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十五章 认命
    幽静的院落中,琴声幽幽如潺潺清泉一般徜徉在空气之中,置身其间,会有一种难言的宁静感,仿佛世俗的喧嚣逐渐被剥离,心灵得到升华一般。

    “师兄有心事?”良久,琴音不知何时已然停止,蔡琰空灵的声音将叶昭从那种沉醉中唤醒。

    “师妹看得出来?”叶昭扭头,看向蔡琰,微笑道。

    “师兄以前很少单独来看昭姬,近几日每日来此,却也不说话,听一段琴便离开,小妹虽未必比得上师兄聪慧,但很多时候,音律要比人更诚实。”蔡琰温婉笑道。

    “可我并未弹奏音律?”叶昭疑惑的看向蔡琰,音律之道,他不算精通,但作为蔡邕的弟子,蔡邕本身就是这方面的大家,他在这方面的造诣自然也不差,只是叶昭很少去弹奏。

    “音律可以直达人心。”蔡琰微笑道:“师兄看似平静,然从音律中,小妹可以察觉到师兄的心有些乱。”

    这都可以?

    叶昭愕然的瞪大了眼睛,看向蔡琰,目光突然一凝,看向蔡琰道:“师妹的琴艺是否已然青出于蓝?”

    他在洛阳时曾与王越讨教过剑术,也探讨过技艺之道,当时王越跟自己讲过一些关于境界的问题。

    实际上,在这种杀伐之术中,境界的高低只能说造诣,但真的决战沙场,这种武技境界并不一定就能够造成碾压效果。

    大多数能将自身技艺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在战场上已经算得上一员猛将了,比如纪灵、比如管亥,两人若论武艺,比典韦差不了多少,甚至可能单纯技艺来说还要高一些也说不定,但真动起手来,两人就算加起来,都是被虐的那个。

    所以境界这种东西,并不能决定战力,但在其他方面,比如音律、书画、棋艺这些文艺类东西上,境界的高低就比较明显了。

    王越曾说过,无论是剑术还是琴棋书画,当达到一个极致,或者说某种境界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异象,比如王越,他就是将眼睛、耳朵都堵上,也能凭借感觉判断出目标的大致方向,这已经有些类似于叶昭的精神感知了,只是却是削弱版的,周围景物无法在脑海中成像。

    或者换种说法,可说是战斗直觉,似吕布、典韦这种级别的猛将,哪怕没有这个能力,当危险逼近的时候,同样能做出本能的规避。

    而蔡琰此时表现出来的能力,也十分类似。

    “小妹怎敢与家父相比?”蔡琰摇了摇头道:“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有了这份通过音律洞察人心的能力,但也只能感受到大致的情绪。”

    叶昭微微眯起了眼睛,原来挖掘人体潜能,并非末世时代才有,而是在古时已经有了类似的概念,只是人们并不自知,如今回想起来,自己的精神探知,不也是在一次次生死边缘一步步挖掘出来的?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其实人类在这种事情上,都处于一种懵懂的探索阶段。

    “达者为先!”叶昭摇了摇头:“或许师妹比恩师更契合音律,至少恩师音律虽好,却无师妹这般洞彻人心的本事。”

    “或许家父只是不愿与人说尔。”蔡琰笑道。

    你想多了!

    叶昭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多说,看着蔡琰叹了口气道:“昭姬可曾想过恩师?”

    “自然思念,只是父亲如今身在长安,怕也是身不由己。”蔡琰闻言,眼神黯淡了一些,悠悠道。

    “怕不止是身不由己,若董卓死,恩师怕是会有性命之危。”叶昭有些低沉道。

    “师兄如此说,便是笃定那董卓一定会死?”蔡琰看向叶昭道。

    “七成把握。”叶昭没有将话说满。

    “昭姬一介女流,纵使有心救父,却也有心无力。”蔡琰摇了摇头,叹息道:“所以师兄来此与小妹说此事,便是有了方法,而且此事与小妹有关?”

    有时候叶昭总觉得自己这师妹太淡漠,淡漠到任何事情都无法激起其心中的波澜一般。

    “嗯,算是吧。”叶昭点了点头:“我想向长安传播我欲与师妹成亲的谣言,让恩师回来,因为一些事情,我与恩师有些误会,而且以恩师的性格,哪怕是我亲自前去相邀,怕是也不会与我同来。”

    “师兄不必解释这些的。”蔡琰看向叶昭道:“师兄聪慧胜我十倍,既然师兄以为可行,便由师兄做主。”

    “此事……关乎师妹名节。”叶昭看向蔡琰,皱眉道,他想过很多,只是却没想到蔡琰的反应会这么……平淡。

    蔡琰只是微微一笑,带着几分出尘的味道:“昭姬乃不幸之人,若师兄不弃,委身师兄,昭姬也是愿意的。”

    本该是情意绵绵的话,如果略带娇羞的说出来,叶昭都不会惊讶,但此刻蔡琰说来,仍旧是一副淡雅如仙的样子,仿佛只是说着平常的一些琐事一般,让叶昭感觉有些怪异,那种仿佛看破红尘的感觉,让叶昭难以生出赢的美人芳心的感觉,甚至忍不住生出几分自惭形秽之感。

    “既然如此,师妹好生休息,此事我去操办。”叶昭站起身来,突然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这位师妹。

    一直到离开蔡琰的院落,叶昭才渐渐静下心来,回头看了一眼蔡琰院落的方向,仔细回想着之前的对话,突然感觉,蔡琰如此淡然,并非真的看破红尘,而是一种……认命。

    或者说生性比较淡薄,本身没有太大的主见,不喜欢自己做决定,将自己的命运归之于天,任由命运去摆布,随波逐流,漂到哪算哪,不会主动去试图改变命运……

    这样的心态,说不上好坏,只能说,也算是男权时代对女人一种思想上的束缚,哪怕是蔡琰这般惊才绝艳的才女,却也正是因为惊才绝艳,看的太清楚,反而生出这种认命的心态。

    看了看天空,叶昭摇了摇头,不管如何,这件事情算是解决了,等过了年关,先将白水三关之事解决,打开巴蜀门户,至于长安之事,等自己拿到了巴蜀的主动权再说。

    7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