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五十二章 法正
    夜已深,叶昭房间的烛光却并未熄灭,与匈奴之间的这场仗开始的有些突然,叶昭也没有足够的准备,按照原本的计划,是先吞并了西凉,然后再考虑河套之地。

    如果此时拿下河套,就代表着叶昭的势力将会和袁绍全面接壤,不过实际上,除了劳师远征,从云中、定襄出兵之外,袁绍跟叶昭之间虽然接壤,但接壤的部分不但有黄河,还有大片黄土高原,于行军不利。

    真正能走的,还是走壶关,这里如今由方悦驻守,兵马也不少,而且袁绍目前与刘备交锋,还有曹操在背后使绊子,聪明的话,不会跑来找自己的麻烦,不过日后不管谁是这河/北之主,壶关这一带,都是重要的战略要地。

    叶昭如今要考虑的就是日后这河套一带的驻防问题,不但有来自袁绍的压力,还要面对北方的鲜卑王庭、西北的北匈奴,西域那边,叶昭倒不觉得西域诸国会跑来招惹自己。

    至于西边的韩遂、马腾也不得不防。

    是块沃土,却也是四战之地,若非叶昭如今已据有关中、蜀中两块地盘作为大后方,叶昭还真不想在此时对河套出手。

    “夫君,要出整了吗?”蔡琰起身,挺着肚子来到叶昭身旁。

    “是要出征,不过这一次为夫不走!”叶昭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扶住蔡琰笑道:“夫人不必担心。”

    蔡琰温婉的点了点头,依偎在叶昭胸口,呢喃道:“非是妾身要束缚夫君,只是夫君如今不仅是这长安之主,更是我们的夫君,几个孩儿的父亲,若夫君有了什么事情,这叶家的天,怕是要塌了。”

    叶昭点点头,如今的他,确实已经没办法像以前那样事事亲临前线了,轻柔的摸着蔡琰鼓胀的肚子,笑道:“不说这些了,师妹,夜已深,该休息了。”

    “嗯~”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叶昭带着典韦去了书院,他要去见一见这位能够令戏志才都赞口不绝的怪才。

    “主公,不就是个谋士吗?就不信他比两位先生都厉害,当初两位先生都没有如此劳主公来请,这货何德何能,让主公亲自出面?”典韦不满的嘟囔道。

    还真说错了,当初为了戏志才,叶昭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最后还是威逼利诱,就这样,虽然招来了戏志才,但却没有能够拿到戏志才的人脉,颍川那些有名的谋士,最终还是都投了曹操。

    叶昭麾下谋士之中,如今以戏志才、李儒为首,两人官爵不高,却是作为叶昭的头号幕僚,关中和蜀地的政策,都会经两人之手,在叶昭麾下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其他都是一些能吏,能够做事,但像戏志才、李儒这样能在大局上与叶昭谈论天下的人不多,戏志才显然也知道叶昭如今缺乏顶尖谋士,是以才为他举荐此人。

    若非这种顶尖人缺乏,此番对河套用兵,叶昭怎会连谋士都不配一个?不过这些事情,跟典韦也说不清楚,他来到书院,询问了几名教习之后,怪才很有特点,并不难找,自将书院的教习尽数辩倒之后,多数时候是在书院之中的藏书阁里面看书,性格不算孤僻,也有几个好友,而且年纪不大,却有些好为人师癖好。

    就比如现在,叶昭在找到人后,并没有立刻上前交流,典韦被他留在门外,听典韦自己说他得了一种看到书就想睡觉的病,叶昭已经对他放弃治疗了,随他吧,而此刻正是各大学院讲课的时候,藏书阁里分外冷清,叶昭随手捧起一本论语品读之时,却见那被戏志才乘坐怪才之人忍不住看了他几眼。

    作为叶昭普及教育后印的最多,也是启蒙读物的书籍,三十五岁的人捧着一本论语在看,就好像后世成人看幼儿的连环画一般,还是在这种神圣的地方,给人的感觉多少有些怪。

    “你是书院中人?”怪才看着叶昭,主动说道。

    “算是吧。”叶昭点了点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此人,二十四五岁左右,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轻狂之色,只是眉宇间那股自信让人有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看你年纪不小了,怎的还在读此书,有些好奇而已。”青年笑道。

    “孔子著此书用了多少年?”叶昭看着青年笑道:“先圣一生总结,我看来,不管年纪多大,都可以看,每个年龄段都会有不同的体悟,何必强求于这些?”

