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五十六章 决议
    叶昭和戏志才汇合了方悦纪灵两部人马抵达梓潼关已经是隔了一个月之后,但梓潼关却没有任何敌踪。

    “这有意思了!”叶昭看完这段时间的情报,甚至蜀还送来了一次粮草被丁力接收了,虽然不多,但白给的没理由不要。

    将情报递给一边的戏志才道:“这刘皇叔不会以为凭借张修那一万人马,便能攻占汉吧?”

    叶昭占据汉的消息可不是什么秘密,刘焉肯定知道,否则也不可能在白水关屯聚三千兵马那么多人,似白水关这等先要之地,平日里有个八百人便足矣镇守,更别说还将赵韪给派来。

    “刘焉自是不可能如此不智,不过若有人希望张修败亡,却也不难理解。”戏志才微笑着看向一旁的赵韪道:“君年兄以为如何?”

    赵韪闻言,皱眉道:“先生赎罪,州郡决意,还未传至白水,三关已然被破,在下实不知究竟是何人主军,不过张修其人在巴蜀虽有名声,却是奉行鬼道,蛊惑百姓,为士人不齿,但也不至于拿万将士的性命来陷害于他!”

    “或者,君年兄可以想想,那张修若死,何人可以受益?”戏志才微笑道。

    “五斗米教在巴郡一带百姓颇有人望,不过在我等眼,也不外如是,张修昔日曾与张角齐名,但若要效仿那张角之事,这巴蜀虽大,却也无他容身之处。”赵韪微笑着摇了摇头:“如今虽然步入官场,能统领千军万马,也不过是皇叔欲借其人望,安抚巴郡人心尔,要说利害冲突,在下想不出何人。”

    “那五斗米教之又如何?”叶昭突然问道。

    “五斗米教?”赵韪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张鲁!”

    “张鲁又是何人?”戏志才道,同时更好这姓张的是不是普遍喜欢装神弄鬼?昔日有张角三兄弟以鬼神之论祸及天下,如今蜀亦有张修、张鲁之辈。

    “此人若说出身也算显赫。”赵韪笑道:“其人乃留侯之后,说起来,也算是望族之后,然自其祖父张陵起,偏好鬼神之说,创了五斗米教,如今那张鲁也是五斗米教之威望颇高之人,只是不知何故,这道统旁落于张修之手,只是二人关系颇为亲近……”

    留侯,便是张良,与韩信、萧何并称汉初三杰,而且是三人之,唯一善终的一个,张鲁作为张良后人,单说这出身,在整个大汉朝都算得顶尖。

    “军师以为如何?”叶昭扭头,看向戏志才笑道。

    “虽不敢断言,但窃以为,这征讨汉主将,便不是那张鲁,恐怕此人在军也颇有地位。”戏志才微笑道。

    别看五斗米教是张修做主,但官场可不管你在宗教之的地位,更看重门庭,张鲁作为留侯后人,论出身,能抛开那张修十万八千里,在官场自然走的也会更顺一些,张修做先锋,张鲁当主将完全合乎情理。

    戏志才言外之意,显然认定了这张鲁欲致张修于死地,按兵不动,坐等张修败亡的消息传来。

    “各方哨探可有所获?”叶昭回头,看向身旁的丁力等人道。

    “回主公,我等遍查方圆五十里,并未察觉大军痕迹。”丁力躬身道:“询问降军,也是语焉不详,并不知道蜀军主力方位。”

    叶昭站起身来,走到身后一张巨大的地图面前,皱眉看着地图道:“君年,若是你领军,当在何处屯兵?”

    “若是在下,当屯兵阆!”赵韪躬身道。

    “阆?”叶昭疑惑的看向赵韪,又看了看地图道:“若是阆,未免过远了一些?”

    梓潼位于阆以西,直线距离有一百五十里左右,但蜀道难行,蜀军可没有飞舟这种交通工具,算是叶昭,大军要去阆,也不可能都用飞舟送过去,行军的话,怕是不下三百里甚至更远。

    “主公有所不知,这阆四面环山,三水环绕,若屯军于此,十分方便。”赵韪躬身道:“而且若自阆出兵,可走水路直抵葭萌关而不必绕道梓潼,水路也不过两百余里,而且沿途多山川,荒无人烟,不易被察觉,水路行程极快,可日行五十里,若赶夜路,三日便可抵达葭萌关下!”

    “蜀也有水军?”戏志才道。

    “自是有的,但不多,不过阆一带靠这江河为生之人不少,只需征集民船,再从官府抽调一些可以运输辎重的货船,便可载人直抵葭萌关!”赵韪笑道。

    叶昭看着地图,扭头看向众将道:“派人迅往阆一带探查,方悦,你立刻乘我飞舟返回葭萌关,以免遭了偷袭!”

