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四章 太后保媒
    “母后?”叶昭离开后,刘辩正要离开,却见何太后面色阴沉的出现在殿外。

    一群工匠连忙低头告退,刘辩上前道:“母后怎在此?”

    “王儿之前跟叶侯说了什么?”何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刘辩,在刘辩的印象中,这是何后第一次露出这等神态。

    “母后为何有此一问?”刘辩疑惑的看向何后。

    “方才叶侯并未直接离开,而是带走了那任红昌!”何后看着刘辩,沉声道。

    “那又如何?孩儿的事情,那任红昌并不知晓。”刘辩有些疑惑的看着何后道。

    何后痛苦的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我儿可知道,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证据的,我知我儿受那张松等人挑拨,有重掌大权之心。”

    “我乃汉室王子,就算不再是天子,亦为王,为何蜀中只知有叶昭,而不知有孤?”刘辩不甘的看着何后道:“母后,当初你不是说亦想孤夺得权柄吗?”

    “那叶昭教我断案、教我格物,却独独不教我权术,不臣之心如此明朗,难道不许孤自行谋划?”

    “你连他叫走任红昌是为何都不知,如何与他斗权术?”何后摇了摇头,若是当初叶昭刚刚入蜀的时候,刘辩有此想法,她绝对支持,但如今时过境迁,刘辩身在局中看不清楚,但何后还是有些眼力界的。

    秦宓、张松、任安是什么人?都是蜀中士人,他们是真心想帮刘辩?这些人只不过是想要通过刘辩,重新夺回蜀中士人的地位而已,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没能力跟叶昭斗,不得不投入刘辩麾下,希望通过刘辩来搬到叶昭。

    但三个手中无兵无权之人,加上刘辩就能了?或许有些谋划,但如今蜀中大势都在叶昭一边,就如刘辩所说,蜀人只知有叶昭,而不知有弘农王,想要高举大义之旗都不够,至少在这蜀中,没人会听他的。

    “我儿有此心,并无不妥,然我儿不该如此过早的暴露出来,让那叶侯有了防范!”何后看着刘辩,有些怒其不争,不是她不想重夺权柄,而是根本不是时候,刘辩暴露的太早了!

    “这……”刘辩闻言,眉头微皱,他之前没想那么多,只是想让叶昭看看自己的本事:“母后,这该如何是好?”

    “断绝与那张松、秦宓、任安的关系,这三个人,要倒霉了!”何后叹息一声道。

    “可……”刘辩有些不忍,这可是他如今唯一的力量。

    “无法救吗?”刘辩看着何后道:“叶昭以法治蜀,他不会公然犯法的!”

    “他会有一百个方法,找到这三人的罪证!”何后摇了摇头:“我儿现在要做的,是撇清一些关系,同时混淆叶侯的视线。”

    “如何撇清?”刘辩抬头道。

    “我儿向那叶侯提亲,迎娶那任红昌!”何后沉声道:“如此一来,也算是与叶侯多一层关系,这任红昌算是叶昭问鼎权利的一块重要踏板,叶昭对任红昌也非常看重。”

    “这……可否换一个?”刘辩有些担心,也有些不愿。

    任红昌可是涅凡营统领,那帮女人,一个个有多彪悍,如果一个不开心,随手揉捏自己一下,刘辩感觉自己的身子骨都可能碎了,而且那女人都快三十了吧,地地道道的老女人一个,自己娶她?

    “那就马南湘!”何后一瞪眼道。

    刘辩闻言,脸都绿了,连忙摇头,任红昌他都担心自己驾驭不了,但至少是个美女,换做马南湘的话……刘辩想到一些画面,突然感觉想吐。

    何后皱眉道:“我儿如今该关心的是如何保全自身!此事,我来做主,亲自为那任红昌做媒,记住,蔡翁那里,也莫要为三人说情!”

    刘辩不甘,但此时何后少有的严肃,本能的有些畏惧,只能躬身道:“听凭母后做主。”

    “你啊,这些事若是早与我商议,又如何会有今日之事?”何后有些怒其不争的道,真不知道张松那些人究竟在跟刘辩说什么,把刘辩变得如此急功近利。

    说完也不理会刘辩,径直离开,隔了三天,才让人前去请叶昭来府上一叙。

    ……

    “太后召见微臣,不知有何要事?”叶昭有些疑惑的看了站在一旁的任红昌一眼,对着何后一礼道。

    “红昌可否摘下面具?”何后看着任红昌,微笑道。

    任红昌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叶昭。

    “既是太后旨意,自当照办。”叶昭点点头道。

    “喏!”任红昌躬身一礼,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叶昭也回头看去,说起来,自己也有三年多没看过任红昌的真容了。

