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十八章 绝对压制
    葭萌关乃金牛道之上一处重要关卡,相传当年秦惠文王伐蜀无路,特令人做五石牛,言能屎金,欺骗蜀王,蜀王闻讯之后,竟真派人开道引之,秦蜀之间方才有路可通,这条道路也被后人戏称为金牛道,经过几百年的修整,这金牛道也是入蜀的一条主要道路,大军入蜀,必过葭萌。【】

    天色微明,葭萌关险峻的城郭沐浴在淡淡的晨曦之中,远远望去,云雾缭绕,层峦叠嶂,风景如画。

    一名蜀军将长矛斜靠在一侧的女墙之上,迎着朝阳,舒爽的伸了一个懒腰,漫长的一夜已然过去,此时差不多到了换岗的时间了,又是平静而祥和的一天。

    这些年来,也就刘焉入蜀时,与黄巾贼马相残部有过争端,不过当时马相已经被贾龙所杀,战事规模并不大,很快便平息,根本没来得及蔓延至葭萌关。

    低沉的号角声绵绵响起,一夜酣睡的将士从睡梦中醒来,迅披盔带甲,开始新一天必要的巡视以及简单的操练。

    刘焉深知乱世将至,因此在稍微稳定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收取兵权,训练蜀军战力,尤其是在叶昭入主汉中之后,刘焉对三关也是格外关注,哪怕葭萌关架在白水与梓潼之间,算是最安全的一道防线,日常巡视也从未放下。

    葭萌关守将乃是昔日在幽州时便追随刘焉的一名将领,名为张祎,当年名声不显,本事也算不上有多大,唯一的优点是本分,作为幽州便跟随自己的老部下一直到现在,也算经历了不少战事,刘焉在坐稳益州之后,便擢升其为校尉,负责葭萌关守卫。

    天空,似乎暗了一些。

    站在关城之上正准备离开的张祎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下一刻,双目陡然睁大。

    朝阳初升,洒下万道金辉,萦绕于崇山峻岭之间的晨曦正在迅消散,本该万里晴空的天空中,突然被一个个密集的巨大不明飞行物所遮掩,将阳光都挡住了。

    好像一个个巨大的灯笼,下方吊着一个个篮子一般的东西,正在缓缓朝这边靠近。

    “此为何物?”张祎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不止是他,葭萌关上下将士看着这突然出现在葭萌关上空的飞行物,也是一个个惊骇莫名。

    “将军快看,上面有人!”一名什长回过神来,突然指着离得近的一个‘灯笼’惊呼道。

    此刻这些飞行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靠近,灯笼下方的吊篮上,依稀可以看到有人在上面观察。

    “什么?”张祎闻言,连忙看去,也现了那一个个吊着的吊篮之上,竟是真有人在其中,而且不是普通人,一杆杆刀枪在朝阳的照射下折射出令人心寒的光泽。

    “不好,是敌军,响号,备战!”当张祎看清楚那一个个飞行物体上方挂着的小旗是,面色不禁一变,那是代表着叶昭势力的军旗,此刻出现在这里,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再度响起,只是比之之前那绵绵之声,多了几分急促和雄劲!

    关中将士闻讯迅走上城墙,礌石、滚木齐备,一架架投石车、踏弩纷纷上弦,只是下一刻……

    “将军,我们的踏弩无法射击!”一名将士看向张祎,涩声道。

    踏弩也是巨弩,先秦中留下来为数不多的,需两人操作,用脚踩方能将弩张开,但这种弩体积巨大,一般也是守城所用,射角上下能够调整的幅度不高,平日守城,向下射击倒是可以,但此刻面对空中的敌人,却根本对不准。

    “抬起来啊!”张祎闻言反应过来,一把奋力将一张踏弩抬起来,看向空中,只是如何校准却成了难题。

    “嘭~”

    弓弦震颤中,一枚粗长的弩箭破空而出,却早已不知偏到何处。

    不止是踏弩,投石车也无法将石弹对准空中的‘灯笼’,除此之外滚木、礌石这些寻常守城器械更不可能对飞在空中的敌人造成任何威胁。

    只是这会儿功夫,那些巨大的灯笼已经飞到城墙上空附近,居高临下,一枚枚箭簇破空而来,将一名名守城的蜀军射杀,女墙形同虚设,张祎连忙命人放箭,只是那灯笼的地步乃藤条编制而成,不但轻便,而且十分结实,寻常箭簇,根本无法射穿,而里面的将士却能依靠那藤蓝格挡箭矢,等守关将士换箭的空挡,便立刻起身射击。

    一架飞舟之上,最多也不过五名将士,算起来,人数其实不多,但居高临下,而且他们想搭梯子上去都不可能,只需要不断释放箭簇便可。

    越来越多的飞舟靠近城墙,箭簇也渐渐变得密集起来。

    这种只能挨打,却无法反击的状态,加上对这种从未在战场上出现过的新型战斗方式,对守关蜀军的士气打击才是毁灭性的,那飞舟还未抵达城墙上空,便已经开始有逃兵出现,到了此刻,踏弩也无法用上了。

    不过,到了上空,敌军将士总该探头吧?

