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二十七章 弘农之战
    陕县,县府。

    虽然张济在听了张绣的建议之后,最终没有选择帮助李傕、郭汜,但却依旧没有逃过战火的荼毒。

    吕布突然杀入函谷关是张济始料不及的,在他听说河东兵马攻入莲勺之后,担心河东兵马来犯,调集了大量兵马驻守陕县,却没想到河东兵马未至,反倒是吕布突然杀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了陆浑、宜阳、新安、卢氏、渑池。

    弘农九县,华阴为郭汜占据,张济实际掌控的只有八县,如今被吕布一番猛攻夺走五县,尚掌握在手中的,就只剩下弘农县、陕县、湖县三县之地,崤山以东,再无寸土。

    而吕布显然并不仅仅蛮族五县之地,如今已经率军过了崤山。

    “叔父,吕布骁勇善战,不可力敌,不如向关中请兵!”张绣来到张济身前,躬身道。

    “如今太尉、河东卫氏前后夹击,那李傕郭汜焉有兵马来救我等?”张济冷哼一声道:“与其如此,不如自救,吕布虽勇,却也只是无谋匹夫尔,之前我等未曾防御,方让其有机可趁,此时怎能再让他嚣张?”

    大多数西凉军都不怎么待见吕布,当初若非吕布跟王允谋害董卓,如今这关中也不至于乱成这样,若董卓还在,就算叶昭从蜀中出兵,恐怕也未必能胜。

    可以说是,西凉军的由盛转衰就是从吕布反戈一击,害死董卓开始的,哪怕后来李傕、郭汜携天子而令诸侯,西凉军颓势已经尽显无余了。

    虽然吕布很厉害,那也只是单挑,统军作战,当初还不一样是被李傕、郭汜打的夹着尾巴逃亡关东?

    “可那吕布凶威正盛,此刻与之战,未免于我军不利,不如先避其锋芒,待其锐气尽失再与之战?”张绣有些担心,毕竟吕布虓虎之名已经有近十年了,从当年虎牢关一战成名开始,隐隐间被誉为天下第一武将,如今自家兵马不占优势的情况下,他担心自家叔父不是吕布的对手。

    “德荣莫慌!”张济闻言不禁笑道:“吕布如今已是不惑之年,哪还有当年威风,且看我如何破他!”

    说完,也不顾张绣阻拦,留张绣守城,自带大军出城迎战吕布。

    “文和先生何在?”张绣急得抓耳挠腮,想要找人商议,但最近这段时间,那位智者总不在城中,神出鬼没的,令张绣颇为上火。

    “似是去了湖县!”亲卫躬身道。

    “这等时候,怎的只知保自身安全?派人将他给我请来!”张绣咆哮道。

    “这……”亲卫小心道:“少将军,若那先生不肯来怎么办?”

    之前已经吃过好几次亏了,这次亲卫决定谨慎一些,先请命再去。

    “就是绑也给我把他绑来!”张绣不假思索道,他现在可没工夫跟对方玩捉迷藏的有些,交代一声之后,便急匆匆的带着人马上城,吕布的兵马就在城外,张济此刻出城迎战,张绣担心张济会出意外。

    陕县城外,张济已经摆开阵势,三军阵前,却见吕布依旧如当年一般神武,剑眉入鬓,表情张扬,手中那杆当年便已经名动天下的方天画戟似乎带了几分暗红之色,看起来杀气逼人,坐下赤兔马迈着步子在两军阵前来回奔走,不时发出一声声嘶鸣。

    “温侯!”张济对着吕布抱拳道:“你我昔日,也算袍泽一场,如今何故犯我城池?”

    “袍泽?”吕布冷笑一声,将方天画戟一指张济,朗声道:“尔等何曾将我当成袍泽,当年我好言相劝,尔等却使阴谋诡计诈我!今日,某回来便是要与尔等清算一番。”

    “就算温侯破了我这弘农郡,以你之兵力,也不可能打下关中,何不退兵,也算留个情分?”张济压着怒气,对吕布道。

    “情分便免了,你此时若肯降,看在昔日情分之上,某可让你为我牵马!”吕布嘿笑道。

    “既然温侯咄咄相逼,那便莫怪张某不讲情面了!”张济怒哼一声,高高举起手中兵器!

