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科技传播系统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巴菲特的悲惨过去
    “唉,也是老夫当年有些心软了,竟然在看清楚那人的面目之后,依然十分相信他,毕竟我所拜入的那个门派只有我们师兄弟两人,当然要是说只有我们两个人,其实也是有些不尽然,当年我们也有个师妹,这人是我师傅的女儿,当年因为某些原因,我的这位小师妹,并没有拜入宗门。其实这件事情用你们现在的话说十分的狗血,那简直就是小人得志的典范,当时的老夫虽然因为是化身人形,行走世间,但是也时刻明白自己的身份,不敢让任何人看出我的根脚,我也一直小心隐藏着我的秘密。

    只不过由于我天翼族的天赋使然,全族几乎都是男的俊,女的俏,几乎没有任何的丑陋之人,哪怕老夫使用秘法化作人形,依然无法掩盖我天翼族的俊美潇洒飘逸,师妹当年就是因此倾心于我。你小子这什么表情,难不成老夫会自夸不成,虽然老夫如今年迈体衰,身体枯萎道基严重受损,变成了眼前的这个样子,但是如果老夫想的话,也可以轻易地恢复年轻时候的样子,只不过,那也只是徒有其表罢了。

    你还想不想听了,想听就给老夫安静点,不要在那里偷笑,别当老夫是傻~子,这件事情其实和你关系不大,你听不听的,也没有讲究了,如果不是受老夫连累,老夫管你小子去死!”在巴菲特述说的时候,罗修也极为的震惊以及忍俊不禁,但是看着巴菲特怒目而视的表情,他又随即就收起了笑容,整个人也变的严肃起来。

    “请前辈继续,小子对于前辈的经历倒是机会的好奇,虽然我们不同属一个时代,但是既然能够相识也是一种缘分不是。”看到巴菲特有生气不准备说下去的想法,罗修急忙出声狂拍马屁,安抚他此时糟糕的心情。

    “老夫因为身份的原因,时刻谨记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而在我天翼族又有一个十分隐秘的事情,老夫在使用秘法之后,每年都有几天是全身酸~软,没有任何战斗力,到底是什么原因,老夫就不和你说了,只不过当时老夫也不知道鬼迷心窍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对自己的小师妹,产生了一些男女之间的感情,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如果当年老夫狠心一些,也就不会有后边这些麻烦了。

    只不过因为身份的使然,老夫根本就不能和小师妹发生任何的关系,也就时刻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但是谁也没想到我的那位师弟对我的小师妹也是喜爱到了骨子里,只不过这件事情,无论是我的小师妹还是我本人都没有任何的察觉。

    事情发生在一个冬天,那天天上大概应该是飘着雪吧,我也忘了,记不清楚了,只是记得当年的整个西华山全部被大雪封山,师傅一个人独自出去会友,当时的老夫因为修炼一种神通闭关,老夫的这位师弟和师妹独处一室,事情就发生在了那个晚上,当时老夫就已经隐隐感应到了一丝不对,然而因为修炼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要是停下来的话就会前功尽弃。于是等老夫从修炼密室中~出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了事情不对,小师妹整个人疯疯癫癫的陷入了一种诡异的疯癫状态。而我那位师弟也已经消失不见了踪迹。无奈之下,老夫只得试图安抚我那位小师妹,同时给师傅发消息。当年师傅外出访友所去的位置也极为的偏远,一时半会儿根本赶不回来,无奈之下,老夫指的使用安神秘法使得我小师妹陷入深度昏迷状态。

    其实当年若是老夫聪明一些,应该也能发现不对劲,只不过当时老夫虽然已经化为人类,但是对于人类的一些表现特征,却是不甚了解的啊。于是我师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就是他女儿被人弄昏,躺在床~上,而且已经失去了处~子~之身,当时在场只有我和我小师妹两个人,理所应当的我师父当场暴跳如雷,直接动手将我打成重伤,根本就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无奈我只得将事情的大概经过,以及我所了解的事情大致给他录入玉简,随后将玉简给了我师傅,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师门所在。”说道这里,巴菲特深深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无尽的虚空,整个人也越发的寂寥了起来。

