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代汉 > 第五十九章 分歧
    中原的战事,叶昭暂时已经无暇去管了,因为河套这边的战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建安五年夏,直到徐荣大军逼近,呼厨泉逼不得已的情况下,紧急征兆匈奴勇士,这一次,只要能拿的动武器的匈奴男子,几乎都上了马背,走上战场,在徐荣挥兵抵达王庭的这些日子里,呼厨泉为了能够与汉军对抗,足足聚集了十五万人马。

    这可不只是控弦之士那么简单,匈奴一族之中,除了不满十岁的孩童之外,哪怕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也拿起了兵器走上战场。

    呼厨泉,显然是想全力一击,将汉人的兵马击退,换取匈奴人继续在这河套之地繁衍生息的机会。

    这可是一场大战,不但决定南匈奴的存亡,更是关乎叶昭声威的一战,虽然之前打李傕、郭汜时,面对的军队也有这么多人,不过当时人心可用,又先一步夺得了长安,西凉军久战思定,军心厌战种种因素的条件下,叶昭那一仗打的其实并不算艰难。

    但这一次,乃灭族之战,叶昭要最大可能的削弱匈奴人的力量,甚至借这一仗,将南匈奴从这个世界的版图上抹去,匈奴人绝地反击,心态不一样,战斗力自然也不一样,这一仗对叶昭很关键,若能成功灭族,叶昭的声威,将会壮大到一个新的高度,虽然匈奴人如今已经没有昔日的地位,草原霸主如今也换成了鲜卑人。

    但两汉四百年都未曾彻底灭绝的匈奴人,在自己手中被抹除,这份功绩足以让叶昭的声威压过世家的声音,从而为自己日后入主中原,占据足够的政治资本。

    本是绿意怏然的草地上,纵横交错的尸体与鲜血让大地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远处几道滚滚浓烟,是尸体在焚烧散出来的奇袭,即便是相隔着老远,都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着那股散不开的焦臭奇袭。

    一队队汉人士兵在满地的尸骸中来回逡巡着,不断将一具具尸体拖走,地面上的残肢断臂,已经分不清楚是汉军的还是匈奴人的。

    就在不久前,这里便生了一场颇具规模的惨烈战争,从结果来看,那一队队逡巡在战场之上的汉军将士已经说明了问题,最后得胜的一方,无疑是汉军,只是这一场厮杀,太过惨烈了一些,哪怕是装备精良的汉军,也战死了不少。

    一颗已经满头华的头颅轱辘辘的滚到了徐荣的脚边,带着众将巡视的徐荣停了下来,那是一颗匈奴人的头颅,叶昭是不可能允许这样的老者走上战场的。

    从老者脸上还带着怒容,一双眼睛睁的老圆,似乎是在奋力做着什么事,应该是在跟人厮杀吧,不过以他的年纪,纵使拿起了武器,恐怕也很难对汉军造成太大的威胁。

    “匈奴人这是被逼急了!”徐荣抬脚,将那颗皓头颅踢开,看着远处还在打扫战场的人们,冷笑道:“只要这一仗胜了,南匈奴,就彻底亡了!”

    “将军可知,我军伤亡几何?”一旁的法正突然开口道。

    这是他入营这些时日以来,第一次开口,军队确实是个能够锻炼人的地方,一个多月的时间,法正消瘦了不少,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却比以前好了不少,哪怕此刻面对的是军中最高统帅,法正也能坦然自若,并不是那种张扬,而是以十分平淡的态度去面对。

    “你可知道,动摇军心,是何罪?”徐荣扭头,看向法正道。

    “正知道!”法正躬身一礼道:“动摇军心者,无论官职大小,皆可斩之!”

    “知道,为何还问?”徐荣淡然道。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们不可能每次都事先挖掘好陷马坑来等匈奴人自己跳,尤其是匈奴人其实已经知道陷马坑的存在,有了防范之后,想要诱敌更不可能,所以,伤亡是在所难免的。

    “但我们明明可以用更轻松的方法获胜!”法正看着徐荣道:“这河套之地,虽皆为匈奴人,但也有不少分支,有屠各、乞伏氏、月氏人等,我们完全可以分化而后逐个击破,这些氏族人,未必便跟匈奴人是一条心,就算将军要斩尽杀绝,也可等他们内耗之后,届时岂非更加轻松?”..

    “那要等多久?”徐荣看着法正,沉默片刻后问道。

    “一年,给我一年,明年此时,定能叫他们自相残杀!”法正沉声道。

    “但我们等不了一年!”徐荣看着法正,叹息一声道:“看着此战的人太多,鲜卑人、西凉韩遂,还有北匈奴,别说一年,半年都没有!”

    徐荣何尝不知分化打击更容易,折损也会少很多,但问题是,时间拖得越久,卷进来的势力就会越多,一个南匈奴,叶昭能够吃的下,但若是鲜卑人、北匈奴也插手进来的话,之前安分的韩遂和马腾就会变得不安分,那时候,死的人会更多。

    徐荣要的是战决,所以在呼厨泉聚集了十五万大军之后,徐荣并没有给他们拖延的时间,而是直接挥军接近,若敌人不出,便挖掘陷马坑,堵了敌人的退路,若敌人出来,那正好在城外歼灭。

    法正的计策不错,但绝不适合现在,因为这一仗打的突然,叶昭并没有准备,所以这一仗必须尽快打完,才能镇住周围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让叶昭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块地方。

    法正皱了皱眉,看着那惨烈无比的战场道:“但若再这般打下去,恐怕先被耗光的是我军!”

    “多打几场仗你就会知道,越到后期,我们的敌人会越弱!”徐荣看了一眼那颗被他踢飞的老卒头颅,摇头道:“现在已经将老卒给派出来了,匈奴人的精锐之士到此时已经耗损的差不多了,再打两场,他们就该逃了!”

    徐荣没有多解释什么,沙场之上,如果所有问题都能靠计谋解决,那叶昭练这么多人精兵又有何用?

    有时候,不是没有更好的计策,而是局势会逼得你不得不用最笨的计策。

    法正没有再多说,军事上,他除了懂兵法之外,没有任何实践经验,这次前来,说白了就是叶昭派他来学习了,真正的战场跟兵法上的世界是有出入的,征伐匈奴一战,要么不打,要打就要以最快的度将匈奴人族灭,因为一旦占据河套如果没有足够的威慑力、鲜卑、韩遂、马腾以及北匈奴是不会看着他们安安稳稳的占据这块地攀的,所以,需要用匈奴人一族的鲜血来威慑,告诉他们这块地盘姓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8/4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