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十一章 无知者无畏
    “亭侯,这是去何处?”李暹带着人正往城楼走,却见迎面过来一队士兵,为一将对着李暹躬身一礼道。

    李暹的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勉强回了一礼道:“原来是杨维将军,城外来了一批物资,我去清点一下。”

    杨维,是董卓旧将,西凉人,颇有勇武,当年在董卓还没有入洛阳之前,杨维便跟随董卓,勇力仅次于华雄、樊稠、李傕,在军中也颇有威望。

    后来董卓被杀,关中大乱,李傕郭汜反攻时,杨维率部投了李傕,颇受李傕重视,一来杨维勇力不错,在军中颇有威望,二来都是西凉人,分属同乡,用起来也放心。

    投桃报李之下,杨维对李傕也颇为忠心,这次李傕想要让李暹独当一面,专门将杨维派来辅佐李暹,莫看李暹借着酒劲敢胡乱杀人,但哪怕是喝醉了也不敢在杨维面前放肆,毕竟这可是跟李傕同一辈的人物,而且军中威望,远在自己之上,李暹心里也明白,自己能在这里胡天胡地,多半还是因为杨维在这里。

    只是明白归明白,但心中总觉得杨维有些看不起他,按理说,他三十岁便被封侯,单看爵位,已经算是年少有为,当年叶昭、曹操、袁绍、吕布那批人,如今已经是一方诸侯,三十岁的时候,最多也不过是个县侯,而对他来说,要一个县侯并不是什么难事。

    也因此,李暹常常以此自得,拿自己跟这些人相比,只觉得自己生错了年代,早生十年,未必不能与当年在洛阳叱咤风云的这些人相提并论,毕竟不管怎么说,以结果而论,他们最终还是失败者,被董卓驱逐出了洛阳,而他……从无败绩!

    可是叶昭当年几起几落,又有牧野救驾之功,最后才被封了亭侯,当县侯之时,已经是名满天下,曹操的侯爵也是凭着无数功勋拿下的,袁绍四世三公,再加上足够的功勋和政绩支撑,就算是吕布的爵位有些水,但虎牢关下,吕布扬威,力挫诸侯士气,勇武之名,哪怕是再不待见吕布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被封温侯,也没人会说什么。

    李暹狂妄无知,但李傕心里却明白,将李暹放在这里,也是让他看看自己跟叶昭这些人的差距,以此激励。

    本是一片苦心,但李暹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家叔父让自己来这里,是作为入蜀的先锋,让他来压制叶昭的,所以才给了他这个亭侯之位,以此来勉励自己,上任之后,就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攻破汉中,他知道自己这个亭侯来的有些取巧,无法服众,是以迫切的希望以勇武和功勋,来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闭嘴。

    到时候,什么杨维、郭汜,统统得靠边儿站。

    杨维上前一步,拦住李暹道:“亭侯,怕不是吧!末将听闻,城外来的那些人,是蜀中商户来赎人的!”

    李暹见杨维不依不挠,有些恼怒,闷声道:“是又怎样?”

    “亭侯可曾想过,此事会得罪太尉?”杨维再次拦住李暹,沉声道:“如今主公境况不好,此时更不该得罪太尉,惹来蜀军征讨!”

    “杨将军太过小题大做了吧?不过几个商户,那叶昭也要管,他有没有将我叔父放在眼里?”李暹借着酒劲,对着杨维咆哮道。

    “亭侯此言不妥!”杨维面色一变,沉声道:“太尉最重规矩,扣押商户是小,但亭侯此举,却是坏了太尉的规矩,此刻本该将那些人以及掠来的财物还回去才是,怎可据为己有!”

    当日若非杨维被李暹以公事调走,也绝不会让李暹铸下这等大错,杨维很清楚如今李傕绝不希望跟叶昭开战,这个时候李暹因为这等小事招惹蜀中,等于是给了蜀中开战的借口。

    “杨将军放心,此事我自有计较,无需将军操心!”李暹有些烦躁的摆摆手,见杨维还要再说,心中顿生一股暴躁情绪,不耐道:“叔父将你派来,是辅佐与我,这陇西太守,究竟为谁!?”

    杨维胸口一窒,胸膛剧烈起伏着,看着李暹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李暹被杨维看的心中有些虚,闷不做声的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将军,我们怎么办?”几名将士看杨维面色难看,小心的问道。

    “跟上去!”深吸了一口气,杨维沉声道,不管怎么说,李傕对他,有知遇之恩,既然李傕将李暹交代给自己,杨维绝不希望李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铸成大错。

    李暹带着人在前面走着,后方跟着杨维,一名心腹低声道:“亭侯,杨将军跟着,怎么办?”