    罗修并没有对于他听到的事情发表什么看法,这件事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惊奇的,在修真界中,这种事不要太多。见到巴菲特陷入了回忆,罗修急忙咳嗽了两声,示意这老家伙继续。

    “而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倒也罢了,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那位强~女干了我小师妹的师弟竟然趁着我不在的这个时候悄悄回转了师门,并且颠倒黑白。将我师妹失~身的过往经过全部推到了我的身上,当时我师妹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这种情况当时老夫没有想到到底是因为什么。还是老夫日后行走修真界,才知道当年小师妹,应该是中了一种阴毒,这种毒素最大的效果就是能使得人陷入某种诡异的幻境当中,根本记不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且还会对发生的一些事情没有任何的印象。同时,这种毒素最强大的之处就是在于它会使人陷入幻境当中,如果没有强大修为之人为中毒之人引导的话,他会一生一世都陷入这种幻境当中,直至自身气血消耗殆尽。”巴菲特说着人却是陷入了痛苦当中,说出来的话也让罗修跟着感到莫名的心酸起来。

    仿佛是感应到自己说出来的内容有些带着情绪,使得罗修也跟着变得痛苦起来,巴菲特悄悄的收摄了心神,然后整个人收敛了气息,接着说道:“当时我一气之下离开了师门并没有多想,也只是认为师傅当时正在气头上,一旦小师妹醒来,真~相绝对会大白于世的。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走,竟是永别。

    当时师傅,心急之下,并没有发现我那师弟的异常,而且他急着去为我小师妹疗伤,于是也就只是草草地开启了一些简单的防御阵法,开始为我师妹疗伤。事情也就是在我师父和师妹两个人双双闭关的时候发生的,当时我应该是回去拿什么东西?只不过在我刚刚回去的时候看到的一幕,却是让我震惊了,我那位师弟竟然趁我师傅为我师妹疗伤的时候,直接偷袭重伤了我师父,而且当时他那一击应该是属于魔道手段,不知道这家伙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入了魔,我师傅被他这一击偷袭,虽然因为修为强横暂时压制住了伤势,但是回过神来看到的一幕,却是看到了我傻傻的站在了洞口。于是这种误会也就越来越大了。虽然当时情况已经变得这么糟糕了,但是我依然试图辩解。只不过当时师傅已经身受重伤,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老夫至今还记得,一直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我师傅当时说的话。”话到一半,巴菲特仿佛想到了什么,闭嘴不说了。

    巴菲特制止了罗修想要张口问的话,看了一眼四周,然后目光有些逡巡的开口说道:“先离开这里吧,能走多远是多远,这样也不会耽误逃走的时间,既然那人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在没有弄清楚我的修为还剩下多少之前,一时半会他还不敢轻易过来,老夫已经通知了我那小宝贝,暂时不要靠近我们,向着那群虫子所在的地方而去,这样一来的话,倒是可以为我拖延一点时间。

    你说的一些事情,老夫隐隐也有些明白,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就只得自救了。既然飞船在这里不能进行瞬移,那就换个地方,指定可以再次瞬移的,事情应该没有我们想的那么悲观。还好老夫此时身受重伤,神魂气息衰弱到了顶点,如果没有我那小宝贝的指引,那人应该暂时是发现不了我的踪迹的。老夫也是自作多情了,以老夫此时的身体状态,如果老夫不主动散发出神魂气息,无论是我那小宝贝还是我那位小师弟都根本无法感应到老夫的气息的,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先离开这里,再做打算。”然而令罗修愕然的就是巴菲特讲着讲着竟然岔开了话题,不再继续讲下去了。

    “好,我也这么认为,应该是只要离开这片空间,飞船的跃迁引擎应该就能恢复正常,只要有足够的艾尔法射线能量,跃迁引擎就能马上启动,到时候逃离这里,绝对不成问题。”罗修一愣,虽然对于巴菲特突然间的转变感到疑惑,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巴菲特,然后回过神来,开始下命令指挥着战舰,远离这片空间。

