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七十八章 关羽两难
    叶昭这边,基本已经跟钟繇敲定了未来合作的意向,天下楼中,许攸还在跟张任等一杆书院学子辩论。

    其实世家展到如今,已经有膨胀过度的迹象,或者说,世家手中握有的资源太大,已经可以影响到一方势力之主的决策。

    纵观当今天下,有些实力的诸侯,多多少少会对世家进行一些压制,程度不同而已,叶昭未必是最狠的,不过像叶昭这样大肆提拔甚至公开培养寒门乃至贫民子弟的行为却是只此一家,对于此番前来的各方使者来说,的确碰触到他们敏感的神经。

    但那又如何,诸侯手再长,也很难伸到蜀中,更别说对叶昭造成影响了,许攸的行为,除了恶心一下叶昭之外,不会有任何实际性作用。

    经过刘焉和叶昭两翻血洗之后,蜀中士人已经是元气大伤,就算认同许攸的说法,也没人有胆量再来对抗叶昭,也因此,许攸的行为,在叶昭、钟繇这些人看来,就有些像跳梁小丑了。

    “主公,幽州公孙瓒派来使者送了贺礼来。”正事说完,叶昭正跟与钟繇闲聊一些学问,却见典韦快步来到叶昭身边,低声道。

    “叶侯若有旁事,在下便先告辞了。”钟繇见状,微笑着起身笑道。

    “元常公难得来一趟,招待不周之处,元常公可说于这天下楼侍者。”叶昭也起身道。

    “叶侯言重了,这天下楼实乃繇生平仅见,叶侯不必担心,正好在下也向蔡翁递了拜帖,算算时辰,也该去拜访了,就此告辞。”钟繇笑着摇头道。

    “幽州使者来了就来了,何必专门说与我听?”送走了钟繇,叶昭扭头看着典韦,无奈道。

    各家使者多了去了,叶昭不可能一一接见。

    “是那关云长带着儿子来了,我以为主公会想见他的。”典韦道。

    “关羽?”叶昭闻言一怔:“公孙瓒怎会把他派来?”

    幽州距离蜀中太远,而且距离太远,叶昭暂时的中心是放在蜀中一带,对于幽州情况了解不多,闻言不禁皱眉。

    关羽如今可是公孙瓒麾下大将,群雄会盟之时,还见公孙瓒对关羽颇为倚重,给家诸侯虽然会派人来,但除非有所求,否则不会将身边重要的人物派过来,尤其是关羽这种统军大将,一来口才也不怎么好,二来若是被叶昭留下了,找谁说理去?

    看来公孙瓒和关羽之间,出现了分歧或者说矛盾,关羽被公孙瓒边缘化了。

    “那见不见?”典韦看向叶昭道。

    “见,立刻迎接……不,我当亲自相迎!”叶昭站起身来便往外走。

    关羽武艺就不必说了,统帅方面也颇有一套,尤其是在公孙瓒麾下历练这几年,常与异族作战,征战虎老时便可看出,在诸侯当中,关羽是唯一一路与吕布正面硬杠的部队,虽然损失惨重,但吕布那边也同样损失不小。

    而且叶昭觉得,关羽还是有提升空间的,总之这样一员大将之才既然来了,叶昭怎可能放过?

    当下带着典韦便迎出了天下楼。

    关羽带着一股浓浓的风尘之色,显然是一路急赶而来,此刻正在天下楼侍者的带领下记录礼物,在他身后,除了十来名护送贺礼的亲卫之外,还有两名青年,一人十四五岁左右,样貌跟关羽有八分相似,只是一脸稚嫩,没有红脸和长髯,看起来像是关羽的少年版,另一人则是粗布麻衣,带着一身匪气,这个叶昭倒没有太在意,他手底下这类人也不少,典韦、管亥就是典型。

    “云长兄!”叶昭大笑着快步上前,也不顾关羽一身风尘,上前拉着关羽道:“不想洛阳一别,如此快便能再见,伯珪兄还真是,送贺礼之事,遣一小将便是,竟劳动云长不远千里而来。”

    渔阳到成都,何止千里,可以想象关羽为了在叶昭大婚之前赶来,吃了多少苦。

    “参见叶侯!”关羽连忙躬身见礼。

    “你我相识,已有近十载,何须如此客套?”叶昭拉着关羽,便往楼上走,沿途士子官员连忙纷纷避让,同时好奇的看向关羽,窃窃私语,猜测关羽的身份,毕竟以叶昭如今的地位,便是钟繇这等海内知名的名士,也不见叶昭如此礼遇,这关羽生的虽然器宇不凡,但却不曾闻其名,不知为何会受叶昭如此礼遇。

