展,则叶昭将要面对的就是天下世家的诘难,在自身还算不上强大的时候,自然是先挑容易的下手,再逐步改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