    “有些见地!”青年闻言,目光一亮,坐下来笑道:“观先生谈吐,不似俗人,不知有何高见?”

    “人吃五谷杂粮,怎就不是俗人?”叶昭也不挑明身份,开始跟此人谈起学问。

    青年确如戏志才所言,虽然才高,却不似当初黄权给自己的感觉,是属于那种能够学以致用,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绝不妄加评断,但涉猎面却极广,农桑、水利、行政以及一些在军事的大局之上的见解。

    战术是需要结合实战,但战略却不需要,就比如演义中诸葛亮未出茅庐而知三分天下,没有任何实战经验,但却能看清大势,从战略的层面去考虑战争,许多见解都颇为独到,对天下大势的看法也颇为新颖。

    当初戏志才说过天下大势划分,而此人却是从各家执政方法理念去划分,比如刘备、袁绍虽然相争,但两家其实制度都是沿用旧制,袁术甚至还不如这两人,刘表文治荆襄,但也脱不开旧制的藩篱,这四家其实可以算作一家。

    而叶昭,有效仿先秦之意,却也借鉴了先秦失败的原因,推崇法治,却会多些人情在里面,而且更注重政体国力的提升,大力鼓励工匠可说是颠覆了之前大汉的许多东西,而其爆发出来的能量,如今已经是有目共睹。

    吕布属于跟风派,虽然跟叶昭有仇,但限于出身不为士人接受,只能效仿关中的许多制度,曹操则是鉴于两者之间,想要推陈出新,学习叶昭打破世家的藩篱,却又碍于帐下太多士人,无法如叶昭这般放开手脚去大刀阔斧的推行法治,但此人却有着足够的魄力和手腕,能够在其中寻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既能得士人相助,又能一点点吸纳关中的制度来不断强化自身。

    三人之中,吕布有勇无谋,属于被牵着走的那种,青年猜测,叶昭暂时留下吕布,也有让吕布当枪的意思,否则当初就凭吕布击杀段煨,叶昭便有足够的理由出兵南阳,拿下这块地方。

    而曹操魄力和野心足够,却陷入泥潭,叶昭魄力未必就比曹操强,但叶昭有一个曹操没有的优点,就是敢于尝试新的东西,而且非常聪明的让旁人去试验,当那出头鸟,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摘取果实,李傕、郭汜就是这么没得,被叶昭用了几年然后等叶昭出关之时,关中的世家力量其实已经被李傕、郭汜清理的差不多了,存留下来的,也跟着天子一起去了许昌,使得叶昭在关中能够如在蜀中一般大刀阔斧的推行新政而不会遇到太大的阻力。

    综上所述,按照这种方式来分的话,叶昭、曹操、吕布可以分成一家,算是革新派,天下纷争虽然厉害,但却可以看成是新旧两种理念之间的碰撞,至于最终的胜者,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新的理念肯定比旧的更好,但很多时候,不是好就能让人接受,比如吕布,哪怕效仿关中,也一样发展不起来,因为他效仿关中是一种被逼迫的无奈之举,可能本人更认可旧的制度都说不定。

    “见解很独到。”叶昭看着喝水的青年笑道:“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在下法正,字孝直,郿县人。”青年笑着看向叶昭道:“先生谈吐不俗,恐怕并非常人,这关中人才虽多,但如先生这般人杰却不多,我知道了的只有一个戏志才与李儒,戏志才我已见过,先生莫非便是那李文忧?”

    叶昭话不多,但每一次问话都能点到点子上,让法正有种遇到知音的感觉,而且之前他那番言论,少有人认可,叶昭却是听得津津有味,而且还能给出一些不错的补充,法正对于这位第一次见面的中年,有着很高的评价,在这长安城中他,他能想到有此本事的,除了戏志才之外,也只剩下李儒了。

    “不是,我名叶昭,表字修明,孝直可曾听过。”叶昭看着法正,笑眯眯的道。

    “太……太尉!”法正一双眼睛瞪得老圆,随即恍然,连忙躬身道:“法正参见太尉。”

    “戏志才说你有才却狂放,如今看来,倒也不算。”叶昭伸手将法正扶起,笑道:“如今我已在此,欲征募孝直为门下主簿,不知孝直可愿意?”

    “不过戏言尔!太尉何必当真?”法正讪笑一声,随即面色一肃,躬身道:“法正参见太尉,愿为太尉效力。”

    叶昭笑道:“那便收拾东西,与我去太尉府上任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