    “那就让他跟着!”李暹打定主意,这次定要杀几个人立一立自己的威信,让他知道,自己常胜将军的名号,不是吹出来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城头上,看着那阵势让魏延心头一跳,以为对方现了自己。

    “城下何人?”李暹爬上女墙,腿有些哆嗦,他有些畏高,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对着城下的商队道。

    “在下万家商队护卫统领魏延,奉家主之命前来,数回我家少主!”魏延一把按住一名下意识的想要射杀李暹的将士,对着李暹拱手一礼朗声道。

    “魏延?”李暹想了想,似乎有些印象,又好像没有,那么久以前的事情,对方又不是美女,自己哪能记得?当下道:“东西带来了么?”

    “掀开!”魏延挥了挥手,示意后边押送着车架的人将一辆辆车架上面的油布掀开。

    “将军请看,这些都是上好的蜀锦!”魏延指着车上的货物,对着李暹抱拳道:“此外还有金珠千颗,紫衫木十根,黑狗木二十根,皆是自南疆运来的好货,另外还有不少山珍,往将军信守诺言,放我家少主回来。”

    李暹目光一亮,这些货物,的确价值不低,有些贪婪的看着那足足十几车货物,挥手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慢!”杨维突然上前,拦住准备放下吊桥的将士:“只是押送货物,为何要如此多人前来?”

    足足有两百人吧,而且,看样子,一个个都不像是普通护院。

    “将军恕罪,这一路可不太平,家主对我家少主安危十分上心,此番特意请来了太守府兵马前来讨要,家主说了,这些货物,就当与将军交个朋友,但还请莫要伤害我家少主半分,否则,下一次来的恐怕就不是这两百南郑守军,就算倾家荡产,也要将此事报于太尉,请太尉做主!”魏延不慌不忙的对着杨维一拱手,不卑不亢的道。

    “此事,已经惊动了汉中官府?”杨维眼皮一跳,看着魏延道。

    “不错!”魏延点点头:“另外几家的队伍,也会6续过来,还请诸位将军莫要做的太过!”

    “你敢威胁我?”李暹闻言大怒,抱着女墙怒骂道。

    “不敢,只是阐明事实尔!”魏延淡然道,只是这会儿功夫,他已经看出,要骗这李暹不难,难的是他身旁那名将领,而且此人似乎在这城中比李暹更具威望,所以只有镇住此人,才能诈开城门。

    “事实?莫说是汉中太守,便是他叶昭亲自来了,本侯也叫他有来无回!”李暹咆哮道。

    “……”魏延眼中闪过一缕寒光,沉声道:“将军慎言!在下听了没什么,但此事若传回太尉耳中,就算是李傕将军,怕是也不好跟太尉交代!”

    “放屁……”

    “够了!”杨维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道:“去,将人送出来,开城,放他们进来!”

    “杨维,究竟这陇西是谁做主!”李暹回顾杨维,厉声喝道。

    “自是亭侯!”杨维淡然道:“但现在,请亭侯听末将的,否则,此事末将将立刻报知主公,由主公来绝断!”

    “莫要拿叔父压我!”李暹恼怒的瞪了杨维一眼,却不再多说,显然,杨维的话戳中了他的软肋。

    闷哼一声,拎着枪便往下走,汉中官方的人他不能碰,但那个领头的,似乎是某家的护卫统领,并非蜀军中人,那态度让李暹颇为不喜,他准备将之斩杀,一泄心头之恨!

    城门开了,魏延正要杀进城门,却听得马蹄声响,便见李暹挺枪纵马飞奔而来。

    “红脸贼,爷爷今日心情不好,留下命来,让你进城!”李暹叫嚣着直冲魏延。

    魏延闻言,却是乐了,没想到这二愣子竟然自投罗网,当下朗笑一声道:“儿郎们,抢占城门!”

    “杀~”

    两百名将士迅弃了车仗,各自拿出兵器,迅集结而来,跟着魏延一起往城门冲,两百人起的冲锋,竟令李暹有种面对千军万马的气势。

    李暹面色一白,二话不说,调转马头便跑。

    “既然来了,留下脑袋再走!”魏延大笑一声,策马飞奔而出,他胯下可是叶昭亲自帮他挑的一匹马,看着普通,实际上却也是大宛良驹,须臾间已经追到李暹身后,李暹见状,只得硬着头皮回头迎战。

    手中长枪扭身向后刺去,却被魏延轻易地一把攥住,嘿笑着看着李暹道:“就这等本事,也妄图与我家主公比肩,何人给汝勇气?”

    “饶……饶命~”看着魏延那高高举起的大刀,李暹心胆俱裂,只是话音未落,魏延的刀已经落下,斗大的头颅滚出了老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