    随着罗修的命令,身下的战舰轻轻一震,然后飞速的向着更为幽深的宇宙虚空中而去。虽然速度也仅仅相当于一半光速,但是这种速度依然令巴菲特感到了一丝惊愕。

    “小子,有这么快的速度,你还愁我们无法摆脱追杀?你小子!我们就是没有沟通好,不然的话怎么会让你小子知道这些隐秘之事。”随后巴菲特就有些怒气隐隐浮现,只是看着罗修一脸迷惑的样子,他便收拾了自己那股暴露,也跟着深深地看了一眼罗修。

    “前辈是不是接着和晚辈讲讲你和你这位故人的恩怨情仇,也让晚辈多些见识。免得以后被人陷害,也依然不明白。”一切安排好了之后,罗修再次回转到巴菲特身前,此时的罗修对于巴菲特的过往倒是起了兴趣,他也想知道巴菲特所说的狗血事情最后究竟演变到了什么地步。“你真要知道的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反正事情已经过了三百多万年,很多事情,老夫在无尽沉睡的岁月当中已经看的开了,这种事情既然当年老夫技不如人,被人所陷害也怪不得,我那师弟下狠手!”巴菲特听到罗修这么说,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继续说道。

    这次罗修并没有开口,只是眼睛直愣愣的盯着他,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当时老夫应该也是因为事情突发而乱了方寸,以至于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已经有人靠近老夫,也因持背我那师弟所趁,一掌重伤了老夫。当时情况,我那师傅应该是有所感应,只不过他也因为被师弟偷袭身受重伤,以至于陷入了昏迷状态。其实有件事情,你小子是不知道的,老夫当时因为族内的秘法假死,我那师弟应该也不知道。见到我已经死掉,便开始了他的暴行。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使得老夫隐隐明白,我那师弟为什么会如此做,当时他就有些肆无忌惮的开始对我师傅施展酷刑。只见我那师弟将我师妹当场打死,然后开始对我师傅施展搜魂大~法。只不过他由于修为的原因,哪怕我师傅陷入了重伤,他依然的不能得手,于是只得将我师傅弄醒,同时对我师父使用了一些古怪的东西。说是古怪,只是因为老夫不认得那些东西,从来没有见到过。不过在我后来的经历当中,老夫也发现了这些东西的蛛丝马迹,这些东西就是一种可以吞噬人类修士神魂的东西,它不能使人立刻陷入死亡状态,可以犹如跗骨之蛐一般,长时间的折磨修士。我师父之所以会被人偷袭的最根本原因,老夫这三百多万年被人所囚的最关键原因,竟然是...”巴菲特越说,罗修越是迷惑不解,因为此时的巴菲特好像整个人陷入了某种癫狂状态,说出来的话也颠三倒四,让罗修听得不甚明白,于是不得已之下,罗修只能出声试图唤醒巴菲特。

    “前辈,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您还是专心疗伤吧,其他的事情等我们摆脱这里之后,你有时间了有心情了在和我讲也不迟。”罗修这番话是使用神魂力量喊出来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毕竟巴菲特如今身受重伤,哪怕他精神力格外的强横,但是身体根本也由不得他本人。他的心神之所以莫名其妙的就会陷入混乱当中,罗修估计应该是和他身受重伤道基受损以至于为心魔所趁。

    “而事情过去了三百多万年,老夫依然无法释怀,如今想来,当年老夫也应该是被这小畜生所害,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一直隐隐的都有一股势力在跟我作对,好啦,不说这些丧气话啦,老夫要闭关疗伤,那人竟敢找来,证明他有着十足的把握从老夫身上得到那件东西。小子,如果这次能逃离这里,老夫一定将那件东西交给你小子,而之所以老夫被人追的东躲西~藏,哪怕有那件至宝存在,也依然奈何不了我那师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老夫虽然化成了人类,但是却是和人类有极大的差异的。老夫身体是天翼族的血脉,根本无法驾驶那件法宝。当年师傅告诉我的那件事情就是只有人类才能使用那件至宝,不然的话,你以为老夫那么强悍的修为,竟然会被人封印三百多万年,老夫要是能使用那件至宝,早就将所有敌人杀干净了。”巴菲特伸出手来,看着罗修,很明显是问他要拿先天灵物。

    (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9/5390.html