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九十八章 朝廷封赏
    兴平,是刘协登基之后第四个年号,兴平元年(公元194年)对于蜀中来说,是非常平静的一年,三十六名书院学子出任县令,也代表着叶昭对蜀中地方的管控进一步加强,六月开始,被叶昭一分为三的巴郡,以巴西太守张鲁为便上表请叶昭派人接管地方。

    实在是撑不住了,没有蜀中三郡的财力支持,仅凭这三位太守自己的家底,根本不足以支撑三郡的运转,而且随着三郡大治的消息传来,巴郡万民都祈盼新政可以惠及三巴之地,对于三郡只是名义上归附叶昭却在行动上对叶昭阳奉阴违的太守来说,越抵触,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蜀中士人又不足以对抗叶昭,也使得叶昭在这次软进攻之中,不用一兵一卒,便得了三郡实权,自此巴蜀之地尽归叶昭,这也可以算是巴蜀之地在初平四年生最大的事情了。

    财权、军权在握,如今人事任免之权也重归州牧,三郡太守,算是被叶昭彻底架空了,年底叶昭又设了朱提郡,命关羽为太守,并掌握朱提军政大权,至此,叶昭手中真正掌握的,便有汉中、广汉、蜀郡、巴郡、犍为以及朱提六郡了。

    虽说将巴郡一分为三,但那不过是为了削弱太守之权而已,在叶昭眼中,巴郡就是巴郡,暂时还没准备一分为三。

    除此之外,张任、甘宁这一年来政绩也颇为出色,关平虽说政绩第一,但那是占了祝融氏的便宜,而张任在汉嘉县数次击溃青羌来犯之敌,保境安民,令汉嘉兴旺,添户千余,甘宁在阴平道更是大刀阔斧的筑起了四座卫城,只是那边人丁稀少,连羌人都少在那边活动,人口方面并未有太大建树,但这并不代表甘宁差,先天条件限制,地方又偏,一年的时间里,甘宁能在阴平道开垦出万亩薄田,已经是颇为不错了。

    “刘虞和公孙瓒,最终还是全面开战了么?”叶昭回成都之后,便66续续的接到中原战报。

    兴平元年初,天子有东归之念,密令刘虞之子刘和前往幽州请刘虞出兵相迎,刘虞已经答应,却被公孙瓒拒绝。

    毕竟幽州距离长安太远,刘虞这次迎奉圣驾,又是准备举幽州之兵前往,这其中自然包括公孙瓒,刘虞这次,显然不止是迎奉天子,还想清除李傕、郭汜二人为的西凉乱军。

    公孙瓒没有答应,几次相商无果之后,最终刘虞以刘备为帅,张飞为先锋征讨公孙瓒,却被公孙瓒在狐奴设伏,大破张飞先锋,张飞更是差点被乱箭射杀。

    刘备也因此大怒,在不顾及同门之谊,与公孙瓒在狐奴大战,期间,刘备成功说服公孙瓒麾下校尉田豫暗中投降,于狐奴大破公孙瓒,迫的公孙瓒不得不放弃渔阳,退守右北平,同时暗中联络袁绍相助。

    昔日同窗好友,最终走向敌对,而刘备借此一战,在幽州彻底立稳了脚跟,刘虞的信任再加上这些年广播仁义之名,渐渐展露峥嵘,有一方诸侯之相!

    “老皇叔年迈,看此阵势,怕是老皇叔欲立刘备为幽州之主,此番征战,竟是将军权尽数交由刘备,刘备羽翼已丰,此战若胜,将为幽州新主!”戏志才点了点头道。

    听起来,似乎是刘备赚了,不过就算领了幽州牧又如何?幽州本就地广人稀,加上刘虞和公孙瓒这么一斗,不管最终是谁赢了,都得面对已经近战冀州的袁绍,袁绍如今已经坐稳了冀州牧之位,如今正忙于吞并青州,无暇理会幽州战事,等他腾出手来,刘备能挡得住袁绍?

    “若幽州败亡,刘备能不死,日后怕是又一祸害!”叶昭叹了口气,刘备基本上是不可能击败袁绍的,他可没有曹操的底蕴,而且幽州之地也不似中原之地一般富庶,他日袁绍横扫河/北之时,刘备恐怕难以抵挡,但若不死,幽州牧的资历,会成为刘备的政治资本,加上刘虞已经为他正名乃汉室宗亲以及在幽州招揽的人才,他日刘备未必没有崛起之机。

    “主公所言或可生,不过如今刘备还无力威胁主公,反倒是那曹操……”戏志才将手中一份情报递给叶昭:“朝廷虽改立陈汉瑜为徐州牧,陶谦被曹**得自刎,虽然曹操退走,却生生夺了彭城国,威势日盛,袁绍平定河/北四州之后,与那袁绍争雄的恐非袁术,而是此人!”