    “喏!”方悦对着叶昭一礼,也知道事情紧急,不多耽搁,领了兵符便离开,乘坐飞舟赶往葭萌关布防。

    深深地看了赵韪一眼,如此重要的欣喜,若非自己问到,这赵韪从未主动提及,看来此人虽然答应了投诚,但心恐怕对自己还有所保留。

    “诸位且去歇息,纪灵整顿方悦兵马,若探明蜀军动向,随时准备兵。”叶昭又对纪灵道。

    “喏!”纪灵起身,躬身一礼道。

    安排了一些琐事之后,叶昭令众人各自回营歇息。

    “我军占据梓潼已有两月之久,消息难免走漏,若那张鲁知晓,我军想趁机攻破阆便不易。”叶昭留下戏志才,与戏志才一道走在府,皱眉思索道。

    “主公准备如何处置那赵韪?”戏志才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处置?”叶昭闻言一怔,随即恍然,摇头道:“他虽未主动说明,却也并未刻意坑害于我,蜀时局未明,明哲保身也无可厚非,为何要处置?”

    “主公心胸宽广,属下佩服!”戏志才微笑道。

    “你不必捧我了。”叶昭失笑道:“若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他日如何锋指天下?”

    “不过此事幸得及早察觉,否则若让那张鲁偷袭梓潼,断了我军归路,这三万大军怕是要尽数折损在此!”戏志才说到此处,也有些心有余悸。

    “希望能赶得及。”叶昭看向戏志才道:“张鲁此人,志才可了解?”

    “属下昔日虽也曾游历蜀,但与蜀士人却并无太多交集,听君年所言,此人似乎更偏向宗教一些,属下更无从得知。”戏志才摇头道。“若葭萌无碍,倒是可诱此人来攻,我军可趁势攻占阆,不但可以断去蜀军退路,能得阆之地,主公也可在这巴郡立足。”

    叶昭点了点头,事情还没确定,现在定计有些过早,不过若能将张鲁这一支人马端掉,至少攻略巴郡是不成问题了。

    五天之后,前去探查阆的探子终于回来。

    “主公,已确定阆确有大批军队驻扎,只是我军探子并无蜀人,不通巴蜀之言,不好贸然靠近探查。”丁力躬身道。

    “足够了。”叶昭点了点头,昨日方悦已经将飞舟放回,葭萌关暂时无忧,方悦已经开始着人沿着河岸建立烽火台,一旦现敌军走水6而来,葭萌关也会迅知晓做出应对。

    后方暂时无忧,当是考虑接下来的行动了。

    “主公眼下有两条路可走。”戏志才看着叶昭,沉声道:“其一,便是率军袭击阆,断去张鲁归路,先破张鲁,再图巴郡;其二,便是暂且不理那张鲁,有方悦将军在,又有汉兵马支援,葭萌足矣守御,主公可率军攻略绵竹关,直袭成/都,一举击破刘焉,只是如此一来,蜀必乱!”

    这次军议,叶昭并未叫赵韪前来,虽说理解赵韪的态度,但叶昭不能将军机密尽数相告,毕竟这等关键时刻,若将军事尽数坦诚相告,赵韪一个念头,足矣左右这场战争的走向。

    张鲁屯兵阆,这个位置自主性很大,却同样将蜀军暴露在叶昭的攻击之下,相于阆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蜀郡方向却是一马平川,更利于大军作战,更重要的是,刘焉既然有心得汉,恐怕大半兵马已经派出,此刻正是成都最虚弱的时候。

    “我军已在梓潼逗留一月,消息难免走漏!”叶昭沉吟道:“此战,吾不愿耗费太多时间,若解决了张鲁,一步步攻略巴蜀,必然耗日持久,既然如此,不如直击蜀郡,攻破成/都,张鲁之危自解!”

    “主公英明!”戏志才微笑着对着叶昭一礼,他也更倾向于第二条路,毕竟张鲁手握重兵,也不拿下成/都来的实在,虽然成都告破,巴蜀会乱一阵子,但叶昭届时只需各个击破便可,毕竟叶昭不同于刘焉当初入川时势单力孤,叶昭有着自己的势力,不必如当初刘焉一般束手束脚,被世家威胁,不得不启用东州士,而且赵韪迟迟不肯帮叶昭联络蜀豪族,想要鼠两端的态度,也让叶昭失去了耐性,既然刘焉可以启用东州士,叶昭同样可以。

    “丁力领三千兵马留守梓潼,保证两道不失,纪灵清点其余人马,随我直击绵竹关!”叶昭站起身来,朗声道。

    “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