    依旧如当年那般惊艳,岁月似乎对她独有偏爱,时光的流逝没有让她美貌减少半分,甚至比当年更加惊艳,少了当年的青涩与纯真,却多了几分刚强和成熟的魅力,冷艳中带着干练,让人忍不住生出想要征服的欲/往。

    “本宫从未想到,辩儿身边,竟有如此绝世佳人!”哪怕同为女人,何后也忍不住惊叹于任红昌的美貌:“如此佳人,却十年如一日的囚于军中,未免太可惜了一些。”

    叶昭看向何后:“太后有话,不妨直言。”

    何后点了点头,微笑着看着任红昌道:“本宫今日邀太尉前来,也是想为红昌保一桩媒。”

    “红昌?”叶昭挑了挑眉,看向何后道:“太后怎会有此雅兴?”

    “实不相瞒,本宫正是为我儿辩保这一桩婚事。”何后笑道:“我儿辩曾无意见过红昌的真容,惊为天人,是以数次哀求,希望能得红昌姑娘,而且红昌追随太尉,已有十年之久,本是绝色佳人,却数次征战于沙场,未免有些可惜,而且红昌如今已经二十有七,难道太尉要让红昌如此佳人孤独终老?”

    叶昭的眼睛微微眯起,看向任红昌道:“红昌如何说?”

    任红昌的面色从刚才何后说出刘辩之时,就变得有些难看,叶昭出言,更让任红昌眼中闪过一抹绝望的哀怨,深深地看着叶昭道:“听凭主公吩咐。”

    何后看向叶昭,微笑道:“既然任姑娘不反对,不知……”

    “不行啊。”叶昭起身,将任红昌扶起来:“实不相瞒,我与红昌,三年前便有了白首之约,殿下青睐,是红昌的福气,不过要臣放弃心爱的女人,眼看着爱人嫁做他人妇,恕臣难以从命。”

    叶昭扭头看向任红昌,笑道:“三年之前,我曾问你,是否愿意嫁入叶家,你说需要考虑,我给你三年时间,红昌,这三年时光,也差不多可以想清楚了,如今太后在此,不如你便给我一个答复如何?”

    泪水不争气的自眼眶中滑落,对于涅凡营的姑娘们来说,叶昭是不可替代的,也是许多姑娘至今留在涅凡营不愿嫁人的原因,叶昭有着符合绝大多数女人审美的容颜,有着绝大多数男人没有的才华和能力,最重要的是,叶昭从当年西园比斗开始,就成了女兵们的一种精神支柱。

    对于涅凡营的姑娘们来说,叶昭是遥不可及,却又近在咫尺的梦想,包括任红昌,也包括李淑香、马南湘以及大半涅凡营的将士。

    只是有人能够认清现实,比如李淑香在当初翠娥嫁给黄权之后,也寻了一户愿意接受她的人家嫁了,乃叶昭麾下大将纪灵,如今虽然还在涅凡营挂职,但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

    但也有人没有放弃那渺茫的希望,比如任红昌,这也是她十年如一日的待在这涅凡营中,只为能离叶昭更近一些。

    在刚才,叶昭询问她的时候,她的内心有些绝望,他以为叶昭会将她送给刘辩,那个小他近十岁,从无邪少年逐渐变阴沉的男人,原本已经即将死去的心,此刻却被叶昭一句话从地狱带到了天堂。

    饶是意志已经在多年的磨练中坚硬如铁,此刻也止不住眼中的泪水,哪怕这只是叶昭的推脱之词,也足够让她感动了。

    “愿意或是不愿?嫁给本侯,真让红昌如此痛苦?”叶昭看着任红昌,心中突然有些怜悯,带着几分揶揄道。

    “红昌愿意。”任红昌哽咽着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

    “太后也看到了,她说她愿意。”叶昭看着何后,微笑道。

    何后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了几次,才保持住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得狰狞,这当面如此肆无忌惮的脸,打的可真够响的,但她没办法发作,只能咬牙道:“是本宫唐突了,不知太尉与任姑娘还有这般……往事。”

    理智在崩溃边缘,措辞也变得滞涩起来,她真的很想破口大骂,但她真不敢开这个口,而且还得笑脸相迎:“既然如此,不如本宫来为叶侯做这个媒,就当是任姑娘的家人如何?”

    “太后愿意,自是我等福分,红昌,还不谢过太后?”叶昭对着任红昌笑道。

    “红昌多谢太后!”任红昌躬身一礼道。

    “不必多礼,能为叶侯保媒,也是本宫之幸。”何后努力维持着笑意,只是她的笑容,有些狰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