    “羽不过一郡尉,何劳叶侯如此?”关羽自然能够听到周围士人的窃窃私语,有些不自在的道。

    “你我相识于微末,论出身也差不多,如今虽身份不同,但昭一直敬佩云长兄为人,云长兄何必管他人眼光?”叶昭笑道。

    “叶侯厚爱,羽愧不敢当!”关羽躬身一礼,只是这心里面,却久违的生出一股暖意,兄长与他疏远,公孙瓒也将他排斥,哪怕他威震塞外,但在幽州官场之上,也没人真的重视他,今日被叶昭这般隆重迎接,让关羽生出一股难言的感动。

    “还未跟我说,伯珪兄怎的让云长前来,昭虽也想跟云长兄一叙,但以云长兄的地位,无论如何,也不该由云长亲自过来。”叶昭好奇的看向关羽。

    别看许攸名声不小,但在袁绍身边的分量,可真不如关羽在公孙瓒身边的分量高,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谋臣,袁绍身边可不缺。

    “将军帐下,也只有羽与叶侯亲善,是以被将军派来。”关羽摇了摇头道。

    “原来如此。”叶昭笑着点点头,至于这理由……就当是吧。

    “分明是那公孙瓒不信我父!”叶昭正想转移话题,却见关羽身边的少年突然一脸不忿的道。

    “放肆,不得无礼!”关羽闻言,皱眉厉喝道。

    “这位是……”叶昭好奇的看向少年。

    “叶侯见谅,此乃劣子关平,还不见过叶侯!”关羽瞪了少年一眼,闷哼道。

    “关平参见叶侯!”关平上前,规规矩矩的跟叶昭行了一礼。

    “免礼,如此算来,你当称我一声叔父才对。”叶昭伸手,扶起关平,脸上的笑容更欢,算起来,叶昭如今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早已不是当年刚刚出仕之时的青涩少年。

    “这位是羽途经汝南之时收的勇士,名为周仓,颇有几分勇力,也非歹人。”关羽指了指身边那一身匪气的汉子,对着叶昭道。

    “周仓参见叶侯,久闻叶侯之名!今日能拜见叶侯,实乃周仓三生之幸!”周仓有些激动的对着叶昭一礼。

    “哦?”叶昭诧异的看了周仓一眼,同样伸手将其扶起笑傲:“江湖之中多豪杰,我帐下亦有不少草莽出身的好汉,周将军不必拘谨。”

    关羽叹息道:“周仓本是昔日那太平教张宝麾下大将,当年黄巾败亡,南阳时叶侯为救太平教俘虏,不惜与中郎将反目,周仓当时,便在其中,算起来,叶侯于他有活命之恩。”

    “仓本欲投效叶侯,只可惜不得门径。”周仓对着叶昭躬身道:“今日既见叶侯,请受周仓一拜,多谢叶侯当年活命之恩!”

    “举手之劳尔,疆场征战厮杀,生死由命,但杀降,实在有违天和。”叶昭受了周仓一礼,才将其扶起道:“如此说来,周将军是来投奔于我?”

    周仓摇了摇头,躬身道:“周仓心幕叶侯久已,只是亦敬佩关将军气节,如今既已拜在关将军麾下,请恕周仓无礼,此生怕是不能侍奉叶侯,若是有来生,周仓愿结草衔环,以报叶侯活命之恩。”

    “是条汉子!”叶昭却也不以为意,若是当年征战黄巾之时,能遇到周仓,叶昭绝对会设法降服,但如今马……这种级别的武将,愿意投自然最好,不愿,叶昭也不会太强求,毕竟周仓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勇将,除非达到典韦这等层次的勇将,否则对叶昭的吸引力不大。

    “令郎所言……”叶昭又看向关平道:“可是近日伯珪兄与刘幽州又有冲突?”

    “回叶侯!”关平躬身道:“公孙将军与刘幽州之间,本就有冲突,他疏远我父,不过是因为我父当日在离开虎牢关前,曾与大伯、三叔他们叙旧。”

    关羽本想阻止,但关平说的太快,只好长叹一声。

    “如此看来,伯珪兄已经将对刘幽州之怨转嫁于另兄身上。”叶昭摸着下巴思索道:“云长,我有一言,或许不太好听。”

    “叶侯但说无妨。”关羽躬身一礼道。

    “当年我确实看不上另兄,不止因私怨,而是他好大喜功,不识自身。”叶昭坐下来道:“但上次会盟相见时,却令我改观不少,如今的刘备,却有几分才干,不过以幽州如今局势,公孙瓒如今得了蓟侯,又是奋武将军,已有足够政治资本,与刘幽州之间,迟早有一战,我且问你,你是否愿意帮助另兄斩杀伯珪兄,亦或是帮助伯珪与另兄为敌?”

    “这……”关羽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最终摇了摇头,一边是结义兄弟,一边却是这几年来对自己颇有恩义的上官,关羽真的很纠结。

    “若是不愿,我建议云长兄暂且留在这边,或是游历天下,总之,莫要回去,等幽州之事有了一个结果,再做绝断不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7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