    张祎死死地盯着逐渐停在葭萌关上空的一架架飞舟,皱眉思索,等着敌人露出破绽的那一刻好反攻,此刻守关将士也不好再放箭。

    “放箭!”一名将领见这些灯笼到了上空,下意识的的下达了命令,指挥将士们射击。

    “不可!”张祎闻言面色一变,想要阻止,却已经迟了。

    “咻咻咻~”

    一枚枚箭簇腾空而起,朝着空中的飞舟射去。

    飞舟之上,五名将士只需取出藤盾,盖在头顶,便能将上方完全遮掩,破空而至的箭簇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只是这箭簇力道用尽之后,从天而降的时候,整个城头的蜀军面色顿时变了。

    张祎暗骂一声晦气,连忙躲入城楼,但大多数将士可没这么好运,被跌落下来的箭簇射伤了不少,这种被自家人的箭簇射杀的感觉,真不怎么美妙。

    张祎愤怒的从城楼中跑出来,想找那名将领算账,只是当找到人时,却见已经被一枚从天而降的箭簇贯穿了头颅,早已没了声息,一口气憋在胸口,无处泄,抬头看向天空,却现那一个个吊篮下边,不知何事打开一个人头大小的孔洞,然后一枚枚陶罐就从空洞中落下来。

    “啪啪啪啪~”

    一枚枚陶罐从天而降,不少将士被砸的头破血流,碎裂的陶罐中,溢出粘稠的液体,刺鼻的气味很快将整个城楼弥漫。

    “不好,是火油!快走!”混乱的人群中,张祎面色一瞬间变得极度难看,连滚带爬的站起身来,便往走道而去。

    守关蜀军也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往城下跑,不少人直接被后方将士推挤的从城楼上跌落下去,摔的粉身碎骨。

    “呼呼呼~”一枚枚火把自飞舟之上落下来,弥漫在整个城墙上的火油,一遇明火,腾地便燃烧起来,无数还来不及逃走的蜀军将士只是一瞬间便被火焰吞没,整个城楼上方,顷刻间便成了一片修罗火海,无数挣扎在其中的火人惨嚎着四处乱撞,想要将火扑灭,原本没有引燃的地方,也迅被火焰覆盖。

    飞舟在城关起火之后,便迅借着热流向两边分开,在将士的操作下,缓缓落地,一名名汉中将士从中鱼贯而出,在关城两面列阵。

    很快,葭萌关的城门便打开,无数蜀军争先恐后的从城中涌出,等待他们的,却是一枚枚冰冷的箭簇将他们锁定。

    “我乃骠骑将军帐下镇军校尉管亥!”人群中,一将走出,看着狼狈不堪的蜀军,朗声道:“降者,免死!”

    “休想!”张祎狠狠地吐了一口痰,一把抄起宝刀,看向管亥道:“鼠辈莫要小觑我蜀中儿郎!”

    “张祎,你乃幽州人士,何时成了蜀人?”管亥冷笑一声,扫了一眼其身后畏畏缩缩的将士不屑道:“还是让这些将士自己来回答吧。”

    张祎回头,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你们……”张祎看着这些麾下将士,大喝道:“贼军人数不多,我等未必不可胜!诸将士还不随我杀敌!?”

    “降者生,顽抗者死!”管亥闷哼一声,踏前一步,脸上带着一抹狰狞之色,身后的三百将士迅张弓搭箭,只待蜀军将士反抗,便会立刻箭将敌军射杀。

    “当啷~”

    一名蜀军畏惧的看了一眼管亥,突然将手中的长矛扔下,默默地跪地,双手抱头。

    “当啷~当啷~”有人带头之后,仿佛会传染一般,越来越多的蜀军将士丢掉了手中兵器,跪地请降,之前生的短暂交锋,已经将他们的士气彻底摧毁,此刻哪怕管亥身后只有三百余人,并不比他们多多少,这些蜀军将士显然也不愿意再战。

    “吼~”张祎怒吼一声,接连斩了两名跪地将士,却难以挽回军心,愤怒之下,出一声咆哮,径直朝着管亥杀去。

    “不知死活!”管亥冷哼一声,伸手拦住想要放箭的部下,一把拎起刀迎着张祎走去,离得近了,抡起刀便往过砍。

    “铛~”

    一声脆响声中,张祎的双手虎口崩裂,刀也被击飞,身体踉跄后退,却被管亥追上来一脚踹倒。

    “死吧!”看着被踩在脚下,兀自挣扎不停的张祎,管亥眼中闪过一抹冷意,高高举起的战刀在朝阳下带起一抹寒光,在张祎绝望的怒吼声中斩落。

    人头被鲜血冲出了老远,管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扭头看向一名伍长道:“葭萌关已破,回南郑报知主公知晓。”

    “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