    “凭你,也想跟我打?”吕布冷笑一声,将方天画戟王马背上一挂,不等张济手臂挥下,一把摘下马背之上的雕弓,对着张济便是一箭。

    张济早知吕布箭术不凡,见吕布摘弓,连忙策神闪避,同时高举的长枪猛然挥落。

    “杀~”身后,西凉将士朝着吕布发起了冲锋。

    吕布嘴角,牵起一抹冷笑,一箭射出,却并非射向张济,而是射向其身后的帅旗。

    拖着绳索的帅旗被吕布一箭射断,而后吕布也不冲阵,调转马头便走,同时方天画戟一挥,南阳军军阵之中,一排排弓箭手迈步而出,对着迎面扑来的西凉将士便是一轮箭雨射出。

    同时一支骑兵飞奔而出,与吕布汇合在一处,绕过冲出来的兵马,直接冲向张济的本阵。

    帅旗一断,张济心中便觉不妙,这帅旗可不是摆设,乃是三军军魂所在,也是冷兵器战场上指挥军队的重要道具,帅旗一断,对军队的指挥能力至少失去一半,将士们看不到帅旗,就不知道看哪个方向获得军令,很容易被敌军击乱。

    又见吕布率轻骑绕道来击,心中更是发沉,十年不见,吕布的打法还是这么犀利,单就战场上而言,吕布实在有些无解,只是事已至此,就算明知不敌,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吕布来一场了。

    “杀!”令旗一挥,张济指挥骑兵跟吕布开始对冲。

    “死!”两边骑兵,如同两股洪流一般碰撞在一起,霎时间无数血花绽放,吕布一马当先,手中方天画戟在接触的瞬间,如同一道匹练般划过,六名骑士被一戟扫飞,紧跟着方天画戟抡开,上下翻飞,所过之处,西凉军纷纷落马,无一合之将,身后的并州铁骑哪怕早已习惯了吕布的强悍,但此时见自家主将勇武绝伦,依旧是士气大震,一个个凶狠的扑上来,与西凉骑兵杀在一处。

    短暂的僵持过后,接下来就是势如破竹的屠杀,饶是张济已经想过吕布冲阵厉害,但也没想到自己训练出来的骑兵,会如此不堪一击,看着在人群中纵横驰骋,如同一道旋风般卷过的吕布,张济突然有些后悔,后悔没听张绣的话。

    年过四十的吕布,其悍勇比之当年有增无减,那一杆方天画戟每一次舞动,都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吕布麾下的骑兵如此悍勇,跟吕布这种鬼神般的表现有着直接的关系,若再让吕布这么肆无忌惮的冲下去,恐怕自己的骑兵会被彻底冲溃。

    深吸了一口气,张济没有参战,他武艺不差,但更有自知之明,自己此刻若是冲上去,在吕布手下恐怕撑不过三合,那时候,士气溃败的会更厉害。

    一把抄起雕弓,看准吕布的方向,便是一箭射出。

    吕布杀的正酣,心中忽然生出了警兆,那是在千百次生死边缘磨练出来的直觉,曾不止一次救过吕布的性命。

    想都没想,吕布直接往马背上一趴,冰冷的箭簇从吕布背后划过。

    吕布起身,豁然回头,那野兽一般的眸子中绽放的危险光芒,哪怕隔着老远,依旧让张济心中一窒。

    “滚。”一名骑士想趁机来杀吕布,却被吕布反手抓住骑枪,随手一甩,那骑士手舞足蹈的被甩飞出去,撞翻了一片。

    吕布重新将方天画戟挂在马背上,摘下雕弓,右手往箭囊里面一抓,便是四枚箭簇被他扣在指间,往弓弦上面一上,双臂突然发力,五石强弓被吕布拉的圆如满月,不过这四箭可不是来射张济的,在片刻蓄力之后,吕布手指一松,四枚箭朝着不同的方向射出,每一支箭,至少能穿透三五名骑士的身体,转瞬间,吕布身边便被清空了一片。

    将雕弓一挂,吕布一磕马腹,重新将方天画戟捞在手中,趁着周围西凉军震撼之际,赤兔马已经默契的策马飞奔而出。

    “张济狗贼,拿命来!”

    战马飞奔,百多步的距离片刻便至,张济见吕布竟然直接杀向这里,心中大惊,连忙指挥部将大声道:“拦住他,拦住此人!”

    张济身后,六名将领同时杀出,迎向吕布。

    吕布一招四夷宾服,方天画戟横扫,两名将领被他拦腰斩断,紧跟着方天画戟一崩,迎面而来的将士连人带兵器如同被重锤砸中一般,倒飞出去,摔进人群中生死不知。

    侧身避开一杆长枪,反手将另一名武将斩杀,紧跟着方天画戟一晃,一片戟云腾起,最后的两名武将被吕布斩落马下。

    赤兔马不停,已经杀到张济面前。

    张济见已经避无可避,硬着头皮举枪招架。

    “死!”吕布方天画戟连斩三次,张济硬接两戟,枪杆应声而断,双臂更失去知觉,只能眼看着吕布最后一戟掠过他咽喉,人头被吕布一把从脖子上生生拽下来。

    “叔父!!!”刚刚上城的张绣,便看到这令自己绝望的一幕,发出一声悲愤的怒吼。

    吕布抬头,看了一眼城墙的方向,不屑一笑,策马转身,跟自己的将士汇合,再度杀入西凉军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