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七十九章 曲线操作
    关羽陷入了沉默,叶昭给出的建议,无疑是让他逃避,跳出纷争,无论对他还是对刘备亦或是公孙瓒来说,关羽不回去,是最好的选择。

    但……关羽总觉得这样逃避不是君子所为。

    “过刚则易折。”叶昭见关羽纠结,微笑着摇头道:“有时候,避让并非懦夫所为,云长若是回去,无论是伯珪兄去攻刘幽州,还是刘幽州来攻伯珪兄,刘备定会参战,届时,你要如何自处?”

    随即,叶昭又将目光看向关平道:“再说,令郎年纪,我认为当好好治学,如今成/都书院已成,内忧我恩师、大儒任安等名士执教,也有军中名将包括我在内,都会定期去书院为弟子讲解兵法战策,若云长兄愿意,可趁这段时间,让令郎入书院学习,也好过虚度光阴,老实说,以令郎如今的年纪,已经有些晚了,若再随你四处奔波,而不能静下心来学习,此生成就恐怕有限。”

    关羽闻言,将目光看向关平,有些动摇了。

    叶昭站起身来笑道:“云长可曾想过,我等这些寒门为何区别于世家?世家子弟自幼便可接受名士教导,虽不说都能成才,但若是天赋相若的情况下,名家子弟自幼便可受教于名师,而我等寒门子弟,却只能靠机缘,如今这成/都书院建立,便是为了给寒门子弟一跳求学之路,你我一生奔波,为的,不也是能封妻荫子,让我等后人不必如我等一般,为求学而四处求人?”

    “云长考虑下,你们旅途劳顿,今日我便不打扰了,会有人安排你等住宿,好好休息一日,后日我于将军府设宴,宴请各方使者,云长兄务必过来。”叶昭叫人给关羽等人安排住宿后,在关羽的恭送下,带着典韦径直离开。

    关羽为人……属于那种认死理的人物,当年在南阳相遇之时,叶昭其实已经有了招揽关羽的心思。

    之时关羽这种人,一旦认定了谁,很难改变,哪怕当时刘备一穷二白,什么都不是,关羽依旧坚定追随。

    所以,叶昭当时没有开口,收猛将就跟追女人一样,过早的暴露出诉求,只会降低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价值。

    如何自抬身价其实并不难,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别开口,然后就是想办法加深双方的关系以及提升自己的价值,另外也可以使些盘外招。

    比如当年叶昭借着卢植求情的机会,将刘备和关羽分别送到刘虞和公孙瓒帐下。

    刘虞是汉室宗亲,在宗室之中颇有威望,而公孙瓒跟刘备是同门,关系都不错,当时公孙瓒跟刘虞之间,也没有现在这般紧张,而且又同在幽州,以刘备当时的眼光见识,也不可能看出之后公孙瓒跟刘虞之间会势成水火,李永公孙瓒和刘虞之间的矛盾来分化刘备跟关羽之间的情谊。

    毕竟关羽只是认了大哥,又没认主,严格来说,关羽现在的主公是公孙瓒,但又因为刘备的关系,如今被公孙瓒疏远,这个时期,是关羽最迷茫的时期,也是叶昭决定下手的时机。

    不过依旧不能太过急躁,关羽此刻内心的纠结还在刘备和公孙瓒之间徘徊,对叶昭,最多也只是感激,此时暴露出意图,还是太早,容易把关羽吓走,所以叶昭决定曲线救国。

    招关羽难,但关平却不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热血冲动的年纪,要把关羽留住,留下关平,难度无疑会降低许多。

    跟演义中不同的是,这关平是关羽的亲儿子,当年关羽怒起杀人,流落他乡,但家中婆娘却给他生了个儿子,从样貌上来看,却是关羽之子无疑。

    早年关羽流落四方,如无根飘萍,哪怕跟了刘备以后,也是东奔西走,自然无法带个拖油瓶,后来关羽在公孙瓒麾下任职,而且颇受重用,回乡探亲时才现自己原来有个儿子,而且其母已死,关羽自然不能让自家儿子继续流落在外,才将关平接到自己身边,教授武艺。

    有了儿子,自然也就有了牵绊,尤其是如今关羽心中并没有决定究竟向谁的时候,关平的意见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左右关羽的决定,所以,叶昭建议关平入成都书/院学习。

    望子成龙的心态,从古至今都是一样的,关羽自然也不能免俗,而且叶昭那番话,也切中了关羽的软肋,其实理解起来也不难,就像现在家长说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道理一样。

    不同于历史或是演义中,因为叶昭插手的缘故,关羽跟刘备之间的情谊并没有历史或是演义中同时期那么铁,加上在幽州夹在两家中间左右难受,叶昭相信,如果关平能在成/都书院有所成就的话,先能够让关平对自己这边生出归属感,再加上周仓对叶昭同样有感恩之心,再加上叶昭对关羽的态度……温水煮青蛙,日子一长,等关羽习惯了这边的生活,融入了这个圈子以后,再想走可就难了。

    叶昭走着走着,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自己也算是成功将桃园三兄弟给离间了。

    “主公为何笑?”典韦有些奇怪的看了叶昭一眼。

    “以你的智慧,我很难跟你解释清楚。”叶昭收起了笑脸,看了典韦一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说完也不理会典韦,径直往前走去。

    什么意思?