    叶昭的计策奏效了,朝廷那边,显然也不希望曹操能夺徐州,加上李傕、郭汜上位之后,跟蜀中这边交情不错,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命陈珪做了徐州牧,如此一来,陶谦自刎,曹操也没了继续攻伐徐州的理由,不过已经占据的彭城国,曹操显然没有吐出来的意思。

    而在这一仗中,曹操显露出来的实力也令世人震惊,本以为是势均力敌,袁术甚至已经做好了出征夹击曹操的准备,谁想徐州军竟被曹操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同时曹仁、夏侯惇被曹操安排到大泽乡与南顿一带,监视袁术。

    这一仗曹操一改之前的忍让,所表现出来的强势,令袁术不敢再进,眼睁睁的看着陶谦被曹**死。

    “我早说了,孟德之能,非陶谦之流可比。”叶昭没有太意外的神色,看着情报笑道:“不过没想到陈珪会与吕布结盟。”

    若非陈珪及时说服吕布,趁曹操出兵,后方空虚,兵占据昆阳,曹操也不可能如此轻易便撤军,虽说失了大义,但若有机会,曹操怎会放弃到嘴的肥肉?

    “主公识人之能,在下还是颇为钦佩的。”戏志才点头笑道:“不过陈珪此招一出,曹操便是三面环敌之境,同时面对吕布、陈珪以及袁术三家敌视,若要破敌,可不容易。”

    叶昭点点头,如今中原之地,基本上可分做三处战场,北方刘虞、公孙瓒、袁绍相互算计,南方则是以袁术、陈珪、吕布形成的联盟对抗曹操,西方李傕、郭汜一直在与马腾、韩遂征战,反倒是昔日被诸侯排斥的叶昭,安心在蜀中种田积攒实力。

    “如何破局,那是他的事情。”叶昭幸灾乐祸的笑道:“若孟德连这局都过不了,那便说明,他无缘于这场天下之争。”

    其实曹操看似三面环敌,但也并非必输,突破口,就在吕布这边,以吕布的为人,曹操完全可以说服吕布或者挑拨吕布与袁术之间的关系,帮他牵制袁术,而曹操则是腾出手来收拾陶谦。

    中原乱成这样,袁绍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对曹操落井下石,不说两人如今还是从属关系,就算不是,在横扫河/之前北,袁绍自然不会希望这么早跟袁术对上,所以不但不会落井下石,甚至可能还要资助曹操一二。

    “主公,张松求见!”二人正在点评天下乱局,心安理得的当个吃瓜群众,却见典韦从门外进来,躬身道。

    “子乔?请他进来。”叶昭点了点头。

    “主公,大喜!”却见张松急匆匆的跑进来,一脸兴奋地来到叶昭身边道。

    “哦?喜从何来?”叶昭看向张松,微笑着问道。

    “主公看此物!”张松一脸神秘的将一卷薄书递给叶昭。

    “密诏?”叶昭接过那薄书,他在洛阳出任过卫尉、卫将军等职务,常出入宫廷,怎会不认得,抬头看向张松道:“何人送来?”

    “主公不看看?”张松惊讶于叶昭的平淡,疑惑道。

    “无外乎天子欲请我助他脱困。”叶昭将诏书放在一旁道:“我已官至骠骑,爵位也至极致,天子想要我助他,给出的也无外呼虚名而已,莫不是要封我为王?”

    “虽不中亦不远矣!”张松微笑道:“陛下封主公为太尉,位列三公,另封征公子为长门亭侯,益公子为甘亭侯,主公如今可是一门三侯。”

    “一门三侯?”叶昭闻言冷笑道:“小儿皆封侯,然我麾下随我南征北战之将士尚无人封侯,小儿何德何能可封侯?帮我回绝了天子!”

    “主公,这可是千载难逢之机,我益州如今粮草广盛,猛将如云,更有十万雄兵随时听候主公调令,主公若此时出兵,李傕、郭汜二人如何是主公之敌,届时主公便可奉天子以令诸侯……”

    “然后如那董卓一般,受天下诸侯共讨?”叶昭看着张松,皱眉道。

    此时中原诸侯虽然减少了,但实力比之当初酸枣会盟之时,可是大了不少,如今他可就这么点儿家底,而且蜀中展的计划才刚刚开始,别看他在蜀中政令能够畅通,钟繇前来拜访时也是客气无比,但若此刻出蜀,就叶昭在蜀中这些政策,等于是要站在天下诸侯的对立面,他怎会贸然答应?

    而且刘协此举,也有捧杀之意,借助自己脱离李郭二人掌控,然后又借天下诸侯之手将自己至于绝地,几年没见,这小子心眼儿倒是涨了不少。

    而且自己此刻出川,就是给了蜀中士人与中原士人联手的机会,到时候,刚刚平定下来的蜀中,恐怕会再生变故。

    “那……”张松显然有些不甘,看着叶昭犹豫道:“这密诏该如何回复?”

    “太尉之职,我便愧领了,至于长门亭侯与甘亭侯,我儿年纪尚幼,不足以承此重,便代陛下将侯爵之位,赐予丁力、管亥二将。”叶昭淡然道,丁力、管亥随叶昭最久,算得上劳苦功高,之前叶昭无法擅自封侯,但如今刘协既然将爵位送上门儿来,叶昭可没有还回去的意思,正好让自己奖赏部下。

    “这……”张松闻言无语,苦笑道:“于理不合吧,毕竟主公不兵救援,却领这官爵,未免有些……”

    叶昭看向张松,笑道:“本侯未曾向天子讨要,此乃天子赠予,岂能不受?”

    张松闻言,只能点头道:“如此,臣这便去回复。”

    看着张松离开的背影,叶昭看向戏志才道:“此人……心不在此!”

    戏志才颔一笑,却没有说话,实际上,如今蜀中士人怕是多半支持叶昭出兵,但叶昭要的,显然不止是地盘。,精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