    典韦愕然的看着叶昭的背影,连忙跟上,脑子里却一路都在回味叶昭这句话的含义,一直到了将军府,回了内院,典韦才反应过来:“主公是说我笨?”

    叶昭意外地看向典韦,无语道:“你一路上,都在琢磨这个?”

    典韦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怎么说呢……不是笨,是有时候,你思索问题的度,比正常人慢了许多,而且抓不到重点。”叶昭委婉的说完,便径直回屋了。

    典韦想了半天道:“这不还是说我笨么?”

    “嗷~”大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典韦脚边,叫了一声,仿佛是在应和典韦的话。

    “滚!”典韦抬脚便踹在大白的脑袋上,闷哼一声怒道。

    “噗嗵~”大白脑袋一歪,噗嗵一声倒地,四肢抽搐着,一双虎目可怜巴巴的看着典韦,嘴里面不断出一声声哀鸣,似乎受了很重的伤。

    “你也以为我蠢?”典韦在大白的惨嚎中,一把拎起大白的耳朵怒道:“这是我教你的,你却跑来跟我撞死,信不信今晚炖了你!”

    大白打了个寒颤,倏地挣脱了典韦的手掌,一溜烟在一群家丁的惊呼声中,跑没影了。

    典韦无语的看了一眼叶昭离开的方向,挠了挠脑袋,转身去安排护卫了,也是叶昭跟典韦之间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叶昭在私下里有些没正行的态度,也是一种亲近的表现,典韦撇了撇嘴以后,决定等他儿子大了以后,绝对要送到书院里好好念书,不然被人骂了都反应不过来。

    叶昭大婚,最近刘薇的情绪不佳,自从被接到成/都之后,便整日闷闷不乐,虽说蔡琰昔日跟她也算好姐妹,但刘薇却从没想过要跟蔡琰共侍一夫,毕竟在此之前,大汉只有正室和妾氏的说法,可没有平妻一说。

    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平白的被人分去了一些,任谁都不会好受,别看平日里刘薇待馨儿也不错,但那是一种类似于施舍的心态,在叶昭的女人中,虽然只有两个,但却绝对以她为尊,如今要多出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地位的,刘薇自然不会高兴。

    叶昭回来时,刘薇正在抱着叶征抱怨,见到叶昭进来,闷闷不乐的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父……亲……”已经两岁的叶征,已经能够牙牙学语了,看到叶昭,张开一双肉嘟嘟的手臂。

    “你这没良心的,娘亲每日陪你,却只想着你父亲!”刘薇轻轻地拍了拍叶征的小屁屁,微嗔道。

    “夫人还在生气?”叶昭顺手将叶征报入怀中,笑看着刘薇道。

    “妾身怎敢?”刘薇哼哼道。

    “这才像当年那个敢提剑要挟我的女人呐!”叶昭看着刘薇的样子,不由笑道,却是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刘薇把他当成贼,提剑便砍,却直接被叶昭收拾了一顿,感情,大概也是那时候种下的。

    “这孩子对待周围最是敏感,他母亲每日愁眉不展,心中烦闷,其实孩子是会感受到的,所以征儿才有些怕你。”叶昭将叶征重新递回刘薇的怀中笑道:“我知夫人心中不快,不过为了征儿,夫人也不该整日怨愤。”

    “我没有。”刘薇看了看叶征,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了一些。

    “琰儿与夫人乃好友,此番嫁入叶家,我知夫人不会开心,不过为夫保证,夫人永远是这家中的大妇,就算那天上的仙女来了,也只能给夫人做小。”叶昭笑道。

    “夫君这张嘴,不知要骗多少女子。”没好气的瞪了叶昭一眼,刘薇摇头道:“我知夫君是做大事之人,既然夫君想要娶蔡家姐姐,薇儿也不好相拦,只是这心里,确实烦闷无比。”

    “为夫知道,所以这一没事,就来陪夫人。”叶昭微笑着楼主刘薇,低声跟她说一些小情话,不一会儿便将刘薇逗得轻笑不止,对于这次婚事的不快,也淡了许多。

    7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